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45 低配版奥布河之战

045 低配版奥布河之战


  东边来了三只淡金,西边来了一群红发;淡金手里拎着成套新品,红发怀里抱着零散旧货。
  拎着成套新品的淡金长发,跑去翻动抱着零散旧货的红发的旧货,瘦高个红发不愿意旧货被淡金长发翻动。
  拎着新品的淡金长发,嘲弄抱着旧货的瘦高个红发——来回抄查却没加班费,白白当了巫师败类;抱着旧货的瘦高个红发,当面反驳淡金关于巫师败类的看法。
  瘦削的淡金发男孩,讥讽红发中年妇女又矮又胖不像样;红发男孩中最小的,则讥讽对面的金发女巫,面色苍白的像是溺亡者。
  两大家族立场不同造成的多年积怨+见面时的口角+对各自妻子的侮辱=忍无可忍、拳脚相向。
  拎着成套新品的淡金发男巫,和抱着零散旧货的红发男巫,当场打成一团、不可开交,现场一度非常混乱。
  正所谓‘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杰瑞和卢平环视四周都没能找到哈利·波特的身影,却正好撞上了亚瑟·韦斯莱与卢修斯·马尔福的真人PK。
  考虑到他两的名字——亚瑟与卢修斯,倒是让杰瑞联想起了《不列颠诸王史》中的奥布河之战。
  为了国土与贡税的归属,亚瑟王统帅圆桌骑士团远征罗马,在高卢中部的奥布河与罗马人的皇帝卢修斯作战,并大获全胜、登上人生巅峰。
  虽然不久之后,亚瑟王就被叛逆骑士莫德雷德偷走了老婆和王位……
  之所以杰瑞能记起这个架空故事,是因为老弗兰克在接受他的治疗、得知他是巫师后,给他买来了数本有梅林出场的书籍,其中就有《不列颠诸王史》这本书。
  老弗兰克是想让杰瑞以这位传说中的巫师作为自身开发能力的参考,毕竟他一开始又不知道世界上存在教育巫师的魔法学校。
  清楚自己必将前往霍格沃茨的杰瑞,则只将这些书当成故事读物来看。
  感谢这些作者的努力创造,让他对普通人想象中的古代巫师形象,多多少少有了一定了解。
  在杰瑞拿亚瑟与卢修斯的名字来往传奇故事里套的时候,这两位斗殴者仍在激情碰撞。真实的世界中,可没有对战双方,必须得等路人回神、可以细细观察后再打的设定。
  这两位成年男巫直接抛开魔杖不用、一心切磋拳脚,他们的家人一时间也是乱成一团。
  “揍他!爸爸!”一对红头发的双胞胎兄弟,在旁边为他们的父亲亚瑟兴高采烈的鼓劲。
  乔治与弗雷德,他们长得是如此的像,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的雕塑。所有人在看到他们的第一眼,都会明白这是一对双胞胎。
  之前互相问候对方母亲的两个男孩,德拉科与罗恩,此刻都是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样子。如果时光能够倒流,他们肯定不会再火上添油。
  金妮是这些孩子中年纪最小的,她分明被吓得够呛,亮棕色的双眼里充盈着泪光。
  至于冲突者的妻子,纳西莎·马尔福与莫丽·韦斯莱的表现,倒是大同小异。她俩都尖叫着让丈夫住手,不要再打了,但又没有直接插手。
  一来是由于卢修斯和亚瑟缠斗的难解难分,让两名女巫实在不知该如何下手;二来则是因为这场斗殴现在还没过头,两名男巫都没动用魔杖。
  只是拳脚的话,至多鼻青脸肿、头破血流,不会有生命危险。
  因此,纳西莎和莫丽都没有抽出自己的魔杖加入战局。两家的孩子还在现场,作为母亲,她们不敢让局势进一步升级。
  见到这种情况,杰瑞那还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无疑是因自己前段时间的行动而发生的剧情变化。
  在原著中,这场低配版的亚瑟王与卢修斯之战,发生于1992年开学前的丽痕书店。
  当时,卢修斯先是讥讽韦斯莱家的经济状况,然后又嘲弄亚瑟的新交的朋友——格兰杰夫妇。
  作为信奉纯血论的食死徒骨干成员,卢修斯一向鄙视、厌恶麻瓜,他指责亚瑟与麻瓜交友的行为是‘堕落’至极。
  卢修斯装腔作势的言行激怒了亚瑟,两个人顺理成章地打成一团。
  杰瑞并不奇怪这场少见的成年巫师肉搏战,居然提前了整整一年发生。在他看来,无论是原著世界线,还是杰瑞立足的当下,这场斗殴都离不开卢修斯的策划。
  在原著的1992年,魔法部加大了对黑魔法道具的抄查力度,卢修斯因此跑去翻倒巷里的博金-博克商店出货,免得这把火烧到马尔福家。
  这场大抄查行动,可能与亚瑟·韦斯莱所编写的《麻瓜保护法》有关,也可能是邓布利多推动的结果。
  毕竟,伏地魔前脚才乘坐奇洛号神风型坐骑去霍格沃茨转了转,邓布利多理应有所行动。
  总之,卢修斯·马尔福要设法处理自己家里的非法物品。他将其中的大部分卖给了店老板博金,但还有少许棘手之物不好处理。
  比如,伏地魔交给马尔福家保存的日记本。
  卢修斯并不清楚这本日记中竟然藏有自家老大的一片灵魂,只知道它能打开传说中的萨拉查密室、清洗麻种巫师,自然将之当成了祸根与麻烦。
  于是,卢修斯想出了一个‘天才’般的好主意——将日记设法塞给金妮·韦斯莱,令其打开密室、制造凶杀案,从而赶走邓布利多并败坏韦斯莱家的名誉。
  当下的情形与原著何其相似,同样是即将到来的大抄查,同样是不期而至的斗殴,事情的真相已经很明显了——卢修斯·马尔福在故技重施,将日记本魂器祸水东移给韦斯莱家。
  至于伏地魔归来后怎么办,卢修斯大概会说自己这完全是在执行主人的命令——在一个合适的时机,将日记本送进霍格沃茨,再次打开密室、清洗泥巴种。
  只是,等到确认了日记本魂器被破坏后,伏地魔还会听这个既不忠心也不能干的手下慢慢解释吗?
  这也是个问题呢。
  杰瑞回顾卢修斯来的方向,那里隐隐约约有一条狭窄小巷的入口,看来自己的判断确实没错。
  他不动声色地开始行动,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哈利·波特这位活体魂器没关系,迟早会在霍格沃茨遇到的,已经出现在眼前的另一件魂器可不能错过。
  【赫敏司长】不声不响地出现在了斗殴现场的不远处,没有惊动任何人。卢平、韦斯莱家与马尔福家,以及路人的注意力都被两位摔跤巫师吸引过去了。
  亚瑟今日的表现异常神勇,简直猛不可挡。
  在缠斗过程中,他一记膝撞,就将卢修斯腾地顶倒,摔在当街上。然后他便翻身压了上去,左右开弓、一通乱拳打得对方晕头转向。
  卢修斯虽然被按倒在地,但也不甘示弱,一个劲儿地反击。
  之前马尔福家与韦斯莱家碰面的时候,卢修斯突然走上前来讥讽亚瑟白忙活却没得加班费,还挑衅式地从罗恩的坩埚中抽出了一本破旧的《黑暗力量:自卫指南》。
  不久后,卢修斯与亚瑟便打成了一团,但他全程都没松开这本书,只是用它照对手脸上噼里啪啦地来回狂抽。
  眼见到了被打趴下的份上,卢修斯还没松开手里的旧书,杰瑞确信日记本魂器已经被夹在那里面了。
  ‘送到嘴边的肉,怎么能不吃呢?’抱着这样的想法,杰瑞采取了行动。
  他注意到卢平、莫丽与纳西莎都掏出了魔杖,随时可能插手的样子,自己不能在继续吃瓜、拖延下去了。
  当然,他没有让【赫敏司长】上前,直接从卢修斯手里生拔硬拽,这又不是在飞车抢包。
  再说,虽然对方想要摆脱伏地魔留下的大麻烦,但是人在应激时的本能反应大多是一致的。直接从手里硬抢多半会搞出拔河的局面出来,那就搞笑了。
  【赫敏司长】作为系统提供给杰瑞的巫师伙伴,拥有视觉方面的全角度隐形能力,不会被他人直接看到。但她仍存在可接触的实体,不然也没法干涉现实。
  也就是说,【赫敏司长】在行动时,相当于一位精通幻身咒的隐形大师,或者一名披着全身式隐形衣的无形土豪。
  杰瑞决定以此特性来动手,在不发生身体接触的前提下,取走汤姆·里德尔的日记本魂器。
  他侧身看了一眼卢平,对方已经摆出了施法的架子,显然是担心亚瑟将卢修斯打得太过火,闹出什么麻烦来。
  杰瑞决定赶在卢平之前动手,他今天的【复制成双】次数可还没用呢。
  “力劲松泄!”杰瑞对着仍在挥洒汗水的两人就是一个,令他俩身子一软就贴在了一起。
  由于双方之前的姿势体位,这下子直接胸靠胸、脸贴脸。画面太美,简直没眼看。
  “倒挂金钟!”杰瑞假意捂着额头再次挥舞魔杖,令刚刚还打得不可开交的两名成年巫师,倒悬上天空。
  一阵听到耳朵生茧的提示音过后,杰瑞从亚瑟·韦斯莱复制到了【蝙蝠精咒】,但他的注意力还停留在卢修斯那里。
  和杰瑞预想的一样,原本被卢修斯紧紧攥在手里的那本旧书,直接翻滚着摔在了地上。毕竟,现在卢修斯已经手软脚软、全身都酥了,自然握不住手里的书。
  趁这个机会,【赫敏司长】悄无声息地靠了过去,以外衣为遮掩取走了汤姆的日记本。
  这件魂器、最尖端的黑魔法物品之一,果然被卢修斯塞进了《黑暗力量:自卫指南》这本书里。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挺讽刺的。
  面对突如其来的魔咒,马尔福与韦斯莱们显然有些紧张。两位母亲先是将自己的孩子拨拉到身后,一边观察警戒,一边迅速地为各自的丈夫解咒。
  “金钟落地。”
  卢平当然不会什么也不做,他掏出自己的柏木独角兽毛魔杖,对着两名倒吊人轻轻一挥,就让对方回到了大地上。
  看得出来,他还为亚瑟单独补了记减震咒。
  亚瑟和卢修斯狼狈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前者被书抽的两颊红肿,后者则被乱拳打得鼻青脸肿,无疑是两败俱伤。
  卢修斯恶狠狠地瞪了杰瑞和卢平一眼,随后他迅速地四下一扫,然后快步地走向那本破旧的黑魔法防御术课本。
  他怒气冲冲地捡起旧课本,转身塞给了一旁的红发蓝眼男孩。“喏。小子——拿着你的书——这是你爸爸能给你的最好的东西!”
  罗恩对马尔福怒目而视,“我爸爸刚把你揍趴下!”
  卢修斯脸色铁青——虽然已经被打青了,他冷笑一声后离去,从头到尾没和卢平说半句话。
  卢平同样如此。
  自称被伏地魔用夺魂咒控制的食死徒,与至死不悔的凤凰社成员之间,能有什么话呢?
  倒是韦斯莱一家和卢平说了些话,还顺利成章地将几个孩子介绍了一番,杰瑞与他们一一打过了招呼。
  关于之前那个‘倒挂金钟’,老三珀西,提醒杰瑞入学后要注意不能在校外施法;乔治和弗雷德这对过于有活力的,则十分好奇,有意进行交换;老六罗恩同样如此。
  金妮则是一副怯生生的样子,没怎么和杰瑞答话。
  就外表的第一印象来看,杰瑞觉得这位金妮芙拉·莫丽·韦斯莱小姐比电影版的好看很多,总算有几分名字来源桂妮维亚的样子。
  当然,不是梅林传奇版的格尼薇儿。
  双方的交情不算太深,自然没能聊多久,很快就结束了寒暄。
  在告别时,莫丽得知杰瑞想要去旧货铺后,便为他指出了那家店的位置,正在他们一家来的方向。
  这一次,杰瑞没再碰上别的什么人,总算是顺利地完成了他的购物计划——搜罗了一大堆各类旧书和近年的旧报纸。
  在杰瑞愉快地打道回府前,嗡嗡叫唤地甲虫让他想起自己忘了什么——某名不请自来的客人,还在自己罐子里做客。
  于是,白面鸮突然叼着小罐子高高飞起,在打了几个转后空着嘴巴回来——丽塔·斯基特放生完毕。
  “真调皮,看来只能下次有机会的时候再抓了。”杰瑞笑着摸了摸白面鸮的头。
  在蓝毒和白面鸮正式成为杰瑞的宠物后,系统不仅向他提供了【猫头鹰】与【天蓝毒蛙】两张召唤卡牌,还为他和宠物构建了单向精神链接,使他能灵活地指挥宠物的行动。
  就连将丽塔定向空投到恐怖之旅登记处都能做到,当然,丽塔是不会去报名的,她这段时间的经历已经够恐怖的了。
  杰瑞对此十分愉快,带着笑意返回了斯诺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