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22 对角巷 中

022 对角巷 中


  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杰瑞遇到突发情况的本能反应是——一套钻心咒二连发。那时,他初来魔法界、人生地不熟,自然很紧张。
  十年前,他与【赫敏司长】一起打黑(狗)除恶(鼠),把小矮星彼得和小天狼星布莱克当街放倒,就是这种紧张之下的应激反应。
  到了现在,经历了多年的乡村生活,杰瑞已经沉稳镇静了许多,没有那么容易一惊一乍了。
  面对邓布利多的混淆咒,杰瑞暂且选择冷眼旁观,反正这对他并没什么威胁。
  混淆咒并不是一个攻击型的魔法,它的作用是干扰受术者的感觉器官,使其的认知偏离现实,是一个用途广泛的精神领域魔法。
  但是这道魔法对杰瑞其实并没多少效果,并不是说他的魔抗已经超越了巨人与魔猪、达到金刚不坏的境界,而是指他可以借助巫师伙伴与召唤生物的感知来绕过对己身的干扰。
  更重要的一点在于,邓布利多在施展混淆咒后没有继续施法,杰瑞也没有遭受干扰的感觉,对方看起来不像是发现了什么、决心动手的样子。
  因此,面对混淆咒,杰瑞没有当场失态、来上一发绿油油的索命咒助兴。
  打不打的中,暂且不提。当着校长的面、随手甩出不可饶恕咒的话,学生生涯恐怕就要提前结束了。
  于是,杰瑞选择用一声疑惑的‘啊’来掩盖自己的反应,在听到咒语的那一瞬间他表现得不怎么自然。
  好在他并不是穿越到推理番里面了,没有人会为区区一个不自然的表情而冥思苦想、大动干戈。
  “这是个干扰他人感官的小把戏,一会儿我们步行出村的时候,村民们会把我们当成斯诺一家。”
  邓布利多笑着为杰瑞解释,他将刚刚的反应当成了男孩昨夜在凶杀现场受惊的余波,心中隐隐有些担忧。
  冈特老宅附近发生的那些事,就算是傲罗看了都情不自禁地感到恐惧,更何况是两个孩子呢?
  邓布利多在心中盘算起来,该怎么向这孩子展示魔法美好的那一面,冲淡昨夜的凶案给对方留下的负面影响。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杰瑞决定用自己的办法验证了邓布利多所说的话。毕竟,对方所说的混淆咒效果与自己所知的不大一样。
  按照邓布利多的说法,这道混淆咒会让其他村民在目击两人时产生幻觉,把他俩当成斯诺一家看待,从而营造出斯诺一家当众离开的印象。
  但就杰瑞从小矮星彼得脑子里挖出的咒语来看,混淆咒应该是对准单个或多个目标使用,针对性令受术者产生幻觉,并没到持续性群体幻术光环这么方便的地步。
  是有所怀疑、故作试探?还是对方技艺高超、改进魔咒?又或者单纯只是小矮星彼得上课的时候听漏了?
  他不动声色地召唤出新获取的巫师伙伴【小女巫蕾欧娜·斯诺】,用对方与自己一样漆黑的眼睛来观察此刻的自己。
  在杰瑞召唤【蕾欧娜】的一瞬间,有两个地点向他传来了可以落子的感觉:一个是他本人身边,另一个则在遥远的大洋彼岸,蕾欧娜本体的身边。
  看来,她可以派上更多的用处。
  顾不上多想,杰瑞就把【蕾欧娜】安放在了自己身边,紧接着链接对方的大脑,用她的眼睛来观察自己和邓布利多。
  结果,看到的东西让他有些辣眼睛。
  别误会,邓布利多没有脑子进水、突发奇想,搞出什么糟糕的展开,他之前施展的魔法和他刚刚解说的一模一样。
  看来要么是邓布利多技艺高超,要么是小矮星彼得学艺不精。高明巫师施展的混淆咒,效果实在好的出奇。
  之所以杰瑞感到辣眼睛,是因为对方在角色扮演方面的安排。
  在混淆咒营造的幻觉中,邓布利多主动扮演了雅各·斯诺的角色;而他的妻子则是那个装着金币与宝石的箱子,属实是一位珠光宝气的名门之后,只是一头扎进土坑的造型未免有些搞笑。
  至于杰瑞,剩下的角色只有一位了,那就是这对夫妇的女儿蕾欧娜。
  杰瑞看着幻象中女装出道的自己,很想换个角色。
  在这种视角下,他古怪地意识到蕾欧娜其实与自己很相似,同样的黑发黑眼,同样的白净肌肤。
  但他到底没有开口,一来不好解释自己为什么知道各自对应的角色,二来也没别的角色好换。
  和邓布利多伪装成一对旅行夫妇,这么基情四射的事情还是交给格林德沃吧,杰瑞敬谢不敏,他不好这口。
  让白胡子一大把的邓布利多来扮演蕾欧娜,这实在是太过鬼畜,光是想想都让人呛不住。
  于是,杰瑞只好表面笑嘻嘻地表示,“这样我就放心了!”
  邓布利多见状点点头,接着他微微转动魔杖、指向了土坑中的宝物箱,然后就是轻松写意地一挥。
  为了让这孩子从昨夜凶案的阴影中走出来,邓布利多决心为他表演一下魔法的神奇魅力,就从变形咒开始。
  沉重的木箱子立刻动起来,发出了一阵咔哒咔哒的响动,就好像活了一样。
  不对,应该说它真的活了过来,木板上向植物生长一样伸出了一对手脚,慢悠悠地翻身站起,爬出了土坑。
  “我想我们这下子可以出发了。”在做完这些事后,邓布利多开口说道。
  对此,杰瑞当然是以肯定作答。
  就这样,他和邓布利多,以及那个装满了金币与宝石的箱子一起踏上了前往对角巷的魔法之旅。
  旅途的第一步,是一步步走出小汉格顿。
  沿途倒也先后偶遇了一些村民,邓布利多很随意地和他们打了打招呼,留下一句‘再见’就简单地擦身而过。
  在混淆咒的影响下,村里的男孩把杰瑞当成了蕾欧娜,一个接一个地过来打招呼,扰得他十分心烦。
  尤其是布奇、莱特宁和托普斯三人组,单是出村的一段路就先后出现了三回,刻意到了离谱的地步。
  最后,杰瑞只好以冷冰冰的肃杀目光把他们三赶走,免得他们一会儿‘凑巧’看到幻影移形的场面。
  在出村后,邓布利多带着杰瑞又走了一截,确认四下无人后才停下脚步。
  “接下来,我会用魔法带你前去对角巷,英国魔法界最繁华的商业街。”邓布利多继续说道,“你需要紧紧地抓住我的胳膊,请原谅,这个魔法的感觉恐怕不会很好。”
  杰瑞点了点头,就上前抓住了邓布利多伸出的前臂,他知道对方的意思——幻影移形。
  【幻影移形:一种深受巫师们喜爱的旅行方式,使用者既可以单人旅行,也可以传送多人,只要让随从者抓紧自己的手臂即可。】
  这些年里,杰瑞曾经借助咒语卡【随从显形】和灵魂回响【自由的多比】,分别体验了人类巫师和家养小精灵两种幻影移形的方式,对此简直不要太熟。
  说实话,这两种幻影移形给杰瑞的感觉都不怎么样,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喜欢被放进滚筒洗衣机里面的。
  不过,他也没多抗拒,早晚有一天会习惯的。
  “很好。”邓布利多见杰瑞准备好了,箱子也就位了,便开口说道,“我们出发。”
  漆黑、旋转、挤压,仿佛被人强行塞进狭窄的橡皮管子里,又生生从另一头挤了出来。
  有过几次经验的杰瑞,并没有最开始的时候那么晕了,但还是不怎么习惯这种交通方式。
  但是这么做是值得的,眨眼间的功夫,他们就从萨塞克斯郡的小汉格顿村来到了英格兰的首都伦敦。
  当杰瑞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家肮脏狭小的酒吧。
  虽然它很不起眼,但却如宝石般吸引了杰瑞的注意力,他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破釜酒吧,许多小巫师魔法之路的起点。
  一切从这里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