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29 东西南北

029 东西南北


  关注史密斯家族的人,显然不只杰瑞一个,毕竟这群人数量众多又打扮的如此显眼。
  扎卡赖斯的叫嚷,自然被附近的人听了个正着,刚回到地面的杰瑞与邓布利多也在这些旁听者之中。
  古灵阁大厅内,几名旁听者们的反应也是各有不同:麻瓜打扮的客人,要么一脸茫然,要么漠不关心;身穿长袍、头顶尖帽的则捂紧了自己的口袋,用怀疑的目光打量身边的妖精业务员。
  看得出来,他们怀疑这是妖精们搞得新把戏,并非不信任妖精的职业操守,而是因为他们都对妖精那古怪的所有权观念略知一二。
  巧合的是,附近的妖精职员们也这么想,目光交错游移、反复试探彼此。
  对妖精们来说,这种事情并不是没有先例。
  许多年前,魔法界金融先驱、聪明的乌戈就曾经靠兜售小矮妖金币的法子,从巫师手上回收了许多妖精造物。
  当然,乌戈的结果是被上当受骗、恼羞成怒的众多巫师追捕并拘禁了起来,这也是后来酿成妖精叛乱的众多原因之一。
  那个黄头发、翘鼻子男孩所说的话,在附近的观众听来,比起被不慎泄露的一角预言,更像是一场妖精式骗局的诱饵。
  这不能怪他们多疑,作为魔法世界的一员,他们当然是很信服预言这一神奇力量存在的。
  问题在于,自称拥有预言能力的人,保守估计是真正的预言师的十倍。至于自认为曾经预见了某种征兆的家伙,那就更多了。
  尤其是在一本名为《死亡预兆:当你知道厄运即将到来时该怎么办》的书籍发售后,阅读过它的人,随时随地都能看到死亡的预兆。
  在这种形势下,就算是《唱唱反调》的忠实读者,也不会把一个小孩的只言片语当成预言来看待。
  更别提这些话是他们在古灵阁取钱的时候听到的了,怎么看都像是一种新式骗局吧?
  在大厅中,除了史密斯家族的成员外,邓布利多与杰瑞是唯二关注扎卡赖斯这几句话的。
  前者对预言有着深刻的了解,漫长人生中也不止一次的接触过真正的预言家。后者则是出于对原著剧情的了解以及自身的穿越者身份,对预言格外敏感。
  ‘真的吗?会看剧本的人?看到了哪一层?原本的,还是被我改变的?’杰瑞心中本能地生出警惕,决定进一步观察对方。
  当然,他不能直接走上前去,询问那女孩是不是预言家,这又不是在玩狼人杀。
  况且,邓布利多还在一边看着呢。
  于是,就像临出门时才想起自己忘拿钥匙似的,杰瑞仓促地回身向妖精戈努克询问:
  “我手上只有金加隆,用起来似乎不大方便,请帮我兑换一些零钱。”
  “好的,一个金加隆等于十七个银西,等于四百九十三个铜纳特,请问你要换多少。”
  似乎并没有察觉出顾客的真实想法,戈努克清楚流利地解说完了魔法界的币制换算,同时快步走回柜台,一副马上就能搞定的样子。
  那群金发巫师才刚刚开始办理他们的业务,杰瑞决定在拖一下时间,他尽可能自然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先破掉九枚金加隆好了,七枚换成银西可,剩下两个换铜纳特。”他说完了才把钱递了过去,活像是考试结束要收卷了却还没写完的考生一样,全力以赴地拖延着交卷的时间。
  “好的,没问题。”妖精戈努克的手脚相当麻利,长长的手指在柜台中飞快地翻找起来。
  趁此时机,杰瑞不动声色地观察旁边的动静,试图搞清楚对方的底细。
  这群金发巫师似乎是来自同一个巫师家族,都姓史密斯。他们这一次应该是来办理贷款业务的,还拿出了不少抵押物。
  当戈努克把杰瑞要求的零钱,即119枚银西可和986枚铜纳特整理出来的时候,史密斯们也是刚好把各自身上的土地登记证明、古玩鉴定证书,统统掏了出来。
  看得出来,他们似乎是打算全家老少一波流,在古灵阁玩一局大的。
  杰瑞对此报以高度的关注,他对史密斯们的打算已然有所猜测,只是还需要确凿的证据推上一把。
  奈何还没等杰瑞听完,戈努克就把这些货币统统打包好了,重新放进了他的箱子。
  90加隆、119西可和986纳特,合计1195枚魔法硬币,总重量约为10公斤,就这么搁在了杰瑞面前。
  还想继续窃听的杰瑞,只好另辟蹊径、再找一个借口,这一次他把主意打在了自家宝库的安保上。
  “我在确认一下,想要从冈特家族的金库中取东西,必须戴着信物且会说蛇佬腔,对吧?”
  “就是这样,因为那扇多余的机关墙只能用蛇语打开,所以你们要取钱时必须戴着信物亲自来。”戈努克咕哝道,“本来可以约定、指派代理人的。”
  对此,杰瑞不以为意,反正他大部分身家现在都还存放在系统里,想用随时都能掏出来。
  真正令他在意的,是史密斯一家的计划。幸运的是,他终于听到了决定性的发言。
  “史密斯家族,决定以这一应地产及收藏物作为抵押,向古灵阁贷款,并将于1993年7月底归还,对吗?”
  负责接待史密斯家族,那个黑眼睛、灰皮肤妖精以颤抖的语气问询自己的客户。
  妖精拉环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杰瑞也收获了期望的情报。
  那个金发碧眼的小女巫坚定地说道:“没错,我们史密斯家族要向古灵阁贷款。但是贷出与归还的货币,都是麻瓜世界的货币——卢布。”
  接着,她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在付款时,妖精需要将卢布为史密斯家族兑换成金加隆,就是这样。”
  妖精拉环是激动的,很快他就能把大量被巫师‘霸占’的妖精宝物取回来了。于是,他兴奋地表示会全速评估抵押物的价值,尽快贷出款项。
  莎乐美也很激动,她觉得自己已经看到未来了,自己的家族将一举成为巫师界的首富。
  她对自己的预知梦有着绝对的信心,迄今为止,那些梦还从未出过错呢!
  唯一感到不妥的,似乎只有坐在一边的杰瑞,他一边取过自己的钱箱,一边在心里盘算。
  无论史密斯家族真的是在靠预言来赌博式投资,还是他们有什么别的消息来源,这一次他们恐怕都打错了算盘。
  如果牢不可破的联盟在这个世界线,也按时按点地不攻自破,那么史密斯家族自然能血赚一笔。
  只要从借来的金加隆中拿几个子儿出来,就能换取足够归还古灵阁的卢布数量。毕竟,最悲惨的时候,卢布恐怕都不如手纸好用。
  杰瑞也曾经打过这个主意,前世一本大神的同人小说给了他很大的启发。
  但是,他最后放弃了这个计划。
  一来是因为系统给的太多,他手头十分富裕,自然不想太早激起妖精叛乱,靠平叛来刷声望的法子可以留到成年之后使用。
  二来,这些年的种种迹象表明,牢不可破的联盟似乎还不会从历史舞台中轻易退场。
  前世的杰瑞,并不是一个刻苦认真的好学生,对生活的也不够负责,不然也不会因为熬夜玩游戏在寝室里暴毙了。
  总之,杰瑞在穿越前,已经远离了他上一世综合知识最全面的高考前夜,将许多知识遗忘到了脑后。
  历史方面,同样如此。
  所幸,苏东剧变这种影响极其深远的事件,他还是记得一些的。
  这场改变国际格局的巨变,绝非一夜之间突然发生——在前世,它大致是在1989年至1992年这段时间内逐步进行的。
  杰瑞还勉强记得几个关键的时间点,89年波兰倾覆、90年两德统一、91年苏联解体,期间红色阵营中的大多数国家都在动荡中相继变色。
  然而,这一世的发展并非如此。现任的苏联掌舵人虽以时不时的古怪行为闻名于世,但并没有拆家恶习。
  尽管波兰发生了比原历史线更加夸张的巨变,最高统帅雅鲁泽尔斯基大将直接全家升天,在一场大火中死的不明不白。
  但是,其他东欧国家并没有争相效仿的兴趣。两德合并更是连影子都没有,英法领导人也不用急着向戈地图提议派铁骑去柏林飙坦克。
  在苏联牵头引导下,众多小弟齐心合力对波兰进行了全面封锁,不光是经济领域的,就连物流方面都要时不时来几下。
  内忧外困的波兰犹如停在悬崖边上的汽车,新上台者病急乱投医之下,从西方引进了休克疗法,结果起到了猛踩油门的效果……
  杰瑞不打算深入地去想波兰平民如今有多惨,他只是借此确定了这个世界的走向多半会大为不同,冷战格局有很大的可能维持到21世纪。
  以杰瑞一个普通学生的眼光,实在看不清楚未来的世界具体会是什么样子,但他可以确定,史密斯家族将要竹篮打水一场空。
  他推着沉甸甸的箱子,和邓布利多一起离开了古灵阁。老巫师见这箱子不怎么方便携带,就用变形术添了四个滚轮上去,登时省事了不少。
  临行前,杰瑞回头遗憾地看了一眼史密斯们,心中暗付:“前世那本同人的主角,可是经济学硕士出身。她贷款主要是为了获取启动资金,就算历史变更,她也能靠学识与能力赚回来,至于你们……”
  杰瑞对史密斯一家能否翻盘不抱什么信心,看他们的操作,那女孩要么是过于自信的穿越者,要么是蹩脚的预言家,显然都不怎么靠谱。
  ‘不过,还是得尽快确认一下。’杰瑞在脑海中铭记那个叫莎乐美的小女巫的长相,决定事后调查一番。
  也许,还得采取一点必要的行动,如果对方真的是自己老乡的话。
  他可不想一觉醒来,原著剧情已经被传的人尽皆知,那可就头大了。
  正当他寻思,如果真是‘老乡见老乡’这种情况,是该两眼泪汪汪,还是该背后一枪的时候,一个指路牌出现在他眼前。
  “杰瑞,接下来你是打算继续朝北走,先买教材、宠物和制服,还是先去南边买魔杖?”邓布利多拍了拍他的肩膀。
  ‘随便吧,反正我不能同时朝两个方向走。’心里正烦的杰瑞有点想这么说,但他到底还是老老实实地答复道:“先去买书吧!我想多了解一下魔法界。”
  ‘等等!我不能同时走两个方向,必须做出取舍……我不能同时玩两个号!’一个念头如闪电般从杰瑞的脑海中迸溅出来,‘等等,莎乐美·史密斯!这不是我在古灵阁服务器注册的号吗?’
  时隔一十一年,杰瑞终于想起了自己曾经的小号,并大为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