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06 列车上的故事 末

006 列车上的故事 末


  “呼,原来只是巧克力吗?”
  在苏珊解释一通之后,赫敏的脸色终于逐渐恢复正常。她犹豫地望向杰瑞,拿不准自己该说些什么。
  ‘好久不见?你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有没有提前预习课本、学会新魔法?我试了几个简单的咒语,都起作用了!’
  这些话在赫敏心中翻了几番,却终究没有吐出口来。她并不是一个十分擅长交际的人,在小学时就是如此了。
  除了帮同学解答问题,或者提供别的帮助之外,赫敏真的不是很清楚,到底应该怎样与他人交际。
  在来到魔法世界后,这个问题显然更加严重了。不懂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赫敏只好试着从书本中寻找答案,可买来的这些书里也没有讲过该怎么交朋友。
  于是,在这个开学的日子里,赫敏没好意思主动跑去找自己唯一认识的朋友杰瑞,而是一个人找了个靠后的空隔间待着。
  还特意开着门。
  嗯,赫敏并不是指望某个朋友会来主动找自己,她只是不想被人误会自己要独占整个包厢,就是这样。
  在隔间里面,她静静地阅读《霍格沃茨:一段校史》。虽然这本书已经被读过第三遍了,但比起已经能背出来的课本,还是有些许新鲜感的。
  好吧,其实已经有些无聊了,还很尴尬。尤其是过道人来人往,却没人选择走进来坐在她身边的时候。
  因此,当满眼泪光的圆脸男孩纳威走进来,带着哭腔询问赫敏——有没有看到一只蟾蜍的时候,她果断地选择伸出援手,帮着对方一起寻找宠物。
  ‘这会是一个好的开始吗?靠自己的行动,交到新的朋友。’赫敏忐忑地问自己,这个问题还没有答案。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寻找蟾蜍莱福之旅并不顺利,都走了大半节列车了,还没有走到。
  ‘莱福是藏在角落里了?还是已经出了什么事?’
  想到这里,赫敏抬起头来,先是以与男孩刚刚打招呼时尽量相同的方式、语气,回应道:“嗨!杰瑞,好久不见。”
  接着,她没等杰瑞开口就表示:“不好意思,我想我现在还得继续去找纳威的蟾蜍。”
  只是,她在说这些话时,语气稍稍变弱了一些,显得有些进退失据。
  赫敏也觉得隔了一个月碰头,却这么仓促离开,显然不大合适。但杰瑞身边看上去已经有了不少新朋友,她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插上话。
  还是先把自己手头的事做好吧!
  当然,杰瑞并不打算让赫敏就这么离开,这么多隔间挨个问过去,也太费事了。而且,他也想趁这个机会影响一下对方。
  等到了霍格沃茨,就该分院了。再不开口,可就迟了。
  “赫敏,请留步。”杰瑞边说边起身,快步走到门口。
  “挨个问这种方式未免太慢了,也没什么效率。”杰瑞出言挽留赫敏与纳威,“我想,这件事,我正好可以帮上忙。”
  赫敏停下了脚步,事实上她还没有迈开腿。
  看着走近的黑发男孩,赫敏心里松了一口气。她之前还有点担心,对方在交了新朋友后,就像以前那些同学一样懒得搭理自己了。
  哈利、罗恩和苏珊好奇地看着杰瑞,暗暗猜测他想用什么办法找到那只‘追寻自由’的蟾蜍。
  纳威双目含泪,小声地念叨着蟾蜍的名字‘莱福’,希望这只由阿尔吉叔叔买给自己的宠物,不要就这么消失的无影无踪。
  “蟾蜍,嗯,有点特别。”杰瑞的话得到了罗恩的赞同,这种满身疙瘩的两栖类早就不是一种时兴的宠物了。
  罗恩不大明白,纳威为什么这么着急,非要满火车跑着找蟾蜍。
  ‘如果我要是有一只蟾蜍,我会想办法尽快把它弄丢、越快越好。不过我既然什么宠物也没有,那也就没话可说了。’
  罗恩暗暗猜测,‘杰瑞是要劝对方,干脆顺势换一只流行的宠物吗?’
  然而,杰瑞接下来的话却出乎罗恩的预料,令他颇为讶异。
  “不过,我也养了只蛙。仔细想想,它们之间还是有些不同的。”杰瑞走到纳威身边,询问对方,“你能描述一下宠物的具体品种和形貌特点吗?或许我们能很快找到它。”
  “你愿意帮我?我的意思是,这实在太好了,谢谢。”纳威闻言后十分感激,哭腔也暂且收住了。
  他努力地回忆自家宠物莱福的样子,同时用两条胖胖的胳膊连笔带划,样子一时间有点滑稽。
  “莱福是一只金背蟾蜍,个头很大、身体肥壮,还特别好动。”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后,纳威才尴尬地意识到,自己说的好像还不够清楚。
  他急忙补充道:“莱福背上是金黄色的,肚皮的颜色很深;它身上长了许多细小疣粒,眼睛特别黑。”
  为了保险起见,杰瑞又询问了纳威一些其他细节。在确定没问题后,他拍了拍对方圆乎乎地肩膀,“放心,我想你很快就可以和它重逢了。”
  一旁的哈利闻言,好奇地询问:“你打算怎么做?我的意思是这不大好找吧?”
  另外三人也很好奇。
  “我们可是巫师啊!”杰瑞说着,就掏出了系在腰间的魔杖,“【莱福】飞来!”
  在念诵咒语的同时,他闭目想象蟾蜍莱福的样子,激发了【飞来咒】的真实效果——依据印象来召唤物体。
  见到杰瑞施展魔法,几位观众自然是十分兴奋,直接围了上来。出生在麻瓜家庭的赫敏自然没接触过多少魔法,另外三个孩子也没学过几个魔咒。
  考虑到小巫师的心智与自控能力,巫师家长们不会在上学前就自行教导孩子太多咒语。
  一般来说,也就是顺应孩子在魔力暴动时展露出来的天赋,传授一两个相似咒语稍加引导;或者教给孩子几个没什么危险性的小咒语。
  对于入学前的孩子来说,同龄人施展魔法这种事,还是挺新奇的。
  众人的期待并没有落空,没过多久,就有一只大个蟾蜍打着转儿飞进了包厢。
  杰瑞见状,轻挥魔杖,用无形的魔力兜住蟾蜍莱福,将之送进了纳威的怀中。
  “莱福!”纳威惊喜地叫了出来,看向杰瑞的眼神中满是感激,“谢谢,真的很感谢,我还以为自己再也找不着它了……”
  与宠物重逢的纳威涨红了脸,想要好好道谢,却要想不清楚该怎么表达。
  纳威此时的情感是真诚的,有系统提示为证。在杰瑞的眼中,对方头顶冒出了点点金光,看样子自己很快就能再收获一张传说品质的伙伴卡了。
  围观的哈利、罗恩与苏珊也配合地表示了激动。虽然全程没什么声光特效,但同龄人施法一事还是令他们看得津津有味,自然而然地想象起自己在入学后施法的样子。
  唯有赫敏的表情有些不同,疑惑之色于她的小脸上浮现出来。
  “我在《标准咒语,四级》看过,飞来咒不是用于召唤无生命物体的吗?除了弗洛伯毛虫这种智慧程度较低的生物之外,难道蟾蜍也……”
  没错,在相遇的那天里,杰瑞与赫敏曾互换书籍阅读。赫敏偶然翻到了这一页,记下了这件事。
  “这里的意思是指飞来咒适合用于召唤无生命物体,事实上青蛙、驴子和鲑鱼,也能用飞来咒召唤过来。”杰瑞摇了摇头,“就连神奇生物,也可能被飞来咒捕捉,比如嗅嗅。”
  见赫敏还是有些迷惑,杰瑞进一步解释,“这涉及到施法抵抗问题,在用飞来咒召唤目标时,如果被召唤物是活物,那它就很可能进行反抗。要是巫师的魔力不足以压制对方,那么这次施法自然就会以失败告终。”
  “另外,施法巫师对目标的熟悉程度,也会影响到飞来咒的效力。”杰瑞转过头看向纳威,“刚刚他描述的很清楚,这又仅仅只是一只蟾蜍,自然抵抗不了我的召唤。”
  杰瑞所言非虚,原著中巫师们真的用飞来咒召唤过青蛙、鲑鱼乃至大型生物驴子,以及神奇生物嗅嗅。
  在魔法世界的历史上,还有过一个名为‘唤夜’的反麻瓜组织。为了表达对麻瓜的憎恶,这群巫师立誓绝不在不使用魔法的情况下举起、搬运或移动任何物体。
  因此,‘唤夜’研究出了召唤咒的多种用途。无论是搬运、移动无生命的家具、财宝,还是照顾、料理活蹦乱跳的宠物、食用动物,这群巫师都靠飞来咒来解决。
  嗯。其创始人和领导者吉迪翁·弗拉特沃西,最终也死于飞来咒。他在召唤谷仓和家畜时,没控制好分量,结果被活活压死……
  在杰瑞将飞来咒召唤活物的原理解释清楚后,赫敏激动的表达赞叹:“你懂得真多!”
  “你知道我家里没有一个人懂魔法,小时候每次魔力暴动,我们全家都很奇怪。所以当我收到入学通知书时,我吃惊极了但又特别高兴,我并不是怪胎异类,是会魔法!还有别的和我一样的人!”
  激动之下,赫敏语速很快,就像一个小连珠炮似的。
  “所以,我在家里把课本都背了下来我还试过几道简单的咒语——只是为了练习,而且都起作用了。但是,【飞来咒】这种级别的咒语对我来说,还是太难了。”
  “我的意思是,你可真厉害!”
  赫敏把之前想说的话一气说完后,还在脑海中继续寻找形容词,想要在说些什么。
  包厢里面的罗恩忍不住开口了,“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那你们可以先回去吗?等到去了学校再聊。”
  嗯,这件包厢本来就被他们四个先来的人坐满了,现在又来了两个,实在有些挤了。
  另外,罗恩还想再吃点东西,没心思听人聊天,他现在确实很饿。
  “哦!”赫敏应了一声。
  她看了看当下的包厢现状,觉得剩余空间确实不大宽裕,便向杰瑞道别。
  “我送一下你,正好还有些话想说。”杰瑞古怪地看了一眼罗恩后,带着赫敏一起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