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 > 第九十八章 别对我说永远永远

第九十八章 别对我说永远永远


  吕布看着袭向自己胸前的刀光,眼中精芒爆射。
  他托大了。
  本以为这天底下已经没有任何人有资格站在自己面前。
  可没想到,面前的黄忠,竟是一个丝毫不弱于自己的强者!
  他本没有丝毫轻视黄忠的意思。
  但早就已经几乎形成本能的放水,让他依旧犯下了这个本不应该犯下的致命的错误。
  眼见着黄忠的刀光临身。
  吕布再想要用方天画戟阻拦已经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即便黄忠要斩出这一刀最终的结果是他自己肯定要付出重伤的代价。
  但,吕布若没有应变之力的话,那他就一定会死!
  黄忠的刀,就是如此的刚猛,如此的霸烈。
  如同压抑许久的山火。
  他就是一个真真正正悍不畏死的武夫。
  然而即便看起来已经走到了绝路之上,吕布脸上却依旧没有露出丝毫恐慌。
  他竟在这间不容发之时,暴起左拳,竟朝着黄忠斩来的刀刃上一拳轰去。
  肉掌岂能与刀刃交锋?
  然而就在吕布的拳头即将与那刀刃碰撞的时候。
  他的拳头上,却陡然出现了一团极致的金光。
  像是一只金色的拳套附着在了他的拳头之上。
  “叮!”
  拳头与刀锋相撞,顿时发出一声金铁交加的脆鸣声。
  那声音哪里有半点肉掌所能发出来的样子。
  听起来分明是斩在了一块铁疙瘩上!
  饶是黄忠,在这一斩之下,也感觉到了一股极强的反震力道袭来。
  生生将他本应连绵不绝的刀势给强行中断。
  环首刀直接被弹起来了几分。
  吕布也趁着这个空档,借着黄忠那一刀之力,猛的向后退去了几步。
  他双脚在土地上砸出几个重重的脚印。
  等到身形停下来之后,那杆天下无敌的方天画戟也无比戒备的横在身前,再没有了半点敢去小看黄忠的意思。
  黄忠没有继续追击。
  他能感觉到吕布那股张狂的气息已经彻底消失。
  而且在他的身上,黄忠也没有察觉到什么恶意以及杀气。
  吕布眼见黄忠没有追杀而来,饶是自信如他,自信就算黄忠要来继续一战,他也必不会败的吕布,此时也忍不住悄然松了口气。
  能不跟黄忠在这种极端劣势之下过招,他自然不想。
  之前仓促应变,接下黄忠那一刀。
  此举在外人看起来像是他们二人平分秋色。
  但交战的彼此都很清楚。
  吕布在之前的那一刀上已经吃了大亏。
  他虽不至于立败。
  但为了应对那一刀,他的左手经脉已然受损。
  左手的力量能发挥出来的不足寻常五成。
  体内真气更是大量消耗。
  继续缠斗下去,吕布落败只是早晚的事情。
  有了绝对的优势之后,黄忠收刀站定,他双眼死死的盯着吕布,再次喝道:“你是何人!”
  吕布此时方才苦笑一声。
  被人这般逼迫,落了面子,他本应发怒,怒火冲天。
  但看着面前的黄忠,回味着之前黄忠斩来的那一刀,他心中就全然没有一丝怒火。
  只是掠过一丝可惜。
  可惜自己竟一时没有认真施展全力,错过了这个大好的机会!
  耳听黄忠再问自己是何人,吕布自然晓得黄忠的言下之意。
  他平复内息,将方天画戟立于身侧,朝着黄忠抱拳道:“吾乃五原吕布,字奉先,此行前来,是为寻人,前日我于家中感知到一道冲宵气息,今日特循此气息而来,只是好奇这世上出了何等俊杰,恐有冲撞之处,还望海涵。”
  黄忠有些疑惑的看着吕布。
  他能感觉到吕布并没有说假话。
  但,吕布所说的气息又是什么?
  他此行的目的很明显就是小方村。
  在这小方村中,除了自己就是先生。
  黄忠心知仅凭自己的实力,就算全力以赴,也绝对不足以让吕布在千里之外探查到所谓的冲宵气息。
  可若真是先生的话,自己距离先生如此之近,又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察觉到?
  黄忠心中疑惑不解,一时间没有回答。
  吕布也不着急。
  因为他已经看到了就在黄忠身后,有四道身影正在朝着此方走来。
  那股气息自然就是娄圭用望气术强行堪破秦羽身上迷障之时,所泄露出来的冲天紫气。
  当时秦羽自己也没有察觉到有什么气息从自己身上冲了出去。
  只是觉得微微有些漏风的感觉。
  黄忠也没有半点察觉,并非是因为黄忠的感应不够灵敏。
  而是那股紫气本身就有着非同寻常的属性!
  娄圭堪破的是秦羽身上所凝聚的天命。
  换言之,就是娄圭在秦羽的身上看到了零散的三国演义。
  这股气息实在是太强。
  交杂天道,凝聚天心。
  正如同寻常人无法感应到吕布凝聚于九天之上的云气。
  本身不具备诸侯之气,没有天命之人,根本就察觉不到这股从秦羽身上涌出的紫气。
  吕布,刘备,他们两人都是未来的一方诸侯。
  张角掌控百万教众,几乎颠覆大汉,寻常诸侯更不如他。
  至于为何其他诸侯,如那刘表,袁绍,董卓,曹操,公孙瓒等人没有感应到这股气息。
  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实力太弱。
  完全达不到犹如吕布这般几乎超越凡人巅峰的境界。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们没有刘备日后的帝位!
  曹操到死都没有称帝,他都欠了一点,其他人更是没一个能行的。
  黄忠这样日后虽然也在青史留名。
  但毕竟只是五虎上将之一的他,感应不到秦羽身上那股蕴含着天命所向的气息,也算是合情合理。
  黄忠自然也是察觉到了秦羽等人的靠近。
  他冷冷的看了眼吕布,眼中满是警告之意。
  吕布为表诚意,他将方天画戟斜插在一旁的土地之中,自己空手而立。
  尽管以他们的实力,一伸手就能毫不拖泥带水的将武器重新握于掌中。
  但这已经算是一种很不错的表态了。
  黄忠脸上的冷意也不由退去了几分。
  他看向秦羽行来的方向,朝着秦羽行了一礼,道:“先生,此人乃是并州五原吕布吕奉先。”
  随后将吕布之前的说辞又重复了一遍,道:“还请先生定夺。”
  秦羽此时看着就站在不远处的那个意气飞扬的年轻男子。
  他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响起两道几乎也刻入了dna的经典声音:
  “别对我说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是太昂贵的誓言。”
  “你不要过来啊!!!!”
  秦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