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39 别了,对角巷

039 别了,对角巷


  “老实说,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也不大清楚。我在普通人之间长大,在收到霍格沃茨的入学通知书后才知道自己是个巫师,对魔法世界的了解也仅限于书本。”
  杰瑞半真半假地忽悠女孩,整个魔法界的治安状况他确实不清楚,但这起案子是怎么回事他完全心知肚明。
  杰瑞在现场扮演的真实角色,可不是什么被意外卷入的目击证人,他就是这场黑巫师火拼的幕后主使者。
  之一。
  赫敏侧过头凝视男孩,眼中流露出深深的同情,但她没有询问张嘴询问男孩父母的状况。
  按照《黑魔法的兴衰》一书中记载的内容,‘神秘人’和他的手下虐杀了许多人,对拒绝臣服他的纯血巫师也绝不手软。
  在赫敏看来,杰瑞的双亲很可能也是被‘神秘人’杀害的,时间正好对得上。
  “那本《现代魔法史》,我也买了。”杰瑞脸不红心不跳地开始下套,他明白格兰杰一家已然对魔法界心存犹疑,故而决定适时干预。
  毕竟,巫师人口本就稀少,其中麻瓜家庭出身、对现代社会有基本了解的,更是少之又少。赫敏作为麻种巫师中的佼佼者,她的价值自然不言而喻。
  “按书里的说法,数十年前,有一位名叫盖勒特·格林德沃的强大巫师,召集了大批追随者,力图推翻《国际保密法》。”
  杰瑞当着邓布利多的面,提及了那位与对方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一代枭雄,唤醒了老者至今未曾逝去的昔日回忆。
  盖勒特·格林德沃,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黑巫师之一,曾经计划寻找死亡圣器,成为死神的主人——不可战胜的死亡征服者。
  他这么做的最终目的,是利用死亡圣器强大的力量来领导魔法世界乃至全世界的变革——推翻《国际巫师联合会保密法》,建立由巫师领导的新全球秩序。
  最终,逆势而为的格林德沃迎来了全面失败,他竭力营造的局面土崩瓦解,一生的计划灰飞烟灭。
  这个时代,终究是属于凡人的。
  山穷水尽的格林德沃决定放手一搏,与站出来对抗他的邓布利多,进行了一场全力以赴的巫师决斗。
  如果格林德沃获胜,那他就有可能携此威势统合魔法世界,从而继续他无望的战争;如果邓布利多获胜,那么魔法世界就能早日恢复和平,避免巫师与麻瓜全面战争的爆发。
  胜利者是邓布利多,但他如今回忆往事却无半分喜悦,只有无穷无尽的悔恨——青年时代残酷的梦想、因此横死的妹妹阿利安娜、在战争中死去的其他巫师与麻瓜……
  杰瑞没有去打扰邓布利多的哀伤,接着向赫敏介绍当代魔法世界的风云变幻,“在格林德沃于1945年失败被囚后,1970年的时候,又有一个神秘的黑巫师公开跳了出来,纠集了一伙奴仆,残杀了很多巫师与麻瓜。”
  听到这里,赫敏眉头紧皱。显然,她很厌恶这个‘神秘人’的所作所为。
  “我们可以称格林德沃为第一代黑魔王,把那个‘神秘人’称为第二代黑魔王。”杰瑞继续解释他的个人看法,“前后两代黑魔王掀起的巫师战争,间隔不过二十五年。”
  “考虑到‘神秘人’不大可能刚出生就掌握了那么多黑魔法,那他显然有一个出生、成长的过程。”杰瑞用推测的语气说道,“很可能,初代黑魔王还没倒台,第二代黑魔王就已经出生了。”
  事实上,格林德沃倒台时,汤姆·马沃罗·里德尔已然从霍格沃茨毕业,正在翻到巷的博金博克商店当店员。那时,他已经准备好了伏地魔这一化名,等待着崛起的时机。
  “格林德沃与‘神秘人’是不同的,前者想要以魔法征服麻瓜,矛头直指《国际保密法》;后者则更加残忍嗜血,鼓吹纯血论,发动种族清洗。”
  “虽然两名黑魔王都相继失败了,但滋生出他们的社会问题依旧存在。巫师们显然还在自我封闭,躲躲藏藏;从你们家的遭遇来看,血统论依旧很有影响力。”
  旁听的邓布利多心情很是沉重,他很清楚这些问题确实存在,很快他的心情就变得更加沉重。
  “这两大问题都没被解决,魔法世界怎么想也很难真的走向风平浪静、海清河晏。或许就像报纸上说的那样,昨夜的凶案就是又一轮流血事件的起点。算算时间,‘神秘人’已然倒台十年多了,也许又有一个黑魔王预备役出现了呢?”
  随着杰瑞的叙述,赫敏的面色也变得凝重起来,她心中的忧惧越来越多,实在轻松不下来。
  不光是因为已然失败的两人黑魔王及其残忍行为,也是因为少年所说的那种可能——魔法世界正在酝酿又一场可怖的风暴。
  赫敏有些疑虑,自己前往霍格沃茨真的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吗?冒这么多的风险,加入这个有很多人为了莫名其妙的理由厌恶、敌视自己的魔法世界。
  可她到底还是无法割舍对魔法的渴慕与喜爱,犹豫不决之下,就小声询问杰瑞来获取参考:“你不害怕吗?在经历了那种事情后,对于魔法世界……”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
  “当时确实很怕,现在好多了。”杰瑞摆了摆手,“我买了好几本魔咒书,准备一回去就练习,争取早日掌握足够自保的力量。”
  最后他做出结论,“在平凡无奇的日常下,居然存在一个神奇的魔法世界,我怎么可能拒绝的了呢?”
  “自保吗?”赫敏闻言后小声重复了一遍,同时脑海中也回放起麦格教授家访时所做的变形术表演,是那么的神奇。
  她抬头看了看仍在阅读报刊的父母,清楚家人在为自己去霍格沃茨后的生活担忧,心中突然间有了种觉悟。
  前后两代黑魔王,虽然有着很多不同之处,但是他们对普通人都没什么好脸色。一个想要征服,另一个则肆意杀戮。
  如果真像少年所说的那样,迟早会再有一个黑魔头出现,那么像父母这样的普通人就会陷入到危险之中。
  赫敏心中升起了强烈的使命感,她决心前往霍格沃茨,好好学习魔法,以便在未来保护他人。
  杰瑞看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的话术已然大成功,不用担心赫敏退学这种奇怪的展开。
  果然,不管未来有多么聪明,赫敏现在也只是一个小姑娘,很容易就陷入到童话故事的套路中。
  在杰瑞的注视下,赫敏走向了她的父母,明确地表示自己仍然决心前往霍格沃茨学习魔法,并请他们不要过于担心。
  格兰杰夫妇见女儿的意愿十分坚定,只得放弃了劝阻的打算,可终究无法放下满腹的担忧。
  于是,他们决定去《预言家日报》总办事处,订购未来一整年的报纸,以便及时获取魔法世界的动态。
  报亭的老板在解说完预言家日报的订购流程后,又塞过来一张猫头鹰邮局的介绍单,上面列出了递送报纸、时事通讯,与代送信件、包裹等多种服务,还附带《唱唱反调》、《女巫周刊》和《今日变形学》等其他报刊的订阅方式。
  当然,想要订购这些报刊就得去霍格莫德村的猫头鹰邮局总部办理,《预言家日报》当然不会在自己的总办事处里面,为竞争对手提供销售平台。
  格兰杰夫妇对其他报刊的兴趣不大,径直走入了《预言家日报》的总办事处,杰瑞想了想后,也跟了上去。
  《预言家日报》虽然有粉饰太平、罔顾事实、扭曲捏造等数不清的黑历史,但它终究是英国巫师获取新闻消息的主要渠道,还是有关注必要的。
  至少,杰瑞能从中知道,不列颠魔法界的大多数巫师,对时事知道些什么。
  一名名叫贝蒂的女巫笑嘻嘻地接待了他们,麻溜地介绍了收费标准,“我们的报纸价格划算、内容充实,每份的订金才1纳特,很划算对吧?我们通过猫头鹰向订户邮寄报纸,可以货到付款,也可以提前预付,第二个法子更划算。”
  “嗯,有时候也是要算一下邮费的。你要是待在对角巷、霍格沃茨或者霍格莫德村,那自然用不着。其他地方,要考虑距离的远近、邮寄的困难程度来核算。”
  格兰杰先生在告知了对方自家诊所的位置后,又给去霍格沃茨的女儿赫敏也订了一份;杰瑞同样留下两个投送地址,在校期间自然是霍格沃茨,假期则改为小汉格顿里德尔府。
  “伦敦市内,那每份报纸只需多付1纳特邮费;萨塞克斯郡,有点远,得加付4纳特。订购一整年的话,有优惠折扣。”女巫贝蒂一边报出邮费价钱,一边飞快地用羽毛笔填写了他们的报刊订阅单。
  “等等,你是从萨塞克斯郡小汉格顿来的,那不正是冈特老宅的所在地吗?你看见了吗?昨天夜里的事!”
  贝蒂兴奋地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看到大新闻在向自己招手!当机立断,就要采访送上门来的消息源。
  杰瑞简短地把他编得故事又叙述了一遍——两个小巫师结伴去冒险,结果意外撞见黑巫师火拼,被吓得躲了一整夜。
  至于蛇佬腔、冈特后裔,‘宝藏’与复活石戒指,这些敏感话题,干脆提也没提。
  这个回答,让跟进来的邓布利多放心了不少,老巫师还没想好该怎样才能妥当地处理复活石——既要满足宝物合法主人杰瑞,将其使用权拿来做交易的要求,又不能让太多有心灵创伤的巫师排队自杀。
  这可真是个棘手问题。
  不过,作为记者的贝蒂,显然是不会满足于这个平平无奇的故事的,她还想继续追问。
  杰瑞冷淡地加以拒绝,他可不想没完没了地补充故事里的细节,要是一不小心搞出前后不一的矛盾来,那不就麻烦了吗?
  几轮拉扯下来,格兰杰夫妇见杰瑞确实不乐意接受采访,也出言阻止这名女巫的骚扰行为。
  贝蒂见状只好暂时放弃了这次采访,她压根不在乎一对麻瓜夫妇说些什么,之所以为他们服务完全是看在钱的份上。
  但是,那名灰发蓝眼的老巫师让她心里有点忌惮,还是事后再想办法吧。
  贝蒂深深地打量了杰瑞一眼,心中安暗暗想道,‘真是个不懂事、爱给大人添麻烦的小子。还好,自家好姐妹正巧擅长处理这种情况。’
  “好吧,真是不识趣。一整年的《预言家日报》合计三套:第一套送往伦敦市格兰杰诊所,第二套和第三套都得分时间段送,真麻烦……”贝蒂心里盘算着怎么继续套话,嘴上却装出一副已然放弃采访的样子。
  “算上全年订购的优惠,第一套和第二套合计1000枚铜纳特;第三套,假期去萨塞克斯郡的则是700纳特。”
  这下子,他们预备的零钱总算是派上用场了。
  在付完钱后,一行人快步走出《预言家日报》的总办事处,准备结束这场购物之旅、离开对角巷。
  在走出总办事处大门的时候,杰瑞注意到一名邋里邋遢的中年男巫,正在报亭兴致勃勃地看最新一期的《预言家晚报》。
  他脸上的表情时而凶狠、时而激动,也不知到底在想些什么。
  报亭老板注意到邋遢男巫手上的不明污垢已然沾染到了报纸上,自然是要求对方为这份报纸付钱。
  邋遢男巫冷笑一声,便丢下被印出黑手印的报纸,打算扬长而去。
  在离去前,他瞥到了普通人打扮的格兰杰一家,先是嫌恶地瞪了一眼,然后又比划出一个下流的手势。
  见格兰杰一家不想搭理他,这个邋遢男巫得意洋洋地还想再骂上几句脏话,却看到气愤不已的报亭老板拎着魔杖追了出来,一副要武力收款的样子。
  慌张之下,邋遢男巫冲着不远处一条小巷跑去,想要逃之夭夭。
  热心肠的杰瑞自然是顺手帮了对方一把,瞄准他的双腿发射魔力,令其以左脚踩右脚的方式快速起步。
  可惜这名邋遢男巫终究不擅长运动,没能把握加速的精髓,结果原地立扑,被追上来的报亭老板搜走了身上的铜纳特。
  ‘看来食死徒再现的消息,确实惹出了不少蠢蠢欲动的人。’带着这样的感悟,杰瑞与邓布利多、格兰杰一家一起离开了对角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