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43 这只甲虫好像生病了

043 这只甲虫好像生病了


  熟悉的街道,不甚熟悉的人群,杰瑞再次来到了对角巷。
  这一次与他同行的,是月亮脸莱姆斯·卢平。对方25号中午外出了一趟,在解决了私人问题后才于28号返回。
  平心而论,现在杰瑞的造型实在有点古怪,右手拎着一个纯黑色的魔法手提箱,左侧肩膀上还落着一只浅棕色羽毛、白面金瞳的美丽猫头鹰。
  如果这里不是聚集了大量英国巫师的对角巷,而是货真价实的麻瓜商业街,身上顶着猫头鹰的杰瑞一定会更加显眼。
  仔细观察可以看到,这只猫头鹰用它那小镰刀似的锐利鸟喙衔着一根白色的细绳,绳子的尽头是一个透明且密封的玻璃小罐子。
  一只墨绿色的胖甲虫被关在里面,嗡嗡嗡地直叫唤,声音听起来却给人一种有气无力的感觉。在小罐子里,还堆叠着几片叶子和皱巴巴的糖纸,以及若干昆虫的肢体残骸。
  这是丽塔·斯基特落在杰瑞手上的第七天,自从她于7月25号秘密潜入斯诺府、以甲虫的形态落入男孩手中后,就被完全当成了甲虫来饲养,自动丧失了身为人类的基本权力。
  丽塔现在虚弱而又疲倦,她不清楚捉住自己的男孩,是看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在恶意整人,还是天性冷酷残忍。
  她只知道对方在将自己捕捉后,就声称自己的阿尼马格斯是一种很稀有的英国特产甲虫,将来要和其他礼物一起邮去北美的伊法魔尼!
  那个男巫居然真信了,还说了一通‘这是年轻人才会有的天真想法,青涩的苦恼……’之类的,令人听不懂的话。
  然后,丽塔就迎来了一段度日如年的惨痛时光。
  在这段暗无天日的时间里,丽塔几乎没吃过什么正经的东西,男孩每天随便胡乱扔点东西就是她的食物。
  糖果碎屑、面包残渣,花草修剪下来枝叶,打架受伤的昆虫……
  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是男孩为‘稀有甲虫’准备的食物,居然还声称这个食谱搭配合理、营养均衡!
  丽塔一开始当然是吃不下这些东西的,可后来饿的厉害就实在没办法了。
  尤其是杰瑞还在旁边时不时地进行恐吓,‘这只甲虫好像中暑了,居然不肯吃东西。没办法,干脆把它喂给蓝毒吧!’
  显然,杰瑞是存心想要恶整丽塔一通。既然对方以甲虫的样子进入自己的地盘,那自己以与之相配的待遇来招待她,也是一件很合理的事情吧!
  丽塔起初还不清楚这个‘蓝色毒素’是什么鬼东西,还以为对方是想要拿自己来实验有毒魔药,怕的浑身发抖。
  后来见到‘蓝色毒素’的真面目,丽塔才意识到,男孩对自己来说无疑是最危险的狱卒,他和那些闲的没事去杀蚂蚁的小孩有着相似的爱好。
  那个‘蓝色毒素’,分明是一只胃口很好的蓝色箭毒蛙啊!还会发光呢!
  ‘这名字起的也太省事了吧?冈特家族都是该死的变态!’大口大口啃食螳螂残骸的丽塔,泪流满面。
  最令丽塔难以忍耐的是,这个名叫杰瑞的男孩,还有反复折磨猎物的爱好。自打落到对方手上后,她就过上了按时按点当靶子的生活。
  每过一段时间,杰瑞就会打开玻璃罐的盖子。在更新空气的同时,将魔杖尖端伸进罐子里,接着便是一道凶狠的魔咒。
  这么近的距离,就算是状态最好的时候,丽塔也躲不开,更别提她现在这么虚弱了。
  每次丽塔都是被打昏打伤,接着又被对应的破解咒和治愈咒快速治好,几天下来都快习惯了。
  丽塔想过趁机武力反抗,只是她一直被困在玻璃罐子里,上面还施加了牢固咒,草率的变身有被挤成肉饼的风险。
  另外,在见识了男孩的诸多咒语后,她觉得自己一个文职人员,真要打起来,十有八九不是男孩的对手。
  ‘梅林的眼镜啊!要是有机会逃出去,我下次用阿尼马格斯窃密时,一定会更加小心的!’丽塔绝望地哀嚎着,心里却没什么希望。
  但她不晓得,这个愿望很快就要成真了,经由杰瑞之手。
  没错,杰瑞打算于今日的对角巷,将丽塔这家伙择机释放。反正,这家伙的短期价值已经被他榨的差不多了。
  依靠高频率地服食增智药剂,杰瑞增加了自己每日参与复制成双活动的次数,并全力赶进度。终于在不久前,成功从丽塔身上刷出了自己想要的卡牌——甲虫阿尼马格斯。
  【阿尼马格斯·甲虫:施法者可变身为一只与本性相对应的甲虫,在保留原有智慧及施法能力的同时获取该甲虫的形态、能力及少许天性。】
  杰瑞对此十分满意,不光是因为其用途广泛的卡牌效果,更是因为这证明了自己能够拥有多种阿尼马格斯形态。这是突破当下巫师群体常识的力量,必要时刻自有妙用。
  总算没白费杰瑞这段日子里的辛苦,要知道,在他身边的卢平似乎都看出不对了。
  ——卢平当面询问过杰瑞,莫不是被这只甲虫咬了?不然,干嘛没完没了地折腾对方,猫戏耗子也不过如此吧?
  杰瑞打出了自己在练习施法准头的幌子,这才勉强将卢平糊弄了过去。
  现在,是时候释放丽塔了。不然,里德尔府灭门案的真相,就赶不上在开学前登报了。
  杰瑞还挺好奇,丽塔会怎么编排此案——混血巫师残害纯血家族?血统背叛者给家族造成的伤害?
  这大概会很有趣吧?尤其是在汤姆·里德尔看报纸的时候。
  等等,后脑勺该怎么看报纸,也是个问题呀!由坐骑奇洛反手拿报纸?侧躺着看?直接接管身体?
  果然,怎么想都很古怪。
  抛下这些恶趣味,杰瑞与卢平顺着对角巷的主路由北向南走去。他们的目的地,正是位于对角巷南侧的奥利凡德魔杖商店与旧货铺。
  杰瑞已经去古灵阁提过钱了,他这回打算先去奥利凡德那里取走另外两个约好的魔杖,然后去旧货铺淘一些旧书。
  ‘至于丽塔·斯基特,就在淘货时失手放生好了,简直合情合理。’他戏虐地想到。
  奥利凡德魔杖商店和杰瑞上次来的时候一样,空荡荡的长椅、堆积如山的魔杖盒。
  不过,仔细看看的话,似乎比上次来的时候更乱了。看来,不久前,应该有一位手感挑剔的客人登门购物。
  奥利凡德面朝着魔杖盒小山,背对店门,嘴里小声咕哝着重复的话语。“奇妙,真是太奇妙了……哎呀,哎呀……太奇妙了。”
  杰瑞觉得,自己大概能猜到对方在想的事情,也能推断出魔杖店上一位客人是谁。
  大难不死的男孩哈利·波特,与那根挑中了他的冬青木凤凰羽毛魔杖,以及伏地魔买走的紫衫木凤凰羽毛魔杖。
  孪生杖芯、兄弟魔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