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许攸之计,天命在汉

第一百五十四章 许攸之计,天命在汉

        “一合酥!”
  
          秦羽喃喃自语。
  
          一旁吕布和逢纪都不知道秦羽所说的这一合酥到底是什么东西。
  
          弘农杨氏!
  
          杨修!
  
          这也绝对是个大佬幼崽啊!
  
          只是不知道这位大佬现如今多大岁数了。
  
          秦羽料想杨修应该不大。
  
          具体的,他也不太清楚。
  
          此时他的属性栏里还静静的躺着一个崭新的词条。
  
          【灾厄豁免:大汉三公,上承天德,可免灾祸,主动触发:降低领地之内灾厄等级-2,持续时间三个月,冷却时间六个月。】
  
          不错的词条。
  
          灾厄等级-2的话,也就是说,原本应该存在的是大旱灾,大蝗灾的话,-2等级之后,那应该就变成小灾了。
  
          半年冷却一次,一次持续三个月。
  
          持续时间虽然不长。
  
          但勉强也算能够覆盖住那最难熬的时间。
  
          就是这词条竟然是主动触发的。
  
          难怪每次受了灾祸,就要罢免一次三公。
  
          他们应该是无法主动触发这个词条。
  
          只有在卸任罢免的时候,才有一定几率将这词条给触发成功了。
  
          秦羽将这词条收了起来。
  
          血色的词条他现如今还无法装载。
  
          不过等到未来他能凝聚真气之后,自然就可以装上这种词条了。
  
          而他本意其实是想要抄录杨赐身上的那个【神算】!
  
          秦羽原本以为自己想要得到这个词条的话。
  
          恐怕就要等到诸葛亮长大出山。
  
          或者司马懿,荀攸,郭嘉这种人身上才可能会有。
  
          【神算】是什么效果,秦羽并不关心。
  
          但那个全知全能套装秦羽却很是上心。
  
          凑成全知全能套装的词条分别是【先知先觉,谋略,神算,八阵神威】。
  
          如果能凑齐这四个词条,将会触发套装效果。
  
          预测概率大幅提升,万事万物皆有预兆。
  
          而现如今若是再加上那个神算的话,秦羽就能凑够三个了。
  
          只差最后一个八阵神威便可凑齐。
  
          而这个八阵神威,秦羽心中也差不多有具体的人选。
  
          要么就去找曹仁,要么还是诸葛亮,兴许司马徽也应该有这个词条。
  
          实在不对的话,那可能就只有陆逊了。
  
          若是能有这个套装效果的话。
  
          秦羽感觉自己兴许未来就不用再撞运气的用点化技能了。
  
          兴许自己想要找什么灵草,便能用这个套装来预测一下。
  
          故而神算这个词条他必须要拿到!
  
          再加上杨修身上可能存在的加经验的词条。
  
          秦羽回头看了眼太尉府的方向。
  
          “之后几天,还真是少不了要叨扰一番了。”
  
          ……
  
          “本初近日可曾听闻那神水之说?”
  
          洛阳城中,袁绍隐居的府邸内,议郎曹操眉头微皱。
  
          汝南袁氏四世三公。
  
          袁绍如今虽然拒绝朝廷辟召,只是在洛阳城中隐居。
  
          但他少时素有清名,又对宦官专政恨之入骨。
  
          故而一直在暗中结交党人与侠义之士。
  
          正此时乃是第二次党锢之祸时。
  
          袁绍时常与三俊中的陈蕃,李膺两人商量如何帮助党人避难。
  
          许攸,曹操等人也与袁绍同心。
  
          此时那大堂之中,袁绍,曹操,许攸,张邈,何颙等人依次在列。
  
          “神水之事我也略有耳闻,只是不知其详,孟德可否为我等解惑?”
  
          袁绍问道。
  
          近日里,那十常侍又对党人大肆围捕绞杀。
  
          这一次的力度要来的比以往更厉害的多。
  
          之前他们藏匿起来的那些党人都有不少被抓捕屠杀。
  
          包括曾经藏匿他们的人,也尽数被斩。
  
          一时间死伤无数。
  
          何颙,张邈这才又冒着风险,私入洛阳,前来与袁绍商议。
  
          曹操将从宫中传出来的神水传闻具体的说了一遍。
  
          其实曹操也不知道太过具体的情况。
  
          他只知道这神水恐怕拥有强身健体的功效。
  
          竟能让刘宏这样的人一下子变的生龙活虎。
  
          他最担心的,其实还不是神水,而是那些宦官。
  
          谁也不知道在有了这种神水之后,宦官们又会进什么样的谗言。
  
          加上何进返京。
  
          曹操也猜测,兴许何进此行的背后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等他说完以后,众人都沉默了下来。
  
          袁绍沉吟许久,道:“此事有些古怪。”
  
          “神水之说源于太平道。”
  
          “那何进已经位列诸卿,又是何皇后的长兄,没有理由勾结那些太平道的妖人。”
  
          “且圣人出南阳的批命乃是太史令亲口所说。”
  
          “难道那圣人本身就是太平道的人?”
  
          “倘若真是这般,等到太平道的妖道与那阉贼勾连起来,我等怕是就真的不妙了。”
  
          张邈,何颙,许攸等人尽皆沉默。
  
          他们都清楚袁绍说的是什么意思。
  
          当今皇帝刘宏本就对十常侍可谓言听计从。
  
          宦官当政,已是将他们压迫到了极限。
  
          再加上这功效非凡的神水。
  
          倘若那背后的妖道再勾连上这些宦官。
  
          恐怕宦官的权利还要再进一步的提升!
  
          恐,国将不国啊。
  
          张邈问道:“杨公对此事难道就没有什么说法?”
  
          曹操说道:“自然是有,杨公已经表过态了,他断不会迎那所谓圣人入朝堂,当今这天下,又有何人有资格称其为圣?”
  
          此言一出,众人的面色便稍稍缓解。
  
          何颙道:“有杨公领诸卿,想来陛下也要三思。”
  
          “若是那所谓圣人真敢入朝堂,只消杨公一声令下,自有人会将其驳斥的体无完肤,也好让陛下知晓这所谓圣人到底有何真面目。”
  
          许攸道:“正是如此。”
  
          “不过孟德担忧也不无道理。”
  
          “即便那圣人会被杨公当面斥的体无完肤,但那神水毕竟有其实,不可不防。”
  
          “近来我倒是有些想法,还教诸位斧正。”
  
          袁绍眼睛一亮,连忙说道:“子远快快说来。”
  
          许攸见状,从地上那草席之上站起身来。
  
          他脸上挂着胸有成竹的笑容,来到堂中。
  
          在众人的聚焦的目光之下,缓缓说道:“吾有上下二策,可解此局。”
  
          “下策为守,不论那些阉贼与太平道之妖人如何,于朝堂之中,那位南阳新圣,便是其重。”
  
          “若是没了此人,想必他们纵有再多能耐,也自是无从施展。”
  
          “我等可遣门下豪杰之人,寻机杀之,则万事皆消。”
  
          袁绍眉头微皱。
  
          杀人这种事情确实不难。
  
          但何进此人难得机敏。
  
          兴许是背后有高人指点。
  
          曹操虽知道何进回洛阳,却不知其将那圣人安顿在何处。
  
          有人言说,何进随行之中车马之上乃是空无一人。
  
          到了现在,还没人知晓那圣人的真面貌。
  
          曹操将此事说了出来。
  
          袁绍看向许攸,道:“敢问子远,何为上策?”
  
          许攸目光中精芒闪动。
  
          既然之前他开口之时便将其当为下策,也就是他自己也并不看好。
  
          与之相比,这个上策才是他真正的想法。
  
          他开口道:“这上策便是攻,主动出击。”
  
          “倘若此事背后真乃太平道之所为,对我等而言,则不失为一个机会!”
  
          “那太平道的妖人不自量力,妄图以其蝼蚁之身,身犯大汉。”
  
          “岂不知大汉乃得天之正统,昔日那王莽所为如何?照样落得身死的下场。”
  
          “天命在汉,其定不能成也。”
  
          “不过倘若那等妖人果断起兵,携数十万众,聚啸而来,冲击三辅。”
  
          “则陛下必危,阉贼无能,尽皆是谗言小人,挽社稷之将倾,还需我等士人效命。”
  
          “待那时,只消有人进言,则党锢之祸可解。”
  
          “屠灭那些妖人,岂不是在翻掌之间?”
  
          “我们与那些阉贼之间,也就该到了好好清算之时了。”
  
          众人闻言,面色不一。
  
          袁绍问道:“子远之计,莫非是要助那太平道一臂之力?”
  
          许攸点头道:“正是如此。”
  
          “不教那些妖人有足够的能耐,阉贼又岂会心生惶恐?”
  
          袁绍缓缓点头。
  
          他的目光扫过众人。
  
          曹操沉默不语,脸上看不出什么神情。
  
          倒是张邈与那何颙两人眼中泛着一抹淡淡的思虑之色。
  
          心中计较,像是颇有些意动。
  
          袁绍出身名门,其家世极大。
  
          盘根错节。
  
          他自然也知道不少事情。
  
          那太平道能发展到现如今这般地步,自然少不了他们这些世家门阀在背后推波助澜。
  
          只是许攸这话,便将一切挑明。
  
          若说之前他们的所作所为乃是涓涓细流。
  
          那按许攸所说,便会是猛火加身。
  
          太平道的势力将会急剧膨胀。
  
          其起兵之日,自然不远。
  
          “诸位以为,子远之计如何?”
  
          袁绍问询道。
  
          张邈与何颙二人对视一眼,随后缓缓点头。
  
          他二人也是党人。
  
          张邈乃是大名鼎鼎的八厨之一。
  
          何颙也与三俊交好,被宦官迫害追杀,不得已改变姓名,逃亡汝南。
  
          朝中有那些宦官迫害残杀,此等境况,不知道要持续多久。
  
          对他们而言,这世间莫不是处处灾祸,一不小心,便会身首异处。
  
          此情此景,谁也不想再去忍受。
  
          想要扭转局面,许攸之计,自然好极。
  
          张邈言道:“此计甚妙,此行离去,我自会联络众人,以家财充之,使其聚众而起,日后有汝等在朝中进言,则大事可定!”
  
          一旁何颙点了点头。
  
          而曹操的目光则是一直落在许攸的身上,像是想要从他的身上看出些什么东西。
  
          只是片刻之后,曹操嘴角微微一挑。
  
          他没有应和,但也没有半点反对之意。
  
          主座之上,袁绍也点头,道;“那便就按子远所说,让我等再给那太平道加一把火,就看那些阉贼能不能抵挡的住这汹汹而来的烧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