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 > 第一百五十章 太尉杨赐的质疑

第一百五十章 太尉杨赐的质疑

        到了洛阳之后,秦羽就被何进极为热情的请进了一处早已为其备下的宅院中。
  
          宅院的确是给秦羽备下的。
  
          但却不是早已。
  
          就在他们刚刚进城的时候,这宅院里连夜负责清扫的仆役才刚刚退下。
  
          之前何进并没有想到南阳郡会出现一尊真“圣人”。
  
          也没料到这尊“圣人”竟然会用快马直奔洛阳而来。
  
          原本应该能给他留下来的充足的时间。
  
          现如今直接就变的紧紧巴巴起来。
  
          这处宅院的确不错。
  
          饶是逢纪这种豪门子弟,都不得不对这宅院的环境赞叹不已。
  
          秦羽对于这些倒是没有什么感觉。
  
          他看着自己系统面板里面新出现的那个【骑术】技能,嘴角微微一挑。
  
          之前他就曾经有想过自己回头应该会领悟到很多奇奇怪怪的技能。
  
          骑术自然也有其中一份。
  
          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秦羽之前其实也有思考过。
  
          如果说自己挥枪,一挥一收算是完成了一次经验的话。
  
          那么骑术的经验又该怎么界定?
  
          总不能根据马儿每一次踏蹄,就算是一次经验加成吧?
  
          那也太逆天了。
  
          不过自从秦羽在有了用盾牌刷经验的方法。
  
          体会过那种经验狂飙的急速之后。
  
          他就对于之前还存在于脑海中所谓“逆天”的想法没有了多少感觉。
  
          他甚至觉得自己之前的猜测应该就是对的。
  
          现如今也算是印证了这一点。
  
          “有点意思。”
  
          【太玄骑经:骑乘速度+10%(范围)】
  
          范围增加骑乘速度的被动技能,还挺有用的。
  
          目前也就是不知道这个范围到底有多大。
  
          ……
  
          与此同时,就在秦羽等人进入到这宅院之后。
  
          关于他的消息便很快出现在了太尉杨赐的面前。
  
          “那位圣人竟然是个这般年轻之人?”
  
          “何进此行怎做了如此可笑之事!”
  
          杨赐皱着眉头。
  
          说起来,何进虽是外戚,但无奈朝堂之上,宦官势大。
  
          他们这些士人与何进倒是站在一条线上。
  
          此时何进去南阳寻访圣人,结果寻访回来了一个这样的“圣人”。
  
          这结果属实让人觉得有些诡异。
  
          杨赐甚至都已经开始怀疑何进是不是与那太平道有了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秘。
  
          故而才会想出神水以及那圣人之说。
  
          用来迷惑陛下。
  
          想不明白这事情的杨赐便遣人请何进入府中一叙。
  
          何进来时就知道杨赐可能会对他有点意见。
  
          但他属实没有想到,杨赐的意见会来的这么大!
  
          府中大堂内。
  
          杨赐金印紫绶在身,正襟危坐。
  
          见到何进笑容满面的前来,他也不回礼,只冷言道:“不知何将作此行归来是何居心?莫非已经与那太平道同流合污耶?”
  
          何进本就是看在杨赐乃朝中元老,又是士人之标杆,可谓朝堂之上,一呼百应的份上才对他有些敬重。
  
          现如今面对杨赐这般无礼,他也顿时就敛了笑容。
  
          “太尉所言,我听不懂。”何进一摆衣襟,施施然的坐了下来。
  
          他那语气虽显淡然,却含着一种说不出的傲慢和讥讽之意。
  
          杨赐眼皮一抬,身居太尉的他,便是不说话都有一种无上的威严。
  
          但这种威严对于现如今的何进却是没有半点作用。
  
          杨赐按下心中火气,说道:“我且问你,你那圣人从何处寻来,你那所谓神水,又有何功效?”
  
          何进呵呵一笑,道:“圣人出南阳,此乃是太史令的批命,自然是自南阳而来,至于神水功效,自是百病辟易,延年益寿,妙不可言。”
  
          杨赐的双眼一眯,目光落在何进的身上,凝了片刻。
  
          但那何进却始终都像是个怡然自得的没事人一样,就连杨赐也看不出何进哪里来的这么足的底气。
  
          总不能那神水还真像是他说的一般?
  
          这怎么可能!
  
          杨赐嗤笑:“这天下间何来如此神物?莫不是你何将作有意欺瞒陛下吧?”
  
          何进脸上依旧挂着那让人看起来就很厌烦的微笑,道:“太尉谬误了,天下奇物甚众,仅只太尉之见,怕是不足以盖之以全貌,那神水我自饮用过,陛下也自饮用过,若非那神水真的神异非凡,我又怎么敢将其进献给陛下?”
  
          杨赐收回看向何进的目光,眼不见心不乱,淡然道:“既然何将作对此神水有这般评价,不若将那神水拿出来让老朽涨涨见识,如何?”
  
          何进哈哈大笑,道:“太尉说笑了。”
  
          杨赐“嘭”的一拍桌子,道:“你可见我是在说笑?”
  
          何进的目光也顿时冰冷下来。
  
          “此等神物进献给陛下还嫌不够,太尉可莫要不知进退了。”
  
          何进说罢,便直接起身。
  
          临走之前,他又顿了一顿,道:“我再劝太尉一句,先生非是常人,还望太尉莫要被小人之言惑了心志。”
  
          “告辞!”
  
          何进大摇大摆的从太尉府中走出。
  
          他脸上的神情看不出半点怒意,反倒是一直都挂着一抹极为自得的笑容。
  
          等到何进走后,杨赐的儿子,时任卫尉的杨彪走了出来。
  
          他朝着父亲杨赐一拜,道:“父亲息怒。”
  
          杨赐长叹一声,道:“文先,那何进所言之神水,你以为如何?”
  
          杨彪思忖片刻,道:“神水之说,仅只存于何进之口,若是他不将那神水拿出来,便无人可知其效。”
  
          “然,陛下之举不似作假,此神水纵然不似何进所言那般,也定有神妙之处。”
  
          杨赐点头:“你所言不虚,这也正是我最担心的。”
  
          “倘若这南阳之人竟真有如此神水傍身,恐陛下会受其所制,言听计从,则万事休矣。”
  
          杨彪闻言也沉默了下来。
  
          片刻之后,问道:“不若我去派人试试那位南阳之人?倘若真是那何进与太平道勾连,拿下此人,则万事可定!”
  
          杨赐摇头,道:“不必多此一举,只遣人留心他所至何处便可,其若有所图,必有所望,他日若陛下相诏,其若身临朝堂之上,自有我在。”
  
          “你退下吧。”
  
          杨彪拱手朝着杨赐一拜,随后默默退了出去。
  
          他很清楚父亲的习惯。
  
          每当有大事不决之时,父亲都会把他一个人关起来,待出来之后便会胸有成竹。
  
          大事无不被一一解决。
  
          原本杨彪对于父亲杨赐有着一种近乎盲目的信任。
  
          可这一次,他却觉得心里非常没底。
  
          “这世上难道真有神水?”
  
          杨彪心中暗道。
  
          眼看着父亲杨赐这两年的身体是一年不如一年。
  
          之前便是因病卧床在家,这才刚刚有些好转,便又被任命为太尉。
  
          朝堂之上,互相倾轧,错行一步便是万劫不复。
  
          心力消耗何其巨大。
  
          杨彪真怕父亲这样坚持不了多久。
  
          恐怕身体就会彻底垮掉。
  
          若真是如此的话……
  
          杨彪晃了晃脑袋,勉强自己将脑海中的想法驱散出去。
  
          随后信步走出府中。
  
          一路心中思索着何进与那太平道之间的关系,又想着父亲的身体。
  
          浑浑噩噩,不由就走到了开阳门外。
  
          杨彪一抬头,便看到不远处立在太学门外的那四十六面石碑。
  
          熹平石经……
  
          这四十六面石碑至今为止,已经七年有余,近乎完工。
  
          正是七年前,在他父亲杨赐的等人的建议之下。
  
          当朝皇帝下令对《六经》进行正订。
  
          命蔡邕等人进行校勘。
  
          立于太学门外。
  
          自此,太学门前便有了车乘日千余辆,填塞街陌的场面。
  
          杨彪心中只觉得感慨。
  
          看着那石碑面前还在抄录石经的众人,他干脆驻足于街边。
  
          他此时心乱如麻,实在是无法安定心神去思考诸事。
  
          正在这时。
  
          杨彪突然觉得一旁仿佛有人一直在盯着自己。
  
          他沿着那奇怪的感觉看去。
  
          便看到在街边的一处茶馆之中,有一年轻人正目光灼灼朝着他的方向看来。
  
          杨彪觉得好生古怪。
  
          那年轻人看起来生的倒是面如冠玉,剑眉星目。
  
          一袭锦衣,看起来真算的上是玉树临风,生的好生俊俏。
  
          只是你一直盯着我干什么?
  
          我难道仪容不端吗?
  
          原本这种事情以杨彪的身份,断然不至于会要去理会的。
  
          但不知为何,他看到那青年的时候,心中却总有一个声音提醒他,让他想要好好的跟那青年亲近一番。
  
          杨彪眉头微皱。
  
          他终究还是决定过去看看情况。
  
          只是走到近前之后。
  
          杨彪才发现这青年的双眼实在是太有压迫力了。
  
          他甚至从这青年的双眼中感觉到了一种仿佛从父亲杨赐身上传来的压力。
  
          那双眼睛似乎能够穿透人心。
  
          将他内心中的想法看的清清楚楚,透透彻彻。
  
          杨彪哪里想过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他的目光落在那青年身边的两人身上。
  
          其中一人血气刚猛,五官长相便能看得出一股刻在骨子里的气势凌人。
  
          好一个勇力无双的绝世猛将。
  
          另外一人脸庞瘦削,略尖的下颌上带着几缕稀疏的胡须。
  
          看他衣着,应该是也是个士人。
  
          他们两人分坐在那青年的两边。
  
          这种组合,坐在太学门前,饶有兴致的盯着自己。
  
          这让杨彪感觉气氛顿时有些奇怪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