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06 进击的癞蛤蟆

006 进击的癞蛤蟆


  小汉格顿里德尔府,杰瑞通过留守在冈特老宅的巫师伙伴【萝宾】,观察邓布利多的一举一动。
  这位银发白胡子的老巫师,没有和康奈利·褔吉这条虫豸纠缠太久。在促使对方承诺魔法部会对此案继续追查后,他就投入到对现场环境的观察与分析中。
  邓布利多当然清楚福吉有意推脱搪塞,不过只要令对方当面表态,那就能为傲罗们排除明面上的阻拦,从而尽量调动官方力量来追查此案。
  这些藏在邓布利多心中的念头,自然不是待在对面山坡的杰瑞所能看破的。
  摄神取念也不是万能的,以他现在的水平,就算面对面,也不可能无声无息地读取邓布利多这等传奇巫师的思想。
  更何况他只是通过精神链接来借用萝宾的眼眸遥遥窥探,结合眼前图像与原著人设来推敲邓布利多的调查进展。
  从那深沉、若有所思的眼神中,杰瑞推测出邓布利多已经发现了一些线索,尤其是在对方轻抚那棵常被自己当靶子用的大树时。
  这倒也没什么可奇怪的,九年来杰瑞每天都在冈特老宅附近练习魔法,山林中留下的痕迹自己都数不过来,就算想藏也不知从何藏起。
  很早之前,杰瑞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他的选择是把树藏进森林中——将不同的魔咒轰击在一起,好让痕迹变得更加复杂,免得有人能从中看出太多东西。
  根据萝宾传回的图像,这个策略显然是奏效了,无论是邓布利多,还是魔法部傲罗,都没能从这乱七八糟的现场中完整、系统的复盘出昨夜的战斗细节。
  一头雾水的魔法部职员,将注意力转向了冈特老宅,打算进去看看。
  这个危险的主意被邓布利多拦下了,凑近了后,躲在冈特老宅里的萝宾能清晰地听到这位老人的声音。
  “还是让我来吧,这里面似乎被设下了一些危险的黑魔法陷阱。”邓布利多平静地告知了魔法部的职员们。
  福吉咕哝了几句,似乎是想说查案的事应该交给魔法部来做。但他显然既没有自己来打头阵的意思,也不敢正面顶撞邓布利多。
  现在,还不敢。
  一旁的老巴蒂·克劳奇,则出声指示傲罗们配合邓布利多的行动。
  虽然当年在小天狼星布莱克的案件上,巴蒂与邓布利多闹得有些不愉快,但是他终究曾在对抗伏地魔的最前线奋战过,知道黑魔法的危险性。
  他对邓布利多的为人也很有了解,清楚对方绝不是那种危言耸听、夸夸其谈之徒。
  尽管已经被迫转任国际魔法交流合作司了,曾当过多年法律执行司司长的老巴蒂·克劳奇,对老部下们显然还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在老巴蒂公开表态后,傲罗们相继为邓布利多让出了一条道。他们心中都很想见识一下,这位当代最伟大的巫师的本领。
  事实上,杰瑞也是这么想的。
  既是为了搜集这位传奇巫师的情报,从而完善入学后的计划,也是为了转移自身的注意力,免得被眼前的那坨不可回收物破毁掉未来一个月的好心情。
  前世有很多人讨论过《哈利波特》系列中,最令人厌恶的角色是谁。
  答案五花八门,有说是管理员阿格斯·费尔奇的,也有说魔法部部长康奈利·福吉,还有人觉得是坏小子达力·德思礼。
  这些角色各有各的令人厌恶之处,但在所有答案中出现频次最高的,还是多洛雷斯·简·乌姆里奇。
  这么说可能不大直观,还是提她的别名吧——粉红色癞蛤蟆。
  眼下这个矮胖的丑物正在里德尔府装腔作势地蹦来蹦去,活像一只癞蛤蟆。
  “我想我必须提醒你,伊法魔尼的雅各·斯诺教授,你的女儿涉嫌违反《国际巫师联合会保密法》。对了,你们一家来自北美,那里的《拉帕波特法律》可是要更加严格,惩罚也更重呢。”
  一道又尖又细、极其做作的声音在屋子中响起,光是听着就令人感到发自内心的不快,更别提那充斥着装腔作势、威胁恐吓的内容了。
  雅各·斯诺冷冷的回应对方:“我想你对北美巫师界的了解有些落后,《拉帕波特法律》于1965年就已经废除了。而且,现在的问题不是我的女儿有没有在校外施放魔法,而是英国黑巫师威胁到了我们一家的人身安全。”
  “这可真是令人失望,我是说《拉帕波特法律》居然被废除了,严刑峻法才能管好那些不知道遵守规矩、敬畏魔法部的愚蠢之徒。”
  乌姆里奇没有丝毫回应这指控的意思,避重就轻地再次强调起蕾欧娜·斯诺可能在校外施法的问题。
  显然,这只粉红色癞蛤蟆是带着任务来的。
  通过抢先向斯诺一家施加压力,逼迫对方放弃追查此案,从而让昨夜就这么变成‘平安无事’。
  当然,是在纸面记录上。
  杰瑞一边欣赏邓布利多在冈特老宅中拆解陷阱的过程,一边忍受乌姆里奇在里德尔府内的喋喋不休。
  前者动作如行云流水般舒畅自然,还展现出了许多杰瑞尚不了解的技巧;后者则吵闹如烂泥地中的癞蛤蟆,呱呱直叫令他十分心烦。
  好在乌姆里奇这只癞蛤蟆对非魔法界人士极其蔑视,连正眼看老弗兰克与杰瑞一下都不肯,直接把他两赶在一边,一副过一会儿就要清洗记忆的样子。
  乌姆里奇绕着斯诺一家,继续喷吐‘毒液’:
  “根据魔法国会转达给国际魔法交流合作司的信息,你们的女儿涉嫌在麻瓜居住区附近频繁施展魔法,身边还有一个麻瓜小孩。此行为严重违反了1875年颁布的《对未成年巫师加以合理约束法》第三段以及《国际巫师联合会保密法》的第十三条。”
  她以一种咄咄逼人的腔调对雅各夫妇继续施压,那张宽大且皮肉松弛的脸拉得更长更丑了。
  “她这回应该还违反了不少条《拉帕波特法律》吧?别拿已经被废止这种话糊弄我,自打近年来你们那个大时钟多次指向代表魔法界即将暴露的红色区后,这部好法律的不少条文都被恢复了哩!”
  乌姆里奇一副得意洋洋的姿态,却没有注意到雅各·斯诺眼神中的冰冷与戏谑。
  “你们那里是怎么处理违反规定的坏东西,至少得从学校开除吧?应该还得销毁魔杖?对吧,你这不听话的小姑娘。”
  乌姆里奇把主意打在了蕾欧娜的身上,尖着嗓子恐吓她:
  “你不想这样吧?那最好听听魔法部的意见,说‘清楚’昨夜发生了什么,这样你才能平安无事!”
  刚醒来不久的蕾欧娜被吓得哭了出来,白净的小脸被两行泪水打湿,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她不敢想象自己可能会受到的处罚。
  玛莎看到女儿受了欺负,愤怒地冲了过去,却被与乌姆里奇一同前来的魔法部职员拦住,他们举起了魔杖。
  在一边旁听的杰瑞大致猜出了福吉与乌姆里奇的想法:尽管不得不在压力下做出了继续追查的许诺,但要是精心炮制一番的话,就能直接宣布此案到此结束。
  他们打算通过未成年小女巫施法问题对斯诺一家施压,逼迫他们放弃申诉调查此案的要求。然后以亲身经历者蕾欧娜的身份,捏造一份‘所有涉案的黑巫师都已当场死于内讧’的虚假口供。
  这么一来,既没有受害者,也没有行凶者,性质恶劣的黑巫师集群犯罪案于案发次日就宣告破案,也是一桩出彩的政绩吧?
  杰瑞不得不调整心中对福吉的评价,他原本认为这家伙是一个只会隐瞒事态、自欺欺人的蠢货。现在看来,对方在糊弄了事这方面还是很有天赋的。
  之后的发展恰如杰瑞的预料,乌姆里奇开始对被吓住的蕾欧娜进行诱供。
  “昨夜你为什么和小麻瓜一起去冈特老宅,是去那里和他炫耀魔法的吗?”
  “不,不是,我是想去那里看看有没有冈特家族留下的书籍,杰瑞是本地人,我请他为我带路。”
  蕾欧娜的声音中带着哭腔,但让杰瑞意外的是,她没有立刻说出自己的事,是不想多一个人倒霉吗?
  按照杰瑞为她编织的记忆,昨夜自己是被她半胁迫半忽悠地骗上山的。在黑巫师出现后两人一起躲在冈特老宅门后,肩并肩用隐形衣藏身。
  黑巫师内讧期间,两人虽然一直躲着,但也受了不少小伤,还被水浇了一身。等到天亮后两人才敢从房子里出来,结果发现一地碎尸。
  为了掩盖真相,在杰瑞编织的记忆中,给两人处理伤势的是蕾欧娜——她不得已的用地上的魔杖使出【愈合如初】治愈了两人的皮肉伤,然后才因虚弱、恐惧而昏了过去。
  乌姆里奇尖着嗓子继续问道:“你看到了那些黑巫师吗?他们具体做了什么?你有看到他们使用了那些魔法吗?”
  “那时我们正穿着隐形衣在冈特老宅里,他们突然出现,我们就躲了起来。”
  蕾欧娜犹豫了一下后才继续回答,语气中满是恐惧。
  “他们突然打了起来,其中一个一出手就是索命咒,连着杀了好几个人;另外一边也用魔法反击,变出了火焰和水。我们躲在屋里,没敢出去看。”
  “你们是什么时候离开现场的?为什么没有被发现?”乌姆里奇的声音中透出藏不住的恶意。
  雅各与妻子一起走到了女儿身边,那些跟班被他一瞪就没敢阻拦这个壮汉。
  蕾欧娜似乎因此从‘销毁魔杖’的威胁中回过神来了,声音也平静了下来:“我们穿着隐形衣,等天亮的时候,外面没动静了才出去,只看到一地碎尸。”
  终于到了乌姆里奇需要的片段了,她脸上挂起了虚伪的假笑,“听着,小姑娘,你离开的时候见到了尸体对吧?这说明那些黑巫师都死在那里了。不然,你不可能活下来。”
  接着,她看向雅各·斯诺,用那副装模作样的腔调说道:“你看,事情就是这样!昨夜你的女儿误入了黑巫师交易现场,那些黑巫师都已经死掉了,这案子已经结了。”
  乌姆里奇提高了音量,声音变得更加刺耳:“不然,我们就要讨论一下你女儿让麻瓜见识到了魔法的责任了!”
  面对这无理的威胁,雅各冷笑着回应道:“你弄错了两件事,第一,所有相关法律都规定过,在巫师本人或其他在场巫师、麻瓜的生命遭到威胁时,巫师可以使用魔法自保、救人;第二,跟我女儿一起去冈特老宅的那个孩子,不是麻瓜。而是刚被霍格沃茨录取的学生!”
  他已看出了这只癞蛤蟆的目的,果断地发出了通牒:“也就是说,我的女儿蕾欧娜压根没有触犯法律!你的威胁谁也吓不到,现在,给我从这间屋子里滚出去!我将向国际巫师联合会控诉你们这群无耻的混蛋!”
  “这不可能,他们没告诉过我这件事!”乌姆里奇惊讶地大叫起来,她不愿意接受自己的失败,但雅各毫不遮掩的怒火让她意识到了对方信心十足。
  于是,这只癞蛤蟆愤怒地瞪向了坐在一边的杰瑞,整张丑脸上的五官都拧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