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杨赐相招,大汉太尉

第一百五十二章 杨赐相招,大汉太尉

        “这是什么东西?”
  
          杨赐微眯着眼睛,长长吐出胸腔之中的浊气之后。
  
          他再次睁眼。
  
          眼中的疲累此时已经一扫而空。
  
          取而代之的便是那杨彪记忆中不敢与之对视的清明和威严。
  
          在杨赐的面前,他的一切想法都像是不设防的一般。
  
          杨彪直接跪倒在地。
  
          他开口问道:“孩儿斗胆一问,不知父亲病体可曾痊愈否?”
  
          杨赐冷哼一声,道:“不曾!”
  
          杨彪立刻俯身下去。
  
          片刻之后,杨赐才略微缓了颜色,道:“不过比之以往,的确已经好了不少。”
  
          “这就是何进带来的那神水?”
  
          杨赐看着自己面前的空碗。
  
          眉眼中带着一抹挥之不去的复杂。
  
          杨彪头也不敢抬起:“孩儿知错,还请父亲责罚!”
  
          杨赐看着面前跪倒在地的杨彪,在杨彪看不见的时候,他的双眼之中满是柔和与宠溺。
  
          可等到杨赐开口之后,那柔和与宠溺便尽数消失。
  
          取而代之的依旧是之前的清明和威严。
  
          “你起来吧。”
  
          杨彪抬头。
  
          但依旧跪在地上。
  
          杨赐也没有多说什么,他问道:“这神水你是从何而来,将你所见之事不分巨细的告知于我。”
  
          杨彪自然不会有半个不字。
  
          他仔细的回忆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
  
          随后一五一十的将他离开府邸,不知不觉走到太学门外,又遇到了秦羽等人的事情说了一遍。
  
          后来又将逢纪托人送来神水,他支使门客饮用,随后自己也亲自饮用了一杯的事情说了出来。
  
          包括饮用之后的感觉,也是没有落下半点。
  
          等到说完之后,看着杨赐还在思索什么。
  
          杨彪便说道:“孩儿以为,那圣人身边有吕布,秦羽,逢纪等人随同,应是不凡,只是孩儿此时还未曾见过那位圣人,不知其底细如何。”
  
          等到杨彪说完之后,杨赐却笑了起来。
  
          杨彪看着父亲的笑容,心中“咯噔”一声。
  
          说道:“父亲,可是孩儿有什么地方说错了?”
  
          杨赐呵呵一笑,道:“的确有错,而且是大错特错。”
  
          杨彪不解。
  
          杨赐眼中却是精芒闪露,道:“我若是说,你已经见过那位圣人了,你信是不信?”
  
          杨彪闻言,心中一惊。
  
          他的脑海中便立刻浮现出秦羽的身影。
  
          实在是因为秦羽给他留下来的印象太深了。
  
          他虽然没有说什么话,但那双满是威严的眼睛,不怒自威的模样。
  
          在自己面前还依旧淡定自若的气质。
  
          若不是他那过分年轻的年龄。
  
          恐怕杨彪都会觉得秦羽乃是一位位列三公之人了。
  
          之前杨彪就是因为秦羽的年龄所限,再加上秦羽出现在太学之外,不像是圣人该有的举动,所以他才没有多想。
  
          但现如今仔细回忆起来。
  
          那秦羽确实都处处透着一种身居高位的威势。
  
          倘若他不是那位圣人的话。
  
          又何德何能,能让南阳逢氏的逢纪与那位世间难得一见的猛将分列在他左右?
  
          “父亲是说,那位秦羽竟就是南阳之圣人吗?”
  
          杨彪颤声问道。
  
          太尉杨赐轻抚胡须,面色凝重,道:“后生可畏啊!”
  
          “圣人出南阳,大兴此世,未曾想到,这圣人竟然真会有如此手段!”
  
          顿了片刻,杨赐再说道:“文先,你现在立刻再去太学门外,务必要去寻到那位圣人。”
  
          “他将这神水交给你,自然是冲着老夫而来,我倒要看看,他的心里到底是有着一个什么样的打算。”
  
          杨彪立刻应了一声。
  
          他之前只是因为心神恍惚,且主观臆断之下忽略了秦羽的存在。
  
          现如今自然是已经想通了一切。
  
          就在他要转身快走出去的时候,身后杨赐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慢着。”
  
          杨彪立刻停下脚步,转向杨赐躬身,问道:“父亲可还有何吩咐?”
  
          杨赐微笑,道:“便将你那剩下的神水都拿来吧,为父也该打起精神,看看那圣人的真面目了!”
  
          杨彪闻言大喜。
  
          他赶忙跑出去,将那还剩下的大半桶水小心翼翼的提了进来,放在杨赐身边。
  
          杨赐笑着向其摆了摆手。
  
          杨彪按捺住心中的喜悦,缓步退去。
  
          看着杨彪脸上那发自内心的笑容,已经显得十分老迈的杨赐忍不住叹了一声。
  
          随后又微微一笑。
  
          “秦羽,秦孝之,你送了我这么一份大礼,只希望你的胃口不要太大才好。”
  
          “否则老夫就算是顶着世人唾骂,也要将你阻在这皇城之外!”
  
          “终不能让你接近那皇权!”
  
          在杨彪走后,杨赐一边喝着井水,他的目光中也渐渐的冷了下来。
  
          ……
  
          等到杨彪去而复返,令手下架着马车将秦羽从太学门外接向太尉府的时候。
  
          逢纪这才恍然。
  
          到了这个时候,他哪里还不知道,他自己终究是小看了杨彪和他的那位太尉父亲。
  
          正像是逢纪所观察到的那样。
  
          杨彪的确没有对秦羽的身份起疑。
  
          逢纪自觉,若是换做自己站在杨彪的位置上。
  
          他也断然不可能认为秦羽这样的年轻人就是那个躲在他们背后,神秘至极的南阳圣人。
  
          本以为送过去这通井水。
  
          等到那杨赐身体恢复之后,到时候必要念着这份恩情。
  
          他日待到朝堂之上相见之时,想必杨赐也不会再如同之前一般强硬。
  
          就连他自己都是靠这井水续命。
  
          他又有何资格去劝谏皇帝?
  
          到时候只要秦羽提起他们之前所商定好的条件。
  
          应当就会无人反对才是。
  
          可逢纪也没想到。
  
          杨赐的反应竟然会这么快。
  
          他竟然真的敢断定秦羽就是站在他们背后的那位圣人。
  
          此时与秦羽一起坐在那马车之上,逢纪脸上满是尴尬和愧色。
  
          秦羽自然是察觉到了逢纪的想法。
  
          他开口劝慰道:“元图何须为此所扰?”
  
          “杨公乃是当朝三公,若是没有这份眼力,你不觉得这才是我大汉朝廷的悲哀吗?”
  
          “只是一时不查而已,算不得什么。”
  
          “况且此事也是我的想法,你便是不说,我也会让你去做。”
  
          逢纪闻言,心中愧意难收,但对于秦羽,却是来的更加感恩,也更是死心塌地。
  
          马车旁,吕布骑在马背之上,一路随行而来。
  
          他虽没有背着方天画戟出来。
  
          但那孔武有力的身躯却也能让一般武人觉得无比胆寒。
  
          吕布言道:“先生放心,若是那太尉对先生起了歹意,某定会力保先生无恙!”
  
          “这洛阳城中,不过都是一群土鸡瓦狗而已,某自不放在眼中!”
  
          杨赐府中。
  
          逢纪进门之后,直接就被杨彪请了过去。
  
          杨彪何等身份?
  
          那可是九卿之一,岂容逢纪拒绝?
  
          秦羽只能朝着逢纪点了点头,眼睁睁的看着他带来的最强外交官被人给带跑了。
  
          身边只剩下吕布随行。
  
          杨彪倒是没有想去将吕布也请走。
  
          只是到了太尉府的会客堂前,吕布再不识趣的要跟进去,那便有些说不过去了。
  
          最终秦羽也只能一人独自走入那大堂之中。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大汉朝廷位列三公的大佬。
  
          一进门。便看到那杨赐跪坐在首座之上。
  
          秦羽看向杨赐。
  
          杨赐也同时观察着秦羽。
  
          对于秦羽而言,杨赐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十分普通的老人。
  
          除了他身上的气质颇有些说不出来的威严以外。
  
          看起来似乎也与老张头相差不多。
  
          此时杨赐也没有穿着官服,他的金印紫绶自然也不在身边。
  
          一袭便装,满头银发在头顶上用帻巾包着,看起来温文儒雅。
  
          确实是要比老张头多了许多的文士之气。
  
          不过除此之外,真正吸引秦羽的就还要数杨赐头顶上的词条了。
  
          六个!
  
          比杨彪还多出了一个词条。
  
          【大汉太尉,忠直之人,神算,传道受业,灾厄豁免,气力难支的杨赐】
  
          其中五个都是血色词条,唯有最后那气力难支却是绿色。
  
          秦羽微微感觉有点可惜。
  
          到现在为止,纯血色词条的,他也就只见过吕布一个。
  
          杨赐就是太过年迈。
  
          看他现在这词条的样子。
  
          秦羽感觉,恐怕自己要是不来的话,没有这些井水给他续命,就凭这个词条当前的样子。
  
          恐怕杨赐也撑不过几年时间。
  
          “坐。”
  
          杨赐一抬手,朝着秦羽示意道。
  
          秦羽拱手朝着杨赐一礼,随后便跪坐在杨赐下方的一张案几前。
  
          见到秦羽这般淡然的模样。
  
          杨赐心中忍不住暗暗一叹。
  
          他可从来就没有想过要与秦羽这般友好的见面。
  
          请走逢纪,将吕布挡在门外。
  
          虽没有穿着朝服,没有带着金印紫绶。
  
          但杨赐早就已经做好了要给秦羽来个下马威的准备了。
  
          不论如何,他都要杀一杀这个从南阳来的年轻人的气势!
  
          可问题是。
  
          他之前是想要杀秦羽的锐气。
  
          可当秦羽走进来之后,被秦羽的双眼一盯。
  
          杨赐竟然破天荒的感觉到了一种自己被人彻底看穿了的感觉。
  
          这种感觉他都已经多少年没有再体会过了。
  
          只是那么微微的一个愣神。
  
          之前所建立起来的所有气势和氛围。
  
          便立刻被破的干干净净。
  
          都这样了,还谈什么杀对方的锐气?
  
          不被对方所压制就已经算不错了。
  
          而当杨赐察觉到秦羽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
  
          之后秦羽便收回了那种气势凌人的目光之后。
  
          他便明白过来。
  
          秦羽这俨然是在用他的举动来向自己示好。
  
          这样的举动一时间反倒是把杨赐给闹了个大红脸。
  
          自己一边享受着秦羽带来的井水。
  
          一边还要让这个年轻人手下留情。
  
          实在是情何以堪。
  
          到了这个时候。
  
          杨赐纵然是不想承认秦羽的优秀,也是已经没有别的说辞了。
  
          秦羽并不知道杨赐的内心竟是经过了这般复杂的变化。
  
          他只是觉得这个老爷子还真是有些慈眉善目的感觉。
  
          料想应该是自己的那桶井水有了效果。
  
          于是便更加放松起来。
  
          “不知杨公今日招我来此,所为何事?”
  
          秦羽这些日子已经习惯了在小方村里身居首位的感觉。
  
          此时与杨赐说话之时,又不自觉的带上了在小方村时的感觉。
  
          这神情举动,一时间让杨赐都有些愣神。
  
          秦羽这俨然就是没有将自己当成地位低下之人来看啊。
  
          在一个当朝太尉面前能有这般镇定自若的平等态度。
  
          加上只是如此年纪,确实可以被称得上一声不凡。
  
          杨赐此时对于秦羽又更多了一分认识。
  
          因此也对秦羽变的更加欣赏起来。
  
          他说道:“也无甚大事,只是犬子今日不识孝之真容,怠慢了你,而你却以德报怨,送来神水与我救命,此恩应当面言谢。”
  
          “偏生老朽无法远足,便劳烦孝之你亲至一趟,老朽于心有愧啊。”
  
          秦羽哪里想过身为太尉的杨赐竟然会这么好说话。
  
          他忙摆手笑道:“杨公实在是太客气了,若是让您亲自登门拜访,那才真是折煞我了。”
  
          “至于这神水,不过寻常之物也,杨公不必挂念。”
  
          杨赐道:“哦?这神水竟是寻常之物?不知孝之你又是从何处得来?”
  
          秦羽从容应道:“此水天上而来,行于地下,蜿蜒九川之间,自有一缕灵气凝聚,而我不过一垂钓之人,钓得灵鱼入翁,仅此而已。”
  
          杨赐捻着胡须,他微笑着看着秦羽。
  
          而秦羽也是报以微笑。
  
          虽然杨赐明知道秦羽这是在随口扯淡,偏生他还真是拿秦羽没有什么办法。
  
          于是又试探了几句。
  
          发现秦羽应对的有时候虽然生涩无比。
  
          但却总是被他说的玄之又玄,偏生还有一种滴水不漏之感。
  
          也让杨赐心生无奈。
  
          既如此。
  
          他也没有心思再跟秦羽扯淡下去。
  
          “老朽也不与你再绕弯子,不知孝之你此行前来洛阳,可有所图?”
  
          秦羽点头,道:“自有所图。”
  
          杨赐急问:“所图何事?”
  
          秦羽回道:“我此行前来,正是想要见识这天下英豪,结识一些少年英才。”
  
          杨赐微眯双眼:“仅此而已?”
  
          秦羽笑道:“自然不是,若能得陛下赏赐一官半职,自无忧也。”
  
          看来你秦羽此行所图甚大啊。
  
          一官半职?若非三公九卿之位,你会满足?
  
          杨赐心中冷笑,表面上却没有半点波动。
  
          道:“所求何官?兴许老朽也可帮你一二。”
  
          秦羽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顿了片刻之后,他才说道:“杨公说笑了,官职乃朝廷任命,岂是我能随意挑选?我所求不过是一个安身立命之所而已。”
  
          杨赐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安身立命,汝非要这个官身才算安身立命吗?”
  
          秦羽沉默片刻,他仔细的看着杨赐,缓缓说道:“若此乱世将起,无官身,我心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