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35 魔杖王座

035 魔杖王座


  真实的世界并不像童话中那样单纯美好,赫敏·格兰杰在上小学时就明白了这一点。
  班级里的孩子总会按性别、肤色与父母阶层等不同因素抱团,然后排挤其他孩子。不愿意掺和这些事情的她,往往是被冷落在圈子外的那一个。
  只是没想到,梦幻般的魔法世界居然也是如此,她原本还以为这里和故事里的仙境一样纯真呢。
  ‘不过,对自己来说,似乎要来的更糟。’平白无故遭遇谩骂与羞辱的赫敏,失落而又难过。
  之前在对角巷街上的时候,赫敏一家就遇上了好几个找茬的巫师,故意在他们身边阴阳怪气地窃窃私语,说些嘲弄他们穿着、出身的话……
  “瞧瞧看,那三个人怎么一副麻瓜打扮?又一家血统叛徒?”
  “什么眼神,看看他们的样子,分明是两大一小三个麻瓜,怎么被放进对角巷来了?”
  “还用问,你忘了这会儿是什么日子了吗?霍格沃茨快要开学了,那伙败类又在往魔法世界塞尘土了!”
  诸如此类的言语,并非一直缠绕在格兰杰一家身边,却也是时不时突然阴恻恻地响起。
  现在,更是跑出一个坏小子,气势汹汹地当面痛骂她的家人。
  赫敏有些后悔了,不只是后悔之前婉拒了麦格教授提出的,要全程带他们购买学生用品的建议;也有些后悔草率地决定加入魔法世界。
  既然这里不欢迎自己,又为什么一定要来?
  眼见家人无缘无故的受辱,赫敏十分气愤,决定与对方理论。
  与此同时,一只姜黄色的大猫窜了出来,以实际行动向少女提供了支持。
  格兰杰先生注意到了自家女儿的神情变化,明白她的打算,急忙自己站了出来,斥责那个骂人的坏小子。
  他并不清楚巫师具体有哪些本事,只在麦格教授登门拜访时,见识过变形术的威力——
  女巫只是轻轻一挥魔杖,实木桌子就变成了肥头大耳的胖猪;在肥猪转了几圈后,女巫才再次挥动魔杖,将之变回了书桌。
  这要是用到人身上会怎样?被变成猪后还能记得自己是谁吗?
  尽管那位麦格教授的态度很谦和,和童话故事中的巫婆完全不同,格兰杰先生还是情不自禁地想到了这一点。
  之前在街上被阴阳怪气的时候,他本想理直气壮地呵斥那些无礼之徒,可是一想到家人的安全问题,他不得不忍耐了下来。
  直到在商店里,全家再次被一个黑男孩无端侮辱,女儿决心站出来反驳对方的时候。
  由于担心女儿被那个坏小子用魔法伤害,格兰杰先生决定自己出头,但他也没能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五颜六色的蛇,从前后两路弓着身子、昂着头涌了出来,转眼间就封住了过道的两边。
  “啊!”那个深色皮肤的坏小子,和赶来劝架的女店员,不约而同地尖叫起来。
  显然,这件事并不是他俩的手笔。
  格兰杰先生顾不上再管之前的冲突,他连忙伸展双臂将妻子和女儿护在身上,尽量靠墙躲好。
  这些蛇都是一副发怒的样子,跃跃欲试,仿佛随时都会发起攻击,格兰杰不想赌它们有没有毒性。
  看上去,接下来立马就要上演一场《狂‘蛇’之灾》、《‘店’中蛇患》或是《人蛇大战》了。
  然而,这些都没有发生。这是一个魔法世界,绝非惊悚片的拍摄现场。
  原本在一旁看戏的杰瑞,站出来主导了事情的发展方向。
  因为爸含量再次提升而迁怒他人的扎比尼,被他用蛇吓唬了一番,慌慌张张地跑了出去,连宠物都忘了买。
  那位因为嫌弃臭味而留在外面的扎比尼夫人,虽然注意到了店里的动静,但她似乎漠不关心,只是继续和那位落入陷阱的男巫调情。
  等到扎比尼跌跌撞撞地跑出来后,连孩子为什么没买宠物都没问,直接带着他转身离去。
  这只妖娆的黑寡妇,只是在带着孩子与猎物离去前,顺着刚被再次撞开的店门深深地望了一眼。
  杰瑞只给扎比尼夫人留了个后脑勺,他不想与这名危险的女士多做接触,更不打算去竞选对方的第八任老公一职,对她自然是连看都懒得多看一眼。
  比起危险的黑蜘蛛,眼前有更重要的目标。
  “刚刚那家伙实在是太烦人,我就直接让蛇把他赶走了,希望没有吓到你们。”
  杰瑞先是笑着与麻瓜一家打了个招呼,接着很自然地说道:“我叫杰瑞,杰瑞·冈特,祝你们接下来的购物之旅能顺心一点。”
  说到底,他还是想要确认一下对方的身份,虽然各方面的证据都很明显了——褐发、大门牙,麻瓜出身,与大猫有缘……
  “你好,谢谢你的帮助。”见他态度友善,格兰杰先生也放下了因蛇群而升出的警惕,向他道谢。
  作为能在伦敦开诊所的牙医,格兰杰夫妇自然是上层中产阶级的一员,都可以自称仌了。
  可惜,这样的身份在魔法世界并不好用。在自我封闭的巫师们眼中,只要不会魔法,那就只剩下出身的区别——麻瓜,亦或哑炮。
  根据自身立场的不同,巫师们不仅给这些人起了形形色色的别称,还采取了行动措施,迫害亦或保护。
  总之,对魔法世界并不了解的格兰杰夫妇,在刚刚遭遇了一通恶意羞辱后,对于帮他们解围的小巫师,自然是很热情的。
  邓布利多也乐于见到这一幕,也就没有催促杰瑞启程,站在一旁静静等待。
  “你好,我叫赫敏,赫敏·格兰杰。”褐发褐眼的少女走上前来向杰瑞道谢,“谢谢你的帮助,我当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赫敏的眼圈有些发红,说到底,她也只是一个小女孩,被人无端辱骂一通自然是既气愤又委屈的。
  杰瑞的心情与她大为不同,在确认目标无误后自然愉快了不少。
  因此,他顺口安慰道:“别太把那种家伙放在心上,他们自己心里都不信那一套。”
  赫敏疑惑地抬头望向杰瑞,不了解巫师社会的她,很想知道男孩这么说的缘由。
  ‘或许,真实的魔法世界没有那么糟糕,之前那些乱骂人的家伙只是少数个例?’赫敏在心中如此安慰自己,十分期待答案。
  “言语就像风,事实胜于雄辩。”杰瑞说着就从手提箱里拿出了实例——《巫师家谱·纯血统名录》。
  这本于20世纪30年代在英国匿名出版的名录,列出了二十八个被作者判定为保持有真正纯血统的巫师家族,他甚至称这些家族为二十八圣族。
  然而,在杰瑞看来,这本书本身就是所谓‘纯血论’的一个大笑话。
  第一,这本书叫做《巫师家谱·纯血统名录》,却在族谱的溯源方面非常的不清楚。
  别说追溯到所谓的‘魔法原人’了,该书的匿名作者甚至没能交代清楚任意一家纯血统家族的详细来历。
  在这个问题上,这本书只能大段留白,最多来上一句‘自某年起,某某家族就已经是受人敬仰的纯血统巫师家族了。’
  是搞不清楚?还是由于立场不能写明白?
  第二,出现在名录中的不少家族对于此书并不认同,尤其是枝繁叶茂、生生不息的韦斯莱家,干脆坦诚地表示他们有麻瓜祖先。
  而且,在纯血28家中,持这一立场的可不只韦斯莱一家。
  考虑到巫师家族之间的联姻传统,毕竟只和巫师结婚的话可选范围就很小了,韦斯莱的血脉自然是扩散到了其他的纯血家族。
  可以确定的是,韦斯莱家族与布莱克、普威特和隆巴顿等巫师家族都有着血缘关系。
  因此,以纯血28家复杂的通婚史来推论,所谓的真正纯血几乎不可能还存在。
  除非像冈特家族一样大力推行血亲圣婚,不然只要细翻族谱总能发现惊喜。
  现在的纯血家族们,保持自身‘纯洁’的方法,可不是一门心思地研究骨科技术,而是勤快地修改家谱。
  生出哑炮?直接删掉;与麻瓜结婚,快点删掉;反对纯血论,立刻删掉……
  本不富裕的纯血巫师人口,更是雪上加霜。
  当然,杰瑞不能以这些理论上的内幕消息作为自己的论据,他得选择自己理应知道的那部分——比如,冈特家族。
  “如果血统真的能决定一切,那么血统最纯正者理应拥有最强的力量,站在最高的位置。”
  杰瑞边说边打开手头的《纯血统名录》,翻到了冈特家族的章节。“你看,按常理推论,保持内婚制的冈特家族自然是最纯正的吧?”
  赫敏先是点了点头,随即意识到少年的姓氏与这个巫师家族相同。
  “你是这个家族的成员吗?”她不好意思地问道,同时忍不住好奇心,细细地打量起少年。
  细密的黑发、端正的五官、挺拔的身姿,看上去不仅没有近亲繁殖造成的缺陷,还十分耐看。
  难道这也是魔法吗?连遗传问题都能修正?少女对此很好奇。
  “应该是这样没错。”杰瑞点了点头,“言归正传,按血统论推导,最纯正的冈特家族理应混得很好,至少血统论者得把冈特们请上高位顶礼膜拜。”
  “或许,该让他们交出魔杖,然后捆一个魔杖王座出来。”杰瑞联想起铁王座的由来,在这里开了个过于超前的玩笑。
  赫敏没跟上少年的思路,只是继续看着,等待下文。在她眼中,少年之前的举动显然也是种厉害的魔法。
  少女那过于聪明的小脑瓜,很自然地联想起来:自己未来的巫师同学,他们很可能出身于会魔法的家庭。
  他们对自己会是什么态度,是比之前的那个坏小子还要凶恶?还是像身边的少年一样友好?
  他们是不是在上学前,就已经从上一辈那里学习了大量魔法知识,一入学就赢在了起跑线?
  这些疑虑像气泡一样,接二连三地从少女冒气,实在让她没法不疑虑。
  “然而,事情并非如此,冈特家族混得很差、一度几乎灭亡。”杰瑞没让听众困惑太久,爽快地给出了答案。
  “而且也压根没见那些所谓的纯血论者为此做些什么,完全是不闻不问。要知道,就连小胡子都有大力繁育雅利安人的计划。”
  “这些扯血统的巫师,他们甚至连维护血统论的表面框架都没有干好。要么是理论太粗糙、能力太次;要么是压根只把血统当成幌子用,心里想的只有利益,。”
  杰瑞对此下了定论,“怎么看,他们都只是想要以此来压制后进者,来个上房抽梯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