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05 列车上的故事 下

005 列车上的故事 下


  一个笑容可掬、面带酒窝的女人推开了隔间的门,她笑着询问屋内的四名小巫师:“亲爱的,要不要买车上的什么食品?”
  苏珊习惯性地走了过去,打算挑上几样自己爱吃的零食当午餐,她选了糖羽毛笔、甘草魔棒和锅形蛋糕。
  杰瑞也掏钱买了几块蛋糕、奶酪和一只巧克力蛙,虽然现如今身体素质早已异于常人,但他可没有绝食苦修的兴趣爱好。
  见此情景,罗恩的耳朵则又涨红了。
  “不,谢谢了,我自己有带吃的。”他小声回答女售货员,眼睛却还是忍不住瞅向那辆载满零食的小推车。
  看到红发男孩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哈利决定做点什么,他自掏腰包向服务员购买了一些零食。
  分量并不算很多,毕竟哈利早上是跟着教父小天狼星一起过来,自然没有被饿到的可能性。
  不过种类倒是很齐全,基本上一样不落,每种零食都买了一两个,总共花了哈利七个银西可和二十一个铜纳特。
  他把这小堆食品抱进了隔间,分开码在两侧座位的空处,表示要与大家一起分享。
  在教父出现前,哈利没有和任何人分享东西的机会,既是因为他什么好东西都没有,也是由于他那时压根没有可以分享东西的朋友。
  现如今重返了魔法世界,哈利很想与人分享自己的喜悦,一上头就买回来一堆零食。
  然后,他尴尬地遭到了拒绝。
  并非来自苏珊,她对分享零食没什么意见。另外,在注意到罗恩的窘况后,好心肠的她很乐意做点什么。
  杰瑞也没理由反对,一个孩子想帮另一个孩子,反正这也碍不着他,何必阻拦?
  况且,他也确实打算和哈利搞好关系。
  一来,在魔法世界中大多数人都喜欢这颗救世之星的时候,非要特立独行地表现出相反态度,显然是不明智的。
  二来,他本心里也并不讨厌对方,到底是童年回忆的一部分,相处起来可是自带滤镜加持的。
  三来,对方不光是活体魂器,还对伏地魔自带嘲讽效果,怎么看都很有价值。
  总之,杰瑞和苏珊都不排斥分享零食,哈利这个主意的唯一阻力,恰恰是受益人罗恩。
  这个红头发男孩低下了头,拿出一个鼓鼓囊囊的纸盒打开,里面盛放了四块三明治。“你们不会喜欢吃这个三明治的,太干了,还很咸。”
  接着他意识到了这么说的不妥之处,连忙为自己母亲辩解道:“她没办法,实在没时间,要同时照顾我们五个。”
  “来吧,来一个南瓜馅饼吧。”哈利干巴巴地说,他也没想到对方会是这种回答。
  是苏珊打破了僵局,她起身主动从罗恩那里取来一块三明治,同时递了一份锅形蛋糕过去。
  “罐头咸牛肉口味,正好是我喜欢的口味。”苏珊笑着咬了几口三明治,脸上完全没有勉强的意思。
  哈利与罗恩都相信了这个答案,愉快地吃起了零食,并时不时发出“真香”的赞叹。
  ‘果真如此吗?’杰瑞心里有不同的答案,但他没理由挑破。他索性也跟着上前,用奶酪换了块三明治,就着其他零食吃掉。
  凭心而论,罗恩老妈莫丽·韦斯莱的手艺并不算糟,在家庭主妇这个领域算不错的了。
  但要想和餐饮行业的特色食品比拼,显然是差了不少,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包厢内四人边吃边聊、有说有笑,先是讨论密室是否真的存在,接着又猜测其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然后话题又拐到了其他形形色色地事情上去。
  “能登上巧克力蛙画片的,都是些特别有名气的巫师,我要是也能上去就好了。”罗恩不经意地发挥出预言的本事,“我差不多攒了五百张了,就是缺阿格丽芭和波托勒米。”
  杰瑞古怪地瞥了罗恩一眼,对方在原著中确实于未来登上了巧克力蛙画片。
  这是完全地巧合,还是说,罗恩真的有些许预言天赋呢?
  他一边在心里嘀咕,一边打开了自己的那只巧克力蛙,取出了画片。
  画片上是一张老头的脸,苍白的胡须披垂着,头顶却光秃秃的;他拿着一条蛇或者蛇造型的魔杖,黄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瞪着外面,仿佛在等待什么。
  画片下边的名字是:卑鄙的海尔波。
  “真是有缘。”杰瑞如此评论道,同时用魔力将想追寻自由的巧克力蛙牢牢地束缚住。
  他知道海尔波是谁,对方是最早的蛇佬腔之一,说不准还是萨拉查·斯莱特林以及自己现在这具身体的先祖。
  海尔波将蛇佬腔用的出神入化,是他第一个培育出了可怖的蛇怪,并使用蛇佬腔来驾驭这凶残的蛇王。
  其人的成就远不止于其特殊的血脉,他是第一个成功制造出魂器的巫师,很可能就是魂器的发明者。除此之外,他还开发出许多强大危险的黑魔法。
  这一切,令海尔波成了有史以来已知最强大、最有影响力的黑巫师之一,他也因此登上了巧克力蛙画片。
  ‘话说回来,密室里就有一条蛇怪。’杰瑞希望那条蛇节操灵活一些,别太认人抱住已经八等份的汤姆不放。
  如果蛇怪配合的话,他就能收复宠物的方法获得【蛇怪】的召唤卡牌;如若不然,就只能用击杀的办法来爆一张出来了。
  杰瑞边想抓起巧克力蛙,打算想用这份会动的美食。考虑到他自己也养了一只蛙,这一幕还真有点诡异。
  巧克力蛙来回左右扭动身子,却还是逃不脱强加于身的束缚,看样子是在劫难逃了。
  哈利也乐呵呵地打开了他的巧克力蛙,并惊喜地发现其中的画片是邓布利多。
  就在这时,包厢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接着,一个有着浓密褐色头发的小姑娘走了进来,她身上已然换好了霍格沃茨的校袍。
  “你们有人看到一只蟾蜍了吗?纳威丢了一只蟾蜍。”她开口发话,露出了一对大门牙。
  女孩身后不远处,还有一个圆脸的男孩,稍稍偏胖的样子。他眼睛红通通的,语带哭腔,“我又把莱福弄丢了!它总想从我身边跑掉!”
  毫无疑问,前者是赫敏·格兰杰,原著中的万事通小姐,杰瑞不久前认识的朋友。后者则是纳威·隆巴顿,日后的一代剑圣、斩蛇之人,如今还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圆脸小胖子。
  现在的赫敏并不怎么擅长交际,明明是在向他人寻求帮助,说起话来却莫名显得自高自大。
  直到她注意到那个熟悉的黑发男孩,以及对方正在做的事情。
  “咔嚓。”
  杰瑞一口咬掉了巧克力蛙的头,任由其躯体抽搐。然后,他对着差不多有一个月没见面的女孩挥了挥手,“嗨!赫敏。”
  赫敏的神情是呆滞的,心里万马奔腾:在小时候听过的童话故事里,巫师的形象总是有些古怪的;前段时间在对角巷,她也确实见到了不少奇怪的人。
  老实说,赫敏本来觉得自己已经对巫师们的形象,有了一定的承受能力,不会被轻易吓住。
  可眼前是怎么回事?才一个月没见的小伙伴,那么就突然变成了生吃蟾蜍的怪人!
  女孩清楚地看到,男孩手里那只没头的棕色青蛙,四肢先是有一下没一下的抽搐,然后就渐渐停止不动了。
  ‘我的上帝啊!不对,是我的梅林啊!’赫敏的内心是咆哮的,脸上的表情都快绷不住了。
  她只是本能地把纳威拦在了身后,尽量挡住了对方的视线,不想让他看到宠物如此惨烈的结局。
  这还不算完,手上动作没停下来的哈利,也把他的巧克力蛙送进了嘴里。
  在小小的包厢之中,又响起了几道清脆的咀嚼巧克力的声音。
  赫敏下意识地转头看过去,又是一只半截青蛙,残躯还在男孩的嘴边徒劳地蹬腿。
  “你!你们!”赫敏感觉自己脑子都快不够用了,纳威应该只丢了一只蟾蜍才对吧?
  所以,这两只棕色蟾蜍不是纳威的莱福?所以,杰瑞和那个男孩没有吃莱福?
  所以,他只是喜欢吃蟾蜍?还找了同道中人一起吃?
  赫敏无力地发着呆。
  由于杰瑞是赫敏在魔法世界第一个说的上话的同龄人,所以她难免有些在意。为此赫敏专门翻了书,查询他的姓氏与那神秘的蛇佬腔。
  ‘书上可没说,蛇佬腔在能与蛇对话之外,就连饮食习惯都会向蛇靠拢这种事啊?’
  少女十分忧郁,她觉得自己有些没法直视少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