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14 古代遗产

014 古代遗产


  “发生了这种事,小汉格顿确实不再安宁了。”面对雅各的追问,杰瑞先是轻描淡写地回应,接着话锋一转,“但是,想要躲避危险也不是一定要漂洋过海,润到山巅之国。”
  雅各显然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他提高了音量:“你还不大清楚魔法界的往事,在英国曾有一个自称食死徒的黑巫师团体肆虐数十年,不但随心所欲地袭击、杀戮麻鸡、也就是非魔法界人士,还杀害了众多巫师。”
  说到这里,雅各侧目看了邓布利多一眼,“食死徒的恐怖活动,直到他们的首领伏地魔莫名死亡后,才一步步衰退消亡。可如今,他们似乎又要卷土重来了,未来,英国魔法界的社会治安可能会日趋恶化。”
  雅各的说辞有理有据,杰瑞自然不能想也不想就直接回绝,那样也太不自然了。另外,为了后续的计划,他还得设法引导身边的两人来‘发现’自己的一些小秘密。
  比起别人主动说出来的语句,人们总是更相信那些自己费力找出来的线索,以及通过施压逼迫他人交代的口供。
  杰瑞先是装模作样地犹豫了一会儿,才再次开口:“我在书上看过,山巅之国是清教徒建立的,还发生过一起很有名的猎巫事件,被称为塞勒姆女巫审判案,是这样吗?”
  他顿了顿,才继续说道:“按你们所说的,我是一名巫师,在山巅之国生活,恐怕会很辛苦吧?”
  塞勒姆,这个沾染血腥的地名,触动了雅各的黑色回忆,令他颇为不快。
  每当听到这个地名的时候,雅各就会意识到自己的人生非常扭曲,却又悲哀地发现自己无能为力。
  毕竟,这一切早在他出生的数百年前,就已然扭曲成一团死结了。
  塞勒姆审巫案,发生于1692年到1693年之间,是魔法界的一大著名悲剧。据记载,先后有20多人死于这起冤案中,另有200多人被逮捕或监禁。
  魔法史学家们认为,在当时的清教徒审判者中,至少有两名是‘肃清者’,即堕落的、嗜血的巫师雇佣兵。
  在当时,美洲的巫师们还未建立属于他们自己的执法机构,结果一群群来自不同国家、不择手段的巫师雇佣兵蜂拥而至。他们组成既残暴又混乱的肃清者组织,致力于猎杀知名的巫师罪犯,以及任何值得一定量赏金的人。
  这两名肃清者身为巫师,却带头组织猎巫,既是为了报复在美洲结下的仇敌,也是由于他们在远离旧属机构的管辖后,沉溺于权势及各种残暴行为,享受起对他人的酷刑与因此流出的鲜血。
  赛勒姆审巫案造成许多巫师及女巫逃离美洲,另一些留下来的魔法界人士,则不得不联手建立了属于他们的政府部门——美国魔法国会,简称MACUSA,读作马库扎。
  可想而知,美国魔法国会成立后的第一项任务,就是对付那些背叛魔法界的肃清者。最初的十二傲罗拼上性命,将那些杀戮、折磨、贩卖同类的堕落者,逐个逮捕归案,审判他们的罪行。
  雅各能听到自己心脏怦怦直跳的声音,愤怒与憎恨在节拍中积蓄,就像被大坝阻拦的洪水一样越积越多,恨不能撑破胸膛,淹没那可憎、可耻的过往。
  一些凶残、狡猾的肃清者逃脱了傲罗们的追捕,由于魔法国会向其他国家的魔法机构发布了国际追捕令后,这些无处可去的罪犯只能隐没在美国麻鸡之中。
  这些逃脱法律制裁者,后来与麻鸡结婚生子。为了保住自己的命,他们将有魔法天赋的孩子抛弃,只留下哑炮后代,以隐藏自己肃清者的身份。
  其中,报复心最强的家伙,还会传承坚定的反魔法信念给自己后代子孙:魔法是真实存在且危害人类的,所以必须杀光巫师和女巫。
  ‘多么可耻,多么可悲,统统都是谎言。’雅各咀嚼着自己的苦涩过往,双手不自觉地用力搓了搓,他有点想洗手。
  眼前的少年唤回了雅各的思绪,他还得尽力尝试将这个冈特家族的末裔带回去。
  雅各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后,再度尝试说服杰瑞,“美国巫师们确实有一大段不怎么好过的时期,但现在已经是新时代了,麻鸡没那么愚昧、狂热了。”
  见少年不怎么相信,他决定再加一把猛料,“这些年来,由于和红色帝国全面竞争的需要,麻鸡们搞了不少新花样,还弄了个特异功能小组出来。有个叫洛洛安的女巫掺和了进去,不仅没被麻鸡烧死,还成了该小组的核心成员。”
  “真的吗?我不是不相信,只是没想到居然会有这种事!”杰瑞深表震惊,这个展开乍看很奇怪,细细想来也没什么问题。
  话说,冷战中两大阵营是全方位的对抗,既然山巅之国有了女巫,对面的红色帝国也应该有相应的魔法力量才对。
  会是什么?
  该不会是精通混淆咒、夺魂咒与摄神取念术的精神领域大巫师尤里吧?
  这样一来,红色帝国掌舵人戈地图的人类迷惑行为,以及那些与泛人类史不同轨迹的展开,就都有合理的解释了。
  只是,苏联魔法部呢?都不出来管管吗?巫师脑控所在国掌舵人,这简直是要造反啊!
  不过,现在看来,红色阵营的状况似乎还不错。除了波兰的形势急剧恶化之外,其他国家并没有要跟着垮掉的样子。
  雅各并不清楚此时杰瑞在想什么,见少年一脸沉思,他还以为是自己的说辞打动了对方,暗自庆幸没有把故事的后续一口气讲出来。
  对于这起存在巨大泄密可能的违法案件,美国魔法国会极其震怒,逆转偶发魔法事件小组与记忆注销指挥小组忙得不可开交,也不能确定所有涉及此事的麻鸡都被注销了记忆。
  至于洛洛安本人,她现在还在监狱住单间。这还算幸运的了,北美魔法界中有不少人提出要将明知故犯的她直接处死。
  趁着杰瑞还处于被这半截消息触动的状态,雅各再次提议让他跟着自己一家前往北美,在伊法魔尼念书,并承诺毕业后会为尽量为他谋取教职。
  反正,‘被观察、研究’,其实也是在学校里工作。之后他还能参与蛇佬腔复兴计划这么高端的项目,雅各觉得自己这么说也不算是完全在骗人。
  这一次,老弗兰克也颇为意动,如果去大洋彼岸真的更适合孩子发展的话,似乎没什么理由不去。
  眼见此刻的气氛正合适,杰瑞装出一副被逼到墙角、不得不坦白的神态,“其实,我想去霍格沃茨念书,也是想顺便再找点东西。”
  “哦?”雅各表示很奇怪,这与他之前摄神取念所得的信息不符,眼前的少年明明没有接触过魔法界才对。
  是在说谎吗?
  一旁的邓布利多也投过来颇为好奇的目光,身为霍格沃茨的现任校长,他对少年想在学校里找的东西很感兴趣。
  “是宝藏啦!”杰瑞不好意思地说道,“你们都说我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后代,还说他是霍格沃茨的创始人之一,那么他应该在学校里留了些东西给自己的后代吧?”
  ‘是的,萨拉查·斯莱特林确实留了些东西。但是,孩子那不是你想要的。’邓布利多在心底默默说道,他听闻过密室的传说,也亲身经历过五十年前的那起凶案。
  这位老人有点无奈,却也感到有些心安,渴望找到宝藏这个念头其实也不错。
  雅各则哑然失笑,他没想到少年对英国恋恋不舍的原因居然是这个,笑了起来。
  “这位先祖已经是千年之前的古人了,在此期间内有不少冈特就读于霍格沃茨。就算先祖留下了什么,也不大可能还在原地等着你来取了,还是和我们一起走吧!”
  “仔细想想,倒是伊法魔尼保留了萨拉查的宝物。因为一些缘故,我们学校的创始人伊索·瑟尔把母亲家族祖传下来的斯莱特林魔杖埋在了学院外,你可以去看看它长成的神奇蛇木。”
  “来吧,跟我们走吧!”雅各微笑着向杰瑞伸出了手,他觉得这回自己已经靠口才翻盘了,带回冈特后裔这件事可以说是十拿九稳了。
  显然,他相信了少年的说辞。毕竟,这是他一点一点地逼问出来的。
  然而,杰瑞给予的回应是,“应该有吧,我在冈特老宅里还找到了一座……”
  他把话都快说出口了,才匆匆收声,仿佛是不经意间说漏了嘴一样。
  可是,站在身边的众人都不是聋子,理所当然地听到了他的话,自然而然地猜出了他要说什么。
  那分明是——宝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