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12 四阶战术

012 四阶战术


  在邓布利多与杰瑞一唱一和地重温经典名场面的时候,福吉与斯诺一家也没有闲着。
  康奈利·福吉是在去年上一任部长米丽森·巴诺德卸任后,登上英国魔法部部长一职的,但他的风评其实一直不高。
  许多人认为福吉完全是靠捡漏才得到这个位子的,事实上,也相去不远。
  誉满天下的传奇巫师邓布利多,回绝了魔法部关于就任部长一职的邀请;声望出众的法律执行司司长巴蒂·克劳奇,则由于其子小巴蒂·克劳奇被查出是食死徒一员,而近乎身败名裂。
  因此,福吉凭空没了对手,侥幸获得了魔法部部长的职务。这样的上台经历,怎么能让人服气呢?
  福吉对此心里有数,最起码,在刚开始的时候他还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正因为缺乏底气,他才如此不愿意让魔法界知道,自己才刚接任一年食死徒就卷土重来,甚至敢成群结队的出动、肆无忌惮的杀人放火、毁尸灭迹。
  这要是被捅出来的话,他还能继续当魔法部部长吗?
  就算没搞到像无力应对黑魔头的上上上任部长尤金妮娅·詹肯斯那样,被广大巫师集体反对、弹劾解职,也会被弄得灰头土脸。
  为了保证这份从天而降的权利与地位,也为了每月四百金加隆的工资和相应福利以及其他或明或暗的各种好处,福吉自然是得想方设法地尝试一番。
  虽然福吉不清楚斯诺一家的态度为何如此冷淡,也不敢当着邓布利多的面询问乌姆里奇净说了些什么,但他还是竭尽所能地斡旋起来。
  只见他先是摆出一副友善温和的样子,试图安慰昨夜受惊的小女孩蕾欧娜,试图以此打开斯诺一家的突破口。
  结果,话还没说几句,蕾欧娜就因为杰瑞那边故意提起的‘超能力’一词,而被触发了编织在脑中的虚假黑历史。
  还不待福吉强行挽留,小女孩就已经跑回了个人房间,他只能硬着头皮与一脸冰霜的雅各·斯诺继续尬聊。
  杰瑞也为他两的谈话分出了一部分注意力,毕竟这与自己也有些关系。
  总的来说,康奈利·福吉无师自通了英国麻瓜外交部应对危机标准处理策略——四阶战术。
  也许,这就是政客们的本能吧?
  宣称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第一阶段,福吉在刚知道此案的时候就尝试过了。
  但是邓布利多与巴蒂·克劳奇的出现打破了他的妄想,令他不得不赶来现场、面对此案。
  然后,福吉就在案发现场冈特老宅自动走到了第二阶段:也许有事发生,但魔法部不必采取行动。
  他试图定下‘涉案歹徒业已全灭’这一毫无根据、自欺欺人的结论,想要强行中止此案、蒙混过关。
  同样是邓布利多和巴蒂·克劳奇,联合施压逼迫他做出继续追查此案的承诺。
  现在,面对斯诺夫妇,福吉运用起了第三阶段的战术:也许应该行动但魔法部什么都做不了。
  里德尔府中,魔法部部长展现了人类的一大本质,像复读机一样地重复起“此案很复杂、调查难度大”、“魔法部会尽全力、请再给一些时间”、“向国际巫师联合会投诉手续很复杂、请再考虑考虑”等等,诸如此类的话。
  言语之中,福吉还时不时地尝试说服自己的听众,这伙出现在冈特老宅的黑巫师很可能已经因自相残杀而死光了。
  说这话时,满脑子都是自己官位的他完全没有意思到,眼前这对夫妇的女儿昨夜可就在冈特老宅,甚至一度遭遇了生命危险。
  雅各·斯诺仍然沉浸在被乌姆里奇质疑出身的怒火之中,完全没有让步的意思。
  他的妻子玛莎·斯诺则义正言辞地质问起福吉,魔法部到底是根据那些证据判断出这一结论的?
  面对斯诺夫妇这对男女组合带来的压力,福吉显出为难、犹豫不决的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翻来覆去地说着车轱辘话。
  ‘魔法部的部长,就这?再过几年,福吉就能进入第四阶段——也许当初能做点什么但现在已太迟了吧?’
  旁听的杰瑞有些想附和着此情此景笑一笑,给里德尔府内增加一些快活的空气。
  但杰瑞最后还是忍住了,他也能看出福吉身为魔法部部长却黔驴技穷的缘故。
  问题的关键在于当下魔法世界的运行机制,处于内敛、隐蔽状态中的各国巫师们,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各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做派。
  一位英国魔法部的部长胡作非为起来,靠着手中的公权力,可以给霍格沃茨的校长、当代传奇巫师造成没完没了的麻烦。
  但福吉若是想要以此去影响另一个国家的普通巫师,就没那么容易了。
  就算要收买美国魔法国会的相关人员来对付斯诺一家,也得需要不少时间。而且与他国巫师交流合作方面,这几年都是巴蒂·克劳奇负责的,他可不会为福吉去处理脏事。
  当然,福吉要是直接招呼手下群起而攻之,那肯定是能拿下斯诺夫妇的。不过,魔法部又不是黑社会,当然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乱来。
  至于国际巫师联合会,它的功能类似于联合国,主要功能是促成各国巫师的联合、尽量隐藏魔法世界的存在。以督导为主,其本身并没有多少强制执行能力。
  现在的福吉,不光没法强迫斯诺夫妇闭嘴,还得担心对方去国际巫师联合会投诉,搞得自己颜面尽失、下不来台。
  如果换一个时间、场合,准确来说,是把邓布利多挪走,作为魔法部部长的福吉肯定能使出不少或文或武的对策。
  按温和的方法来,自然是靠收买、补偿来堵上斯诺一家的嘴;暴力一些,那就是随便找个罪名把斯诺一家关上半年六个月,到时候什么口供都拿的到手。
  然而,此刻邓布利多就在现场,福吉还没有当着这位传奇巫师的面胡作非为的胆子。
  至少,现在还没有。
  斯诺夫妇与福吉的谈话无果而终,雅各·斯诺本无意与英国魔法部多做纠缠,但乌姆里奇的所作所为真把他给惹火了。
  这名从纽约的一所孤儿院中走出来的男巫,最恨别人对自己的身世指指点点。在秘密查清生身父母的身份后,雅各无论如何也不想让任何人去探究他们……
  为此,他想方设法地找到了伊法魔尼创始人遗留在外的血脉,与对方组成了家庭来遮蔽自己的家世。
  之后,雅各·斯诺还想方设法地去复兴蛇佬腔的血脉天赋,决心以这斯莱特林的遗产开创属于自己的纯魔法家族。
  乌姆里奇做出的斯诺一家是在冒充萨拉查后裔的这一侮辱,确确实实地戳到了这名男巫的痛处,令他火冒三丈。
  聊了这么久,雅各自然也看清了,前后脚过来的乌姆里奇和福吉之间的关系,并打定主意要给他们一记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