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17 生与死的界限

017 生与死的界限


  ‘邓布利多,我要你助我修行。’
  这么要求既简短精炼又所求甚多,不愧是法海禅师用来诱逼青蛇的说辞,但杰瑞并不打算当着众人的面来场经典复刻。
  毕竟这实在是太尴尬了,真想玩角色扮演的话,以后有机会可以去找纳吉尼单独试试,这种过于私人的癖好并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之下展示。
  况且,在本世界已经有一位‘法海’了。
  那就是经历了多次魔法形变的伏地魔,同样秃头、同样画风魔性,还同样与蛇有着诡异的不解之缘。
  既然不打算模仿法海行为,那杰瑞自然是老老实实地扮演起对魔法界种种秘闻一无所知的小巫师来。
  新生就要有新生的样子,张嘴就要魔法石和老魔杖是几个意思?未免也太出戏了,简直是在往自己的额头刻‘我很可疑’的标签。
  眼前的老人,在他母亲的膝下就学会了保密——所谓秘密总是与谎言相连,自己也该有这种觉悟吧!
  于是,杰瑞装出了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你的意思是这枚戒指叫【复活石】?它有什么用?”
  这个问题像尖刀一样戳入了邓布利多的心脏,他太‘清楚’答案了。
  在他的妹妹阿利安娜死后,他无数遍地追忆三兄弟的传说,幻想能用复活石将妹妹复活来稍稍弥补自己的过错。
  邓布利多的心灵被各种各样的情绪轰击,悔恨、希翼、渴望,每一种都像是离岸急流一样不可阻挡,卷着他冲向往昔的阴霾。
  在格林德沃逃走后,邓布利多含泪埋葬了妹妹的尸骸,连同那以死亡圣器征服世界的梦想一起。
  并不是说他没想过复活自己的妹妹,而是经历巨变后的他向现实低头了,不再坚信死亡圣器的存在。
  直到听闻格林德沃找到了一根威力无穷的可怖魔杖,邓布利多才重拾对于死亡圣器确实存在的信心。
  他亲身探寻过许多地方,也查阅过各类相关书籍来寻找线索,却始终没能找到复活石。
  邓布利多用空洞的眼神注视着面前的少年,难以理解这命运的安排。
  早在戈德里克山谷的那个夏天后,自己就已经放弃了集齐死亡三圣器的梦想。结果,老魔杖、复活石和隐形衣居然相继被他人带到了自己身边。
  1945年的那场决斗,自己的故人格林德沃,与昔日的梦想一同失败了,他所找来的老魔杖也一并转让了归属权。
  十年前,自己的学生詹姆·波特主动出示了隐形衣,并同意将之借给自己研究。
  到了今天,一位新生就这么在自己面前取出了复活石,自己苦苦追寻而不得的圣器!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命运吗?让死亡圣器一个接一个地出现在自己身边?
  邓布利多用沙哑的嗓子叙述道:“戒指上的宝石就是死亡圣器复活石,它能令人起死回生,只要在手里转三次就行。”
  故人的形象在他的脑海中浮现,父亲、母亲、妹妹,逝去的同伴、学生,所有的一切都有机会挽回了……
  邓布利多的表情既悲伤又激动,苍老的脸变得像调色板似的,杰瑞猜测他大概是在想象将亲人复活后的情景。
  对此,杰瑞也很遗憾。
  死亡三圣器终究只是绝望者的梦啊,复活石尤其如此。
  如果这玩意真的能够让死人复活,那杰瑞从此刻起就能所向披靡。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人心存遗憾了。
  ‘真可惜,复活石的效果实在太坑。’杰瑞为这坑货在心里暗暗叹息,嘴上则半信半疑地说道:“真的吗?我是说一块宝石就能让死人复活?那不是神迹吗?”
  “没错,一定没错。”邓布利多的声音听起来遥远而又飘忽,仿佛隔了一整个世界。
  旁听的雅各与老弗兰克听了这么久,也都搞清楚了他们在说什么,表现却截然相反。
  雅各冷漠地看了邓布利多一眼就移开了视线,他是在孤儿院长大的,自然没有在天真好骗的童年时代听过《三兄弟的传说》。
  对雅各来说,复活石就只是一个异国的巫师童话而已,不值得在意。
  而且,就算是真的,雅各也没有想要复活的人,那些事他从不后悔!
  老弗兰克则死死地盯着那枚戒指,起死回生的奇迹,真的可能吗?
  他并不知道答案,但是一个个逝者的音容笑貌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那是他随风消逝的青春……
  见气氛酝酿的差不多了,杰瑞理直气壮地说道:“我想你可以用一用它,只要它不是一次性的。”
  “不,它应该不是。”邓布利多的心再也无法等待下去了,他飞快地将戒指整个在右手掌心转了三次。
  四周传来了轻微的动静,就像是极其轻盈的身躯在屋内散步,邓布利多和杰瑞都意识到了这一点——
  他们来了,环绕着邓布利多站成了圈,男女老少都挂着浅浅的笑容。
  邓布利多是复活石当下的使用者,自然能够看到这些梦寐以求的身影,杰瑞则是在系统的加持下捕捉到了他们。
  两人环顾四周,看得出来他们既不是有血有肉的活人,也不是虚无缥缈的幽灵,他们朝着正中心的老人招起手来。
  面对逝去的亲人,邓布利多流下了滚烫的热泪,他哭泣着说,“对不起,我做错了,都是我的错……”
  死者们一步步靠近了邓布利多,杰瑞发现屋外居然也有,他们从敞开的门走了进来。
  一位金发蓝眼的少女从杰瑞身边走过,他伸出了手却什么也没摸到,直接穿了过去,就像那里什么也没有似的。
  与系统助战的巫师伙伴相比,复活石塑造的‘死者’并不能真正地接触现实世界,他们终究只是伪物。
  死者们在离邓布利多很近的位置停下了,那位少女正好站在杰瑞与邓布利多之间,只留给杰瑞一道纤瘦的背影。
  “我知道你不想的,那是场意外。”少女的声音很轻,就像一缕风一般。
  杰瑞不打算一直盯着少女的后脑勺,那会让自己看起来像个痴汉。
  他避开几步,走到一位有着深红色长发、绿色眼眸的美丽女子那里。并非故意,只是屋子里的‘人’现在多得过头,都站不下了。
  换个角度再看邓布利多,他此刻很不成样子,脸色苍白得近乎没有血色,身体也在颤抖,仿佛随时都会直接倒下。
  这位老巫师哭泣着向死者们道歉,不断地诉说心中的愧疚与悔恨,死者们或是叹气,或是微笑。
  对于看不见死者幻影的雅各与老弗兰克来说,这一幕无疑是诡异的,就像是某种癔症发作。
  老弗兰克试图上前把邓布利多弄醒,免得出什么意外。
  杰瑞拦下了他,“你们看不到吗?那块石头居然真的能将人复活,他正在与那些人说话!”
  闻听此言,雅各与老弗兰克大为诧异,他们擦亮眼睛、左顾右看,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死者’与生者的互动不会因旁观者的疑惑而停止,现在才刚刚进入正题——跨越生与死的界限。
  一对巫师夫妇走上前来,他们对着邓布利多说道:“孩子,这些年你很累吧?真抱歉,我们离开的太早了。”
  邓布利多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不该想着逃走,我不该那么自私,我不该为了那残酷的梦想忽视自己的弟弟妹妹……”
  他继续道歉,道歉的对象不仅有他自己的亲人,还有一些形体模糊的死者,他们是战争中的牺牲者。
  邓布利多向他们忏悔,自己不该痴迷于那残酷的梦想,也不该因为害怕真相而迟迟不肯出面对战格林德沃。
  杰瑞对此冷眼旁观,就他个人的观点来看,邓布利多没道理为此愧疚。
  前者终究只是一场没有亲自践行的谋划,后者则完全是不属于他的责任。
  但是,这终究是邓布利多自己的事,杰瑞没有插手,只是和其他人一起静静地看着。
  邓布利多被誉为当代最伟大的巫师,但他的一生有太多的悔恨,渴望复活的死者实在有点多。
  这位老人还沉浸在愧疚中,他对着幻影继续悔过,自己没有当好引路人、使用了错误的手段,结果令汤姆·里德尔走向了邪恶。
  杰瑞对此不以为意,不过是烧个衣柜吓唬小偷而已。要是用野火把异鬼点了,那还算有点看头。
  至于伏地魔的堕落,那分明是他自己的选择。
  邓布利多在处理汤姆偷窃、恐吓他人、虐待宠物等问题时的手段,确实有些粗暴,但霍格沃茨的其他老师可都挺喜欢这个善于伪装的家伙的。
  当时的斯莱特林学院院长霍拉斯·斯拉格霍恩,不仅对他信任到能透露魂器知识的地步,还主动表示愿意发动人脉为他在魔法部铺路。
  是汤姆·里德尔自己选择成为古怪的永生狂、丁丁爱好者、飞离死亡之君主——伏地魔的,怨不得别人。
  ‘就像自己选择用谎言来与他人打交道,而不是实话实说一样。我可没法想象告知别人——自己是穿越者而你们是小说人物,这种古怪的场景。’
  杰瑞沉默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幕幕,内心却并不怎么平静。
  死亡,多么难以战胜的敌人。
  就连邓布利多这样强大的巫师,也只能寄希望于传说中的复活石来将逝者起死回生。
  ‘所幸,我可以从死神的指缝溜走,感谢系统。’杰瑞再次意识到了自己有多么走运,转生——这是不折不扣的神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