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34 魔法界吕奉先

034 魔法界吕奉先


  神奇动物商店的内部空间并不算很大,巨人破门式进店的布雷斯·扎比尼,自然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面对他人的视线,扎比尼没有丝毫怯场,心情非常恶劣的他也没有消停下来的打算。
  在他高耸的颊骨上方,那双原本狭长倾斜的棕色眼睛,此刻瞪得活像铜铃。从中射出的眼神就像电火花似的,将打量他的视线统统逼退。
  显而易见,布雷斯·扎比尼此刻的心情并不怎么样。
  ‘怎么搞的,一个两个都这样,出来购物居然还能憋出一肚子火气。’杰瑞对此自然是很纳闷的,他很好奇其中的缘故。
  这些藏在心中的困惑没有打断杰瑞手头的正事,他从手提箱取出了装钱的旧箱子,爽快地为自己的宠物付账。
  尽管店员按事先约定的那样,给天蓝毒蛙打了五折,两只宠物的身价还是把他箱子里的钱币又削下去好几层。
  眼下,钱箱里金加隆已然寥寥无几,倒是还剩下一大把银西可和一小堆铜纳特。
  由于新生所需用品的价格大多是整数,这些提前破开的零钱基本没排上什么用场。
  杰瑞扫了一眼便估出了这些钱币的合计总价,零零整整加在一起大概有十加隆的样子。
  ‘还好,应该够买魔杖的。’杰瑞松了口气,看来自己不用中途折返古灵阁了。购物未完而花光预算这种事,未免也太搞笑了。
  虽然杰瑞靠着【贝拉回响】的食死徒召来功能,已经攒下一仓库魔杖,但这种事显然不是可以让外人知道的,总不能说自己过桥时遇上河神了吧。
  至于趁邓布利多不注意的时候,把系统空间里的金币提出来塞进钱箱,杰瑞不觉得这种搞法能蒙混过关。
  邓布利多确实老了,但他非但没有老年痴呆,反而快要人老成精了,还是别轻易露马脚为好。
  于是,杰瑞在将白脸角鸮和天蓝毒蛙放进魔法手提箱后,就打算动身前往奥利凡德魔杖商店,给自己的采购之旅划上句号。
  就在这时,一场乱子骤然爆发了,来的就像暴风雨一样迅速。
  在店内的另一条过道上,突然响起了一阵刺耳的谩骂声,“两个压根和魔法不沾边的麻瓜,和一个肮脏的渣滓。”
  原本也在挑宠物的扎比尼,在与那户麻瓜家庭擦肩而过时突然发作、当面咒骂起来,“我们就不该让你们这些异类接触魔法,就是你们搞乱了我们的世界!”
  莫名其妙遭遇侮辱和无端指控的麻瓜夫妇,和他们的女儿,一时没反应过来,直接愣在了原地。
  倒是一只姜黄色的大猫,突然从最上面的笼子里跳了下来,跳到了麻瓜一家与扎比尼之间的地上。
  这只猫大的像是只幼年老虎,特大号的身子摆出一副蓄势待发的架势,对着扎比尼呼噜呼噜地怒叫起来。
  “别!克鲁克山!男孩,你也别太过分!”看店的女巫听到动静,急忙前来劝阻,生怕他们在店里打起来。
  恶语伤人的扎比尼却没有见好就收,继续咒骂对方,黝黑的面孔在咆哮中变得格外狰狞,脖子也涨的像要爆炸似的。
  真不知道这家伙是拿来的怨气?
  杰瑞古怪地看了过去,扎比尼在原著中戏份不多,给读者留下的印象还没有他那神秘的老妈扎比尼夫人来得深刻。
  这家伙,是这么暴躁、神经质的人吗?
  说曹操,曹操就到。
  杰瑞刚刚联想起扎比尼的老妈,这位神秘的黑寡妇就出现在了店门口,身边还跟着一位满脸殷勤笑容的年轻男巫。
  似乎是嫌弃神奇动物商店里各种宠物体味混而成的臭气,扎比尼夫人没有走进商店找儿子,而是和年轻男巫有说有笑地站在一起。
  杰瑞注意到这两人站的很近,一副十分亲密的样子。那个男巫的穿着,看上去不完全是巫师的风格,裤子与皮鞋都像是普通人们今年的时兴款式。
  这下子,扎比尼突然发神经的答案也有了——他又要多一个新爹了,新爹要么是混血巫师,要么干脆是魔法界的新人。
  这大概不是第一次,也绝不是最后一次,杰瑞对此表示无力吐槽。
  通常意义上来讲,父亲这种角色还是原装的好。就算因为不可抗力需要更换,也应该慎重地慢慢进行适应。
  像扎比尼夫人这样给孩子接二连三地换爹的,有几个孩子能吃得消啊?又不是在培养魔法版吕布!
  考虑到这些新爹们的消耗速度,专杀义父的吕布都要甘拜下风,虽说不是扎比尼亲自动的手……
  按原著中的说法,扎比尼夫人在1996年的时候已经当了七次寡妇,布雷斯·扎比尼未来的爸含量比三姓家奴、温侯吕布的两倍还多一个,实在可喜可贺。
  杰瑞摇了摇头,把这些杂念甩开。
  他回头望了邓布利多一眼,见对方只是以带着遗憾的眼神看向那边后,便决定自己插手干预。
  先不提扎比尼在家中,未必需要对这些前仆后继的倒霉蛋喊‘爸爸’,也许他可以称呼他们为‘自家母亲的新丈夫’。
  就算扎比尼不得不接二连三、保七望八地喊爹,那也与旁人无关,不是这家伙可以随便骂人的理由。
  杰瑞积极行动的原因,最主要的还是在于冲突双方给人的观感。无端受辱的一家三口,显然比乱发脾气的臭小子,要来得顺眼的多。
  于是,杰瑞决定出击。
  “——嘶…嘶…嘶。”一阵低沉、暗哑的嘶嘶声在神奇动物商店内响起,这本该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却并没能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力。
  扎比尼愈演愈烈的咒骂声淹没了杰瑞发动蛇佬腔的声音,深陷纷争的几人都没能听到这些嘶嘶声。
  但是,蛇是例外的。它们对蛇佬腔有着超乎寻常的敏锐反应,这是魔法的奇妙伟力。
  阴冷的蛇语从杰瑞口中传出,立刻便被店中饲养的宠物蛇们接收到了,它们纷纷响应起来。
  除了群蛇与杰瑞本人之外,只有一人听到了这低沉的蛇语,那就是邓布利多。他不但捕捉到了这声音,还听懂了其中的含义,为此露出一缕笑容。
  邓布利多是少有的语言天才,他不仅掌握了人鱼语言和妖精语言,还能够听懂蛇语。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邓布利多掌握了蛇佬腔——这项要靠血脉来传承的神奇天赋,他只是能够基本听懂,并不能直接号令蛇群。
  总之,在蛇佬腔的驱使下,宠物蛇们悄无声息地叠在一起,互相支撑着翻出玻璃箱,来了个集体越狱。
  它们在地板上集结起来,吐着信子游向了还在叫骂的扎比尼,准备从过道前后来个两面夹击,好好吓吓这家伙。
  在杰瑞的授意下,群蛇在这整个过程中都尽力压低了声音,预备给乱发脾气的坏小子送上一份惊喜。
  与此同时,那户被莫名其妙骂个没完的麻瓜家庭,也做出了回应。
  面对荒诞的恶意,褐发男子忍无可忍,“你难道不知道什么叫礼貌吗?我们压根不认识你,现在立刻向我的女儿道歉!”
  “我绝不会向一个肮脏的泥巴种道歉,倒是你们,快点给我从对角巷滚出去,和那个家伙一起!”扎比尼怨毒地咒骂道,声音近乎咆哮,连他待在店外的新爸和老妈都惊动了。
  在咆哮时,他的嘴巴咧的老大,白森森的牙齿漏了出来,活像是毒蛇在示威。
  然后,满口‘芬芳’的扎比尼看到了一大群蛇,对着他弓起身子、昂起脑袋,完全是一副进攻的姿势。
  “啊!”他惊恐地尖叫一声,就在避险本能的驱使下转过身子,想要拔腿就跑。
  结果,扎比尼刚一回头,就又看到了七八条五颜六色的蛇。它们正从拐弯处接二连三地冒出来,同样露出长牙、吐着信子。
  受惊之下,扎比尼本能地想要收住脚步、免得直接冲进群蛇之中。但是,迈出去的脚那是那么容易就能收回去的。
  仓促变换姿势、重心的扎比尼,自然是结结实实地摔了一跤,给大家表演了一下什么叫平地摔。
  可惜的是,现场的其他人并没心思观赏这难得的一幕,前后夹击的蛇群同样把他们也吓了一跳。
  “布莱克、格瑞、魏丝,你们是怎么了?快回去!”看店的女巫惊讶地呼喊宠物蛇们的名字,嗓音中已然透出遮掩不住的惊惧。
  这种情形,好像是传说中的蛇佬腔!
  ‘不会有黑巫师在附近吧?’想到这种可能性,女店员愈发害怕了,自己明明只是在看店而已,为什么要遇上这种倒霉事?
  旁边的褐发男子则竭力伸展双臂,将妻子与女儿拦在身后,一家都靠向了没有蛇出现的墙壁。
  杰瑞见状,便再次用蛇佬腔对宠物蛇们下令,“嘶…原路返回…嘶嘶。”
  一声令下,群蛇照办,在过道中间几人惊疑的目光中散去,回到了原先所在的玻璃箱中。
  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唯有正从地上爬起的扎比尼,能证明刚刚发生的不是一段幻觉。
  “你心情不好是你自己的事,别拿路人当出气筒!”杰瑞走了过来,对着扎比尼冷冷地说道,“快点买你要的宠物,然后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