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09 月下黑湖

009 月下黑湖


  战略很成功,奈何战术很失败——靠幻身咒旁观了这场火车碰头会的杰瑞,如是评价道。
  德拉科·马尔福自说自话的交友活动,虽然最后以失败告终,但这一行动本身的立意并没什么问题,甚至应该称其为非常正确。
  就像杰瑞之前想的那样,在大半个不列颠魔法界都把哈利看做是驱逐伏地魔的英雄时,不装作喜欢他无疑是不明智的。
  假如德拉科真的与哈利结成了某种小团体,马尔福家的财富、人脉加上‘救世之星’的名望、影响力,他们简直可以在学校里为所欲为。
  只要邓布利多完全视而不见的话……
  ‘这会是谁的主意?’杰瑞打量了包厢内的局势一眼,心中便有了答案,‘左看右看,这都像是卢修斯的手笔。’
  这位马尔福家主的长处,应该正在于此——拉帮结派,亦或经营人脉。
  不过,德拉科的执行能力显然很有问题——这幅颐指气使的做派,怎么看都不像是来真心交友的;更别提两人话不投机之后,他哪壶不开提哪壶,硬是把话头扯到了哈利父母身上。
  ‘这不是要上赶着翻脸么?’杰瑞暗暗吐槽。
  正如杰瑞预料的那样,包厢内一触即发的局势,被德拉科的一个关于血统叛徒的侮辱瞬间引爆——哈利一方忍无可忍、决定赶人,马尔福一伙则表示要干点坏事。
  嗯,他们所要做的坏事,正是——抢劫零食。
  真是一桩‘骇人听闻’的恶行,杰瑞一脸认真,决定插手干预。
  一左一右两记飞来咒,就将克拉布与高尔清除出场。
  当然,杰瑞没有直接来个掷出窗外。这可是一辆高速运行中的火车,他还没凶残到这种地步。
  两个小胖墩只是被拍到了包厢外面,紧紧地叠在了一起,犹如一座厚重的石磨。
  德拉科只感到自己身边突然有两道恶风扫过,接着意识到两个跟班原地消失,然后就有一名黑发黑眼的男孩从背后走出,还被哈利热情地迎了进去。
  眼前的这一幕,令德拉科颇有些嫉妒,那边的才是自己期望的开展,怎么搞成了这幅样子?
  在反应过来具体发生了什么,并意识到自己此刻的处境后,德拉科咬着嘴唇、带上跟班,一声不吭地离去,脸上带着一层恼怒地红晕。
  留下的杰瑞、哈利、罗恩与苏珊,自然是陆续更换长袍,为即将抵达的霍格沃茨做准备。
  “刚刚那道魔法也是飞来咒吗?可真是带劲!居然把那两个家伙像甩抹布一样甩出去了!”
  在三个男生一起换衣服的时候,罗恩忍不住赞叹起来。看到趾高气昂的德拉科吃瘪,他有种说不出的快乐。
  “没错,我瞄准了他两的衣服施展飞来咒,两边交叉瞄准自然是撞了个正着。”杰瑞边解释边从箱子里取出自己的长袍,照例还是飞来咒。
  哈利也对杰瑞表示了感谢,克拉布和高尔的块头都很大,一度让他觉得自己碰上了两个达力,心里有些发憷。
  此时列车已然明显地减速了,车窗外是一片山峦和树林,不远处还能隐约看见一座闪烁着晕黄灯光的村落。
  显然,霍格沃茨特快列车的终点站——霍格莫德村,已然到了。
  “再过五分钟列车就要到达霍格沃茨了,请将你们的行李留在车上,我们会替你们送到学校去的。”
  这道声音在列车上回荡起来,说话的是随车的巫师,还是家养小精灵?
  这个问题在杰瑞脑海中一闪即逝,那他没有深究,反正负责搬行李的都是家养小精灵,是谁在播音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罗恩是最后一个换好衣服出来的,脸上愁眉不展,他的二手黑长袍实在短了点儿,遮不住脚上的旧鞋子。
  生活总是有些无奈,不过小巫师们终究是到站了。
  包厢内的四人收拾好东西,就随着过道上的人流,一同朝前涌去。
  霍格沃茨特快的乘客,大多数都只是未成年的孩子。车厢内此时又没有专人约束,自然不可能谈不上什么秩序。
  旅客们推推搡搡,在过道上涌动着挪移,一个个都想往车门附近挤,小巫师们已经迫不及待前往霍格沃茨了。
  伴随着一阵车轮与铁轨之间摩擦的响声,霍格沃茨特快列车终于停了下来,停靠在一个又黑又小的站台旁边。
  小巫师们欢呼雀跃地涌向了车门,在高年级生的引导下鱼贯而出,融入了霍格沃德的夜色里。
  头一个来迎接小巫师们的,是夜里的冷冽寒气,使不少人都打了个寒噤,一个个用力地紧了紧身上的长袍。
  杰瑞感觉倒是还好,升级带来的血量提升虽然还没令他达到刀枪不入、百毒不侵的地步,但也大幅强化了他的身体素质。
  这点寒气,对他来说只是毛毛雨罢了。
  站台上人头攒动,蓄着大胡子的海格满脸微笑,自己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
  于是,他提着灯笼喜悦地呼喊道:“一年级新生!一年级新生到这边来!”
  接着,这位三米高的巨汉,又吆喝起了哈利的名字,四人自然是走过去和他打了个招呼。
  海格的心情无疑是非常愉快的,当年就是他把哈利从戈德里克山谷波特老宅废墟中抱了出来,然后用小天狼星布莱克借给他的飞天摩托,将这孩子送到了邓布利多手中。
  如今,这个大难不死的男孩终于重回魔法界了,这叫他怎能不喜悦呢?
  杰瑞旁观着海格与哈利的互动,心里则在琢磨该怎么说服这位混血巨人带自己和禁林中的‘朋友’碰个面。
  ‘你好,海格。我想隔三差五去禁林里转一转,见到什么就打什么……’
  这么说,肯定是不行的。抛开校规不谈,海格也不可能任由外人殴打自己的‘小可爱’。
  多犯几条校规?或者偷偷溜进去算了?杰瑞思索着下禁林的路子,就算里面现在没有灵魂碎片可供他捡来做回响,栖息在里面的神奇生物们也非常有价值。
  ‘可惜,自从上次一别,就没见邓布利多再来找自己借用复活石,我这面准备的九十九条没能派上用场……’
  当然,是用一次一条,杰瑞还没那么黑心。
  “嘿,赫敏、纳威,我们在这儿!”
  在人群之中来回扫视了几番后,杰瑞发现了褐发女孩和圆脸男孩的身影,便向他们招手示意。
  很快,列车上相识的六人再次汇集在了一起。
  因为要等到确定所有人都下车后才能出发,一旁的六人便你一句我一句地聊起天来。
  “你鼻子上的那块灰,是自己注意到了吗?”赫敏疑惑地询问罗恩,她之前找蟾蜍的时候就发现了那块脏东西,只是因匆忙离去才没来得及提醒。
  这回碰面,她话说到一半,却发现对方的鼻子已经干净了,故而有此一问。
  罗恩尴尬地摇了摇头,又用手摸了摸鼻子,“是苏珊看到的,也是她拿手帕帮我擦干净了。”
  一旁的苏珊笑了笑,没说话。
  “嗯,没有别的一年级新生了吧?大家跟我走。”
  大致又等了十分钟,列车上已经没有新的乘客下来了,海格环顾四周的小巫师们,笑着晃了晃手里的提灯,示意众人跟紧他。
  “一年级新生跟我来!记住,要当心你们的脚下!”海格边走边吆喝,领着小巫师们离开站台。
  众人跟随海格连滑带溜,磕磕绊绊,沿着一条陡峭狭窄的小路走下坡去。
  这条小路没安路灯,两旁的森林还挡住了不少月光,自然是一片漆黑,全靠海格手中的那一盏提灯照明。
  众人无心说话,一个个盯紧了脚下的地面,生怕摔个四脚朝天。
  ‘如果下车时把蓝毒带下来的话,就可以用它来照明了。’
  杰瑞默不作声地想到此事,学者在培育天蓝毒蛙的过程中,引入了神奇生物树猴蛙,它们能在黑暗中发出光亮。
  ‘不过,现在还有别的办法。’杰瑞边想边从长袍中取出了魔杖,然后手腕微微转动,轻声念出咒语。“荧光闪烁!”
  一道璀璨的光芒从冬青木独角兽毛魔杖的尖端喷涌而出,它是银白色的,带着金属的冷硬光泽。
  虹流扩散开来,像是一台明亮的聚光灯,直接照亮了前方的小路。
  赫敏见状也用出了这个咒语,这是她开学前靠自习课本学会的七个咒语之一。
  “现在的小巫师,还真是能干。”在牵头领路的海格,注意到身后打来的光柱后,点了几下他那留着乱糟糟毛发的大脑袋。
  新生们一时间有些骚动,杰瑞便让哈利与赫敏趁势维持秩序,引导小巫师们走完了这段崎岖不平的下坡路。
  ‘这个出场还算不错,’杰瑞心想,名气也是很重要的。
  有这明亮光辉照耀,崎岖的小路似乎也好走了起来。
  不多时,海格便回头喊道:“拐过这个弯,你们马上就要第一次看到霍格沃茨了。”
  接着,便是一阵嘹亮的惊叹,声音中满是喜悦与激动。
  狭窄的小路尽头,突然展开了一片黑色的湖泊。在湖边。是一座木板码头,旁边还停泊着三十余艘小船。
  遥望湖的对岸,还能依稀看到一个非常庞大的建筑物。
  那是一座高大雄伟的城堡,耸立着高高的山坡上。城堡上塔尖林立,一扇扇窗口在星空下闪烁,非常的美丽。
  “好了,每条船最多四人。时间快到了,大家分开上船吧!”海格指着码头大声说道。
  杰瑞与哈利对视了一眼,他们这一行人足足有六个,这就得分成两队了。
  “一边三个,到了城堡再见吧!”杰瑞迅速地安排了分组:哈利、罗恩与苏珊同坐一只船,他和纳威、赫敏去坐另一只船。
  “都上船了吗?”海格高声询问道,因为显而易见的原因,他自己一人乘一条船。
  这位巨汉扫视了岸边与码头,确定没人落单后,便吆喝道:“那就好……前进!”
  这队小船即刻划过波平如镜的湖面,自动向前驶去,魔法悄无声息地运作着。
  渡湖之旅意外地安静,小巫师们沉默无语,安静地凝视着高入云天的巨大城堡,他们纷纷为其魅力慑服。
  杰瑞仰头凝视着城堡,赫敏与纳威以为他是在欣赏,自然没有出言打扰他,一同沉浸于霍格沃茨的美丽。
  但杰瑞心中想的,却是别的、不大适合与小巫师提及的东西——在古代,巫师真的没机会胜利吗?或者说,巫师政权、魔法文明是否具有建立的可能?
  在这个世界,规模化的猎巫运动,大致上是从十五世纪初期开始的。
  罗马教皇英纳森八世于1484年颁布的敕令,更是令十字教世界掀起了猎巫的狂潮。他宣称:“女巫绝不可被饶恕,她们十恶不赦、荒淫无耻。”
  十字教神职人员被罗马教皇大举发动,疯狂镇压女巫与巫师,清洗魔法及其使用者。
  许多巫师因此遭殃,只要一不小心被猎巫人夺走了魔杖,那就离死不远。比如差点没头的尼克,还有过于不谨慎的胖修士。
  与此同时,还有不可计数的男女麻瓜被指控为巫师、送上了绞刑架、断头台与火刑柱。
  等到了十七世纪,巫师和麻瓜之间的关系坠入了最低点。由于对魔法的自控能力不足,小巫师们更是频频遭受猎巫人的残害。
  因此,巫师社会不得不做出改变。
  在派遣代表团游说麻瓜君主以获取官方保护的尝试失败后,巫师无奈地转入地下,躲躲藏藏直至今日。
  杰瑞回顾这段历史,内心非常尴尬。虽然能以保护孩子、靠魔法远离麻瓜也能生存等理由来加以掩饰,但眼下这种局面还是无法标注为巫师的胜利。
  这连‘歼敌无数,虎踞宝岛’都算不上,干脆是拱手认输、隐姓埋名了。
  原因何在?
  说到底,这个世界巫师的力量还不够强,尤其是在战斗领域。
  抛去自控力差的小巫师、失去魔杖的倒霉蛋不谈,有些成年巫师就算拿着魔杖,也打不过铁罐子骑士。
  少数法力高强、水平高深的巫师,并不能扭转巫师这一松散的少数群体在与占据绝对多数地位的麻瓜正面对抗时的颓势。
  诚然普通人并不是天生一条心,国家、民族、教派、阶层等等因素将人们划成了不同群体,但巫师也从来没被拧成一股绳过,分歧无处不在。
  话虽如此,但杰瑞还是忍不住畅想另一种可能——在古代,集结一部分巫师们建立一个魔法王国。
  魔法虽非万能,但确实可以做到许多超乎凡人想象之事,没道理困厄到自我封闭的地步。
  杰瑞盯紧了手中的魔杖,又抬头望了望眼前巍峨的霍格沃茨城堡。
  即使不用位列三大不可饶恕咒之一的夺魂咒,混淆咒也足够干扰关键人物的决断;施加了种种魔法的城堡,在冷兵器时代更是固若金汤;再加上农业领域的终极杀器气象咒,以及其他种种魔法。
  就算古代巫师不能征服其他人类,建立一个类似耐色瑞尔、瓦雷利亚那样的魔法文明,也至少该多少混个国师当当吧?
  一群肉体凡胎的贵族都可以统治成千上万的平民百姓,互相夸耀血脉之高贵;压根没有神术一说的牧师,也可以引领信众;真的能为常人所不能之事的巫师们,又为什么不行呢?
  这个世界的巫师,是怎么混到这份上的?
  ‘好吧,梅林确实是亚瑟王的魔法顾问来着,那么导致这种古怪局面的是十字教吗?’
  杰瑞疑惑不解,这个世界的十字教和前世也没什么区别,同样有五花八门的不同派别,同样并不能正面展现神迹,同样有唱诗班小故事……
  这样的教会,究竟是怎么将真的能行奇迹的巫师们,搞到必须躲藏起来的?
  这是个谜,正如这月下的黑湖,一眼望不见底。
  杰瑞无奈地放下已逝的过去,询问自己巫师们现在还有没有机会,答案不容乐观。
  工业革命已经令凡人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极力隐藏自己的巫师们已经被远远地抛在了后面。
  就像他之前看的那本《纯血统名录》一样,匿名作者在书中嘲笑麻瓜在泥土中刨食,然而现在凡人已经登临了天上的月亮。
  至于巫师们,则至今还稳稳地停留在母星的怀抱之上,连一只脚都没能迈出去。
  在一份《唱唱反调》旧报纸里,倒是有过巫师登月的报道——某巫师骑着一把横扫六星飞到了月亮上,并带回来一袋月亮青蛙作为证据。
  但这显然还不如骚扰虻、弯角鼾兽之类的东西来的可信。
  时代已经变了……
  就算避开正面对抗,使用夺魂咒来窃取政权,在现代社会也不怎么可行。
  夺魂咒远远并非天衣无缝,原著中有食死徒试图操控一位麻瓜官员,结果水平不行搞到对方乱学鸭子叫,被魔法部的傲罗一眼看穿。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名官员中了蹩脚夺魂咒后,公众似乎更喜欢他了……
  抛开此人不提,就算现在有一队精锐程度突破天际、每次施法必定成功的夺魂大师,也不知道具体该控制哪些人。
  女王,还是首相?大臣、议员,还是公务员?亦或全部。
  这是个恐怖的工作量,如果只想搞些破坏或者单纯捞一票的话,确实只用针对性地挑几个关键人物下手,足够对整体机制的运作造成一定程度、一定时间的干扰。
  但要想接手一整个现代国家,那难度就会成指数地翻滚上涨,铁定得忙到飞起,弄不好暴露了还会搞出大麻烦。
  等等,在有些地方似乎未必如此,杰瑞脑海中划过一道灵光。
  诚然,随着社会的发展,各国的治理机制越来越完善,想要靠夺魂咒来夺取政权越来越不现实。
  但某些地方,可还没有跑步进入现代社会,饱受残暴军阀与极端组织蹂躏之苦。
  有的地方甚至一度还往回跑了,比如马西埃治下的赤道几内亚,几乎被这疯子折腾成了原始社会。
  可惜,这位自称命令上帝创造赤道几内亚的神上神,早已经被他侄子奥比昂枪毙了,这个副本似乎已经过期了。
  而且,一个几乎全面瘫痪的倒霉国家,就算得手好像也没什么滋味。
  杰瑞叹了口气,如果巫师们把夺权目标转移到某个落后混乱的小国的话,确实有不小的成功可能性,事后也便于保密。
  可是,这不就成了去援建的了吗?有统治其他人类野心的巫师,估计没几个会乐意吧?
  ‘难不成我以后得去瓦卡图魔法学校拉人吗?都是本地人,下手说不定还方便点。’
  杰瑞默默地吐槽道,他并不知道赤道几内亚很快就会因为发现大量黑色金子而从鸡肋变成香饽饽,让他掉头喊真香。
  所以说,一目十行、翻页如风、掐头去尾的红王式阅读法是不可取的,杰瑞这不就因此而遗漏了重要信息。
  “低头!”海格突然大声喊道,这支船队已然驶近城堡所在的悬崖峭壁,常春藤帐幔倾泻而下,垂落在他们必经之处。
  在驶入常春藤帐幔时,杰瑞还没完全从这些离散的思绪中回过神来,赫敏见状便手动帮他低头。
  “你在想什么,这么入神?”褐发女孩好奇地询问少年。
  ‘寻思该去哪里开始支配人类的邪恶事业。’这么说肯定不行,于是杰瑞答复道:“爱与和平,多元化发展。”
  像极了前世别人问他所痴迷的P社游戏大致内容的时候,回答是一样的信口雌黄。
  嗯,开创一个巫师政权。换句话说,不就是振兴魔法文明,以魔法推动人类发展吗?
  杰瑞觉得这个说法并没什么问题,已经比较相熟的赫敏,则白了他一眼,一听就不是实话。
  过了一会儿,小船载着众人穿过了掩饰用的常春藤帐幔,来到一处隐秘的开阔入口。
  众人沿着一条漆黑的隧道继续深入,似乎进到了城堡地下,最后船队停在了一个类似地下码头的地方。
  海格领着小巫师们依次下船,落在了一片满是碎石和小鹅卵石的码头地面上。
  在确定没人擅自离队后,海格带着小巫师们走入了一条藏在山岩中的隧道,杰瑞与赫敏继续使用【荧光闪烁】来为众人照明。
  众人一路蜿蜒向上,走了一会儿才重回地面,来到了一处位于城堡阴影下的草地,这里平坦而又潮湿。
  在小巫师们面前,是一扇巨大厚重的橡木门,此时大门仍然紧紧关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