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09 众生相

  乌姆里一直宣称自己是百分百的纯血统巫师,但她的父亲知道,她有一个麻瓜母亲和哑炮弟弟。
  靠着与生俱来的争功委过天赋,加上对上司毫无底线的讨好,乌姆里奇在魔法部的禁止滥用魔法办公室节节高升,从低级实习生一路爬到了办公室主任的位置。
  对于一个没有什么背景、实力也并不出众的女巫来说,这已经颇为难得了。
  但是,乌姆里奇的升迁之路似乎就要到此为止了。
  再往上的位置,要么本人是声誉出众、功绩显著的精英巫师,要么就是获得了外界强而有力的支持。
  比如,被纯血家族中的有钱有势者赞助,或是特别受广大普通巫师群体的喜爱,又或者被魔法部部长视为心腹、大力提携。
  乌姆里奇自欺欺人的功力还不到家,她还记得自己留着一半麻瓜的血。如此身世,尽管她竭力向纯血家族靠拢,也未必能得到他们的大力支持。
  至于放下身段、争取民众好感?
  这种事情从来不在乌姆里奇的考虑范围之内,在她看来,魔法界有太多需要狠狠整治的垃圾了,尤其是那些自甘堕落、亲近麻瓜的蠢货。
  ‘他们难道不清楚,这会玷污我们高贵的巫师血统,生出废物哑炮来吗?’
  带着诸如此类想法,她选择了第三条路——不择手段地谄媚魔法部部长康奈利·福吉。
  这一次,乌姆里奇也是出于这一个目的来到了这里。按照福吉的授意,她得让斯诺一家‘主动’撤案,并交出一份涉案黑巫师全数死于自相残杀的口供。
  福吉甚至肉痛地表示,会为此特批一笔金加隆作为压惊费,如果斯诺一家想要龙心弦、独角兽毛、巨蛛毒液等神奇生物材料那也没问题。
  在慷魔法部之慨、费公家之财方面,他康奈利·福吉一向是很大方的,尤其是在这种为自己平事的时候。
  福吉自以为自己安排的很好,各方面都考虑到了,简直天衣无缝。
  按照入境记录,斯诺一家此次前来英伦是一场假期旅行,他们在本地并没有关系密切、有权有势的亲朋好友,在此案中其实也没遭遇到人身伤害、财产损失。
  既然魔法部开出了如此优渥的条件,他们应该会识相地答应才对。被秘密派过去的下属乌姆里奇,一心巴结自己以求上进,也不存在泄密的可能。
  不管怎么看,福吉都觉得没什么问题。只要把邓布利多糊弄住,再让《预言家日报》在此事上闭嘴,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然而,在权力的游戏之中,最卑微的棋子也有属于他们自己的欲望,更何况是乌姆里奇这种自以为是、媚上欺下的家伙呢?
  在接到这个任务后,乌姆里奇就开始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在她看来这些好处进了自己的手,就压根不需要再转交出去,光是魔法部的名头就够让目标低头了。
  乌姆里奇素来热衷于各种严刑峻法,也非常享受折磨他人的快感。久而久之,自然也了解不少他国魔法界的相关法律。
  美国魔法国会于1790年,针对巫师与麻鸡之间的族群隔离制定的拉帕波特法律,就是其中之一。
  乌姆里奇虽然不满意该法律同样禁止了巫师随意施法惩治麻瓜的行为,但是她很欣赏其中提及的一系列惩罚措施,恨不得亲手试一试。
  在了解到拉帕波特法律,已经于1965年的时候就被废除了之后,乌姆里奇当时还有些失望。
  也因此,她在得知其中的一些规定由于近年来的数次高风险泄密事件而被重新恢复后,倍感喜悦,记住了相关内容。
  其中就有禁止学生校外持有魔杖、施展魔法,以及绝不容许向非魔法界人士透露魔法存在的规定。
  由于时间差的影响,乌姆里奇误把杰瑞当成了麻瓜,就自以为抽到了王牌跑来与雅各·斯诺对线。
  结果可想而知,任务完全搞砸了,暴怒的雅各·斯诺非但拒绝撤案,还发誓要向国际巫师联合会投诉英国魔法部。
  想到这里,乌姆里奇狠狠地瞪了一眼斯诺一家。这群不识好歹的家伙居然敢反抗自己,非要给自己找麻烦。
  就像过去遇上此类情况一样,乌姆里奇拒绝承认自己有什么过错,在她看来这全部都是其他人的问题。
  她的小眼睛在眼眶里转来转去,松弛的两颊也因为生气而一鼓一瘪地起伏着,得快点找个解决办法。
  ‘美国佬不不识好歹,这次任务恐怕是要砸锅了,必须得找个人负起责任来。’
  乌姆里奇回头看了看自己的五个跟班,又贪婪地瞅了杰瑞一眼。
  ‘只要能把他搞到手,就算福吉部长失望,这次也算不亏了。’
  别误会,乌姆里奇可不是见到帅小伙后突然发春了、想要摁着小牛犊喂老草。那样的话,她之前就不会是那种刻薄可憎的语气。
  她要是有正常的审美能力,会把自己打扮成一只粉红色的癞蛤蟆吗?能打动乌姆里奇的,永远只有一样东西,那就是权势。
  多年以来,乌姆里奇一直极尽所能地想与自己的上司结婚,却始终未能如愿。
  这并不是在说,她经历了一场爱情长跑,或者成了别人婚姻中的第三者。
  这个‘上司’所指代的对象,其实是在不断变化:一方面随着她的升职而稳定上升,另一方面,同一时间点内数量并不确定。
  乌姆里奇从不在乎对象的高矮胖瘦,她只想要一位有权有势的丈夫来让自己升得更高。
  遗憾的是,至今魔法部还没有让既瞎且聋的人登上高位。因此,她尚未有过哪怕一小段婚姻。
  乌姆里奇盯上杰瑞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他的姓氏——冈特,纯血二十八家之一,甚至可以说是最纯正的巫师家族姓氏。
  “乌龙出洞。”乌姆里奇突然挥动魔杖,并用她那尖细的嗓子叫出了咒语。
  一条长长的黑蛇从魔杖尖端窜了出来,迅速地游向了挡在杰瑞身前的老弗兰克,并恶意十足地昂起了三角形的头颅。
  这一次乌姆里奇决定稳重一点,先测试一下对方所说真假,搞清楚他是不是真的具有蛇佬腔。
  正好,她在霍格沃茨斯莱特林学院念书期间,学会了这个召唤毒蛇的奇妙咒语。
  “嘶嘶…停下…嘶,”毒蛇作势欲扑,却被杰瑞轻易喝止:“嘶嘶嘶……快回头,食谱不要乱…嘶嘶嘶…毒蛇就该吃癞蛤蟆……”
  在蛇佬腔的奇特哼唱中,黑色的毒蛇顺从地调转方向、原路返回,为在场的众人展现了蛇佬腔对蛇类的驾驭能力。
  经过多年的反复练习,杰瑞不仅渐渐掌握了与蛇类的沟通技巧,也进一步激发出了御蛇的能力。
  效果好到,让他有时也会可惜,自己穿越的世界不是《白蛇:缘起》,也不是《斗破苍穹》。
  众人以不同的态度见证这一幕的发生:五名低级职员脸上或是惊恐、或是嫌恶;雅各和乌姆里奇则表现出了贪婪与渴求;玛莎和蕾欧娜这对母女的表情则很奇怪,前者无奈、后者害羞。
  略去面无表情的杰瑞不提,在场众人中表情最正常的居然是并非巫师的老弗兰克。
  他不大清楚其中的意味,只是意识到那个女巫动手了,就一脸紧张地挡住杰瑞,并举起手杖准备搏斗。
  一时间,在小汉格顿的里德尔府内,上演了一副神情各异的众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