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13 局中人

  英国魔法部部长康奈利·福吉,与北美伊法魔尼魔法学校教授雅各·斯诺,进行了一番坦率交谈,双方充分交换了意见,极大地增进了双方对彼此的了解。
  最终福吉表示自己对昨夜的事件深感遗憾,一旦案情有进展就会再次登门拜访。
  雅各则冷着脸表示自己保留做出进一步反应的权利,并将对魔法部的工作进度拭目以待。
  没能看上一出真人快打的好戏,杰瑞这个看戏的表示颇为遗憾,他还挺想看看英国魔法部部长与北美魔法学校教授的水准的。
  不过,仔细想想,有邓布利多坐镇在此,福吉与雅各再怎么争吵也打不起来就是了。
  单从姓名上看,福吉‘Fudge’有着敷衍应对、歪曲伪造、搪塞回避等含义,雅各‘Jacob’源起于亚伯拉罕之孙雅各,其意为抓住或欺骗。
  结合原著中的剧情与蕾欧娜的记忆来看,这两人确实都不是那种耿直、诚实的人。
  前者作为魔法部部长,翻来覆去地玩弄权术,在伏地魔归来后继续欺骗大众、粉饰太平。
  最离谱的是,福吉非但不认真对抗食死徒,反而把精力集中在霍格沃茨,没完没了地搞摩擦。
  后者身为教授,偏执于复活蛇佬腔这一古老的血脉魔法,不惜把女儿蕾欧娜的终生幸福作为代价。
  在蕾欧娜被葛姆蕾·冈特的残魂缠上后,雅各的表现也很诡异,不像是完全不知情,却又没有积极行动。怎么看,这家伙都很有问题。
  所以说,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这种事与他俩的画风不符,倒是暗地里挖坑、背后搞小动作更有可能发生。
  “我还会回来的,”福吉觍着脸留下了这句话后,就用幻影移形直接离去。在这种尴尬的时刻,他不想继续和邓布利多待在一起,任由对方看自己丢人。
  至于这句话,到底是威胁斯诺一家的意思,还是在表示自己会及时通知他们案件的最新进展,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可以确定的是,雅各·斯诺不是那种傻乎乎地待在原地,等着对手出招的憨直角色。
  这个金发壮汉,有着不同于粗狂外表的细腻心思。在福吉走后,他立马安顿妻子收拾东西,他们一家得尽快返回伊法魔尼,离开这片陌生的土地。
  而雅各本人,则快步走向了杰瑞,·冈特,他要做最后一次尝试,不能让送上门的目标就这么白白溜走。
  此时,杰瑞与邓布利多聊得正欢,他自己体验了一把真人互动,对方则重温了昔日岁月。
  在双方都在兴头上的时候,一连串踏踏踏的脚步声响起,越来越近、直至身边。
  “打扰一下,邓布利多教授。我是伊法魔尼魔法学校的黑魔法防御术课教授,雅各·斯诺,也是这间房子现在的主人。”
  雅各以一种十分恭敬的口吻对待眼前的传奇人物,“方便占用一些时间吗?我有些话需要和这男孩好好说一说。”
  “当然没问题。”邓布利多微笑着退开了半步,给他让出位置。
  杰瑞抬起了头正视雅各的双眼,想听听看他想说些什么。
  “孩子,希望你不要被那个满口污言秽语的女骗子蒙蔽,我们确实是你的远亲,绝对不会伤害你的。”
  雅各从血缘开始拉近双方的心理距离,似乎是担心不够有说服力,他又补充道:“虽然比亚伯拉罕·波特与哈利·波特之间的血缘还要远就是了。”
  杰瑞自然是一脸茫然,这不是在继续伪装无知少年,亚伯拉罕·波特其人其事,他是真的不怎么清楚,是哈利·波特的远房亲戚吗?
  “雅各先生,请问,这两位是谁?和你要谈的事情有关系吗?”
  杰瑞半真半假地询问雅各,事实上,杰瑞比当下魔法界的任何人都要来的更加了解哈利·波特。他想问的,其实只有亚伯拉罕一人而已。
  雅各盯紧了杰瑞的双眼,并没有从中发现异常,男孩似乎真的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
  ‘看来,并不是葛姆蕾·冈特这个老巫婆背地里搞的鬼,时间也对不上号。’
  雅各·斯诺在心底默默排除了众多猜测中的一个,眼前的男孩不是自己那危险的‘合作者’秘密制造出来的毒饵。
  ‘那么,葛姆蕾·冈特这个该死的家伙,到底跑到什么地方去了?’雅各感觉自己仿佛陷入了迷局,看不清方向。
  十七世纪,葛姆蕾·冈特漂洋过海、千里迢迢地从英国的柯姆加里谷地,跑到北美的格雷洛克山,一心想要杀死她的外甥女伊索·瑟尔并抢走对方的孩子。
  就像当年她杀了外甥女的父母、她自己的妹妹妹夫后,抢走了外甥女一样。
  因危险的黑魔法改造而丧失生育能力的葛姆蕾·冈特,决心靠给妹妹的后代洗脑来建立自己的纯血家族。
  结果,葛姆蕾被伊索·瑟尔在北美结识的朋友一箭穿心射死,对方涂在箭头上的剧毒与她血液中的黑魔法发生了剧烈反应,毁灭了她的形体。
  那是一只北美原生魔法生物普克奇,伊索有惨死的父亲威廉的名字作为对方的昵称。
  当然,雅各·斯诺这个时候想起此事,不是要感慨‘杀了威廉的人被威廉杀死’这一命运的奇妙,而是要复盘葛姆蕾可能的去处。
  成也黑魔法,败也黑魔法。葛姆蕾因为黑魔法的负面影响而被普克奇一记毒箭射成灰,却也因黑魔法的效果而没能完全死透。
  靠着某些危险的黑魔法实验,葛姆蕾相当数量的灵魂碎片逗留于世,附身在群蛇体内,等着夺取同一血脉的身躯归来的时刻。
  可想而知,它们一直在伊法魔尼学校附近潜藏,毕竟蛇想游过大西洋实在太难了。
  蕾欧娜不是第一个被它们盯上的冈特后裔,上一个被它们纠缠的人,其名为雷欧娜·斯图尔特,她发现并重创了蛇群,此后更是终身未婚未孕。
  这受诅咒的蛇群直到二十世纪下半叶才恢复活动,也可能早就恢复了元气,只是在发现了伊索长女玛莎的血脉后,才再次开始行动。
  雅各略带恼怒地回想着‘蛇’与自己的往事,这不是第一次了。
  按照那场‘意外’造成的结果,葛姆蕾不可能一举夺走蕾欧娜的身体。她那用黑魔法保存下来的灵魂碎片,应该会在附身过程中被守护咒压制住才对。
  根据对两个孩子先后摄神取念并对比整合后的结果,蕾欧娜确实是被‘蛇’引诱去冈特老宅的,但她并没有关于附身的印象。
  莫非是被那群黑巫师搅和了吗?可是,即便如此,‘蛇’也不该就这么消失才对。
  葛姆蕾是见势不妙躲在了暗处、打算等时机合适的时候再出现,还是出了什么别的问题。
  联想起起床前窗外的动静,雅各怀疑地看向了邓布利多,又转而低下了头。
  不管与对方有没有关系,这种事都不是能光明正大询问的。
  ‘况且,既然有了这么合适的目标,葛姆蕾什么的,死不死、死哪去都无所谓了。’
  “亚伯拉罕·波特是美国魔法国会最初的十二傲罗之一,做出了巨大贡献的英雄人物,哈利·波特则是英国魔法界的著名少年。”
  雅各对着眼前的少年挤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为他讲解起上述两人的关系。“他们都是药剂师先驱林弗雷德·波特的后裔,正如你和我的女儿蕾欧娜都是传奇巫师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后裔一样。”
  杰瑞做出一副‘虽然我听不大懂、但是我大受震撼’的样子聊作回应,邓布利多则没有要插话的意思。
  “因此,我希望你可以和我们一起回伊法魔尼,我会向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你,帮助你在魔法之路上走的更远。”
  雅各说这话时可谓是情真意切,但杰瑞并没有多少兴趣,眼前的男人给出的承诺可是完全没法令人感到激动。
  在通过蕾欧娜的记忆了解了一部分过往的杰瑞看来,这邀请就像是传销组织在骗自己入伙一样。
  最关键的是,该组织售卖的商品,居然还得要他自己带进去。这简直是在空手套白羊,自己就是那只被套的羊。
  至于辅助魔法修习的承诺,杰瑞表示‘系统在手、天下我有’,伊法魔尼教育水平再高也不会比霍格沃茨加系统开挂来的更猛。
  因此,杰瑞摇了摇头表示,“不好意思,我在这里待习惯了,不想离家太远。”
  “小汉格顿现在有黑巫师出没,已经不安全了。”雅各继续劝说起来,言辞有理有据、十分诚恳,“昨夜你不是已经亲眼见到他们杀人了吗?不久前你还说要尽早搬家来着。”
  他想了想,抬起头看了老弗兰克一眼,继续说道:“这样吧,我们可以带着老弗兰克一起走,如果他乐意的话,可以和我们一起在魔法界生活。”
  面对雅各的诚恳邀请,杰瑞摇了摇头,“我很抱歉,但我还是得留在这里。”
  “答应了就—等等,为什么?”困惑不解的雅各连连追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