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40 毛鼻子、人类心

040 毛鼻子、人类心


  天旋地转过后,杰瑞便抵达了他忠实的小汉格顿。当然,他们落脚处离村子还有一段距离,没让村民撞见这大变活人的神奇一幕。
  出于对躁动气氛的担忧,杰瑞和邓布利多将格兰杰一家送回了他们在伦敦的诊所,免得有误听新闻而勇的黑巫师尾行袭击他们。
  格兰杰夫妇自然看出了他们这么做的用意,感动之余对魔法世界的印象也更加复杂了——这里确实并不像童话一样单纯美好,陈腐的血统歧视挥之不去,但也没糟糕到个个都是歧视王。
  他们偶遇的这对老少,不就很友善吗?黑发黑眼的男孩,主动对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伸出了援手;灰发蓝眼的老者,虽然话不多,但相处下来可以发现对方的态度其实很温和。
  理所当然的,格兰杰夫妇在回家后招待了杰瑞与邓布利多一番。他们先是共进午餐,随后又相处了一段时间,在用过下午茶后双方才分别。
  格兰杰夫妇自然是询问了很多关于魔法世界的问题,基本上都是围绕社会治安、风气等方面展开,尤其关注普通人出身的巫师在魔法世界中可能遇到的种种问题。
  显然,格兰杰夫妇还是对女儿未来去霍格沃茨后的生活,怀抱着浓浓的担忧与关切。
  这些问题自然是有邓布利多来回答,虽然他没有向格兰杰一家坦白自己的真实身份——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现任校长,但在格兰杰夫妇眼中,他照样是魔法世界的资深成员。
  ——霍格沃茨魔法学校附近的酒吧老板,肯定很了解学校内部的事情。
  在邓布利多回答格兰杰夫妇问题的时候,杰瑞与赫敏则在阅读他们从对角巷购买来的书籍,并互通有无、交换阅读。
  两人都在教材清单之外采购了许多其他书籍。杰瑞侧重于咒语书、魔法史和魔法理论;赫敏选择的范围则更为广泛,甚至还买了一本狼人的自传《毛鼻子,人类心》。
  对自身学习进度颇为担忧的赫敏,甚至还上手尝试了几个咒语,在数次联系后女孩成功释放了漂浮咒,为此高兴不已。
  不过,这由初次施法成功激起的兴奋之情,并没能维持多久。当她想要向新朋友分享喜悦的时候,她惊讶地发现克鲁克山正在空中以自身为轴心徐徐旋转。
  毫无疑问,这是杰瑞的手笔。
  他在用漂浮咒令克鲁克山升空后,巧妙地调动魔力令这只猫体验了一把传说中的‘吐司面包牌猫咪永动机’的感受。
  杰瑞这么做并不是为了打发时间,他是想尝试获取新的召唤卡牌。
  可惜,系统判定,宿主只是在花式逗猫,并没有达成获取召唤卡所需的收服或击杀要求。
  克鲁克山表示,它并不想当永动机。要不是打不过,早就表演猫和老鼠经典情节了。
  在把自己宠物抱回怀中后,赫敏陷入了深深地焦虑。
  她怀疑巫师家庭的孩子很可能进度要来得更快,毕竟自称在普通人中长大的杰瑞,都在学习魔法时表现的这么突出。
  于是,赫敏决定在开学前要大力预习,以免被未来的同学远远地甩在身后。魔法学校的内卷之风,由此开启。
  关于小巫师能否练习魔咒的问题,邓布利多已经向格兰杰一家给出了详细解释,此刻又再次叮嘱起杰瑞来。
  “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魔法部禁止未成年小巫师在校外施法,但这法令也是有相关限制的。”邓布利多继续解释,“对个人来说,这法令在入学后才开始生效,成年后自动停止。”
  “为什么是在入学后开始?一般来说,年纪越小的孩子越没有保密意识吧?”杰瑞边走边问,他对这个问题确实有点好奇。
  “一般来说,小巫师需要经过系统的学习才能掌握施法能力。在那之前,大多数有魔法天赋的孩子都不能完全地控制自己的魔力,意外施法就是不可避免的事了。”
  “因为这现象难以自控又缺乏条理,我们称之为魔法暴动,这也是霍格沃茨判断该邀请那些孩子入学的标准。”
  邓布利多深深地望了杰瑞一眼,像眼前这孩子一样,在这个年纪就具备如此突出魔法天赋的巫师,确实少之又少。
  ‘可我却偏偏认识不止一个。’邓布利多无奈地叹了口气,继续叮嘱道:“之前的案件恐怕还有一些手尾需要处理,魔法部可能会再派人来见你。虽然接下来他们应该会规矩一些,但也有继续乱来的可能性。”
  “我不方便一直留在小汉格顿,为了以防万一,我想了两个主意。”邓布利多平缓自然地继续说道:
  “第一种方案,我认识一名酒吧老板,就是我现在变得这张脸,你和弗兰克可以先去他那里暂住几天时间,等事态平息后再做打算;第二种,我可以联系一名成年巫师来小汉格顿,由他来协助你应对魔法部和其他的麻烦。”
  杰瑞思考片刻,就做出了决定,还是留在里德尔府为好。被变成真老鼠的小矮星彼得,附身于蛇躯的葛姆蕾·冈特,都等着他来料理。
  虽然可以靠远程操控巫师伙伴处理这些麻烦,但杰瑞觉得还是尽早亲自操作比较好,以免他们来一出魔法版越狱。
  已经被他囚禁了十年的小矮星彼得,其重要性自不必多提;新入手的葛姆蕾·冈特的灵魂碎片,也有很大的研究价值。
  女巫葛姆蕾大约死于17世纪上半叶,距今至少有三百多年。可她的灵魂碎片,依旧在人间活动,这无疑涉及了许多高深的黑魔法,比如魂器。
  杰瑞对此很有兴趣,倒不是他也想给自己来一个手动切片——在霍格沃茨上演七等份的杰瑞,主要是为了借此增进对魂器这一最尖端黑魔法的了解。
  不出意外的话,他还得连着处理好几个魂器。为了以防万一,事先调查一番还是有必要的。
  当然,导致杰瑞选择留下的主因,还是由于他不怎么担心魔法部那边的麻烦。
  对于现任部长福吉来说,自己的任期内有黑巫师火拼这种事情虽然确实也很糟糕,但后续影响绝对没恶劣到伏地魔归来那种可能令他直接下台的程度。
  出于官僚的本能与其自身本性,福吉一开始会尝试敷衍了事,但不至于为此事就公然和邓布利多翻脸。
  况且,背锅的人选不是已经有了吗?某位擅作主张、骚扰伊法魔尼教授的渎职官员——乌姆里奇女士。
  总之,杰瑞觉得自己留在这边问题不大。
  当然,如果福吉突然和乌姆里奇坠入爱河、决心死保对方这种极低概率的事件发生,那杰瑞也只能灵活应对、见招拆招了。
  “我打算留在里德尔府,或许,他们调查案件还需要我这个人证的协助。”杰瑞轻描淡写地回答道。
  不多时,杰瑞与邓布利多就回到了里德尔府。庭院里,老弗兰克仍在照顾他喜爱的花卉,直到他们走近才发现。
  在告别后,邓布利多一个转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杰瑞则愉快地与老弗兰克一起照料花草。
  悠闲地等待着霍格沃茨开学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