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03 列车上的故事 上

003 列车上的故事 上


  在辽阔的原野上,一辆满载旅客的列车,吞吐着浓烟向北疾驰而去,就像一条俯身猛冲的火龙。
  这辆列车于伦敦市国王十字车站准点出发,一路疾驰全程无停靠,其目的地是位于苏格兰高地的霍格沃茨魔法学校。
  杰瑞眼下正是这辆霍格沃茨特快列车的乘客,待在一间刚好满座的包厢内。
  没错,在这间包厢里足足坐了四个人:哈利·波特、罗恩·韦斯莱,再加上苏珊·博恩斯,以及杰瑞自己,都够举办一场双人决斗了。
  这个场面倒不是杰瑞存心安排的结果,全过程自然而然、顺理成章,杰瑞无心落子也无处插手。
  卢平和小天狼星是多年好友,既然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碰面,那送行之时理所当然也在一起。
  刚刚碰面的哈利与杰瑞,还有阿米莉亚的侄女苏珊,自然是一块上的蒸汽火车。
  至于罗恩,他出现于此的理由倒有些不同。
  本来,韦斯莱家今年刚好有四个还在上学的孩子,可以聚在一个包厢里。
  但是,珀西当上了级长,自然是去了级长专属隔间;乔治与弗雷德则跑去列车中间的车厢,他俩的朋友李·乔丹搞到了一只很大的袋蜘蛛。
  罗恩可不喜欢蜘蛛,自然没有跟着两个哥哥一起过去,转来转去到了这个包厢。
  在看到这个包厢中已经有三个人之后,罗恩本想去别处碰碰运气,却被哈利邀请了进来。
  杰瑞对此并不意外,在原著中受苦多年的哈利·波特,都长出了一副乐于分享的友善性子;现在这个童年环境改善了很多的他,自然没道理变得太冷漠。
  况且,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的时候,韦斯莱一家给哈利留下的印象,还算不错。
  虽然这条世界线上的哈利,有教父小天狼星布莱克照顾,不用向韦斯莱夫人询问进入站台的方法;但他还是与韦斯莱一家发生了友好互动。
  在巧合之下,哈利于登车时暴露了他额头上的闪电伤疤。刚好目击到伤疤的乔治与弗雷德,好奇心发作,就想要问这问那。
  然后,就被韦斯莱夫人给制止了,她并不希望哈利,在开学的第一天就想起那可怕的惨剧。
  大难不死的,可只有男孩……
  这件事被已经坐进包厢里的三人,隔着窗户听了个正着,哈利本人显然颇受触动。
  在从教父小天狼星那里,得知了巫师们追捧自己的真实原因后,哈利就对此产生了抗拒——比起救世主的虚名,他更希望那一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家人团圆美满的生活在一起。
  韦斯莱夫人的做法,歪打正着地进入了哈利·波特的内心,令其好感度大增。
  另一边的苏珊,对于再加一个人这件事,也没什么意见。虽然包厢里已经坐了三个人,但其实还不算太挤。
  他们三位,人手一个魔法手提箱,行礼都被收了进去,自然腾出了不少空间。
  ‘我和哈利的魔法手提箱,是布莱克姑父送的十一岁生日礼物。他的,又是怎么来的呢?’
  苏珊好奇地打量对面男孩的黑色行李箱,那上面用洁白的纯银镶嵌出一个古怪的纹章,看上去仿佛是一只三角形的眼睛。
  ‘那是他的家族纹章吗?可是,是哪一家的呢?好像有点眼熟的样子。’苏珊疑惑地皱了皱眉头,她努力地翻找自己的记忆,却什么也没想起来。
  最简洁的办法当然是张嘴去问对方,但苏珊没有这么做,她和杰瑞到底还不怎么熟,不大好意思开口。
  杰瑞注意到了女孩的视线,正笔直地落在自己手提箱表面的死亡圣器标志上。那是他在不久前,按照复活石戒指上的纹路所做的装饰。
  通体纯黑色的箱子,未免显得太单调,他就从与自己相关的几个符号中挑了一个出来,正是死亡三圣器的标志。
  这个符号构图简约、造型美感,背后还有着深远的内涵,难怪当年格林德沃也选择了这个标志。
  ‘认出来了吗?是联想起了佩弗利尔家族,还是直接想到了死亡三圣器。’杰瑞希望对方真的发现了什么,而不是单纯的好奇。
  在苏珊与杰瑞各怀心思的时候,一旁的哈利与罗恩则聊的津津有味。
  一开始还有些局促的两人,在列车驶出伦敦后终于打开了话匣子,话题从那道闪电伤疤,一路聊到了身边的家人。
  “我听说你和麻瓜住了一段时间,”放松下来的罗恩,好奇地询问,“他们究竟怎么样?报纸上有好多不一样的说法。”
  “不太好,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只是,我的姨夫姨妈和表兄都很冷漠。”哈利摇了摇头,闷闷不乐地说道,“事实上,我现在还不得不和他们住在一起。”
  ‘可怜的哈利。’坐在一旁的苏珊闻言叹了口气,中断了自己的冥思苦想。据她所知,对方姨妈姨夫的所作所为可不能只用冷漠来形容。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哈利的确没有说出全部的事情,那些不愿提及的灰色过往:自己小时候只能住在壁橱里,和蜘蛛待在一起,老是见不着光;动不动就要挨打,魔力暴动后被姨夫姨妈惩罚,平日里还会被达礼和他的狐朋狗殴打……
  诸如此类的痛苦遭遇,直到小天狼星教父出现才停止。哈利为自己的教父自豪,‘他可真是个有办法的人!’
  尽管德思礼一家在那之后基本上不和哈利说话了,平日里干脆把他当成空气。但哈利觉得这样就挺好,有时自己还能去教父的家里待几天呢。
  ‘要是他们决定把我赶出去就更好了,我就能去和教父一起生活了。’直至今日,哈利都会这么想。
  但哈利没有故意采取行动,一来他不想让教父失望——小天狼星要求他,在17岁前,要尽量待在德思礼家,除了上学的时候;二来,他不觉得姨夫姨妈会放弃教父每年提供的那笔金子。
  ‘以后,我应该把这笔钱还给教父。’哈利默默地琢磨此事,在得知自己在伦敦地下有一笔黄金之后,他就想归还这笔钱。
  不过,他的教父小天狼星果断地否决了这个提议,还要求他不要乱花金库中的存款。
  ‘我应该用毕业后的工资来还,教父不要的话,我就还给安多米达或者阿尔法德好了。我还可以做更多的事,完全彻底地恢复教父的名誉……’
  在思索自己的还款及报答计划的同时,哈利突然开口询问罗恩,“你家里一定不一样吧?我之前看到你们一家其乐融融的样子。我要是也有三个巫师兄弟就好了。”
  哈利·波特想要更多地了解韦斯莱一家,那是他曾经有过却在记事前失去的东西,也是他无比接近却没能真的得到的东西。
  “五个。”罗恩的表情不是很高兴,“我有五个巫师哥哥一个女巫妹妹,我是我们家去霍格沃茨上学的第六个了。”
  “你可以说,我应当以他们为榜样。。”他低着头继续说,“比尔和查理已经毕业了,在校时,比尔是男生学生会主席、查理是魁地奇球队队长;现在珀西当上了级长;弗雷德和乔治尽管调皮捣蛋,但他们的成绩是顶呱呱的。”
  “大家都觉得他们很有意思,都盼望我能跟他们一样。”罗恩叹了口气,“话说回来,如果我能做到,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了,因为他们在我之前就做到了。”
  杰瑞很懂这种滋味,在兄弟们之间不出彩的那个孩子,总是会有这种不上不下的古怪感受。
  罗恩继续对哈利叙述自己的情况,“你要是有五个哥哥,你就永远用不上新东西。我穿比尔的旧长袍,用查理的旧魔杖,还有……”
  他顿了顿,没有继续讲下去,神色也变得十分消沉,两只眼睛一个劲儿地往地上瞅,人也矮了三分。
  听到一半的哈利不清楚具体情况,但他能用自己小时候培养出来的经验断定,这个红头发男孩的心情很沮丧。
  ‘该怎么办?’哈利低头思索,苏珊也关切地望向了垂头丧气的罗恩。
  全程旁听的杰瑞,倒是大致能够猜出缘故。按照原著剧情和语言逻辑,罗恩刚刚要说的话,应该是‘珀西扔了不要的宠物’。
  问题就出在这里,原著中这只宠物明面上是一只被取名为‘斑斑’的长寿续命型懒老鼠,背地里却是老鼠阿尼马格斯、背叛者小矮星彼得。
  尽管罗恩觉得它已经老得毫无用处了,但还是很珍视、喜爱这只自己唯一的宠物。甚至,在上三年级的时候,不惜为了猫和老鼠的问题而与赫敏闹翻。
  直到他知道,这只睡在自己床上的老鼠,其实是个秃顶男人……
  抛开这基情四射的内情不提,小矮星彼得目前在杰瑞这里高就,荣幸地担任决斗陪练一职,此时正被圈在手提箱里。
  也就是说,那只原属于珀西的宠物,不出意外的话,就是一只货真价实的真老鼠。
  老鼠在自然界中的寿命一般为1至3年,哪怕有精心饲养加上魔法治疗,这只真老鼠也很难活过十二年。
  再看罗恩现在如此失落,这只未能出场的宠物,多半并不是早早死了那么简单。它很可能是在传到罗恩手上后,才结束了自己的超长待机期。
  一个十一岁男孩,高兴地获得了宠物,却没过几天就失去了它。
  杰瑞摇了摇头,若要把这种情况一言以蔽之,那就是‘惨!’,简直是童年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