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25 古灵阁 中

025 古灵阁 中


  “冈特?”
  听闻客户的全名,妖精戈努克顿时愣住了,他感觉自己对这个姓氏隐隐有些印象,却又一时想不起来。
  “请稍等一下。”带着迟疑,戈努克拉出抽屉,翻找起里面的陈旧文件。
  这一次,戈努克并不怎么顺利,那个抽屉里的文件显然多的有些过头,他又没什么头绪的样子。
  等到另一侧疑似格兰杰一家的三口人,办完了兑换业务离开后,戈努克才不得不承认自己需要一点小小的提示。
  “杰瑞先生,请问你是否出生于巫师家庭?”
  “我是在普通人之中长大的,”不待戈努克放下手中的文件,杰瑞就话锋一转,“不过最近有人告诉我,我其实是个巫师,还是一个叫冈特的古老家族的后人。”
  “你确定自己是巫师家族的后人,对吧。”戈努克边追问边翻找手里的账簿记录。
  “这很重要吗?难不成冈特家族在这里存了一大笔钱?是不是还有不少利息?”
  杰瑞装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但他实际上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因为冈特们爱讲排场、挥霍无度又不善经营,这个家族早就破落了。
  太远的情况不清楚,至少在五十年前、马沃罗那一代的时候,冈特一家就被小汉格顿的麻瓜村民们当成了流浪汉之类的穷酸角色,还是精神不大正常的那一种。
  如果冈特一家的地下金库内还有钱,他们为什么不来拿,总不会是他们已经神经到不知道该怎么取钱了吧?
  戈努克抬起头来,冷冷地说道:“古灵阁不会为放进金库里的东西支付利息。”
  看得出来,这只妖精有点恼火。他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调整了情绪,用干巴巴的语气继续解释起来。
  “如果你是巫师家族的后裔,那么你很可能有专属的家族保险库,这些金币与宝石可以直接存进这个私库。”
  “但是,如果你是麻种出身,那么它们就会被存入为短期客户准备的库房。想要申请专属金库,需要经过严密的手续和资格审核。”
  最后,他又补充了一句,“但你可以放心,古灵阁是世界上最安全的银行,绝对不会出现意外的。”
  面对眼前这个妖精的插旗,杰瑞不以为然。为了搜集魂器、获取灵魂回响的原料,自己未来估计也要来强闯一回。
  邓布利多不大想让学生太早接触这些事,就干脆把自己所知道的信息,直接告知了眼前的妖精职工。
  “这孩子出身的冈特家族,确实是一个古老的巫师家族,他们是千年前传奇巫师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后裔。”
  “原来如此,我就说我有印象的。”戈努克用他细长且皱巴巴的手拍了拍脑门。
  他翻出了冈特家族对应的账簿记录,“在一百年之前,拿走了库房里最后一枚金加隆,然后再也没来过。难怪我费了那么大的劲也想不起来!”
  虽然对此早有猜测,但杰瑞还是有点嘴角抽搐,冈特家族也未免太不会过日子了。
  明明坐拥蛇佬腔这项与生俱来的珍宝,居然能混到这种地步,实在是绝了。
  从伏地魔的例子可以看出,只要父母双方中有一方来自冈特家族,孩子就有继承蛇佬腔的可能性。
  或许,蛇佬腔本就不需要靠血亲圣婚就能传承,冈特家族是过于迷信纯血论调才搞出这种大奸大恶的操作。
  考虑到蛇佬腔连蛇怪都能驾驭的可怖支配力,以及纯血巫师们长期以来的童婚习俗,冈特家族完全可以打造一张庞大的姻亲网,获取巨大的影响力。
  就算萨拉查血脉淡薄后,这些新炮制出来的亲戚后代们,可能真的会出现难以将蛇佬腔传递下去这个问题。
  那对于作为姻亲网核心的冈特家族来说,不也是一件好事吗?这简直等同于手握了独家秘方,大大降低了计划失控可能。
  想到这里,杰瑞摇了摇头。
  如果冈特家族想要实施这个计划,那么他们至少得像韦斯莱一样人口兴旺、丰饶多产,这可不是能轻松做到的。
  在杰瑞思索魔法风云家族流玩法的时候,戈努克看完了冈特家族的相关文件,开口问道:“你们有带来冈特家族的钥匙或是凭证吗,先生?”
  这确实是个问题,想从古灵阁的专属金库里取东西,是需要宝库钥匙或是约定的其他凭证。
  在原著中,海格带着哈利来古灵阁的时候,分别出示了库房钥匙和邓布利多的信。前者令他们获准进入波特家族的专属库房,后者则是打开713号金库的凭证,魔法石就藏在那里。
  杰瑞之前也猜测过,冈特家族会选择什么东西当做金库信物:
  信物,显然不能是容易损坏、丢失的,也就是说它有相当的价值,而且肯定被留到了最后。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手指上的复活石戒指,会是它吗?
  ——来自佩弗利尔的戒指,隐没于历史长河中的死亡圣器。
  又或者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吊坠盒,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创始人的遗物?
  从名头与家族标志来看,似乎更应该是斯莱特林的吊坠盒,毕竟冈特家族一直痴迷于从萨拉查女儿那里遗传来的蛇佬腔。
  但是,考虑到马沃罗选择自己保管佩弗利尔戒指,而把斯莱特林吊坠盒挂在了女儿梅洛普的脖子上,这显然代表了另一种可能。
  ——戒指才是宝库的通行证。
  杰瑞的猜测没有落空,戈努克见他们没有立刻取出凭证,小声地提醒道:“冈特家族很喜欢戒指呢,我并不是在暗示什么,只是随口一说,你们懂得。”
  就原则上来说,戈努克是不该多说些什么的。
  但是,冈特家族的地下金库已经彻底空了,对方又是来存钱的,这就不存在进一步失窃的可能。
  ‘况且,他应该已经把信物带过来了。’戈努克用眼角的余光瞅着男孩手上的戒指,那应该就是资料里的信物。
  正如戈努克想的那样,在接过戒指后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与之前的记录一模一样。
  “应当没有问题,跟我来吧,冈特先生。”戈努克起身带路。
  杰瑞漫不经心地假意问道:“这么痛快?不会在进去后,告诉我要扣除这一百年来的金库费用吧?”
  “不会,”原本走在前面的戈努克猛地转过身来,像个小陀螺似的。“古灵阁不会为属于我们妖精自己的东西付钱,也不会为此收钱!”
  “什么意思?这家银行到底是个什么经营模式?”这一次戈努克没有回答杰瑞明知故问的问题,只是闷着头带路。
  站在他身边的邓布利多,为他解释道:“妖精们关于财宝所有权的概念,与我们巫师有所不同。在他们看来,任何一件东西的正当主人都是它的制造者,而不是购买者。凡是妖精制造的东西,在妖精看来,都理当归他们所有。”
  “噢!原来是这样。”杰瑞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虽然他知道这并非全部真相。
  隐秘之中仍有隐秘,迷雾之外也是迷雾。
  在所有权观念的差异背后,是血腥的妖精叛乱。而在妖精叛乱的背后,是巫师们与妖精的多重冲突。
  魔法部禁止了除巫师外所有魔法生物持有魔杖,又为了平息妖精们沸腾的不满,让妖精全权接管了古灵阁。
  为了镇压心怀不满的异类种族,而将自家金融的核心交给对方运营。
  魔法部的这套操作,杰瑞实在看不懂,但他大受震撼。
  更令他震撼的是,这套古怪的分工系统,居然运营到了今天,还没出什么崩坏性的问题。
  带着深深的疑惑,杰瑞跟着妖精职员穿过一扇窄门,走出了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