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44 权力的游戏

044 权力的游戏


  杰瑞离开了魔杖商店,与进入前不同的是,现在他身上多出来两根魔杖。
  一根放在在手提箱里,和最早买来的冬青木独角兽毛魔杖躺在一起,另一根则被他握在手中。
  奥利凡德不仅是醉心于魔杖制作技艺的制杖大师,也是一位商店的老板。他自然不会拒绝送上门的生意,十分痛快地与杰瑞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不过,在注意到杰瑞进来时并没有把冬青木魔杖拿在手中后,奥利凡德表示这么做不太妥当。
  毕竟与大多数巫师不同,杰瑞早早地身备三仗。哪怕三根魔杖都是倒贴式地配合,使用时间分摊下来,也难免会有不够熟悉的问题。
  因此,奥利凡德建议杰瑞增加与魔杖接触的时间,也就是尽可能长时间地将之握在手中。
  杰瑞自然是从善如流,当机立断握住了槭木火龙心弦魔杖。至于另一根山毛榉木凤凰尾羽魔杖,则和它的前辈一起躺在了手提箱里的收容盒内。
  ‘既然魔杖已经到手了,那么是时候去旧货铺转转了,顺便把丽塔放生。’杰瑞打定主意后,就向旧货铺走去。
  卢平默不作声地跟在少年的身边,心中百感交集,期待、苦涩、思念、释然……
  几天前的那个满月之夜,卢平是在霍格莫德村的尖叫棚屋里渡过的。和上学时一样,在这个痛苦的时刻,他是和挚友一起度过的。
  只是,昔日同吃同睡的四人组,如今已然只剩小天狼星布莱克一人尚在卢平身边。詹姆·波特早早牺牲,小矮星彼得则干脆做了叛徒。
  卢平苦涩地回忆着往事,在十年前波特夫妇牺牲后,他一度十分怀疑小天狼星布莱克,急匆匆地跑去搜寻对方。
  结果却突然得知了对方被捕的消息,据说小天狼星布莱克是在追击小矮星彼得的时候,被不明黑巫师以钻心咒袭击、打倒的,魔法部只赶上事后捡尸。
  意识到情况可能不对头的卢平,设法探视了被逮捕、拘禁的小天狼星布莱克,从老友口中得知了另一个版本的真相。
  虽然很不高兴对方把自己瞒在鼓里,也很愤怒对方的自作聪明,但是卢平还是立刻行动起来。作为朋友,他至少要验明真相。
  理所当然地,卢平把邓布利多搬了过来。
  通过邓布利多高超的摄神取念技艺,以及吐真剂、诱供食死徒等手段,凤凰社方面确认了小天狼星布莱克并不是在狡辩,出卖了波特夫妇的叛徒其实是小矮星彼得。
  那个一直跟在詹姆·波特、小天狼星布莱克身边的老伙计。
  卢平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想不起来,也不愿去想,自己在确认真相后的心情——究竟是痛苦,还是送了一口气。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真相大白后小天狼星布莱克仍没立即获得自由。
  在惨烈的巫师战争走向结束的同时,魔法部与凤凰社的关系也蒙上了阴影。
  前者是不列颠魔法界的正式管理机构,后者则是反抗伏地魔及其党羽食死徒的志愿者。
  双方是为了应对意图以恐怖手段来支配魔法界的伏地魔,才走到了一起。在伏地魔消失、食死徒溃败后,自然有了嫌隙。
  总之,魔法部并不认同凤凰社的调查结果,并给出不少乍听起来合情合理的理由——精英巫师可以施法修改自身记忆;吐真剂存在解药;食死徒可能在串供、死保同伙。
  当时的魔法部法律执行司司长老巴蒂·克劳奇,更是极力主张将小天狼星布莱克与其他重要食死徒一并进行审判,他似乎打算以此来进一步立威。
  凤凰社的成员们,自然是四处奔走来为蒙冤的同伴争取正义。不方便与魔法部接触的卢平,则干脆跑去见老友的母亲沃尔布加·布莱克。
  卢平忍受着沃尔布加滔滔不绝的污言秽语,设法说服了对方集中财力、人脉来帮助清白无辜、出狱可能性高的小天狼星·布莱克,而不是在罪有应得、铁证如山的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身上白费力气。
  结果,还没轮到小天狼星·布莱克走上被告台,这场审判会就被伊戈尔·卡卡洛夫搞到差点开不下去。
  原食死徒卡卡洛夫为了逃避阿兹卡班的无期徒刑,向魔法部交代了他所知道的食死徒名单。
  这个选择其实并没有多么令人不可思议,考虑到阿兹卡班残酷绝望的环境,所谓无期徒刑的具体时长其实也没多久,完全是死路一条。
  在卡卡洛夫交代了众多旧日同党之后,主持审判的老巴蒂·克劳奇仍然拒绝赦免此人。结果卡卡洛夫气急败坏之下,突然报出了小巴蒂·克劳奇的名字,场面一度极其混乱。
  最终,老巴蒂·克劳奇的儿子进了阿兹卡班,小天狼星布莱克则好端端地待在外面。
  只是,由于真凶小矮星彼得至今仍然无影无踪,所以小天狼星布莱克一直没能完全恢复名誉。他还不得不接受阿米莉亚·博恩斯的长期监视,对方是在老巴蒂·克劳奇转调后的新一任法律执行司司长。
  ‘等等,现在应该称呼她为阿米莉亚·布莱克,连孩子都有两个了。’卢平为自己的好友由衷的高兴,对方总算是转运了。
  虽然小天狼星布莱克还要时不时受到不实报道的困扰,但他本来也不是那种会在意外人看法的人。
  比起个人名誉,布莱克更在意哈利的处境。为了保护詹姆仅存的血脉,不惜大动干戈,硬是被老婆传唤了好几回。
  邓布利多不得已之下,向小天狼星和卢平透露了血缘魔法的秘密,布莱克这才与德思礼一家达成协议。
  小天狼星布莱克每年向德思礼夫妇提供一笔金子,对方承诺绝不虐待哈利,并定期放哈利去布莱克家做客……
  想到好友的孩子,卢平的心情就好了不少。
  狼人的身份是如此的痛苦,令他不打算冒险成家,这方面的感情就自然而然地流转到好友的孩子身上。
  ‘按大脚板上次说的,尖头叉子和莉莉的孩子哈利也要在这几天来对角巷,会是今天吗?’
  抱着这样的期许,卢平环顾四周,却只能见到一个个或眼熟、或陌生的其他巫师,并没能一眼找出故人的孩子。
  在卢平左顾右盼的同时,杰瑞也有意识地观察分辨路人的形貌,试图从中找出那位‘救世之星’。
  倒不是说,他也想和其他巫师一样,做一做追‘星’族。
  杰瑞只是想要观察一下哈利,不管是对方母亲以生命留下的爱之守护咒,还是那个机缘巧合之下诞生的半成品魂器,都很有观察的价值。
  遗憾的是,杰瑞和卢平都没能找到哈利·波特的身影,这位大难不死的男孩已经买好学生用品离开了。
  不过,他两也没有白看半天,一场20世纪的魔法版奥布河之战,正好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爆发。
  低配亚瑟王携未满编的圆桌骑士团,激情对阵劣化版罗马皇帝卢修斯及其挂件红龙,绝赞上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