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07 你的名字

007 你的名字


  杰瑞不用摄神取念也能猜得到乌姆里奇这只癞蛤蟆在想什么,无非是不入流的诅咒和谩骂,不值一提。
  比起流氓政客的无赖伎俩,杰瑞更在意传奇巫师的施法艺术,那才是值得被记住的东西,他的大半心神都沉浸于此。
  没有铺天盖地的熊熊烈火,也没有摧毁屋舍的狂野飓风,邓布利多并没有大动干戈。
  他只是灵活地运用了变形咒与咒立停两种魔法,就以一种不怎么符合他这种人瑞之年的轻巧姿态进入了陷阱重重的冈特老宅。
  往昔刁钻危险的魔法陷阱,大多被邓布利多轻松识破,还没触发就被提前解除。
  虽然杰瑞没能完全捕捉到邓布利多的每一个施法动作,但是陷阱的反应可以提供一个侧面的参考。
  对比杰瑞过往探索冈特老宅的经历,可以看出:许多处陷阱并没能正常发动,它们在更高明的解咒技巧下丧失了功效。
  少数发挥了作用的阴狠陷阱,也被邓布利多用变形咒及时挡住,这间老屋子中的破烂家具仿佛突然间有了崇高的道德情怀,义无反顾地为来客挡刀。
  邓布利多只是轻轻挥动魔杖,就令残破的旧家具变形成了坚韧顽强的守卫,拦截了对应角度的陷阱攻击。
  这些操作说起来很简单,内里却大有门道。
  无论是在陷阱发动前就将之解除,还是滴水不漏的拦截,都说明了邓布利多的眼力高超、经验老辣。
  他不仅早早地看出了那些被隐藏起来的魔法陷阱的痕迹,还能迅速预判陷阱的攻击方式、角度并及时拦截。
  要知道,这些陷阱可是伏地魔的杰作,虽然大多是他少年时代的布置,但他全盛时期也进行了一定的加固与补充,绝对足够隐蔽且危险。
  另外邓布利多的解咒水平也非常卓越,这些阻挠了杰瑞许久的魔法陷阱,统统被老巫师强制解除。
  要知道,它们中最早的可是在半个世纪前就被伏地魔设下了。如今伏地魔都沦为游魂了,陷阱却还能正常运作,稳定性绝对一流。
  这些陷阱的水平,比起寻常巫师的那些效果弱小、持续时间短暂的小花样,实在是不知高到哪里去了,却还是败倒在邓布利多的老魔杖下。
  这位传奇巫师所展现出来的高超技艺令杰瑞感到赞叹,并不是非得将目标夷为平地才能彰显力量,这种应对危险游刃有余的姿态也是力量的一种展现。
  凭借《魔法回响》系统所带来的神奇力量,杰瑞有信心展现出比此刻的邓布利多还要更为浩大的声势,比如不停地释放厉火、闪电风暴或是召唤巨龙、八眼巨蛛等魔法生物。
  但在眼力与精巧程度方面,杰瑞清楚自己比起邓布利多来还差得很远,对方的传奇人生可是比自己两辈子加起来还要长。
  这并没有令杰瑞感到气馁,对方固然境界高超但也日薄西山,自己则是新生的朝阳,不光今生来日方长,还能在转世后保留记忆继续提升自我。
  既然优势在我,那还有什么可忧虑的呢?
  倒不如说,邓布利多的高超技艺,令杰瑞对自己在霍格沃茨的学校生活更加期待了。
  这场经典的黑魔法陷阱扫雷课,没有令杰瑞沉浸太久,眼见邓布利多破除陷阱、排查屋子如履平地,他就将负责观察的【萝宾】撤了回来。
  不撤也不行了,杰瑞是靠过往九年反复探索冈特老宅获取的情报,给萝宾选的安全登场位置,刚刚好能勉强避开陷阱。
  自打被召唤到冈特老宅内后,萝宾可是一动不动的待在原地充当人体监控器,生怕触发身边的陷阱。
  如今冈特老宅内的黑魔法陷阱被邓布利多一一拆除,魔法部的职员也开始进屋搜查,萝宾已然无处藏身。
  依靠【伙伴卡】召唤出来的巫师伙伴,所具备的隐形天赋是对外人而言的光学隐形,就像穿上了隐形衣一样,到底还是存在实体的。
  在萝宾原地退场的瞬间,不经意地与邓布利多对视了一眼,准确来说是对方主动看了过来,蓝色的双眼闪烁着仿佛能把人看透的光芒。
  杰瑞颇感震惊,这是单纯的偶然?还是说邓布利多真的能看破隐形?就连系统给予的伪装力量也瞒不过对方?
  还不待他从这次对视中回过神来,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
  刚刚吃了一顿瘪的乌姆里奇,调转矛头奔向了老弗兰克与杰瑞,想要把此案的另一位亲历者强行带走。
  这本身并不奇怪,热衷于权势的癞蛤蟆显然不会放弃这次讨好魔法部部长的机会。
  在遭到雅各·斯诺的驱逐与上诉威胁后,她先是色厉内荏地继续威胁,想要靠凭空制造的筹码逼迫斯诺一家退让,结果自然未能如愿。
  情急之下,乌姆里奇就打起了杰瑞的主意。既想要‘验证’对方的巫师身份,也想要赶快炮制一份自己需要的口供。
  杰瑞对此自然也有所防范,并打算趁机自爆身份,当然是部分身份——冈特家族的末裔。
  但她冲过来时表现出来的动作与神态,实在丑的突破天际,就连前世经历过《水煮香蕉》、《双盘吸虫》、《爆裂蟑螂》等神奇画作考验的杰瑞,都忍不住有些反胃。
  巫师们常用狂奔的戈耳工来感叹事情糟糕至极,但杰瑞觉得与之对视就能将受害者化为石像的蛇发女妖,也没有乌姆里奇要来得更加糟糕。
  至少,忽视了那富有生命力的潮流发型后,蛇发女妖也是野兽派美人呢,石像们可以作证。
  没错,杰瑞其实相当颜控。他对乌姆里奇的厌恶感也有很大部分源于对方在身体与心灵方面的双重丑陋。
  此时,对方那张皮肉松弛的脸,双颊正因怒气与快步移动而一甩一甩地抽动,活像是癞蛤蟆的鼓膜;戴在她短卷发上的黑色天鹅绒小蝴蝶结,也像是一只硕大的苍蝇。
  乌姆里奇此时的样子,简直就是一只正张大嘴巴、要伸出粘乎乎的长舌头来捕捉苍蝇的癞蛤蟆。
  杰瑞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抗压能力还需要继续提升,这只丑物实在是将他恶心得厉害。
  他强忍用神锋无影来帮癞蛤蟆整容的冲动,把刚重新装好的信封甩向了乌姆里奇,装出一副被对方的举动吓到的样子。
  乌姆里奇到底是一名有些本领的凶恶女巫,自然不会被纸片击倒,一把就将信封抓了个正着。
  “好啊!就让我看看你们能搞出什么花样,怎么可能有这么凑巧的事,绝对是谎言!”
  乌姆里奇恶狠狠地尖声说道,声音刺耳的就像是狼人在拿爪子抓黑板似的。
  她粗暴地扯出了信纸,几乎是一目十行地看完了信件内容,怒气也随之上升。
  在阅读的过程中,乌姆里奇的脸青一阵白一阵,手指紧紧地拧在了信纸上。
  看样子,她恨不得当场把整封信一把撕了,然后宣布这封信是伪造的、寄错了人的,好认整件事情回到‘正轨’上去。
  她所认定的正轨——自己拥有说一不二的权威,可以肆意地惩罚、折磨异议者。
  但乌姆里奇最后还是忍住了,没把心中销毁证据的念头付诸于行动。
  倒不是她良心发现,决定从此做一个遵纪守法、照章办事的好人。
  而是她作为霍格沃茨的毕业生,很清楚学校内的准入之书上有学生们的名字。她就算把信吃了也没用,眼前的泥巴种还是会被认证成巫师。
  ‘可恶,就不该这些肮脏的泥巴种窃取魔法的力量,’乌姆里奇怨毒地想到,‘这样我就能狠狠地整治那家北美巫师一通,顺带完成福吉部长交代的差事了!’
  此时,雅各也握着魔杖挡在了杰瑞与乌姆里奇之间。他也察觉出了乌姆里奇的鬼主意,自然不能容忍对方轻易得逞。
  经历了这一连串变故的老弗兰克,也看清了眼前的局势,对巫师们的‘警察局’失望透顶,怒气冲冲地表示自己要去直接找警察求助。
  如果真的这么做的话,那就会是英国魔法部的又一起丑闻,一位高级官员亲自出动,却反而让事态扩大了。
  想到这里,乌姆里奇凶狠地瞪向了眼前的老麻瓜与泥巴种还有外国巫师,恨不得能用眼神把他们统统弄死杀,然后上报龙痘流行。
  她愤恨地意识到自己原本天衣无缝的计划,就要被这群不识时务、非要给魔法部添麻烦的家伙给破坏了。
  带着歇斯底里的怒气,乌姆里奇重新查看信封,想要把眼前这个泥巴种的全名烙在心底。
  毫无疑问,她想等以后找到机会的时候,就狠狠地惩治杰瑞一通,让他后悔自己居然敢耽误了魔法部的大事!
  乌姆里奇用她那尖锐的嗓音,一个词一个词地念出了杰瑞的全名,还夹杂着她的恶意评价:
  “杰瑞,多么莫名其妙的乡巴佬名字;墨丘利,什么样的蠢货才会傻到取神的名字;冈特……”
  她正想继续贬低一番,却突然意识到了情况不对,这不是原先住在本地的纯血统巫师家族的姓氏吗!
  难道?
  被惊讶的不只乌姆里奇一个,斯诺一家也被这姓氏刺激到了。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家费心费力寻找的冈特家族后裔,居然就在自己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