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10 相似的花

010 相似的花


  眼前的景象令雅各和乌姆里奇一起兴奋了起来,错不了的,时间、地点与天赋都对上了!
  这个被麻瓜在冈特老宅附近捡到、姓冈特并且会说蛇语的孩子,就是纯血二十八家之冈特家族的后裔,这一点已然铁证如山无可置疑。
  雅各·斯诺快步走了过来,避开老弗兰克的阻拦,俯下身子握住杰瑞的臂膀,对他诉说起来,双眼放射出热烈的光芒,语调中也有着难以掩饰的兴奋。
  “杰瑞·冈特,你是个蛇佬腔,这就代表你是传奇巫师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后代。”
  雅各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等听众消化这条消息。显然,他认为这喜讯意义非凡。
  然后,他得到了一个很简短的回答,“谁?”
  杰瑞忠实地进行着角色扮演,按照自己由非魔法界人士抚养长大这一背景设定,萨拉查的名号显然不是自己该清楚的。
  拒绝超游,从此刻做起。
  雅各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眼前的男孩和小时候的自己一样,虽然明白自己拥有异于常人的力量,但对魔法世界其实一无所知。
  ‘那时我还待在孤儿院中,白的像纸一样,幼稚、天真,直到艾吉尔伯特·冯塔纳教授前来……’
  回忆起孩童时代的故事,雅各的态度也不由得和缓下来,他细细地为杰瑞介绍了一番萨拉查·斯莱特林其人其事。
  这位传奇巫师与另外三名巫师相识并结为好友,携手建立了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却最终分道扬镳……
  在雅各为明知故问的杰瑞做科普的时候,黑蛇也游回了自己最初的召唤者乌姆里奇那里,用细长的毒牙一口咬了下去。
  当然,这一击未能见效。
  乌姆里奇固然不是什么反应迅速、身手敏捷的精锐巫师,但她好歹没得老年痴呆,看见蛇调头回来自然会有所防备。
  只见这粉红色的癞蛤蟆,先是往跟班身后一躲、避开毒蛇的进击,接着便尖叫着把身前的跟班推了一把,让他非常恰好地踩到了毒蛇的身体,被狠狠地咬了个正着。
  尖叫声、惨叫声先后响起,接着便是乌姆里奇的其他跟班们的念咒声。
  为了自己不要像同事一样被咬到,另外的四名跟班乱糟糟地吼叫道:“蛇影无踪化黑烟”,手忙脚乱地用消失咒把蛇勉强变没了。
  然后,他们进退不能地站在原地,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
  面对雅各要向国际巫师联合会投诉的宣告,他们也慌了手脚,说到底,他们也只是一群趋炎附势的小角色罢了,哪里见识过这种大麻烦。
  本该趁机鼓噪生事的乌姆里奇,此时却没有顾得上发号施令。
  她先是从那个尺寸极小的手提包中掏出了一把钱币,想了一下后,挑出其中的几枚银西可,丢给被咬的那名跟班。
  “真没想到,这个坏小子居然敢做这种事。这蛇的毒性会令伤口肿胀疼痛,你还是先去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看吧,回头我会向魔法部为你报告的。”
  接到钱的跟班一脸震惊,其他四个没事的人也是一片茫然,乌姆里奇居然会关心下属了,这真是破天荒的事情。
  虽然这钱数少得可怜,连坐骑士公共汽车去医院的车费都不够,但是这种前所未有的奇怪之事,还是把跟班们给吓了一大跳。
  那名跟班居然生生挤出几滴眼泪,含泪表示自己伤势不重,要留在这里继续为魔法部做贡献。
  然后,他就被乌姆里奇不耐烦地呵斥走了,离开的时候还是一副十分感动的样子。
  可惜,这位率先退场的跟班一号,没有看到乌姆里奇在他背后得意的阴笑——导致任务失败的替罪羊有了!
  此时,雅各已经点出了冈特家族的祖先娶了萨拉查的女儿、继承了其血脉与能力这一事实,并以一种热情的口吻开口说道:
  “其实,我的女儿和你有着共同的祖先,她也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后裔。我们家,其实是你的远亲。”
  接着,他先是选择性地概括了当下的现状:“小汉格顿有黑巫师出没已经不安全了,英国魔法部又是这种做派,完全没法让人指望。”
  然后,雅各便向杰瑞发出了邀请:“我打算提前返回北美,你也跟我们家一起走吧,你可以和蕾欧娜一样在伊法魔尼念书,我是那里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入学手续完全不是问题。”
  老弗兰克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在雅各突然走过来的时候,他本想将这个男人直接挡下,却没能拦住。
  后来,对方又给杰瑞这孩子讲述起祖先的故事,老弗兰克也就没有再多做反应了。
  不管是光彩是晦暗,人总应该了解自己的出身,弄清楚自己从何而来。
  对于雅各的邀请,老弗兰克自己并没什么想法,但他觉得如果对方靠谱的话,杰瑞不妨跟着去避一避。
  虽然老弗兰克还是不大理解什么是‘黑巫师’,但是既然他们已经在冈特老宅搞出了人命,那么他们显然是群危险人物。
  按照找上门来的这伙人的表现,巫师们的警察实在是糟糕透顶,完全没法指望他们能保护附近居民的安全。
  老弗兰克自己不愿意离开小汉格顿了,年纪都这么大了,还有什么可顾忌的?
  但杰瑞这孩子不一样,他还年轻,没必要陪自己这老头子冒险。如果雅各他们家真的与冈特家是亲戚的话,那么杰瑞或许的确应该跟着他们离开这个小村庄。
  抱着这样的想法,老弗兰克等待着杰瑞的答案。然而,他并不知道,杰瑞现在压根不可能选择这条道路。
  就算不提《魔法回响》系统的各种解锁要求,等了十一年才熬到剧情正式开始,杰瑞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离开。
  ‘倒是毕业后可以考虑考虑,一场走遍魔法界的环球旅行,听起来确实不错。’
  杰瑞边畅想未来边抬起了头,盯着雅各的额头在心底吐槽:‘你就不能把摄神取念关一关吗?一直用大脑封闭术编魔法少男的成长故事,也是很麻烦的。’
  没错,自打杰瑞展现出蛇佬腔后,雅各就时不时地用摄神取念搞突然偷袭。
  虽然雅各的技巧不错、十分隐蔽,但这瞒不过同时精通摄神取念与大脑封闭术的杰瑞,被他没费多少劲就糊弄了过去。
  不过,这样一来的话,伊法魔尼魔法学校在新鲜感之外的最大优势项也没了。左右都有被摄神取念窥探的可能,杰瑞为什么不去霍格沃茨呢?
  当然,他不会使用这个理由。
  “雅各先生,说实话我现在很迷茫。之前,蕾欧娜告诉我,我是超能力者,要带我做超级英雄;现在,你又告诉我,我是传奇巫师的后代,要带我去学魔法。”
  一旁的蕾欧娜听到后,羞红了脸。在她的记忆中,自己确实一时调皮就骗了眼前的少年,将他的魔法天赋说成是漫画中的超能力。
  杰瑞在脸上摆出一个无奈的笑容,“我是真的搞不大懂了,左思右想,还是留在这里好了。反正已经有一所魔法学校给我寄了录取通知书,我打算直接去那里学魔法。”
  在听到他的回答后,蕾欧娜失落地低下了头。在确认对方是蛇佬腔后,她还以为两人会一起念书,一起成长……
  短短的一夜功夫,她已经把‘共患难’的少年当成了自己的朋友、可以接受的人,没想到脑中故事似乎要在开始就走向结束。
  被拒绝的雅各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乌姆里奇打断了,她已经安排好背锅人选并想好该怎么编报告了。
  “小子,你用不着考虑去哪里念书了!”她恶声恶气地说道:“你居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偷袭魔法部的职员,必须跟我回去接受调查。”
  原本还很失落的蕾欧娜,闻言后倍感愤怒,“明明是你把蛇召唤出来袭击杰瑞的,杰瑞只是在自保!”
  对于孩童的指控,乌姆里奇直接置若罔闻。反正已经和这户不识大体的北美巫师闹翻了脸,自然也用不着在意他们的看法。
  这回福吉部长交代下来的撤案任务算是彻底完蛋,虽然乌姆里奇已经准备好了背锅人选,但是具体能不能奏效还不好说。
  另外,就算是把所有的责任都推个那个提前退场的傻子,乌姆里奇估计自己也得被福吉部长责难一通。
  既然如此,眼前这个不听管教的男孩,她得尽快搞到手。
  这可是一张能让自己通向纯血大家族圈子的门票,只要弄回去多教训几顿,把这小子的皮一遍遍割开,保管让他学会什么叫听话。
  乌姆里奇一边构思、设计体罚、虐待的手段,一边畅想自己得手的未来。
  等到那个时候,自己就是冈特家族的纯血统亲戚、斯莱特林血脉的监护人,还怕巴结不上那些纯血家族吗?
  乌姆里奇得意地想到,说不定自己还能获得马尔福家族的资金支持,当上魔法部的部长呢!
  说到底,连福吉那种好骗的傻瓜都能坐上这个位置,聪明的自己又为什么不行呢?
  ‘多洛雷斯·乌姆里奇部长,血统纯正的多洛雷斯·乌姆里奇部长……’光是想一想未来人们对自己的称呼,她就兴奋的不能自已。
  想到证明自己百分百‘纯’血统的需要,乌姆里奇扭过头来呵斥老弗兰克,“你在发现这个男孩后,还从冈特老宅偷走了什么东西,快点老实交出来,这是重要的物证!”
  被恶意诬陷的老弗兰克,顿时怒气上涌,顾不得她的巫师伎俩,就要上前理论。
  杰瑞一并安抚老弗兰克,一边重新装配了贝拉回响,之前他为了缩短伙伴卡的冷却期限换上了韦斯莱双胞胎回响。现在看来,有些换早了呢。
  乌姆里奇的贪婪都快刻在脸上了,杰瑞哪能猜不出对方的想法。
  原著中对方就拿着索贿得来的斯莱特林吊坠盒,声称那是她家的传家宝,不学无术地把上面的S说成是赛尔温家族的缩写,来证明她的纯血统身份。
  眼下,这只粉红色的癞蛤蟆居然把主意打到杰瑞身上来了,简直是不知道死字有几种写法。
  杰瑞一边为食死徒傀儡挑选登场的位置,一边在心里恶狠狠地表示:
  ‘我被封印在孩童的躯体里十一年,又要自己主动跑去上学,现在你居然敢打我的主意,你这是自寻死路!’
  其实,凭心而论,暂时跟着乌姆里奇回去,并不是一个多么糟糕的选择。
  对于普通的未入学巫师儿童来说,落入乌姆里奇这个变态的手里,意味着悲惨与绝望。
  但杰瑞又不是那种可怜无助又弱小的孩子,依靠系统带给他的可怕力量,他完全可以借此时机用夺魂咒把乌姆里奇变成自己的奴仆。
  在疯狂一点的话,他还能躲在乌姆里奇家中,让对方以介绍冈特家族的亲戚为名,逐个邀请魔法部官员进门做客。
  到时候,来一个控一个、来两个控一双。
  运气好的话,杰瑞甚至能赶在被邓布利多发现前,达成魔法部全员洗脑成就,听起来有点像本子里的开展。
  但是,杰瑞发自内心深处的拒绝这个方案,且不提毒蛇怎么会和癞蛤蟆做亲戚的生物学问题。
  他杰瑞大好男儿,岂能与乌姆里奇沾上关系!这也太恶心人了。
  还是用食死徒傀儡把乌姆里奇干掉好了,明天预言家日报的头条将是——食死徒归来、意图灭口目击者、乌姆里奇等魔法部职员不幸殉职。
  此时,雅各也明确地表态了,坚决抗议英国魔法部胡作非为,决不允许自己远房亲戚被乌姆里奇随意抓捕,还表示要投诉她意图攻击麻瓜老弗兰克的行为。
  乌姆里奇则误以为斯诺一家与自己打着同样的目的,自然是拒不放手。她巧舌如簧地狡辩自己之前只是想让蛇去打个招呼、完全没有伤人的意思,男孩暴力抗法必须带回去审问。
  一边的玛莎当面拆穿了她的谎言,“那是条毒蛇,当时摆出的姿态分明是意图进攻。另外,害的那人被咬的分明是你!”
  里德尔府客厅内的局势越来越焦灼,蕾欧娜和老弗兰克也在各自的巫师家人要求下,远远退开。
  就在杰瑞选好了位置,即将发动贝拉回响的特殊能力【食死徒之首】来召唤傀儡的时候,几名巫师的出现令他暂时收手了。
  福吉和邓布利多,一同幻影移形来到了里德尔府的庭院内。准确地说,是老巫师赶着这名部长过来的,三名傲罗跟着他们随后抵达。
  福吉部长的脸色明显不大好,他原本以为自己能瞒过眼前的这位老人,悄悄地将事情抹掉。
  没想到早就被对方看穿,先是不得不答应继续追查此案,接着又被迫一同前来里德尔府。
  ‘希望乌姆里奇已经和斯诺一家谈妥了吧。’福吉在心底暗暗祈祷,同时为自己一时多嘴而后悔。
  在邓布利多检查冈特老宅的时候,福吉正因为被迫答应追查此案而恼火。
  于是,他就在这位老巫师排除完陷阱出来的时候,询问起对方此行的目的,并暗搓搓地质疑对方是否不够专注于学校的管理工作。
  结果,邓布利多笑着向他表示,在本地有一名应该在今年入学的新生,对方是在非巫师家庭中长大,自己今日正好可以去拜访他们。
  既然魔法部有意考察霍格沃茨教学质量,不如今天一起走走。
  邓布利多说罢,还不待福吉拒绝就带着他幻影移形。等到福吉反应过来,两人已经站在里德尔府的庭院内了。
  在看清到此地的位置后,福吉意识到邓布利多已经看穿了自己的打算,内心先是慌乱,后又恼火。
  ‘我才是魔法部的部长,有没有案子、需不需要查案应该由我来定,你也管的太宽了吧!’福吉看着邓布利多那张平静的脸,愤愤不平的想道。
  而此时,邓布利多的内心其实并没有脸上表现的那么平静,这个地方他其实很熟悉呢。
  借助从莫芬·冈特那里获取的记忆,邓布利多一次又一次‘来到’过里德尔府,‘见证’了发生在其中的血腥故事。
  虽然那些关于里德尔府灭门案的部分,都是伏地魔植入的虚假记忆,但也是基于伏地魔亲身经历的改编。
  因此,邓布利多其实很熟悉这个地方,就连庭院中的花看上去都有些眼熟。
  毕竟,是同一位园丁栽培、修建出来的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