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11 经典复刻

011 经典复刻


  小汉格顿里德尔府,原本针锋相对、剑拔弩张的两拨人,由于重量级人物的到来而不得不偃旗息鼓。
  魔法部部长福吉刚一进屋,就急匆匆地命令乌姆里奇立刻返回魔法部,声称对方负责的禁止滥用魔法办公室有紧急公务需要处理。
  大概是福吉的父亲因为施法错误要生孩子了这种火烧眉毛的急事吧?
  总之,尽管乌姆里奇还想再多留一会儿,借着魔法部的名头把冈特家族的后裔拐走。
  但是,福吉为了避免乌姆里奇把自己安排的任务给说漏嘴,就一刻也不容拖延地把她给打发走了。
  临走前,乌姆里奇恨恨地瞪了里德尔府一眼。显然,她不会善罢甘休。
  对此,杰瑞表示十分欣慰,他也不想到此为止呢,这只恶心的癞蛤蟆还是尽快处理掉为好。
  在福吉表演自欺欺人的滑稽戏的时候,邓布利多默不作声地旁观着。这位传奇巫师什么也没说,就给魔法部的部长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当然,也有可能是福吉意识到了今天自己的所作所为究竟有多么可耻。
  身为魔法部的部长,面对特大凶杀案,不想着全力以赴尽早破案、保护民众安全,反而玩弄权术、弄虚作假,想要装作无事发生、蒙混过关。
  这样的家伙居然也能坐上魔法部部长的位置,难怪乌姆里奇都敢打起这个位子的主意。
  在把乌姆里奇打发走后,福吉和颜悦色地问候屋内的众人,却没能得到回应。
  这是理所当然的,把在场众人都得罪了个彻底的乌姆里奇才刚刚离开,他这个上司能收获到好脸才有鬼了。
  之前在为杰瑞的去处争执的时候,乌姆里奇当面羞辱斯诺一家:先是质疑他们是在冒充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后裔,接着还把自己伪造血统的主意栽赃给对方。
  如此可恨的中伤,令雅各·斯诺被气到差点当场动手。
  要不是他还想继续争取杰瑞同行返回伊法魔尼,现在恐怕已经在给国际巫师联合会写投诉信了。
  老弗兰克同样被气得够呛,乌姆里奇先是用蛇恐吓他、后又无端污蔑他做贼,令他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要不是顾虑警察介入后,会给同样是巫师的杰瑞造成麻烦,老弗兰克早就去打警察局的电话了。
  里德尔府内的众人大多都憋了一肚子火,怎么可能热情招待福吉。
  没用魔杖把对方【昏昏倒地】后丢出去,已经是他们对魔法部部长这块招牌的最大尊重了。
  遇到冷场的福吉十分尴尬,心里摸不着头脑却也只能装出没感觉出来的样子,继续与斯诺一家尬聊。
  内容大致是:魔法部绝对会查清此案、保护大众的安全;但现场太过混乱、调查难度极大,希望你们能够见谅。
  雅各的回答不问可知,刚憋了一肚子气没处发泄、又眼见霍格沃茨的校长邓布利多到来,心知自己没机会带走冈特后裔的他,冲着福吉就是一通冷嘲热讽。
  在福吉与雅各尬聊的时候,杰瑞也在与人聊天。陪他聊天的人正是霍格沃茨的校长、当代最伟大的巫师,阿不思·邓布利多。
  比起另一边,一个言不由衷、另一个冷嘲暗讽的尬聊现场,杰瑞与邓布利多的交流可要和谐多了,双方围绕入学事宜进行了一连串有益的讨论。
  毕竟,他们都发自内心的希望这是一场愉快的对话,能弥补遗憾的那种。
  对杰瑞来说,与邓布利多的会面可以说是在重温经典,也非常具有纪念价值。
  想想看,和真正的、会魔法的邓布利多聊天,这种事前世的其他人做得到吗?只有自己可以办到!
  邓布利多当然并不清楚眼前这位少年的想法,但他同样对这场交流抱有期待,从多年前就开始了。
  一切都太像了,乌黑的头发、白皙的肤色和修长的身材,还有那黑玉般的眼眸,以及相近的血缘。
  恰如里德尔府的庭院中,那些与多年前的同类相似的花。
  魔法学校的老师前来见一位少年,带他进入魔法世界,此情此景仿若昨日重现。
  邓布利多注视着眼前的少年,心中百感交集,一时间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杰瑞礼貌地等待老年人从对过往的追忆中恢复过来,到了这一步,已经不需要着急了。
  “你好,杰瑞。”邓布利多到底还是笑着打起了招呼,走上前伸出了手。
  杰瑞并没有迟疑,落落大方地上前与自己未来的校长握手,没什么可顾忌的。
  说到底,在这次握手的过程中,处于危险一方的人是邓布利多而非杰瑞。如果复活石戒指上的诅咒没被笨办法对掉,这一下就够让邓布利多受重创。
  当然,杰瑞不会那么做。
  他既不是伏地魔的灵魂碎片,又不是什么粉丝、信徒,没道理平白无故为对方冒险做任何事。
  虽然杰瑞现在可以确定自己与伏地魔具有血缘联系,但是对方早在半个世纪前就在小汉格顿的冈特老宅与里德尔府做过示范了。
  伏地魔在少年时代就干出了袭击舅舅莫芬并抢夺对方魔杖,借此在杀害生父满门后嫁祸给舅舅这种丧心病狂之事。
  可以说,他只用了一天的功夫,就撕掉了自己父母双方家庭的户口本,属实是绝世大恶人。
  有此榜样在前,杰瑞在往伏地魔的棺材板上顺手钉钉子的时候,可不会有半点犹豫。
  毕竟,这是自己目前唯一可以刷到灵魂回响原料的途径,绝对的稀有资源啊!
  邓布利多和杰瑞在握手后,就在客厅的会客桌边各找了一把椅子做下,继续聊了起来。
  银发白胡子的老人以一种怀念而又自豪的口吻说道:“我是邓布利多教授,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校长。”
  杰瑞并不觉得自己有病,也就没学多年前汤姆的做派,警觉地质问对方是不是别人找来的精神科医生。
  他选择直接切入正题,“可以为我介绍一下霍格沃茨吗?虽说我刚刚听雅各先生介绍过她的建校史,但多听听总是一件好事。”
  是的,杰瑞早就知道,但他乐意再听听。
  “你已经有所了解,还愿意继续听讲,那自然再好不过。”
  邓布利多觉得自己同时徘徊在过去与现在两个时空,当年在孤儿院见汤姆的情景,和现在与杰瑞聊天的场面重叠在了一起,难舍难分。
  ‘我果然已经老了,’邓布利多不禁在心中感慨起来,但嘴上继续为孩子介绍霍格沃茨。
  “霍格沃茨,是一所专门为具有魔法天赋的孩子开办的学校——”
  “所以,我的那些本领,是魔法而不是超能力?”杰瑞再次明知故问,某种奇怪的情感促使他这么做。
  沉默,邓布利多一时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耳畔却传来了女孩的尖叫。
  黑历史再次被当众处刑的蕾欧娜,羞红了脸,捂着双眼尖叫一声,就小跑着躲入了自己的房间。
  注视着她的背影,杰瑞脸上流露出一抹微笑,他很清楚自己此刻心中的情感是什么,那就是愉悦。
  靠编织出来的虚假记忆来欺负小孩子好玩吗?
  答案是,非常好玩!杰瑞感到了一种源于肆意妄为、不足为外人道的愉快感。
  人老成精的邓布利多,当下就猜出了少男少女间‘发生’的故事。
  他有些开心,轻笑一声,“年轻真好,还能感受到童真的滋味。”
  杰瑞心中对此不以为然,用魔法来给同龄孩子洗脑,这种童真有点特别啊!
  很快,邓布利多言归正传,“方便告诉我,你有些什么本领吗?”
  一如当年初见汤姆·里德尔那样,邓布利多抓住了对方言语中的重点,目光专注地凝视杰瑞询问起他的本领。
  杰瑞感觉得到,邓布利多现在并没有使用摄神取念,是觉得现在并非紧急状况、还没有必要吗?
  于是,他决定稍微坦诚一些。
  “各种各样。”杰瑞以一种坦率、爽朗的姿态说出了自己的部分能力,“我不用手碰就能让东西动起来,我不用训练就能让蛇听我的吩咐;谁来我家捣乱,我就会让他倒霉;我能伤害讨厌的家伙,也能为人治疗伤病。”
  杰瑞的脸上写满了喜悦,不光是表演,也是发自内心的愉快,这一世自己真的会魔法!
  “我早就知道自己与众不同,”杰瑞垂下脑袋,盯着自己的两只手,就像是在祈祷一样。
  “果然,我很特别!是被选中的人!”
  “对,你的想法没有错。”邓布利多注视着这与多年前相似却不同的一幕,悠悠说道,“杰瑞,你是一名巫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