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张曼成惊呆了

第一百三十一章 张曼成惊呆了

        的确是太奇怪了。
  
          靠坐在大槐树下的吕布嘟囔了一声:“真是太奇怪了。”
  
          “我上次故意留着的那个家伙回去报信结果就来了这几个人?”
  
          “看不起我吕布是吧?”
  
          然而吕布哪里知道,他之前的确是放了个人回去,等着那家伙去报信。
  
          结果他连人家的马都给下了。
  
          本身这鬼神一样的力量就给那家伙骇的整个人几乎吓傻。
  
          还要让他狂奔三十里路回去。
  
          这不是要人命吗?
  
          结果自然而然。
  
          这地界别的没有,流民是真的充足。
  
          南阳郡可是个人口大郡!
  
          占山为王,落草为寇的流民那就更多了。
  
          偏生他一个看起来穿着打扮很是不错的家伙,又生的这么一个疯疯癫癫的形象。
  
          不打劫他,打劫谁?
  
          后来也不知道到底便宜了哪家团体。
  
          吕布哪里管这个?
  
          我都放了你一个人回去了,你现在不给我来上几百号人,那就是看不起本大爷。
  
          吕布昨天夜里才被刘备那大耳贼气的不轻。
  
          现如今正是一肚子火气不知道哪里发。
  
          偏生铁柱又是个夯货。
  
          吕布的武学虽然走的也是刚猛的路子,但他这刚猛的路子里,技巧也当真是占了很大的比重。
  
          只能说,他的刚猛,仅仅只针对的是那些实力远不如他的人。
  
          真正与同等境界强者拼斗起来的话,吕布在拥有极高技巧下还能维持住刚猛的力道,这才是他真正的核心。
  
          秦羽让吕布来指点铁柱修炼。
  
          吕布也想拿出来点成绩,问题是铁柱这脑子。。
  
          之前熬炼血气的时候还无所谓。
  
          现在一旦涉及到了转化真气以及打磨技巧的时候。
  
          铁柱就跟个棒槌一样。
  
          好歹也是自己选的人,跪着也要给他指点完。
  
          抱着这样的想法,吕布只能将那股火气积攒在心里。
  
          就等着晚上大家都歇了以后,跟着黄忠再去村外荒山上大战一场。
  
          顺手再带几只不开眼的野猪回来。
  
          现在倒好了。
  
          “你在这里好好练着,我一会回来,你要是还掌握不住这种双绞劲的发力方式,就别怪我亲自上阵了!”
  
          吕布恶狠狠的瞪了铁柱一眼。
  
          铁柱身子直接就哆嗦了一下。
  
          吕布亲自上阵,那可是要用他自己的力量生生扭着铁柱体内的筋肉来完成特定的力量输出的。
  
          想象一下,有人在外面扭着你的大筋,生生要给你扭到一个特定的位置上,还要让其震动起来,发力起来。
  
          那种感觉绝对要比一个从来没有做过劈叉的人被人强行按的坐在地上的感觉还来的更崩溃。
  
          说完,吕布也没想去理铁柱,他提起原本还靠在老榆树下的方天画戟,朝着村外的方向就走了过去。
  
          此时张角也察觉到了村外有人过来。
  
          自然也看到了吕布再次起身走出去的背影。
  
          他想了想,这次终于跟了出去。
  
          倒也不是因为别的,就是村外那才仅仅只来了四个人,让他感到了一种遮掩不住的好奇。
  
          “到底是谁的手下,竟然真的勇猛至此?”
  
          “上次来了几十个人,被吕布一击几乎杀了个干干净净,现在竟然派了四个人就敢过来?”
  
          他真的有点好奇这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在出力。
  
          也不知道这天底下怎么就会有这么痴傻的人?
  
          张角摇了摇头。
  
          他现在已经决定了,等到银灵草成熟之后,他如果有幸能够得到一株。
  
          那也就该回去钜鹿了。
  
          回去之前,他肯定要去一趟宛城,将小方村的事情告诉留守在宛城中的渠帅们。
  
          万万不能招惹这小方村里的人。
  
          小方村中有黄忠这种猛人,你们真敢来,有一个算一个,到时候全都要折在这地方。
  
          他自己跟黄忠都不敢过招,他的手下凭什么跟黄忠打?
  
          拿头硬送吗?
  
          现如今这些正在拿头硬送的家伙就显得更加可笑了。
  
          他准备将这种事情当做是一个真实的教训讲给张曼成他们。
  
          省的张曼成等人日后不以为意。
  
          ……
  
          一路走向小方村。
  
          张曼成心里十分谨慎。
  
          但赵弘就不一样了。
  
          他对于这种小地方根本没有半点警觉。
  
          他心中只想着要恶狠狠的敲打这些村民一番。
  
          然后看看从他们口中能不能问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
  
          这也是他一向的习惯了。
  
          长的虽然像是个老实巴交的农夫,但赵弘这家伙,可跟农夫半点关系都攀不上。
  
          这货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土匪。
  
          他心中的歹意和恶念在顶尖强者面前就像是黑夜里的炬火一样。
  
          通明透亮。
  
          “就来了你们四个?”
  
          “看来上次杀了你们的人,你们还是不长记性啊。”
  
          吕布冷声说着。
  
          他一边前行,身上恐怖的气息便已经在九天之上如同展开了一张血色幕布一般酝酿起来。
  
          张曼成和赵弘虽然都察觉不到吕布恐怖的气息,但却有一股古怪的压迫力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了他们的身上。
  
          “你是何人?”张曼成谨慎的问道。
  
          一旁赵弘双眼一眯,他的手掌已经落在了自己腰间的刀柄上:“看来上次韩忠他们真的是栽到你手里了吧?没想到这小方村中竟然还有你这样的强者!”
  
          “好教你们死的明白,杀人者,吕布,吕奉先!”
  
          吕布懒的与张曼成他们废话,手中方天画戟轻飘飘的朝着前方一挥。
  
          顿时,犹如天雷勾动地火,戟身所过之处,九天之上的那层血幕也被撕扯下来,锋利如刀。
  
          “不好!”
  
          一旁紧随而来的张角终于看清楚了吕布对面那面色惊恐的四人。
  
          他顿时头大如斗,伸手一挥,手中手杖顿时显露九节,一道青芒便朝着吕布的戟身缠去。
  
          “奉先,且先收手!”
  
          张角喊的虽然已经很及时了,但比起吕布的出手速度还是慢了许多。
  
          这个时候他也顾不上别的,只能强行出手,拦在吕布斩下的方天画戟前。
  
          只见一道青光从张角手中那根九节杖上飙射而出,落向吕布的方天画戟。
  
          方天画戟那闪亮的月刃撕扯着天穹之上的血幕,砸在那青光之上。
  
          那青光却像是牛皮制成的一般。
  
          月刃落下之后,非但没有将那青光直接撕碎,反倒是像整个陷进去了一样。
  
          看起来极为神奇。
  
          吕布看着那将自己手中方天画戟拦下来的青光,饶有兴致的哼了一声。
  
          不过他也没有继续用力。
  
          倒不是这青光很厉害。
  
          他能明显的感觉到,如果自己真的再稍微用力一点,这青光便会立刻被打的粉碎。
  
          张角这显然是拿捏好了力道。
  
          也算是很诚心了。
  
          他方天画戟一抬,那股萦绕在方天画戟上的力量便被直接撤掉。
  
          九天之上的血幕也顿时烟消云散。
  
          只有赵弘有些错愕的站在原地。
  
          他刚刚只觉得一股恐怖的压力传来,但又在那一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然后便看到那吕布挺着方天画戟在他们面前“比划”了一下。
  
          这让他顿时怒不可遏。
  
          而与赵弘的错愕比起来,张曼成的脸上则是已经写满了震惊。
  
          满带着后怕的震惊!
  
          他的实力更强,自然能够清楚的察觉到,吕布之前对他们那毫不遮掩的杀意,和那已经几乎都要落在他们头顶上的屠刀!
  
          “怎么会这样!”
  
          张曼成额头上渗出冷汗。
  
          他心中狂叫。
  
          第一次,他第一次在一个人的面前感觉到了这样的绝望!
  
          吕布似乎也察觉到了张曼成的神情。
  
          他嗤笑一声,没有理会。
  
          赵弘还想要不自量力的开口说些什么。
  
          可还没等他真的开口,一旁的张曼成便已经一刀横在了赵弘的面前。
  
          生生将赵弘都要蹦出去的字眼给憋了回去。
  
          赵弘不解,但看着张曼成额头上那渗出的冷汗和他一脸的惊惧。
  
          便是赵弘再怎么傻,也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是什么开口的好时机。
  
          “大贤良师,你这是何意?”吕布扭头,看向那个正在快步朝着这里赶过来的张角。
  
          赵弘和张曼成一开始都被吕布的方天画戟吸引了目光。
  
          他们两人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就在吕布的身后还有一个人正在快速的走过来。
  
          此时看到那人的身影,两人便直接愣在了原地。
  
          “大……大贤良师!”
  
          赵弘瞠目结舌。
  
          张曼成被震惊的手里的刀都差点直接掉在赵弘的身上。
  
          张角没有管张曼成他们,而是朝着吕布拱手一拜,道:“奉先见谅,这两人是我太平道的属下,还望奉先留他们一命,这其中可能还有误会。”
  
          吕布呵呵一笑,道:“误会?那最好就是误会了,若是他们不听你大贤良师的话,还敢再来骚扰先生的话,那可就别怪我做事不讲情面。”
  
          说罢,他便一点也没跟张角面子的走了出去。
  
          反观张角,则是在吕布的面前一直拱手行礼。
  
          一直等到吕布已经远远的走回到村子里,他才真正的站直了身子。
  
          张角都是如此,张曼成和赵弘两人哪里还在趾高气昂的坐在马背上?
  
          他们一早就翻身下马,满脸惊疑和尴尬的站在张角身边,同样朝着吕布离开的方向躬身行礼。
  
          “行了,你们两个说说,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两个怎么会突然好好的就跑来了这里?”
  
          张角心里哪里还能没有一点猜测?
  
          他早就已经猜到了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实在是有些难顶。
  
          以至于就算是他这样的身份,也忍不住在祈祷自己之前所想的那些东西是错的。
  
          张曼成和赵弘二人自然不敢有半点隐瞒。
  
          还是张曼成小心翼翼的将他们此行的来意和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全都仔细的说了出来。
  
          末了,他还问张角道:“大贤良师,你怎么会在这小方村中?缘何来了南阳郡,竟然都不给我们带个消息?”
  
          张角摆了摆手,他现在心情很差。
  
          如果不是一直以来修心养性让他的脾性变的好了很多,恐怕这个时候早就已经脸红脖子粗的炸了。
  
          “这种事情你们就不需要知道了,我只告诉你们一点。”
  
          “这小方村,以后无论如何都绝对不能得罪!”
  
          “若是你们真要得罪这小方村,便是我现在还在这里,也救不了你们的性命!”
  
          张角说的很严肃。
  
          张曼成和赵弘都愣住了。
  
          本身张角在他们眼中就是至高无上的强者。
  
          他们实在是没有想到,怎么竟然还会有张角都解决不了的事情?
  
          张曼成有些不太甘心,他开口问道:“大贤良师,那韩忠呢?他带着几十骑来了这里,难道是被你给劝走了吗?”
  
          赵弘一听这个,顿时觉得颇有道理。
  
          他们的老大都在这里了,难道还真能看到韩忠在这里出事?
  
          兴许韩忠现在正带着人在给张角做事呢。
  
          耽搁了几天,这样看起来,其实也就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了。
  
          就是韩忠那家伙竟然能这么好运的先他们一步找到张角。
  
          并且还活得好好的,这让赵弘实在是心中不爽的很。
  
          而张角却是想到了几天前吕布那惊天一击。
  
          他现在是真的后悔啊。
  
          后悔当初自己怎么就没有走的快一点。
  
          后悔自己怎么当初就没有主动的过去看上一眼?
  
          如果真知道了那些来小方村闹事的竟然是他手下的这些太平道的人。
  
          无论如何,他都绝对不能让今天的事情发生!
  
          尽管张曼成和赵弘两人还没有进村就已经被吕布给拦了下来。
  
          但张角相信,这事情肯定已经被秦羽给知道了。
  
          尤其是他还出手拦下来了吕布。
  
          以吕布昨天晚上的那种反应,现在回去,必定要将事情的原委告知吕布。
  
          这下他真就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心塞。
  
          “不用问韩忠了,他和他带过来的那几十人你们就当从来没有出现过吧。”
  
          “行了,你们两人暂且留在此地,我去跟里正赔罪,没有我的交待,你们万不可轻举妄动。”
  
          “这小方村中实力强横的武人,远不止你们之前见到的那位。”
  
          张曼成和赵弘两人彻底愣住了。
  
          竟然远不止他们之前见到的那位。
  
          那这小方村里到底有多少实力强横的武人?
  
          这还是他们印象中的那个小方村?
  
          我们这到底是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神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