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05 名侦探邓布利多

005 名侦探邓布利多


  日上三竿,金灿灿的阳光照亮了大地,冈特老宅却仍然沉浸在阴影之中。
  盘根错节的树丛将这座房子隐没起来了,树木既挡住了来自天空的阳光,也遮蔽了下方山谷中的风景。
  大多数人都不会选择这种常年阴暗的位置建造房屋,不过想想屋主的来历,这一切也就不奇怪了。
  以萨拉查·斯莱特林血脉为傲的冈特家族,既不喜欢晒太阳,也不乐意天天看见麻瓜玩意。
  在把家族财产挥霍殆尽后,这一古老家族的后人们,就选择于老宅中离群索居。他们过着穷困潦倒的日子,只能靠追忆祖先的荣光来聊以**。
  直至消亡……
  阿不思·邓布利多注视着眼前破败不堪的冈特老宅,不由得回忆起自己所亲眼见过的最后一个‘冈特’的故事。
  莫芬·冈特,一个不幸的男巫。
  由于祖上过度频繁的近亲结合,再加上恶劣的家庭环境,莫芬生来就缺乏理性,冲动暴力。
  莫芬的名字是吗啡的同音异义词,源于希腊的梦神摩耳甫斯。事实上,他的后半截人生也像是在做梦一样。
  由于先是袭击麻瓜后又暴力拒捕,莫芬被判处阿兹卡班有期徒刑三年。等他出狱后,他的父亲马沃罗死了,姐姐梅洛普与人私奔了,屋子空了。
  坏脾气的莫芬并不在乎自家姐姐的安危,只是恼怒对方嫁给麻瓜还带走了斯莱特林的挂坠盒。在老汤姆·里德尔独自返回,他也没去找自己的姐姐,决心任其自生自灭。
  但是,故事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在靠迷情剂俘获了老汤姆·里德尔后,梅洛普把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怀上了里德尔的孩子,并在死前把孩子生了下来。
  梅洛普用心上人汤姆的名字来给腹中的孩子起名,并将自己父亲马沃罗的名字作为孩子的中间名。
  这个名叫汤姆·马沃罗·里德尔的孩子,就是未来的伏地魔。
  在学生时代,汤姆就开始想方设法地寻找自己的家世,在奖品室、历届级长名单和魔法史书中搜寻自己生父汤姆·里德尔的踪迹。
  最终,汤姆一无所获,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父亲老汤姆·里德尔从未进入过霍格沃茨,很可能压根不是魔法界的一员。
  也就是说,汤姆·马沃罗·里德尔流着麻瓜的血。
  自负的汤姆不愿意接受这结果,给自己起了一个新名字伏地魔,并转而调查起母亲梅洛普的家世。
  通过母亲留给自己的中间名——外祖父的名字马沃罗,他找到了斯莱特林仅存的后裔,冈特家族。
  少年伏地魔回到小汉格顿追根溯源,于是,里德尔家和冈特一家都倒了血霉。
  老汤姆·里德尔一家三口都吃了小汤姆送的‘啃大瓜’,齐齐整整地断了气,属实孝感天地;冈特家族的末裔莫芬·冈特,则被当成这起灭门案的凶手逮捕入狱,死在了阿兹卡班。
  魔法部的职员们在进一步的检查案发现场,邓布利多则默默地回忆着伏地魔血腥而又黑暗的过往。
  在伏地魔开始于魔法世界兴风作浪后,邓布利多就不得不着手调查这个可怕的黑巫师,然后失落地发现,他就是那个被自己从孤儿院接出来的孩子。
  随着调查的进行,邓布利多获知了一桩桩可怕的罪行,也意识到了一个极度危险、邪恶的黑巫师正在崛起。
  他试着靠搜寻相关记忆来复盘对方的过去,从而正确的认知这个对手。
  这是个繁琐且困难的过程,具体目标不好确定。另外,许多知情人士都被伏地魔展现出来的残忍手腕恐吓住了,不敢提起对方的事。
  所幸,邓布利多最后还是找到了很多有用的记忆,其中就有一段是莫芬·冈特的。
  邓布利多是在阿兹卡班找到莫芬的,那时,这名男巫已经被恶劣的监狱环境折磨到奄奄一息的地步。
  依靠高深的摄神取念技巧,邓布利多从莫芬的脑海深处找出了一段真正的记忆,确认对方在灭门案前见过少年时期的伏地魔。
  莫芬的记忆被非常复杂的魔法篡改过,连他自己都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即使是邓布利多也不能将之完全复原。
  但从已经获取的部分,他推测出莫芬其实是一只替罪羔羊,里德尔府灭门案的真凶乃是少年时期的伏地魔。
  邓布利多曾经试图争取让莫芬出狱,毕竟对方并非真凶,不该顶着一个没有犯过的谋杀罪名在阿兹卡班等死。
  但在魔法部正式做出决定前,莫芬就去世了。
  邓布利多遗憾地叹了口气,这已经是数十年前的事了,故地重游唤醒了他这段记忆,也带来了新的疑问。
  在冈特老宅荒废多年后,疑似‘食死徒’的黑巫师成群结队地出现在了这里,究竟有什么目的?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邓布利多环视四周,试图从环境中得出答案。他看的出来,这不是一片安宁的土地。
  在土壤与树丛中,有着许多处火烧、水淹的痕迹,不少地方还有雷电留下的焦痕。
  这些痕迹新旧不一,但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被控制住了,不然光是火苗都可能造成一场山火。
  邓布利多伸手去摸面前半枯半荣的大树,它一侧树身早已枯死,似乎是在被雷电击中后起火造成;另一侧却还坚强地生存着,长出了碧绿的叶子。
  显然,除了昨夜的巫师厮杀所留下的痕迹外,这里还有许多更早的痕迹,似乎有人常年在这里练习魔法。
  到底会是谁呢?是居住在附近的巫师?还是那伙黑巫师其实早就来过这里?
  总不会是录取通知书上的那个孩子吧?一个古怪的念头从邓布利多的脑海中划过,他没有完全将之忽略,但也不觉得这真的就是答案。
  小巫师们的魔力暴动现象有着强弱区别,但是正常来说不应该表现出如此复杂的形式。
  在未进行系统的学习前,小巫师们能做的事情其实很有限,大多数也就是开花、隔空移物等小把戏。
  正当邓布利多陷入深思的时候,魔法部职员那里传来了动静,他们想要进冈特老宅里深入搜索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