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01 国王十字车站

001 国王十字车站


  国王十字车站,九又四分之三站台,这里是现实与魔法结合的地方,也是这个巫师故事最终的落幕之所。
  杰瑞拎着手提箱漫步其间,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站台,不久前重返斯诺府的卢平再次与他同行。
  在小汉格顿冈特老宅凶杀案无果而终后,卢平的任务也就结束了,自然是与杰瑞辞别、继续他的打工战士生涯。
  虽然有好兄弟小天狼星布莱克的资助,但是以卢平的为人,也不可能心安理得地蹭吃蹭喝,打工还是要打的。
  不过,考虑到狼化症的负面影响,卢平的忙碌成果其实非常有限。
  为了避免狼人身份暴露,卢平没法长时间待在固定的环境中,只能找那些远低于他实际能力水平的零散工作。因此,他再怎么操劳,到头来也换不到多少报酬。
  如果不是有好友帮衬,卢平现在应该是原著中那副久经风霜、未老先衰的流浪汉同款造型,而不是眼下这种虽不富裕但也并非潦倒的简单朴素风格。
  总之,卢平在大半个八月里都是不知所踪的消失状态,直到行将开学的时候才重新出现,他打算送杰瑞一程。
  杰瑞对此自然没什么意见,那些不大适合当着对方的面做的事情——研究汤姆的日记本魂器与葛姆蕾的蛇,他在八月份已经进行过多次尝试了,如今已然告一段落,没什么不可见人的了。
  受限于杰瑞自身的魔法理论水平,这两项研究目前都陷入了瓶颈,他计划在去霍格沃茨、提升自我后慢慢研究,不必急于一时。
  而且杰瑞也确实有与卢平多相处一段时间的打算,既是狼人又是凤凰社成员,对方显然是有接触价值的。
  另外,据杰瑞观察,卢平应该算是那种很容易被操纵的人。
  当然,这并不是说卢平对夺魂咒的抵抗力特别低,杰瑞可没对他实际施咒检测过,所谓容易操纵是指他在性格方面的问题。
  巫师社会普遍对狼人充满厌恶和恐惧,考虑到狼化症的传播途径与危险性,这些歧视与偏见的出现倒也不算奇怪。
  由于打小就被狼人芬里尔·格雷伯克袭击、染上了狼化症,卢平可以说是在被歧视的环境中长大的。从小到大他遭受的不公正对待,简直数不胜数。
  日积月累下来,卢平虽然没有走上邪路,但他的内心也难免受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呈现出一定程度的自我贬低与讨好他人的倾向。
  杰瑞对此进行了实际测试,他只是装作无意地提及了那本在格兰杰家看的匿名狼人自传《毛鼻子,人类心》,并流露出对狼化症患者的同情,就把卢平感动的一塌糊涂。不仅额外教了他一些咒语,还特意跑来送他上学。
  当然,杰瑞并不指望说上几句好话就能让卢平彻底倒戈,他没有那么高超的蛊惑技巧。事实上,他需要的只是对方在一些方面的配合。
  比如与凤凰社的互动,又或者是联系其他狼人,杰瑞有一个利用狼毒药剂来拉拢狼人为己用的小计划。
  狼毒药剂可以缓解狼人变形的症状,防止狼人在变形后失去理智。对于那些畏惧月圆之夜的狼人来说,它无疑非常有用,只是由于其原料成本居高不下、制作工序复杂困难,才没有普及开来。
  不过,这两个难关,对于杰瑞来说,倒不是很大的问题。
  依靠系统的瞬时制取魔药功能和体验服的每周金加隆福利,只要原料市场供应充足,他就能源源不断地生产出狼毒药剂。
  不过,在那之前,杰瑞得先搞到狼毒药剂的配方。
  这是一种最近才被当代魔药大师达摩克利斯·贝尔比发明出来的强力魔药,自然没有被收录到霍格沃茨的魔药学教材中,那些书至少在亲世代的时候就已经被使用了。
  ‘混血王子’西弗勒斯·斯内普的《高级魔药制作》,就是明证。
  ‘第七站台,第八站台……’
  满心算计的杰瑞沉默地掠过了七又二分之一站台,这也是一个巫师们使用的秘密站台,通向欧洲大陆的巫师聚居地。
  这条路线的火车,是从天上跨过英吉利海峡的,还是从海底钻过去的?
  杰瑞并不知道答案,就像他不知道其他隐藏站台的具体情况一样。这只是他在那些旧报纸上无意间看到的信息,他打算等到有空的时候亲身验证一下。
  和国王十字车站有关的信息,当然还有很多。
  传说,率领不列颠诸部落一同反抗罗马帝国的艾西亚女王布狄卡,在战败后服毒自杀,将整个王国的财富一同带入了坟墓。
  在一本杰瑞从旧货铺买来的旧书《古代巫师之谜》中,提到了这个传说中的宝藏。
  匿名作者认为,布狄卡其实是一名凯尔特女巫,她的葬身之地正是如今的国王十字车站,所谓的宝藏则是她的魔杖。
  不过,杰瑞看来看去都没能找到坟墓的影子。这是理所当然的,他又没长透视眼,怎么可能立马就将之翻出来。
  倒是人群中冒出的一团团红发,直接闯进了杰瑞的视野,韦斯莱一家也来了。
  这是一个热闹的大家庭,尽管男主人亚瑟·韦斯莱和其长子比尔、次子查理没来车站,此刻也足足有六名韦斯莱聚在一起。
  韦斯莱们标志性的红发,看上去就像是一团团舞动的火焰,生机勃勃、活力四射,在人群中分外显眼。
  此刻的国王十字车站中,有许许多多的人来来往往,巫师们接二连三地消失,麻瓜们则视而不见。
  杰瑞有理由相信,魔法部一定围绕九又四分之三站台设置了大量混淆咒。
  不然,这一幕又该用什么来解释呢?群体性近视?为了不被洗脑而自觉配合?
  同理可推,这里应该还埋伏了魔法部记忆注销指挥处的便衣员工,负责随时修改那些意外发现了巫师马脚的麻瓜目击者的记忆,以免惹出什么麻烦来。
  在杰瑞试图找出这些便衣巫师的时候,韦斯莱一家正在欢快地聊天。
  “好了,到几号站台了?”七个孩子的母亲莫丽开口问道。
  “九!”她的女儿金妮在一旁细声细气地提醒,并满怀期待地问询,“妈妈,我能一起去……吗?”
  莫丽理所当然地拒绝了女儿,现在还不是时候,明年金妮才到规定的入学年龄。
  在杰瑞与卢平看到韦斯莱一家后,这一大家子也看到了他两,自然是打起了招呼。
  卢平局促地笑了笑,杰瑞则挥手示意。
  莫丽见他们这边人比较少,就面带微笑地做了个让他们先走的手势。为了避免麻烦,巫师进九又四分之三站台时一般不会挨得太近,大多以家庭为单位分批进站。
  于是,杰瑞就瞄准目标直冲而去,卢平早上已经跟他说过,进站的方法了。
  九又四分之三站台,顾名思义就位于9号站台与10号站台之间。它被伪装成了一堵墙壁,这是一位名叫伊万洁琳·欧平顿的魔法部长想出来的主意,她于1849年到1855年间任职。
  杰瑞拎着手提箱,快步冲向了墙壁。
  在通过的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就像闯入了一团乌云,又像是穿越了一道幻影。
  先是眼前一黑,接着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就马上变亮了——只见一辆深红色蒸汽机车停靠在挤满旅客的站台旁。
  【解锁地点:九又四分之三站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