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37 蛇怪很慌

037 蛇怪很慌


  关于巫师能否同时使用多根魔杖的问题,在原著的第七部简略的提过一笔。
  著名的天生剑客、体术派巫师哈利·波特,曾经在马尔福庄园里同时运用三只从德拉科手中缴获来的魔杖,以昏迷咒攻击当世最凶残的狼人芬里尔·格雷伯克,直接将之干飞。
  原文中称此为三重咒语,给许多读者留下了广阔的幻想空间——
  既然像哈利这样的青年巫师,都能同时使用三只魔杖来发射昏迷咒,那么伏地魔、邓布利多、格林德沃等传奇巫师是否可以将数量更多的魔杖组合起来发射更强大的魔法。
  比如阿瓦达加特林、水牢涡轮洗衣机、厉火牌多轨火箭炮,等等,是不是混进去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过去的几年里,杰瑞在魔杖组合运用方面自行做过一些探索,但一直不怎么顺利,至今没能搞出具备实用性的成果。
  问题主要出在施法稳定性与魔力输出功率两方面:不同的魔杖在巫师施法的时候会相互干扰,同时运用多个魔法也意味着需要输出相匹配的魔力。
  针对这两道难关,杰瑞已经有一些想法了,但他在魔杖制作方面还完全是一个小白。因此,他决定询问一下当时顶尖制杖大师加里克·奥利凡德先生的看法。
  如果能获取一些令人茅塞顿开的启发,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魔杖店里的气氛原本安静而又神秘,众人原本都在等待杰瑞选出他的魔杖,结果却等到了这个答案。
  之前赫敏在测试魔杖的环节花了不少时间,格兰杰一家以为杰瑞也是如此。所以在进魔杖店后,他们打开自家从书店采购的各色书籍,边读边等起来。
  格兰杰一家这么做并不单单出于对阅读的兴趣,而是为了增进对魔法世界的了解。今天购物时的不愉快经历,令他们心中难免多出了许多疑虑。
  由于还不太了解魔杖与巫师的关系,格兰杰一家自然对杰瑞的问题没什么反应。更何况,他们的注意力此刻都被一本名为《黑魔法的兴衰》的历史书吸引了。
  顾名思义,这本书以黑魔法的历史为主题,围绕热衷于黑魔法的团体展开叙述。
  书中那个号称食死徒的恐怖组织,还有他们那神秘的头头,令格兰杰夫妇不寒而栗。
  在之前的阅读中,格兰杰一家巫师社会的人员构成有了基础认识,知晓了纯血巫师、混血巫师和麻种巫师等具体分类。
  因此,在发现魔法世界存在食死徒这种奉行纯血至上、热衷迫害麻种巫师的恐怖组织后,格兰杰夫妇自然是很惊恐的。
  有了之前一连串的不愉快经历,他们理所当然的,没法对女儿的魔法求学之旅放心的下来,生出了带女儿回去的想法。
  反正按那位麦格教授上门时的说法,孩子只要注意保密且不过分压制自身魔力,那么就算不去霍格沃茨,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还不等格兰杰夫妇与女儿正式讨论这个问题,他们一家三口就看到了那个恐怖组织首领的结局——在谋杀一个名叫‘哈利·波特’的婴儿时,被这个婴儿反杀了……
  这个怎么看都很荒诞的记录,令格兰杰一家实在难以相信,甚至开始怀疑起自家买了一本冷笑话集。
  为了搞清楚这件事的具体情况,格兰杰一家沉浸在《现代魔法史》、《二十世纪重要魔法事件》等历史书中不能自拔,自然也就没空关注杰瑞这边的动静了。
  带杰瑞来购物的邓布利多,则在为他又一次‘全都要’的答案而头痛不已。
  根据一路的观察,邓布利多觉得这名少年的性情不错,还展现出了愿意帮助他人的一面。
  唯一的问题在于,杰瑞老是倾向于选择‘我全都要’,对喜欢的东西绝不轻易放手。
  ‘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的少年心性吗?’邓布利多陷入了沉思。
  至于魔杖商店的老板奥利凡德,他面对顾客的这项要求,也有些苦恼,两根眉毛不自觉地皱了起来。
  “你真的很受魔杖欢迎,以凤凰羽毛为杖芯的魔杖在挑选主人时总是最挑剔的,可你几乎是在接触的一瞬间就驯服了它,另外两根魔杖承认你的速度比前者更快。”
  “哎呀,真的,太奇妙了,你大概会有非凡的前途吧?至少这三根魔杖都是这么想的。”
  在停顿了一下之后,这位魔杖大师才继续开口,银白色的眼睛中透出了些许犹豫。“作为魔杖店的老板,我当然很乐意多卖出去几根魔杖的,尤其是在它们都很喜欢你这种情形下。”
  “毫无疑问,它们都选择了你。如果不把它们卖给你的话,我恐怕很难在为它们找到新的主人,尤其是那根冬青木独角兽毛魔杖。”
  杰瑞原本以为尘埃落定,正打算追问奥利凡德多重魔杖组合方面的问题。
  却听到对方话锋一转,“但是,作为一名制杖人,我有义务为你找出最契合的魔杖。恐怕,我们还得做些更细致的测试,这回可不能挨个尝试了……”
  “抱歉,请问这是什么意思?”顾不上深究复数魔杖的运用问题,杰瑞转而为手头的麻烦发问。“这三根魔杖不是都选择了我吗?应该都很适合我吧!”
  “没错,它们都选择了你,真的非常少见。”奥利凡德将三只魔杖捧在手中,逐一摸索检查,“山毛榉木魔杖喜欢聪慧的年轻人、见多识广的长者;槭木魔杖喜欢有抱负的巫师,比如旅行者或者探险家;冬青木魔杖则倾向于守护,尤其是与独角兽尾毛搭配在一起的时候。”
  “我之前说过,是魔杖选择了巫师。不过,哪怕没有被手中的魔杖承认,巫师也是可以用它来施法的。”他边检查边继续解释,“但想要发挥出最佳效果,还是得选择与自己的联系最为紧密的魔杖。”
  “这些联系是非常复杂的,最初是魔杖与巫师相互吸引;然后相互探求经验,魔杖向巫师学习、巫师也向魔杖学习;最后魔杖会与巫师一起成长到更高的境界。这一点,在槭木魔杖上表现的尤为显著。”
  奥利凡德顿了顿,说出了自己对之前奇妙情形的判断与建议:“这三根魔杖被你深深的吸引了,所以才一个个积极主动的迁就、配合你。但是,它们未必就真的是你的最佳搭档,为了长远发展考虑,我觉得你还是慎重一些为好。”
  听完奥利凡德的建议,杰瑞低头沉思起来。
  不只是为了今天在店里买哪根魔杖这种小事,也是在思考自己未来是否要尽量专一于固定的魔杖,好深化与对方的联系。
  这些年来,杰瑞通过贝拉回响的食死徒召唤功能反复地黑装备,连次数都记不清了,就像他不记得自己迄今为止吃过多少片面包一样。
  黑了这么多装备,他自然经受过许多魔杖,日积月累下来甚至对不同魔杖在系统认证中对应的增益效果都有了一定的认识。
  魔杖的增益效果主要取决于它的杖芯与杖身的材质,前者决定了增益的大致类型,后者则影响增益的发挥效果和更细致方向。
  就杖芯方面,凤凰羽毛减少施法的魔力消耗并加快魔力回复速度;龙的神经增强魔法的威力并加快魔法熟练度提升速度;独角兽毛则青睐治疗、守护且抗拒黑魔法,质量上乘者还附赠每日一次的紧急救援,能令重伤濒死者快速活蹦乱跳。
  ‘这三种增益都很有用,对自己来说,显然还是保持多样性为宜。’杰瑞思量一番后,决定婉拒奥利凡德的建议。
  正当他打算再次表示‘我全都要’的时候,却听到奥利凡德以一种疑惑的语气向他提问:“我觉得你看起来似乎有点眼熟,你家里是否有人来过我这家店购买魔杖?”
  杰瑞抬起头来,直视对方紧紧盯着自己的银白色双眼,“我是冈特家族的,家人的具体情况我并不怎么了解。不过,我猜他们大概来过这里。”
  听到这个答案后,奥利凡德有些意外。他在观察少年许久后,隐隐感到有些熟悉却又想不起来,故此发问。
  根据冈特这一姓氏,奥利凡德努力地回忆自己往日的顾客,可还是一无所获。
  他对自己的记忆力还是很有自信的,那么从自己接手祖传老店以来,应该没有这个姓氏的顾客来过才对。
  等等,冈特?
  奥利凡德从记忆的角落将这个家族翻了出来,居然是他们?不是早就灭亡了吗?
  最后光顾奥利凡德魔杖商店的冈特,是马沃罗的子女莫芬和梅洛普,那还是加里克·奥利凡德接手祖业前的事情。
  这位制杖大师想起冈特家族的途径,并不是那本《纯血统名录》。虽然奥利凡德也被列入了纯血28家,但是他们一向对此十分不感兴趣,加里克自己就是名混血巫师。
  之所以他能想起来冈特家族,还是因为对方曾经持有一根非同凡响的魔杖。
  当然,并不是神秘而又危险的老魔杖,而是由传奇巫师萨拉查·斯莱特林亲手制作并使用的蛇怪角蛇木魔杖。
  按照记录,这根魔杖在萨拉查·斯莱特林逝世后,被传给了他的女儿,进而成了冈特家族的传家宝。
  冈特家族对这根蛇木魔杖无比着迷,一代又一代的传承并使用它,甚至因此轻视起奥利凡德家族的手艺。
  直到17世纪的时候,这根蛇怪角蛇木魔杖白白葬送在了北美洲的伊法魔尼魔法学校……
  加里克·奥利凡德在意这根古老魔杖的原因,并不仅仅是它的强大力量,更是在于它悠久的使用历史。
  其他的巫师家庭,也有这种继承魔杖的习惯,一般发生在父子、兄弟之间,或是出于情感寄托,或是因为经济因素。
  这种行为忽视了魔杖与巫师间的契合度,自然难以形成最佳配合,甚至还会严重干扰继承者发挥自身天赋。
  但加里克从祖先的笔记中发现,这根由传奇巫师萨拉查制作的蛇怪角蛇木魔杖,在冈特家族的蛇佬腔们手中,确实长久地展现出了非凡的力量。
  ‘也许,萨拉查发明了某种不为后世所知的高深制杖技巧;又或者是因为蛇怪角杖芯和蛇木杖身都与蛇佬腔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
  这是奥利凡德家族祖先在笔记上留下的猜测,加里克本人心中更倾向于第二种。
  “我有一件事情需要向你确认,你是否能和蛇对话?这一点很重要。”奥利凡德盯着少年的脸,缓缓说道。
  杰瑞点了点头,“我从小就可以和蛇说话,刚刚还试过,嘶…嘶…嘶……”
  为了增强自己的说服力,杰瑞在答复对方后又用蛇佬腔复述了一遍,阴沉暗哑的蛇语把众人的注意力重新引了回来。
  “我想我知道哪种魔杖最适合你了,蛇怪角蛇木,可惜……”奥利凡德摇了摇头,“我既没有蛇怪角,又从来不用蛇木。”
  “想要制作最好的魔杖,理应使用强力魔法物质作为杖芯,并搭配与杖芯特性互补的材料作为杖身,我一向这么认为。”
  奥利凡德的语气中满是回忆的味道,“我年轻时花了大量精力,才从众多材料中摸索出了独角兽毛、凤凰尾羽和龙的神经这三种最佳杖芯。但对你来说,蛇怪角可能更加合适。”
  他继续补充道:“蛇怪实在太危险了,就连黑巫师也很少有胆量这么干,就算干了也不敢让它长到生出角的年龄。真遗憾……”
  “那我的魔杖该怎么办?”杰瑞决定把话题拉回来,“既然如此,要不我还是把这三支魔杖全都买下来好了,绑在一起用也挺好。”
  “魔杖并不是魔力放大器,而是辅助施法的道具。”奥利凡德摇了摇头,否定了杰瑞的想法。“世间没有完全相同的两根魔杖,巫师同时使用多根魔杖,由于彼此的差异,它们必然会相互干扰;另外,这么做相当于同时多次施法,对巫师的魔力负荷非常大。”
  “总之,同时使用多支魔杖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一旦出差错,很可能对巫师造成严重的伤害。”奥利凡德如是说道。
  杰瑞连连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但他心中却没有放弃这个想法。
  ‘材质不同的魔杖会相互干扰,那么尽量减少这些魔杖间的差异是否能降低干扰?同时施法对巫师负荷过重,又是否可以通过提升魔力的输出功率来解决?’
  他的脑子中冒出了许多念头,当然这些尝试还得一步步来。
  按照奥利凡德的说法,蛇怪角相比其他材料更契合蛇佬腔巫师,密室里的那条蛇怪听起来似乎挺合适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