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42 不请自来的客人

042 不请自来的客人


  不列颠魔法界海清河晏,英格兰魔法部众正盈朝,如果光看今日的《预言家日报》的话,似乎还真是那么一回事。
  犯下小汉格顿特大凶杀案的凶手,摄于傲罗办公室布置的天罗地网,不得不仓皇逃窜、渡海而走,再也威胁不到安宁祥和的英国巫师社会。
  对于伊法魔尼魔法学校的雅各教授遭受骚扰一事,福吉部长向国际巫师联合会深表歉意,并将作风粗暴、滥用职权的办事员从魔法部开革了出去。
  至于禁止滥用魔法办公室的主管乌姆里奇,则因为对部下管束不力而被停职反省,她激动地表示会吸取此次教训、尽早重返岗位,继续为巫师们服务……
  “这《预言家日报》还挺能编的,要不是我当天就在现场的话,说不定还真就信了。”在看完今日报纸后,杰瑞轻蔑地评价道。
  “这件事暂且就是如此了,福吉把乌姆里奇当成了心腹,不肯开除她。”卢平叹了口气后,话锋一转,“不过,魔法部会发起一场对黑魔法道具的抄查行动,对这起案件的调查工作也不会彻底结束。”
  “成年人的世界,还真是糟糕。连调查案件这种本职工作都能拿来做交易,这位魔法部部长还真是个奇才,英国巫师们还真是不走运。”
  杰瑞轻蔑地笑了笑后,放下报纸接着练习魔法,但他内心深处其实很满意这个结果。
  毕竟魔法部真要全力以赴查个底朝天的话,对杰瑞也不是一件好事。
  他清楚自己并非天生的犯罪学人才,仓促做的布置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但也并非绝对意义上的天衣无缝。
  考虑到这是一个神奇的魔法世界,真要查出点东西的可能性还是有的,可以蒙混过关那自然再好不过。
  松了口气的杰瑞,将注意力转移到庭院中。他计划在开学前用魔法对里德尔府进行修缮,具体方案已经差不多想好了,但庭院部分还得仔细斟酌一下。
  按照各项法规与惯例的规定,小巫师在开学前受到的约束确实少之又少,只要注意保密问题,别在大庭广众之下乱来就可以。
  这主要是由于难以自控的魔法暴动现象,魔法部也不可能禁止巫师幼儿发泄自身的魔力,那弄不好可是会把幼儿逼迫成极端危险的默然者。
  相应的,小巫师在进入霍格沃茨正式获取魔法教育、自控能力提高后,也就要接受严格的约束与限制——从开学起,就不能在校外施法,直到十七岁成年为止。
  因此,杰瑞决定在开学前就将这座百年老宅好好维护一番,省的以后麻烦。
  按照斯诺夫妇离开前的安排,老弗兰克和杰瑞住进了里德尔府,或许现在应该改名成‘雪府’?听起来还不如直接叫冬堡呢。
  斯诺一家原本并未打算久居于此,买下里德尔府只是因为这里接近冈特老宅,方便他们搜索冈特家族可能存在的后裔。
  因此,斯诺夫妇在老屋翻新方面,自然没有下太多力气,只是大致打理了一番。
  总之,杰瑞这段时间一直边练习魔法边修缮房子。除虫、去霉、修复一样也没落下,现在基本上就差用牢固咒对房屋结构进行强化了。
  ‘在检查一下吧。’出于谨慎起见,杰瑞扫视了一番庭院与房子,回顾自己这段时间的维护经历,自觉没什么疏漏的。
  虫豸已经和面包一起成了白脸角鸮和天蓝毒蛙的餐点,隐蔽处的霉斑也被逐一铲除,岁月流逝造成的磨损都被尽可能的修复了。
  就连庭院中的花花草草,都被老弗兰克照顾的很好,此时正有不少花朵竞相怒放,花香四溢、沁人心脾。
  甚至还引来了不少颜色各异的甲虫,趴在花草丛中吸食汁液。其中那只墨绿色的胖甲虫,就爬在卢平脚边不远处。
  等等,墨绿色、胖墩墩的大甲虫?
  这甲虫的形貌直接钻进了杰瑞脑子里,转眼间就叼出了一个烦人的名字——丽塔·斯基特。
  倒不是说杰瑞记忆力有多好,或者他有多么重视这个碍眼的角色,能这么快想起对方,还是因为之前去《预言家日报》总办事处时被登记员纠缠的经历。
  以及这段时间里,丽塔·斯基特的名字多次在《预言家日报》上出现的缘故,她可是写了不少博眼球、糊弄人的玩意出来。
  ‘还是得确定一下身份,要是搞成和真甲虫斗智斗勇就搞笑了。’杰瑞打定主意,转向卢平继续聊天,他要试着拿秘密来吊一下这只甲虫。
  当然,不会是他自己的秘密,丽塔这家伙大概也不会关心一个学前儿童的秘密。
  “这结果说起来倒也不怎么意外,反正,半个世纪前魔法部在这里就是这样草草了事的。”
  “你是说这里以前也有过类似的事吗?”卢平显得有些疑惑,看来邓布利多没有向他详细解释有关小汉格顿的一切。
  “邓布利多校长没和你说过吗?这座宅子以前发生过一起灭门案,某名巫师用索命咒杀了一家三口。”杰瑞边说话,边用眼角的余光来观察那只大甲虫。
  果然,对方在听到邓布利多的名字后起了反应,面对正在接近的人,不但没有飞离,反而靠得更近了。
  看样子,这就是丽塔·斯基特的阿尼马格斯没错了。
  ‘该怎么办?给宠物加点餐,还是用来搞个大新闻出来?’
  杰瑞很快就拿定了主意,他不觉得自己是一个纯良的好人,但还没变态到真的拿活人来喂宠物的地步。
  再说,万一对方在自家宠物肚子里解除变身,或者尸体直接变回原形,那岂不是很不妙。
  还是先拿来炮制新闻好了,以后说不定还用得着这家伙。
  “我来之前,没向邓布利多询问这里的过去。”卢平摇了摇头,“真没想到,这个村庄居然也发生过这种事。”
  “当时,魔法部没花多大力气就把‘凶手’抓住了——莫芬·冈特,最后一个纯血统的冈特。”
  在说话的同时,杰瑞一步步走了过去,离那只甲虫阿尼马格斯越来越近,只要轻轻一扑就能捉到。
  “魔法部都没怎么审问就查出了‘真相’,连吐真剂和摄神取念都没用,莫芬当场供认不讳。”杰瑞继续解说这桩陈年旧事,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他交代了作案细节并声称自己为此自豪、早就想这么干了,他的魔杖检测结果也很清楚的显示了索命咒的痕迹。结果,莫芬自然是被抓进了阿兹卡班,死在了那里。”
  卢平没有立即开口,但他脸上的疑惑之色分明是在询问——少年之前为什么说魔法部五十年前是草草了事,这不已经查清楚了吗?
  杰瑞没有继续卖关子,三言两语便开解了对方的疑惑,“邓布利多校长告诉我,他曾经去看过莫芬并因此发现了不少东西,还透露给我一些此案的内情,毕竟我也姓冈特。”
  “五十多年前,里德尔府灭门案的幕后真凶,其实并不是莫芬·冈特,而是莫芬的外甥。”
  “那莫芬为什么说自己才是凶手?”卢平闻言后十分不解,难道说莫芬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外甥故而选择顶罪的吗?那魔杖又是怎么回事?
  “在当时的莫芬看来,里德尔一家就是他自己杀的,他记得可是非常‘清楚’。”
  接着,杰瑞详细地解释了一番其中的奥秘,既是向已经是熟人的卢平,也是向不请自来的丽塔。
  “邓布利多向我和老弗兰克解释过此案的内情:莫芬的外甥、梅洛普·冈特的儿子汤姆·马沃罗·里德尔,袭击了莫芬并夺走他的魔杖;然后用这根抢来的魔杖杀了里德尔一家三口;最后又用一个复杂的魔法修改了莫芬的记忆,让他当了替罪的羔羊、含冤而死。”
  卢平在听取案件内幕时的表情十分凝重,直到他回顾涉案者姓名的时候,才陡然变色。“等等,真凶和死者都姓里德尔,他们难道是亲戚吗?”
  “噢!我之前忘了说了。”杰瑞小声补充道,“汤姆·马沃罗·里德尔不光是替罪羊莫芬的外甥,还是死者汤姆·里德尔的私生子。”
  这震撼性的事实令卢平十分震惊,以此推论,汤姆·马沃罗·里德尔这家伙是亲手杀死生父一家、顺手坑死了舅舅!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的意思是,这未免也太歹毒了?”卢平都快有点语无伦次了,那只甲虫也跳了起来。
  杰瑞之前的猜测没有出错,这只墨绿色的胖甲虫就是丽塔·斯基特,她现在非常激动。
  纯血28家之冈特家族的覆灭真相,多多少少也能算是个大新闻,尤其是消息来源据说是邓布利多的情况下。
  丽塔在从同事兼好友的贝蒂处得知小汉格顿冈特老宅凶杀案的证人住址后,就一直想要过来。
  之所以耽搁到今天,是因为这段时间她和其他同事都忙于为魔法部编造‘真相’的工作。现在这一工作已然告一段落,她自然是偷偷摸了过来——既然对方不愿意接受采访,那就不必登门打扰了,直接听就行。
  面对这不请自来的客人,杰瑞选择性地解说了内情——以邓布利多告诉自己的那些东西为基础,自然不会是全部真相。
  再怎么坦诚,邓布利多也不会向11岁的少年,讲述一名女巫是怎么用迷情剂来魅惑乡绅的儿子,并与之翻云覆雨创造生命的。
  这要全讲出来,那不成了限制级逆性向的恶堕故事了吗?老弗兰克都得挥舞铲子赶人了。
  于是,邓布利多告知杰瑞的与杰瑞今天所讲的,被生生删改成了一个暗黑版灰姑娘的故事。
  “冈特家族的女巫梅洛普,和这栋房子当年的主人、乡绅里德尔家的独子汤姆私奔,还怀了孕;后来,这位老汤姆一个人回来了,还说梅洛普蒙蔽了他;最后,他的儿子小汤姆也回来了……”
  杰瑞自己也觉得这个说法不太好,虽然老汤姆在本地人口中风评恶劣,但这件事可不能完全赖他。
  仔细想想,梅洛普的行为和迷女干又有什么区别,无非是她使用的是巫师们的迷情剂,而麻瓜们用的则是昏睡红茶。
  不过,理论上来看,杰瑞应该知道的就是这个版本,和那位小汤姆所知道的差不多。
  在讲完这个故事后,眼见卢平和甲虫都待在原地,一副感叹不已的样子,杰瑞微微点了点头。
  杰瑞很好奇,丽塔是否会把这个故事搬上报刊,之后又会因此收到怎样的报酬——一般情况下,伏地魔并不怎么喜欢别人讨论自己,尤其是他那麻瓜生父。
  为了与众不同,也为了埋葬过去,汤姆·马沃罗·里德尔把名字重组成了飞离死亡之主。他甚至还对名字下了咒,一有人提及自己的名字,就能感知到对方的位置,从而魔法封嘴、一劳永逸。
  最早的一批食死徒当然很清楚自家老大的姓名,毕竟他们是汤姆当年在霍格沃茨上学时同学。
  虽然眼下他们应该都死的差不多了,但是这些隐秘很可能被传给了他们的后代。
  除此之外,伏地魔可能还出于某些目的对部分得力手下,比如小巴蒂·克劳奇这样的家伙,透露过自己的些许过去。
  不过,这两种人如今要么在阿兹卡班看海景或是别的什么地方被拘禁,要么则对往事闭口不言,自称当年中了夺魂咒。
  曾经追查伏地魔缘起的邓布利多,也没公开宣传对方的生平经历,因此伏地魔在公众眼中仍像他的代称‘神秘人’一样神秘。
  总之,伏地魔的原名和生平,对绝大多数人都是个谜团,卢平和丽塔也在这些普罗大众的行列之中。
  ‘你应该会将这个故事登报的吧?肯定还得胡编乱造一番。’杰瑞注视着丽塔变身的墨绿色甲虫,心中默默想道。
  他很期待这篇报道将会造成的影响,不过,在那之前,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一下——利用和收拾,其实并不矛盾呢。
  “罐子飞来!”杰瑞突然出手施展飞来咒,召唤过来一只敞口玻璃罐,将那只显眼的墨绿色胖甲虫扣了个正着。
  接着,他故技重施取来了盖子,倒转罐身飞快地拧了上去,将之迅速封住。
  最后,又是一道牢固咒下去,令罐子牢不可破,使这猎物不敢用变回原形的法子逃跑。
  整个过程,杰瑞一气呵成,都没给丽塔·斯基特留下多少反应的时间,看的卢平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