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18 三句话让邓布利多为我打白工

018 三句话让邓布利多为我打白工


  这世间并没有起死回生的方法,复活石最初的主人卡德摩斯·佩弗利尔在无尽的沮丧中意识到了这一点:想要真正的和死者在一起,只有自己跑去见他们一个办法。
  复活石将卡德摩斯绝望的感悟流传下来,传递给后世的一个又一个使用者,促使他们相继走上了不归之路,硬是搞到佩弗利尔戒指的继承者都不知道真相的地步。
  眼下轮到邓布利多来亲身体会卡德摩斯的悲伤了,起死回生终究只是一个绝望者的梦而已。
  ‘死者’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与他交流起来,履行他们的‘使命’——促使复活石的使用者走向死亡。
  当然,不可能是一起唠叨‘去死吧’,这样搞连傻子都骗不了吧?
  ‘死者’们的行动是柔和的,将最终目的隐蔽的很好。他们的神态是复杂多样的,有的亲切友善,有的冷漠悲伤,有的愤愤不平……
  金发的少女浅笑着安慰自己的兄长,说自己并不恨他,还告诉他自己在那边的世界与父母待在一起过的很好。
  少女的身材纤细苗条,面容精致如画。她有一双湛蓝色的眸子,蓝的像是死神之眼,让人不由自主地沉溺其中。
  虽然场合有点不合适,但杰瑞看到她后,真心有点觉得自己晚生了一百年。
  少女是那样的楚楚动人,仿佛一场美好却脆弱的迷梦,既令人向往,又令人害怕只要轻轻一碰她就会逝去。
  这是她天生丽质,还是邓布利多在记忆中的美化吗?
  邓布利多的父母同样在这些死者的幻影之中,他们宽慰孩子已经做的够多了,不必再勉强自己了,是时候放下担子好好休息了……
  那些杰瑞并不清楚具体身份的巫师们,也一个个上前与邓布利多交流起来。
  有的指责邓布利多被往日旧情迷惑、出手太迟,放纵格林德沃肆虐魔法世界,害得他们枉死;
  有的则为邓布利多辩解,称那本就不是他的责任,而且他最后也站了出来、赢下了那场宿命的决斗。
  在他们的议论声中,邓布利多愈发地受制于复活石的魔力,往昔的一幕幕在他脑海中飞快闪过。
  愉快的、悲伤的、温馨的,各式各样的回忆接踵而至,最终却化为了绝望与悔恨。
  无形无相、不可战胜的死神悄然而至,对着邓布利多的脖颈温柔地吐息。
  邓布利多终究是一名强大的传奇巫师,他已经看出来了,复活石并不能实现真正的复活。
  这个冰冷的事实令邓布利多老泪纵横,悲伤之情溢于言表;也使得杰瑞有些担忧,在开学前导致校长身亡,会不会被开除啊?
  那样的话,是去纽蒙迦德城堡找格林德沃报道,还是跟着雅各去伊法魔尼魔法学校留学?
  前者大概率被厉火魔焰糊脸,后者很可能被迫布种、供人研究,两个都不算是好出路。
  此时,玛莎女士已经收拾好了随身行李,从卧室走回客厅。
  本想告诉丈夫可以出发的她,却看到威名远扬的传奇巫师邓布利多在自己家里哭泣道歉,其他人站在一边冷眼旁观。
  一时间,玛莎虽然看不大懂,但是大受震撼。
  在杰瑞开始考虑退路、斯诺夫妇交换信息的时候,邓布利多艰难地从死者的诱惑中清醒了过来。
  促使这位老人清醒的引子是波特夫妇,他们手牵着手走到了邓布利多面前,微笑着与他对话。
  “你知道的,伏地魔从彼得那里知道了我们的位置,隐形衣没法帮我们与哈利一起幸存下来。”
  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道:“好了,都过去了,已经可以休息了,来吧!”
  然而,这召唤起了反作用。
  邓布利多回想起了黑魔头的存在,他意识到自己还有责任在身,不能就这么离开。
  从过往搜集的那些情报来看,汤姆·里德尔为了逃避死亡做了许多危险的尝试。这个可悲又可恨的家伙,很可能会卷土重来。
  邓布利多是多么想要投入死者们的怀抱啊!但他知道自己还不能休息,必须再加把劲,把最后这段路走完。
  于是,邓布利多擦干了脸上的泪水,深吸一口气,缓缓闭上了双眼。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还不是时候。”
  一瞬间的功夫,他就用大脑封闭术切断了复活石与自己的联系。
  那些被塑造出来的死者,身形刹那间变得模糊不定,片刻后就在叹息中消散了。
  邓布利多无言地默送他们离去,一股强烈的悲凉之情涌上心头,令他的灵魂不住地颤抖,那是他在多少个日日夜夜都朝思暮想的人们啊。
  “不要太过执着于死者,要怜悯生者。”邓布利多轻声说道,似在喃喃自语,又似在告诫众人。
  雅各和老弗兰克不明白邓布利多的用意,但是他们能感觉到对方的悲哀与无奈,对方似乎并没有通过这枚戒指达成目的。
  “你还好吗?”杰瑞做出一副关切的样子,“复活石的效果看起来和你说的不大一样,还是说,这并不是你所说的复活石?”
  邓布利多哀伤地回答他,“不,这就是复活石,不过,复活终究只是一个绝望者的梦罢了。”
  他低着头,垂眼望向手中的戒指,泪水仍然在弯鼻子上闪闪发亮。
  “它是真货,和传说一模一样,”邓布利多的语气悲伤而又无奈,“真的并不能把死者带回来,它只会让生者自己过去。”
  杰瑞对此一清二楚,但他还是遗憾地叹了口气,“这样啊,我刚刚还在想要复活那些古代名人呢,看来是没戏了。”
  “孩子,我其实也算名人,魔法界的名人。”邓布利多闻言后露出一抹苦笑,“请原谅我的不谦虚,我会很多咒语,有不少收藏,你想要哪些方面的东西?”
  “你并没有如愿以偿,即使这样也要履行承诺吗?我可是一个很贪婪的人,说不定会狮子大开口。”
  “按之前说的那样,我用了复活石,就该兑现承诺。另外,我以后应该还会再次借用复活石,你可以在入学后慢慢考虑每次机会该换些什么。”
  邓布利多的声音依然有些低落,但比起之前清晰平稳了不少,还有了提醒杰瑞不要浪费机会的余力。
  看来,不用急着考虑吃席的事了,这位传奇巫师果然和杰瑞之前预想的一样,还顶得住。
  “不止一次吗?”杰瑞低头沉思片刻,才张嘴说道:“那就按你的意思来吧!你每用一次,就答应我一个小条件。”
  接着,杰瑞继续补充道,“等我搞清楚魔法界的物价后,再来找你要这次的报酬。放心,我不会狮子大开口的。”
  “既然复活石不是一次性产品,那我自然要让它物尽其用、多找些冤大头,不对,是客户。”
  他笑着说出了很可怕的事,“复活石的使用权该定价多少,才能确保顾客接踵而至、生意兴隆?校长,您能给我参详一下吗?”
  邓布利多闻言后倍感惊讶,他没想到少年的思路会跑到这种奇怪的方向来。
  为了阻止巫师自杀潮由此爆发,邓布利多拖着疲倦的身心劝阻起眼前的少年。
  “这恐怕不行,我之前说的不够清楚,复活石非常危险,它对使用者来说是一个致命的诱饵,会诱使不够明智的人自杀。”
  邓布利多的声音很轻,但语气中透出坚定,杰瑞知道对方不会任由集体自杀的惨剧发生。
  不过,杰瑞本来也没想这么搞。这种既对自己没好处、还会惹上一身腥的损人害己之事,他压根没道理去做。
  不过,杰瑞也不能白白浪费资源。
  于是,他执行了进二退一的方略,“你说过的,这是我的东西。那我理所当然地可以把它借给别人用,就像借给你一样。”
  不待邓布利多劝解,杰瑞灵活地选择退让,“这样吧,我事先一定把你刚刚的话告诉顾客,让他们知道复活石的危险性。你要还不放心,我就带他们来见你,由你来做租赁交易的公证人。”
  杰瑞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意思很明显,他是打定主意要向巫师们分享复活石的妙用了。
  邓布利多苦笑着接受了这一点,就像杰瑞计划的那样,成了复活石租赁交易的免费保安。
  这其实也不奇怪,人类的性情是总喜欢调和折中的:学生说,要用复活石的使用权来与特定巫师进行有限交易,老师是未必允许的。但如果学生主张面向大众、无限交易,老师就想要让他做限制***了。
  至于监管权,这不是邓布利多自己争取来的吗?怎么能说杰瑞是在白嫖劳动呢?
  邓布利多也赞同这一主张,他不无歉意地说道:“我在这件事情上管的太宽了,但复活石确实很危险,实在抱歉,我不能再任由灾难发生。”
  “好了,我知道了,校长。”杰瑞捡了便宜还卖乖,装出一副失落的样子,“我现在想用第一个条件,可以吗?邓布利多先生。”
  邓布利多本想提醒孩子不要因为一时赌气而白白浪费了可贵的机会,却听到了一个他未能想象到的要求。
  “我对魔法界一无所知,你可以带我去买学生用品吗?”杰瑞笑着表示,“这不算是一个很难的要求吧?我看你未能如愿、特意降价的,先生。”
  与当年截然不同的情景,令邓布利多楞了一下,才缓缓说道:“不,这不能算作是交易的条件,这是我身为老师应该做的。你准备好了的话,我们随时可以去对角巷购物。”
  注视着少年的身影,邓布利多清楚地意识到,杰瑞与汤姆是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