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 > 第七十四章 曹操怒斥,秦羽火起

第七十四章 曹操怒斥,秦羽火起


  秦羽带着逢纪和黄忠两人,一路朝着娄圭和曹操的方向走去。
  此时看着秦羽亲自走来,娄圭虽然被曹操所阻,碍于曹操的面子,也无法前去迎接秦羽。
  但他早早的就翻身下马,以示恭敬。
  然而曹操却是依旧跨坐在那匹骏马之上,以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着面前的众人。
  秦羽微微抬头。
  此时已经是太阳西斜之时。
  曹操所在,正是西边。
  一眼看去,那阳光落在曹操身上,拖向地面,留下一个狭长的剪影。
  秦羽用手搭在眉间,稍稍遮挡几分刺眼的阳光,双眼落在那带着一脸威严之色的曹操脸上。
  【大汉议郎,能臣,归心,秉正而行,机敏过人的曹操】
  秦羽看着曹操脑袋顶上的那一排词条。
  同样血色的大汉议郎,紫色的能臣,归心,蓝色的秉正而行和机敏过人。
  这些词条与那最后的两个字比起来,实在是都显得略微有些无足轻重。
  曹操……
  秦羽也没想到,自己来到这汉末乱世,这么快就见到了未来霸主之一的曹操,曹孟德。
  这世间的际遇,还真是离奇。
  秦羽最初只想要好好的种田活下去。
  但王齐不想,于是给他送来了黄忠。
  秦羽以为有了黄忠之后,自己就能无忧无虑的种田,一直种到他认为自己能够有平平安安活在这乱世之中的实力,然后出山。
  然而他没想到,娄圭却循着黄忠的脚步,自己给找了过来。
  之后娄圭又带来了已经几乎成为了光荣的小方村村民的逢纪。
  现如今又捎带了一个超级重量级的选手过来。
  这种交际圈子,属实让秦羽觉得有些离谱,也有些羡慕。
  不过看着面前的曹操,秦羽的心中并没有丝毫波动。
  见到名人的惊喜只是一闪而逝。
  毕竟秦羽对于曹老板并不太感冒。
  说不上喜欢不喜欢。
  曹老板的确是个英雄,是个人杰。
  为人的确是真性情。
  但就是这太过真实的性情,也让秦羽这种本就显得有些内向,并不喜欢与人挑起仇怨的性子显得有些无法接受。
  别的其实都好说,就是这屠城,对秦羽来说实在是有些难顶了。
  站在曹老板的角度上,秦羽可以理解他。
  毕竟是为父报仇,要是有人杀了秦羽一家,秦羽绝对会直接就红了眼,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从那人身上扯下两块肉来。
  这是人之常情。
  但……将这股无从发泄的邪火发到那些无辜百姓的身上就有点过了吧……
  秦羽也曾经思考过这种问题。
  理想状态下,他是想要杀了那些所有与此事有关联的人,杀他们全家,杀他们九族,方能缓解一些心中的痛苦。
  但秦羽也知道这是理想状态。
  现实肯定会有茫茫多的困境阻挠。
  杀人泄愤,似乎就成了暂时熄灭那座火山的唯一一条途径。
  可秦羽不能,至少无法认同这一点。
  也不算是黑曹老板吧,最终也就只能变成现如今的无感。
  只要你不杀我,那最终的结果,与我何干?
  说白了,秦羽也只是一个目光只落在自家门前这一亩三分地上的自私之徒罢了。
  他就只想活着,舒舒服服的活着,有尊严的活着,一直到老死。
  只是略微沉默了片刻之后,秦羽便拱手朝着依旧坐在马上,居高临下的曹操行了一礼,拜道:“来者可是曹议郎?久闻大名,未曾远迎,还望议郎见谅。”
  曹操的目光已然从秦羽,逢纪和黄忠等人的身上转了几个来回。
  很显然,黄忠与逢纪前行之时都是落后于秦羽半步。
  也就是说,秦羽这个年轻人才是他们之中最为尊贵之人。
  换言之,秦羽就有极大的可能乃是娄圭口中的那位“先生”。
  然而曹操想不明白,娄圭怎么可能会认了这么一个比他年龄还更小的人当做“先生”?
  这不合理。
  曹操的目光最终落在秦羽的身上,道:“你是何人?”
  秦羽迎着曹操的目光,此时曹操虽然还只是一个议郎,并未成为日后的三国霸主。
  但现如今的他已然是不怒自威,一股身居上位者的气势萦绕。
  王霸之气?
  秦羽心中也不确定,他也不能确定这到底是因为曹操本身的气质,还是因为他脑海中所存在的印象对其进行了二次加成。
  不过这都不重要,他可不想与曹操染上什么关系。
  敌人不当,最好朋友也别当了,没的意义。
  秦羽一念至此,便回答道:“鄙人秦羽,字孝之,居于此小方村中,只是一山野村夫,不知议郎前来,所为何事?”
  曹操呵呵一笑:“无事,不过听人说这宛城南三十里外,有祥瑞降世,当有仙神下凡,我观你气度不凡,料想就是那所谓仙神吧?既如此,来,便给我瞧瞧你那仙神之术,让我也来开开眼。”
  秦羽也微微一笑,道:“议郎说笑了,我不过是一介山野村夫,区区凡人而已,哪里懂得什么仙神之术?”
  曹操脸上笑容一敛,他冷哼一声,居高临下的用手中马鞭指着秦羽,斥道:“匹夫!还不快将你那惑乱人心的手段给我拿出来!”
  “若是不从,休怪我斩你头颅!”
  秦羽神色如常,倒是秦羽身后的黄忠忍不住渐渐握紧了拳头。
  曹操此人此行,显然就是在刁难秦羽。
  当秦羽是什么人?仙神之术是什么东西?耍猴的吗!
  一上来就用这般无礼的言辞逼迫,黄忠心中已然恼怒至极。
  秦羽被曹操一番冷喝之后,他心中火气渐起。
  被人指着鼻子冷斥,秦羽又不是没有脾气。
  不过火气虽然上来了,但他还只是淡然说道:“不懂便是不懂,议郎真若是要拿我性命,何须用这般借口?直接拿了便是,我又怎么可能反抗的了议郎的手段?”
  曹操紧盯着秦羽,片刻之后,他才朗声大笑,道:“我观你倒是有几分胆色,料想此事定有波折,我不在意,也不想取你这山野村夫的性命,子伯,你可看清楚了?你所谓的这位仙神之人,他现如今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反应。”
  娄圭被曹操这样提点一句,顿时脸上尴尬不已。
  只是他强忍着没有朝着秦羽行礼道歉,而是脸色憋的通红,定定的站在一旁,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已然看出来了,秦羽对于曹操的态度与他们完全不同。
  虽然没有多说,但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却十分明显。
  若是他现如今再向秦羽行礼,岂不是给曹操火上浇油?还是先将曹操应付过去再说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