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眨眼的功夫,杰瑞就成了众人关注的重点,惊异、怀疑、贪婪,种种不同意味的眼神汇聚在他身上。
  无论是乌姆里奇和她的跟班,还是斯诺一家,都没有立刻相信,也没有全然不信。
  冈特家族是相当古老的纯血统巫师家族,有数百年的家族史。在20世纪30年代匿名出版的《纯血指南》中,这一家族被列入纯血二十八家之内。
  最后一个谱系明确的冈特,是半个世纪前因使用阿瓦达索命咒杀害麻瓜满门而被捕入狱的莫芬·冈特。
  在莫芬死后,就再也没人听说过这个家族的故事了,大多数知晓此事的巫师都认为,冈特家族已然从此灭亡了。
  过了这么多年,这个古老巫师家族已然被岁月的尘土淹没,没有多少年轻巫师知道冈特们的故事了。
  巧合的是,在场的几名成年巫师都对冈特家族有所了解。
  斯诺夫妇自然很清楚冈特家族的相关情报,玛莎·斯诺本身就与这一家族有着微妙的血缘联系,雅各·斯诺则有怀揣重现蛇佬腔的计划。
  此次斯诺一家的英伦之旅,就是为了寻找冈特家族可能存在的其他后裔,比如混血儿、私生子、被除名者等等。
  至于乌姆里奇,她一向对外声称自己的父亲生前是威森加摩的杰出人物,她的家族与许多纯血家族有着亲戚关系。
  为了增强说服力,她还会一本正经地给周围的人们讲述纯血二十八家的家史,很多人都怀疑她把《纯血指南》这本书给背了下来。
  虽然有不少魔法部职员记得,之前在魔法维修保养处有个同样姓乌姆里奇的平凡巫师,但是公然提及此事的人大多都会‘意外’碰到很多倒霉事,渐渐的也就没人敢当她的面提了。
  跟着乌姆里奇一起来的五名下属,自然不会触她的霉头,早就学会去‘相信’她所讲述的家族故事。
  耳濡目染之下,他们也对纯血八十八家的事情有了一定的了解,至少是知道具体有那几家了。
  因此,乌姆里奇刚把杰瑞在录取通知书上的全名念出来,就引起了在场巫师们的高度注意。
  霍格沃茨的录取机制,是建立在接纳之笔和准入之书上的。
  这两件古老的魔法道具是四巨头的杰作,可以读取在设定范围内所有具备足够魔法天赋的儿童们的真名、出生日期和现时地址。
  这封信上的全名是杰瑞·墨丘利·冈特,也就是说收信的这个孩子真的姓‘冈特’。
  在冈特老宅的附近,突然之间冒出了一个冈特,这是戏剧性的同姓巧合,还是古老家族的再度归来?
  众人一时难以确定。
  要知道‘冈特’意为憔悴的、荒凉的、枯瘦的,这固然不是一个常见的姓氏,但也并非绝无仅有、独此一家。
  在麻瓜中,也是有一些姓冈特的人存在的。
  “喂,老麻瓜,你和这个姓冈特的小子到底是什么关系!”最先反应过来的人居然是乌姆里奇,她发问快得就像是癞蛤蟆在吞吐舌头。
  “你叫我什么?!”老弗兰克强硬地反问了回去,原本他很顾虑杰瑞未来入学后的巫师生活,不想与巫师们的‘警察’闹得太僵,有意地少说多听。
  但是,既然这个丑女人接二连三地挑衅,摆明了不想讲道理,那他也没必要忍气吞声了。
  虽说不是很清楚这伙巫师究竟有什么手段、警察能不能赶跑他们,但是老弗兰克并没有被乌姆里奇给吓住。
  对一个士兵来说,在战场上经常就是这种不可预知的情况,老弗兰克并不陌生。
  “我叫你麻瓜,”乌姆里奇继续用那副尖细的嗓子说话,“就是说,你不是个巫师。”
  “我不管你打什么鬼主意,这孩子与山上的死人没有一丁半点的关系,他只是凑巧看见了而已!”
  老弗兰克显然不愿意相信眼前这只讨厌的癞蛤蟆,继续愤怒地说道:
  “这孩子的身世和山上的案子,也没有任何牵扯,我现在就要去警察局报警,叫他们出动骑警把你们都送上天!”
  老弗兰克边说边握住杰瑞的手,要带着他离开这群不讲道理的混账巫师,他不愿意将这孩子置身于危险之中。
  乌姆里奇呵斥手下上前阻拦老弗兰克,拒不放人,雅各则目不转睛地盯着杰瑞,仿佛在想着什么。
  杰瑞从侧面看了老弗兰克一眼,老人家的脸上此时满是担忧与关切,这令他很感动。
  虽然他自信有绝对足够在这几名巫师间自保的能力,但是被他人关怀、保护总是一件会令人感到暖心的事情。
  温馨的暖意连一个呼吸的功夫都没有坚持下来,就被冰冷的算计所取代。
  穿越者的灵魂潜藏在少年的躯壳中,杰瑞清晰地意识到自己永远都会向他人保留诸多秘密,无论关系有多亲近都一样,现在也是如此。
  山上的死人是自己召唤出来的,也是被自己炸成碎块来干扰调查的,整件案子与自己的关系可不是一般二般的深……
  “告诉他们吧,其实也没什么可隐瞒的。”杰瑞平静地对老弗兰克说道,他要把这场戏重新导入剧本的正轨。
  从杰瑞的黑色眼眸中,老弗兰克读出了毫不动摇的坚定,这孩子一直都很有主见。
  于是,他松开了手,向在场的众人缓缓地讲述起九年前的经历。
  “那是1982年的事了,和阿根廷的战争结束不久之后,我在冈特老宅遇到了这个孩子,就躺在婴儿车中,车上写着名字……”
  老弗兰克把当年的事情简短的说了一遍,事实上他也不算清楚杰瑞的身世,但这激起了众人更高的热情。
  被放置在冈特老宅外的婴儿,姓氏正好也是‘冈特’,这难道会是完全的巧合吗?
  雅各·斯诺显然不这么想,他一把推开挡在路上的乌姆里奇,来到了杰瑞的身边。
  “孩子,你听我说,你的姓氏属于一个古老的巫师家族。”
  他的表情十分古怪,既充斥着兴奋与期待,又不经意地流露出担忧之色,就像是正在等当期彩票结果公布的人一样。
  “请问,你有没有和蛇说过话?”雅各·斯诺眼巴巴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