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27 不知结果叫赌博

027 不知结果叫赌博


  保险库内空空荡荡,金币银币尽在别处。冈特家族的金库,竟比韦斯莱一家的还要干净,连一枚铜纳特都找不出来。
  传说中的巫师卡德摩斯·佩弗利尔的后人,霍格沃茨四巨头萨拉查·斯莱特林的血脉,居然落到了这种田地。
  这就是不善经营还挥霍无度的下场,再厚实的家底也会坐吃山空。
  对此,杰瑞引以为戒。
  他大步走入空荡荡的保险库,从容地将金币在库房正中心的位置码成一座方阵。
  同时,在心底暗暗地提醒自己,得尽早购置一些产业,实现个人财富的稳定增值。
  不然,就只能躺在系统每周发放的150颗宝石、2000枚金加隆上混吃等死了。
  想到这里,被系统喂饱了的杰瑞,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丝笑意。
  在前世的系统文中,一些主角对系统百依百顺,将之视作改变命运的神器;另一些则对系统持抗拒与敌视态度,甚至选择揭竿而起;剩下的则对系统持小心谨慎的观察态度,等闲不会轻举妄动。
  这截然不同的三类选择,自然有其各自的道理。一方面是因为不同小说的主角其性格、境遇各有不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系统本身也是五花八门、千奇百怪。
  大部分系统都有着相近的内核,即定期或不定期地向宿主发放任务,然后视宿主完成情况给予奖励或惩罚。彼此之间,不过是任务类别和奖惩力度有所不同。
  那些能将宿主逼上梁山的系统,多半是运作机制出了问题,动不动就下达超高难度任务,还明晃晃地摆出抹杀作为威胁。
  杰瑞本来也隐隐有些发憷,担心自己的系统也是这么个坑人货色。那位所谓的高维观测者,也让他隐隐有种自己被偷窥的感觉。
  但最后,杰瑞终究没有走上反系统的道路。
  没办法,对方给的实在太多了——每日福利、魔法卡牌和新角色创建权限,涵盖了金钱、力量与生命等一应诉求。
  心满意足的杰瑞,简直不知道自己还缺什么了。
  更重要的是,他的系统压根没有什么麻烦的强制任务与惩罚措施,只有各种变着花样的福利,这让他怎么可能拒绝的了?
  81颗宝石和909枚金加隆,听起来不少,实际摆出来却没能占下多少地方。
  它们之前只用一个箱子就能装好,现在不可能凭空变多,一张桌子大小的空地就足够摆下了。
  按照个人习惯,杰瑞先将这些金加隆以十为单位分组,划出了九十组零九枚金币。
  然后,他将手伸到这些金币的上方,缓缓地转动手腕,操纵魔力如小溪流水般平缓地外放。
  他这么做自然不是在无的放矢,被精准控制的魔力涌向了下方的金币,将它们一组组地堆砌成金柱。
  在他的牵引下,宝石与金币柱平缓地移动到了各自指定的位置。无论是要留下的,还是要带走的,都分毫不差。
  预计要留在库房的810枚金加隆,拼成了一座九行九列的整齐方阵。宝石则作为点缀,被一对一的安放在由十枚金币堆成的小金柱顶端。
  一时间,库房正中心仿佛多出来一座用黄金与宝石打造的微型城堡。
  剩下的99枚金加隆,则被杰瑞顺势拢到了自己身边,这些钱就是他这次的采购资金。
  邓布利多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幕,眼前少年的天赋确实令人惊艳——不光在开学前就无师自通了攻击、治疗他人的小魔法,还具备此等精妙的控制力。
  绝大多数的小巫师,此时还停留在不自觉地魔力爆发这个层次。
  能够有意识地发挥天赋、达成特定效果的,已经是少之又少了。更别说,控制到这么精细的程度。
  当年,还在孤儿院里的汤姆·里德尔也不过如此了。
  那时的汤姆,还不知道自己是巫师,却已经在用魔法的力量去恐吓、伤害他人了:吊死同龄人的宠物,还把两个孩子弄进悬崖上的山洞里吓唬……
  邓布利多长叹一声,告别了对昔日的回忆。他提醒自己,眼前的少年与汤姆,到底是不同的。
  或许是成长环境的不同,杰瑞并没有汤姆的那种戾气,也更习惯与他人相互依靠。
  总之,眼前的孩子看上去并不像是会长歪的样子,邓布利多觉得自己轻松了不少:想想也对,黑魔王怎么可能一直围绕着自己冒出来呢?有两个已经够多了。
  不过,眼下似乎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
  邓布利多小声地咳嗽了一下,“杰瑞,你将在霍格沃茨渡过七年时光,我建议你谨慎地消费。”
  “没问题的,算上宝石,我连十分之一都没有拿走。”杰瑞清楚对方的想法,就接着补充道:“我不清楚这里的物价,所以才打算多留一些钱备用。”
  “霍格沃茨有一笔基金,专门提供给需要资助的学生,每人每学年二十加隆。”
  邓布利多这么说自然不是在暗示杰瑞去申请助学金,少年当下的财务状况显然离需要资助的标准相去甚远,他只是在用简短的方式告知杰瑞相关物价。
  “这笔钱足够备齐一套学生用品的了,只是一些教材得买二手货。”
  杰瑞理解老师的好意,在对方眼中,自己是意外收获了一笔飞来横财,本身并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
  那么,比起在校期间大手大脚地把钱花光,还是尽量把钱攒到毕业后开一家商店,比较靠谱。
  ‘只是,邓布利多对让我留着钱开店这件事,是不是过于在意了?’杰瑞古怪地打量了自己的校长一眼后,开口辩解:“我对魔法界的认知太少,计划多买一些书籍增进见识,以后会控制开销的。”
  杰瑞的猜测并没有错,邓布利多确实很希望眼前的孩子能过上平静的生活,比如开一家收入稳定的店铺、当上体面的老板。
  以这位老巫师的生平经历,总不可能期望学生跑去领导什么巫麻大战、血统之争,尤其是在这个学生身世敏感、天赋出众的情况下。
  不过,见杰瑞有自己的主张,邓布利多也没有强人所难、继续唠叨,爽快地接受了这个答案。
  在邓布利多与杰瑞聊天的时候,妖精戈努克一直站在库房外等待,期间一声不吭宛如雕塑。
  等待一老一少已经收拾好了,戈努克才出声询问他们是否还有其它业务需要办理。
  答案是否定的,邓布利多不打算现在就取走魔法石,他还想让鱼饵在这里多留几天。
  至少十天吧?
  而且,邓布利多对魔法石的安排,隐约有了一个新的主意,他要再好好想象。
  于是,三人依次从保险库离开。
  在杰瑞踏出金库内门后,分开的石墙再次合拢了。两侧的蛇头人身像,也再次缠绕相拥,依偎在一起。
  临行前,他回头看了一眼库房的号码牌——343号,一个有些特殊的数字,七的三次方。
  “由我们来防护就够了,这些巫师把戏完全是多余的。”妖精嘟囔了一句,就重新开启了古灵阁为冈特金库设置的防御措施。
  然后,两人一妖精,又乘着小推车狂奔了一通,再次体验了地下隧道过山车的刺激感。
  当杰瑞重新站在地面上的时候,他注意到一只长长的队伍涌进了古灵阁。
  事实上,杰瑞也无法注意不到,这一行人各方面都颇为引人注目,一进门就成了全场的焦点。
  他们的数量足有十二人之多,大部分都长着一头金发、打扮的珠光宝气,走在一起就像是金银与宝石交织成的河流。
  在这华丽河流的正中心,是一名身材娇小纤细、五官小巧稚美的金发少女。
  她乍看犹如精致的洋娃娃。但那上扬的狭长眼梢,却流露出了几分傲气。
  和同行人一样,少女也打扮的十分华丽:围在雪白脖颈上的金项链,将她瀑布似的金色长发衬托的愈发耀眼;其上镶嵌的翡翠,更是和她璀璨明亮的碧眼搭配得完美无瑕。
  那一袭绣着金色花纹的黑色纱裙,则令她身上的光彩收敛、凝练,显得更加美丽。
  “这么做也太冒险了,分明是在赌博!”在这队伍靠后的位置,一个翘鼻子、黄头发的男孩突然大声地抱怨起来,他所指向的,正是那名金发碧眼的小女巫。
  对于质疑,少女毫不客气地反击,“不知结果叫赌博,预知结果叫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