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08 终抵霍格沃茨

008 终抵霍格沃茨


  在杰瑞与赫敏促膝长谈、纳威全程旁听的时候,哈利、罗恩与苏珊当然也没有干等着。
  正是好动的年纪,又最近才认识,自然没有非要等某人回来才继续的道理。
  况且杰瑞离开时就说过了,自己得过段时间才会回来,让他们不必多等。
  于是,在为杰瑞单独留出一份零食后,哈利、罗恩与苏珊就继续边吃边聊。
  两个男孩一眼投缘,聊起天来更是感觉相见恨晚,越聊越亲近。
  苏珊则美滋滋地享受零食,时不时再插几句话,倒也不觉得无聊。
  很自然地,他们的话题转到了韦斯莱一家的其他孩子身上,哈利一直对热闹的家庭生活充满向往。
  “你的哥哥们都是哪个学院的?”哈利问。
  “格兰芬多。”罗恩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却有些为难。“我的爸爸妈妈以前也是上这个学院的。如果我没进格兰芬多,真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
  他接着补充,“倒不是说我觉得去别的学院就特别不好,只是,果然还是不想去斯莱特林。”
  “那就是神秘人待过的学院,对吧?”哈利谨慎地询问此事,托教父的福,他不仅日子好过了不少,还对魔法界有了一些基础认识。
  “不错。”罗恩说着便倒在座位上,他吃得很饱。“并不是所有变坏的巫师都出自斯莱特林,但所有黑巫师中最出名、最危险的神秘人,确实是从那里出来的。”
  哈利嗯了一声,然后便倚在了座椅的靠背上,一时间心事重重。
  在此之前,他就已经听过很多与斯莱特林有关的评论了,总的来说并不怎么正面。
  好吧,这还是客气的说法。
  不客气地讲,斯莱特林学院就没给哈利留下多少好印象。只要一想起杀死了自己父母的神秘人出自那里,他就会本能地升起一种浓郁的反感之情。
  从小到大,哈利无数次地想念父母。
  尽管一直等到教父小天狼星出现,他才知道父母真实的样子,但在那之前,他就已经无数地幻想过了。
  ‘我会被分到哪个学院呢?总之,千万别是斯莱特林。’沉默之中,哈利有些担忧。‘不会等到分院的时候,突然有老师宣布他们搞错了,我应该坐火车回去吧?’
  哈利眉头紧皱,在见识了杰瑞以【飞来咒】寻回蟾蜍后,他就有些不自信了。
  对方在开学前,靠一个人自学就掌握了这种压根没在一年级课本上出现的神奇咒语,想用的时候就能轻轻松松地用出来。
  可自己到现在,也只是能在不经意地时候偶尔搞出些许怪事来,压根不能稳定发挥……
  ‘我该不会是个假巫师吧?’在这骤然安静的时刻,哈利脑子里冒出了一串胡思乱想。
  苏珊见他两突然冷场,便转移话题另起了个头儿,“你俩听说古灵阁最近发生的事了吗?《预言家日报》上都登满了,居然有人试图抢劫地下金库!”
  “我知道,我哥比尔就在替古灵阁做事。他是名解咒员,经常往古墓、遗迹之类的地方钻。”罗恩飞快地答道。
  哈利表示自己也有所耳闻,并对这场古怪的劫案深感疑惑——盗贼闯入了地下金库,却什么也没拿。
  他们都对此发表了意见,罗恩认为劫匪能在强闯古灵阁后逃走,一定是个危险强大的黑巫师;苏珊怀疑劫匪与之前的小汉格顿凶杀案有关;哈利则觉得劫匪这古怪的行为背后有着某种特殊的缘故。
  在讨论过程中,哈利突然回想起了自己在和小天狼星一起去古灵阁的时候,偶遇的那名超大号彪形巨汉——海格,对方也是去古灵阁取东西的。
  当然,他并没有胡乱地怀疑海格是那个诡异、神秘的银行劫匪。
  不光是因为海格那过于显眼的体型,在硬性条件方面就不适合干这种活。也是因为,哈利知道海格的身份与当天去古灵阁的目的。
  鲁伯·海格是霍格沃茨的猎场看守,当天去古灵阁也是为邓布利多校长办事。因此,哈利并不觉得对方会有问题。
  那么会是谁呢?哈利在脑子里反复琢磨这桩新闻,却猜不出答案。
  当罗恩提及有人怀疑这起事件背后有神秘人作祟的时候,哈利顿时升起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那道耀眼的绿色光芒再次于他脑海中闪现,相伴而来的,还有一阵高亢、凶残的笑声……
  哈利捂住了额头,脸色惨白,苏珊误以为他是在害怕,急忙制止罗恩再提神秘人的话题。
  罗恩见此情状乖乖收声,为了安慰哈利,转而讲起他最爱的娱乐——魁地奇的故事:
  首先是四只球的区别,接着是七名队员的分工与位置,然后是其他规则与犯规手段,最后则是他所看过的几场知名比赛。
  当罗恩正好讲到球赛最精彩之处的时候,隔间门又被推开了,不过这回进来的不是赫敏·格兰杰,也不是杰瑞·冈特。
  从门口处进来了三个男孩,打头的是一个面色苍白,有着一头淡金色头发的男孩。
  在他身后一左一右杵着两个长相感人的矮胖墩,简直像他的保镖一样。
  “是真的吗?”德拉科·马尔福一边拉开门向包厢内,一边满怀期待地朝着问道:“整列火车上的人都在纷纷议论,说哈利·波特就在这个隔间里。这么说,那就是你了。对吧?”
  哈利立刻认出了中间的白脸男孩,正是他之前在摩金夫人长袍店里遇到的那个人,对方以一种比在对角巷时更感兴趣的眼神注视着自己。
  ‘他是来做什么的?’哈利有些疑惑,在打量对方一行人的同时,答复道:“是的。”
  “哦,这个是克拉布,另一个是高尔。”德拉科见哈利在观察他们,就随便介绍了一下,“我叫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
  苏珊微微皱起了眉头,罗恩干脆瞥了对方一眼,搞不清楚对方是来做什么的——马尔福一家原先不是神秘人那边的吗?怎么会突然跑来见‘救世之星’?
  ‘还摆出这副架势。’他轻轻咳了一声,免得自己一不注意笑出声来。
  德拉科扭头看向罗恩:“你觉得我的名字很好笑吗?看你那副样子,我不用问就知道你是谁。我父亲告诉过我,韦斯莱家的人都是群红头发的雀斑脸,孩子多到养不起。”
  罗恩闻言直接涨红了脸,却又不知该说什么才能反击对方。
  德拉科见状乘胜追击,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了罗恩一眼,“一身二手货,那是你第几个哥哥留给你的?”
  “用不着你管!”罗恩冷冰冰地答道。
  “够了,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哈利站在罗恩前面质问来人。
  “啧,”德拉科闻言后稍稍收敛气焰,他用一种煞有介事地语气对哈利说道:“我只是想来提醒你,巫师与巫师是不同的,有些巫师家庭要比其他家庭好许多,波特。你不会想跟差劲的异类交朋友吧?在这一点上,我能帮上你。”
  说这些话时,德拉科模仿着父亲的样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而有权威。
  接着,他便伸出手要跟哈利握手。
  但哈利不想答理他,没人会喜欢一个在自己高兴时突然窜出来搅兴,还试图规驯自己做这做那的家伙。
  曾经常年累月生活在姨妈一家高压训导下的哈利,尤其不喜欢这种做派。
  “我想我自己有权选择该与谁做朋友,用不着别人来操心,多谢了。”被触发了不快回忆的哈利朝对方冷冷地甩下一句话。
  没想到自己会遭到拒绝的德拉科。苍白的面颊憋出了一层淡淡的红晕。
  他不觉得自己的态度有什么问题,反而认为是先来的罗恩造成的影响,决定再尝试一下。
  德拉科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遍包厢内的行礼,‘三个人只有一堆行李和三个分开放的手提箱,应该是魔法手提箱。等等,怎么会有三个?’
  德拉科可不相信韦斯莱家有闲钱去买昂贵的魔法手提箱,他认为这肯定是另外两人中有人买了两个手提箱。
  在确认罗恩身边并无宠物后,德拉科就自然而然地有了主意。
  “话说回来,”德拉科恶毒地拉长了语调,“韦斯莱家著名的家庭老鼠呢?”
  “埋在后院了。”罗恩脸上的表情已经被痛恨取代了。
  “呵呵,这可太让人伤心了。”德拉科满脸嘲弄之色,“波特,我应该告诉你的,大家普遍公认这是史上最有意思的宠物故事。你觉得呢,韦斯莱?”
  罗恩既气愤又羞愧,脸涨得通红,双手也攥成了拳头——
  “够了。”哈利与苏珊异口同声地说道,“不管你想干什么,请回吧!”
  德拉科惊讶地看向哈利,罗恩则感动地连连点点头。
  这回,德拉科可以确定自己与对方交友的计划,算是彻底泡汤了。
  “我要是你呀,波特,我会特别谨慎小心。”他恼火地拉长了语调,带着满满的恶意说道:“你应当放聪明点,否则你也会走上你父母的那条蠢路,他们都不知好歹。”
  他顶着哈利、苏珊与罗恩沸腾的怒火,继续开炮:“你如果继续跟像韦斯莱家或小天狼星这样的血统叛徒混在一起,你早晚会落到同样的下场。”
  哈利三人腾地拍案而起,罗恩脸红得像是在燃烧,苏珊也不甘人后。
  “现在,给我闭上你的嘴!”哈利下达了最后通牒。
  “哦,你们想打架,有这个胆量吗?莽撞的家伙。”马尔福冷笑说。
  “除非你们现在就给我出去。”哈利满脸怒气,双手握紧。
  他原本不想和对方硬碰硬的,毕竟克拉布和高尔的块头实在太大,但他不能容忍对方侮辱小天狼星和自己的父母。
  “可是我们并没有想走的意思,是不是啊,小伙子们?他两把能吃的和不能吃的都吃光了,你们这里好像还有。”
  德拉科话音未落,高尔与克拉布就向包厢内的零食伸出了毒手。
  他们瞄准的目标,赫然就是哈利、苏珊与罗恩一起为杰瑞保留的那份零食。
  在高尔与克拉布即将触碰到零食的时候,一股强大的拉力自他俩背后袭来,拽着他俩的衣服将他们掷出包厢,重重地叠在了过道上。
  只留德拉科呆呆地站在原地,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这可真热闹,到底是出什么事了?”旁观吃瓜吃到自己身上来的杰瑞,假笑着走近了包厢。“算了,还是先赶快换上长袍吧,霍格沃茨就快要到了。”
  这时,窗外的天空已然黑了下来,变成了深紫色的样子,火车似乎也减慢了速度。
  霍格沃茨,即将到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