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02 从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开始的旅途

002 从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开始的旅途


  没错,小巫师们通往魔法学校的方式,正是这辆鲜红的蒸汽机车——霍格沃茨特快列车。
  车头的正中央有一块显眼的标牌上面写着:霍格沃茨特快列车,十一点时。
  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位于苏格兰高地,与伦敦市的距离大约有七、八百公里。列车从上午11点出发,于天黑时抵达目的地。
  也就是说,霍格沃茨特快列车的具体速度折算下来,大概是100公里每小时。
  这个速度在来自21世纪的杰瑞看来是有一点尴尬的,不过考虑到它是蒸汽时代的遗产,倒也还算过得去了。
  在这辆特快列车投入使用前,霍格沃茨的学生们每年开学与放假的时候,都会忙的手忙脚乱,被折腾得够呛。
  最初,接送小孩是家长们的职责,巫师家庭往往会选择各式各样的交通方式,比如飞天扫帚、夜骐马车或别的什么魔法坐骑。
  当然,这么做也意味着极大的暴露可能,每年都会有麻瓜目睹奇奇怪怪的飞行物。另外,还不时发生一些乱七八糟的交通意外。
  等到1692年保密法生效后,这些五花八门的上学方式自然都被废除,魔法部试图以门钥匙来解决交通问题。
  但这么做的效果其实并不大好,门钥匙给旅客们带来的体验感相当糟糕——使用它就像是在肚脐眼挂了钩子,然后被猛地钩起、急速飞行。
  可想而知,在统一使用门钥匙上学的那些年里,每次开学的头几天,霍格沃茨校医院都会被塞得满满当当,住满了晕门钥匙的可怜学生。
  出于安保方面的考量,历代校长都强烈反对开放飞路网作为学生到校的交通方式,家长们自然也大多持相同意见。
  后来,当时的魔法部部长奥特琳·甘柏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构想——使用麻瓜们发明的火车来接送学生们开学与放假。
  当然,在列车投入使用前,魔法部为此施展了诸多魔法,包括一百六十七道记忆咒与英国史上最大规模的隐藏咒,以及许多用于改装列车的魔法。
  在当时,许多纯血家族都非常排斥这辆魔法列车,宣称这种麻瓜的交通方式既不安全又不卫生,还十分低贱。
  但在奥特琳·甘柏的强硬手腕下,这些反对的声浪到底是被平息了。
  这名有魄力的女巫早在制定方案时就预料到了所要面对的争议与麻烦,她向学生与家长们发出公告:要么搭乘火车,要么干脆别上学。
  纯血们到头来只得乖乖就范,乘坐他们原本看不起的麻瓜火车,结果在使用后,“真香!”
  至少,等到纯血派巫师继任了魔法部部长一职后,他们没再张罗废除火车的事,而是默不作声地享受麻瓜科技带来的便利。
  站在明亮的露天站台上,杰瑞踌躇满志地看着停靠在一旁的霍格沃茨特快列车:这是奥特琳·甘柏遗留至今的突出政绩,自己又能在这个魔法世界留下怎样的痕迹?
  一家靠作弊手段建立的巨型企业?一只由狼人组成的军团?一个枝繁叶茂的巫师家族?一所以自己姓氏命名的学院?
  杰瑞对此满怀期待,他相信自己一定会活得非常精彩,这样才不算辜负自己的第二次生命。
  在杰瑞畅想未来的时候,一名高大的黑发男子高声笑着向入口处走来,身边跟着个同样黑色头发的碧眼男孩。
  “卢平!”高个男子远远地打起了招呼,“我还正寻思你什么时候来呢,这就是那个男孩?”
  毫无疑问,这个男人就是小天狼星布莱克,跟在他身边的,自然是那名大难不死的男孩哈利·波特。
  杰瑞饶有兴趣地观察着来人,和原著中同时期相比,他俩显然都是精装加大款。
  没有蒙冤入狱的小天狼星布莱克,很大程度上保留了他年轻时的风姿,不光相貌英俊帅气,体格也很健美。
  但他并不是杰瑞观察的重点,他身边的哈利才是。
  凌乱的漆黑短发、明亮的碧绿眼睛,正是在一岁时‘帮助’黑魔头自杀的神奇男孩,哈利·波特。
  就是比原著中那个被迫住进壁橱里的可怜小孩,发育得稍好一些,没那么瘦弱。
  不过,到底并非黑发碧眼的波斯猫版哈莉·波特,也不是火红长发的幼年版莉莉。
  杰瑞稍稍有点失望,但他并不意外。
  按他当年从路人巫师那里听到的消息,以及那些旧报纸上的说法,都是大难不死的男孩反杀了伏地魔,而非险死还生的女孩。
  路人也好,报纸也罢,使用的都是普普通通的英语,而非《冰与火之歌》中将王子与公主混同的高等瓦雷利亚语。
  虽然两个故事背后都涉及了一个救世主预言,但是哈利·波特这边的预言很清楚,预言家西比尔·特里劳妮说的是‘他’。
  如果詹姆和莉莉生下的变成了哈莉·波特,那么遭殃的多半就会变成隆巴顿夫妇,虽说他们已经够倒霉的了。
  《纳威·隆巴顿》七部曲?似乎也挺有意思的,迟钝的男孩在经历了风风雨雨后,终于斩蛇证道、成为了一代剑圣……
  “是的,小天狼星。”并不知道身边男孩在想什么鬼东西的卢平,快步迎向了他的老友,双眼却很快转到了一旁的哈利身上。
  ‘真像詹姆啊!’他暗暗感叹,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故友的孩子,但却是距离最近的一次。
  过了一会儿,卢平才迟疑地开口问道:“你的妻子,阿米莉亚没来吗?我的意思是,我以为她也会一起过来……”
  还不待小天狼星开口,卢平就给对方做了解释,“是部里的工作太忙了吗?我听说最近魔法部在加大对违禁物品的抄查力度。”
  “确实有这事,不过还没忙到连司长都要脚不着地的份上。”小天狼星摇了摇手,笑着对卢平解释起来。
  “阿米莉亚的侄女苏珊,也是今年入学,我们两家是一块过来的。这会儿,她正和兄弟、侄女在一起。阿尔法德和安多米达也在那里,他两再过三年就也到去霍格沃茨的年龄了。”
  听到答案,卢平放松了不少,他之前还有点担心老友和妻子吵架了。
  要知道,在小天狼星布莱克发现哈利遭到德思礼一家虐待后,那可是当场暴跳如雷。
  结果,法律执行司司长的丈夫多次被执法队传唤,成了那段时间里数家报纸的热门新闻,一度闹得沸沸扬扬。
  和之前一样,卢平又一次忽视了自己所冒的风险,他也因此差点被法律执行队逮捕。
  考虑到卢平的狼人身份,他要是失手被捕,那下场肯定很不妙。
  不过,卢平又怎么可能会因为顾念这个,而对詹姆的孩子袖手旁观呢?那些在尖叫棚屋渡过的月夜,是他永生难忘的回忆。
  小天狼星布莱克把话头引回了当下的抄查行动,他冷笑着说道:“卢修斯那家伙和以前一样机灵,赶在抄查前就把家里的麻烦玩意出手了。亚瑟他们忙来忙去,也没找出够分量的东西。”
  “其他几家也差不多,一个个跑得飞快,魔法部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小天狼星的脸上流露出烦闷与无奈的神色,显然他对此很不满。
  “整场抄查的最大成果,还是我们家交上去的那些玩意。为了鉴定辨别它们中哪些合法哪些非法、哪些该收好哪些该上交,阿米莉亚可是费了不少功夫。照我的想法,直接全扔掉算了。”
  卢平与小天狼星这对老友还在继续他们的话题,原本饶有兴趣地在一旁观察的杰瑞,却差点坐不住了。
  冈特家族的另一件传家宝——斯莱特林挂坠盒,原本这会儿应该就藏在布莱克家的大宅、格里莫广场12号,不会在这次抄查中被交出去了吧?
  杰瑞并不清楚斯莱特林挂坠盒,原本究竟有什么神奇的魔力。考虑到其他四巨头遗物的非凡能力,这件宝物也一定有什么特殊功效。
  他只知道斯莱特林挂坠盒也没能逃过文物亵渎者汤姆·里德尔的毒手,被‘盖了章’——硬塞了一枚灵魂碎片进去。
  没错,千年文物斯莱特林挂坠盒也被伏地魔这家伙制成了魂器。
  为了抢到它与赫奇帕奇的金杯,年轻时的伏地魔不惜对老富婆痛下杀手,一点都不念旧情。
  后来,功成名就的伏地魔将魂器藏进了年幼时发现的山洞中,并且设下了强大的黑魔法和魔药陷阱。
  为了测试这些手段的效果,伏地魔决定做一次活体实验。他向布莱克家族索要了一只家养小精灵——克利切,来做这个倒霉的牺牲品。
  结果证明,这是不必要的残忍,
  也许是早就对凶狠残忍的伏地魔失望透顶,也许是原有的纯血观念在巫师战争中发生了剧烈转变,也许只是单纯很重视这个家养小精灵……
  总之,布莱克家族的次子、原食死徒雷古勒斯·阿克图勒斯·布莱克,决定反叛伏地魔,用他自己的性命盗走了挂坠盒魂器。
  此后,家养小精灵克利切按照主人的遗愿,尝试摧毁魂器。但这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结果挂坠盒一直被藏在布莱克老宅中。
  本该如此。
  ‘斯莱特林挂坠盒,不会被魔法部收缴了吧?难道我还得强闯一趟魔法部不成?’杰瑞有点头痛,但他随后自己推翻了这个念头。
  魔法部此次抄查的目标正是危险的黑魔法物品,挂坠盒魂器作为尖端黑魔法造物,理论上讲,的确符合收缴的标准。
  但是,正因为魂器这一黑魔法过于高深、超出了大多数巫师的认知,结果反而不容易被辨识出来了。
  再加上伏地魔为魂器设下的隐藏与伪装,挂坠盒魂器直接暴露的可能性其实微乎其微。比起被魔法部发现并破坏,它被小天狼星直接随手扔掉的风险似乎更高。
  ‘还好有阿米莉亚女士在,挂坠盒应该被收好了吧?’杰瑞希望不要出什么大问题,他再次打量对面的哈利·波特。‘也许,我应该尽快回收伏地魔的魂器,免得再出什么麻烦。’
  “嗨,”并不知道对面男孩在打什么主意的哈利,主动向自己的同龄人打招呼问号。
  他最近的心情一直很激动,虽然早就从教父那里得知了魔法与巫师的存在,但他直到不久前才正式踏入了魔法世界。
  在孩子的眼中,这里的一切是如此的有趣新颖,自然难免有些亢奋。
  “嗨,我叫杰瑞,请问你是?”杰瑞闻言便把注意力收回现实,微笑着做了自我介绍,随后对哈利明知故问起来。
  “我叫哈……”哈利先是本能地张开,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把言语匆匆地吞了回去。
  在谨慎地环视四周之后,他见此时没什么人注意这边才低声说道:“我叫哈利·波特。”
  杰瑞给予了礼貌式的惊讶,但没有发出太大的动静。
  看得出来对方不是很消受得了这救世主的诺大名头,他自然不会大声嚷嚷、自讨没趣。
  只是,事情的发展并不会总能令人如愿以偿。
  一团团火红色头发,簇拥着涌了过来,好似一片火烧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