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 > 第一百八十一章 精良的筑基散

第一百八十一章 精良的筑基散

        张角看着秦羽脸上那满满的期待。
  
          他笑着朝秦羽拱手说道:“总算是不负先生重望,筑基散全都炼成了。”
  
          说罢,便侧身朝着秦羽做了个“请”的动作。
  
          遂即便带着秦羽一起来到了那炼丹房中。
  
          进入到炼丹房中之后。
  
          秦羽便立刻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馨香。
  
          这味道与秦羽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他本以为这炼丹房中会有燃火烧柴的燥味。
  
          等到来到那储藏室中之后,秦羽这才闻到了更加浓郁的香气。
  
          储藏室里摆放着的正是他之前就已经命人打造好的木架。
  
          就在这木架之上,整齐排列着八十个巴掌大小的木盒。
  
          那馨香的气息就是从木盒之中传出来的。
  
          秦羽看着那些木盒。
  
          在这略微显得有些暗的储藏室中。
  
          每一个木盒上,竟然都微微闪动着莹莹如玉般的光芒。
  
          张角随手将距离最近的那个木盒拿了起来。
  
          只见他伸手一挥。
  
          那原本笼罩在木盒上的淡淡的玉光便顿时支离破碎,消失的无影无踪。
  
          等到他将这木盒直接掀开的时候。
  
          一股比之前来的更加浓郁的草木香气便直接出现在了秦羽面前。
  
          秦羽看向那木盒的内部。
  
          里面存放着的并非是如同月华丹一般的丹药。
  
          而是一团绿色的粉末。
  
          看起来就像是被磁铁吸引的铁屑。
  
          那些像是略微有些湿润的粉末汇聚在一起,边角处还露出些许毛刺。
  
          “这便是筑基散?”
  
          秦羽赞叹的看着面前的这团粉末,他勉强忍住自己想要将那团粉末从盒子里捏出来的冲动道。
  
          张角看着这团粉末的时候,他眼中也有说不出的赞叹。
  
          “是的,即便我已经看过很多次了,但却始终无法将这筑基散从双眼之中挪开。”
  
          “就像是绝世的瑰宝。”
  
          张角感叹道。
  
          秦羽对于张角的说法显然也很是认同。
  
          【精良的筑基散】
  
          【可升级】
  
          【升级需要消耗蓝色碎片x10】
  
          【精良的筑基散:真炁+1,几率触发根骨+1,几率触发悟道状态】
  
          真炁……
  
          根骨……
  
          这两个属性都是秦羽之前并没有见过的属性。
  
          秦羽也不知道这两个属性具体有什么功能。
  
          但是肯定不会差就是了。
  
          就在秦羽还在观察那筑基散的属性时。
  
          张角却将那筑基散的盒子重新合上,放在木架上,朝着秦羽说道:“先生,我在此地已经停留了两个月余,也该是我告辞的时候了。”
  
          秦羽微微一愣,道:“上师这就要走?不再多留一段时间?我还有很多东西都没来得急向上师你请教呢。”
  
          张角笑了笑道:“我也有意想要与先生促膝长谈,怎奈何这俗世之间事务繁多,总归是脱不开身,先生之道,对我多有启发,这方煌煌天地中的万千生民,便有劳先生了。”
  
          他说着,朝着秦羽一礼到底。
  
          随后双膝一屈,竟直接朝着秦羽跪拜下去。
  
          秦羽哪里能想到这种事情。
  
          他看着张角就要跪拜,赶忙伸手去扶。
  
          可还不等他的伸手碰到张角。
  
          他便看到从张角的身上用处了一股青色的气流。
  
          那气流在他面前凝成了一块厚厚的壁障。
  
          秦羽伸手碰到那壁障,就像是碰到了一面贴着柔滑毛皮的坚硬的墙壁。
  
          他根本没有办法将那墙壁打碎开来。
  
          便只能震惊的看着张角双膝跪倒,以额触地。
  
          秦羽赶忙侧身,劝道:“上师你这是何故?快快请起啊。”
  
          张角也没拒绝,他很自然的站了起来。
  
          那青色的壁障遂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张角似乎完全没有朝着秦羽跪拜的负担一般。
  
          等到他站起身来之后,只是淡淡的一笑,道:“别无他故,只是求一个心安罢了。”
  
          “先生,告辞了。”
  
          说罢,张角就要朝外走去。
  
          秦羽看着张角走的毫不拖泥带水的身影,他赶忙从架子上抄起五个木盒,随后就朝着张角追了过去。
  
          “上师,先别忙走,将这些拿着。”
  
          秦羽将那些木盒塞到张角手中。
  
          张角看着秦羽放在自己手中的五个木盒,他和善的笑道:“好教先生知晓,这筑基散与我而言,已经没有多大用处了。”
  
          “这两个月余,我虽是在炼丹,但也同时是在凝练己身。”
  
          “现如今距离我一直追求的那个境界已然不远了,只要回去静修一段时间,自然水到渠成。”
  
          秦羽将张角已经送到他面前的木盒又推了回去,道:“不管上师你现如今的境界如何,这些筑基散你都要务必收下,这本该就是你应得的。”
  
          张角顿了顿,他看着被秦羽又推回来的那五个木盒,没有抬眼,只是轻轻一叹,道:“先生就不怕给我这些筑基散乃是在资敌吗?”
  
          秦羽没想到张角会说这样的话。
  
          更没想到,他竟然会将事情挑明了直接说出来。
  
          他目光复杂的看着面前的张角。
  
          张角此时依旧只专心的看着他手中的那些木盒,像是看着什么绝世奇珍一般。
  
          秦羽笑了起来:“我不认为这是在资敌,我也从来没有将你当成是我的敌人,未来的事情谁说的准去?我只知道,你现在是帮过我很多忙的朋友。”
  
          张角抬头,他也笑了起来:“那好,先生既然这样说了,那这些筑基散我便收下了,多谢先生。”
  
          “告辞!”
  
          张角再次朝着秦羽躬身一礼。
  
          遂即转身,朝着矮山的方向行去。
  
          秦羽再没有阻拦。
  
          等到张角已经走出去了几步之后。
  
          他又停了下来,突然说道:“先生,此次一别,我将会行这天下之大不义之事,先生勿怪,我只望,若是还有机会,能再见先生一面,则死而无憾矣。”
  
          说完,张角便继续抬脚走了出去。
  
          秦羽看着张角持着手杖一步一步走向夕阳西下的矮山之中的背影。
  
          秋风将他枯燥斑白的长发乱糟糟的吹在脑后。
  
          那宽大的道袍之下,他瘦削的身子微微躬着,像是被一座大山压在脊梁上。
  
          但却又非常挺拔的行走在这世间。
  
          他一步一步,踩着最后那金色的夕阳,走向深林之中的黑暗。
  
          秦羽张了张嘴,他很想说些什么。
  
          但在这个时候,他却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一切都像是早就已经注定了一般。
  
          他无力去改变,也无法去改变。
  
          半晌之后。
  
          就在张角的身子已经几乎要被那矮山中倾斜下来的剪影彻底吞噬的时候。
  
          秦羽终于忍不住大声叫道:“张角!”
  
          声音如水波一般传了出去。
  
          “到时候我会再见你一面的!”
  
          “你给我好好活着!”
  
          远处。
  
          张角的身子顿在了原地。
  
          他转身。
  
          金色的夕阳落在他的上半身,而他的脚下已经是一片黑暗。
  
          他朝着秦羽深深一拜。
  
          遂即朗声大笑:“我无憾矣!”
  
          旋即,再也没有半点犹豫,转身,直接踩在了那浓的化不开的黑暗之中。
  
          不知何时。
  
          吕布已经来到了秦羽的身边。
  
          他看着远处张角离开的方向,道:“先生,张角走了?”
  
          秦羽扯了扯嘴角,道:“是啊,张角走了。”
  
          “玄德也走了。”
  
          “那么奉先,不知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开呢?”
  
          吕布闻言,当即便毫不犹豫的单膝跪地,朝着秦羽说道:“只要先生不弃,布愿永世追随在先生左右!”
  
          “你想要留在我这里吗?”秦羽面对吕布这样的大礼,他没有闪躲,也没有直接应下来,而是开口问道。
  
          像是问了一句废话。
  
          吕布再道:“望先生收留!”
  
          秦羽道:“好!既然你想要留下来,那便留下来吧。”
  
          “奉先,你可相信,这世上有些事情是早已注定,是根本无法去改变的吗?”
  
          吕布没有多做思索,他毫不犹豫的回答道:“这世上岂有什么早已注定之事?若是先生不喜,布愿成为先生手中利刃,只要杀尽仇敌,便再不会有任何无法改变的事了!”
  
          秦羽闻言,像是终于想通了什么一般。
  
          他脸上重新挂上了一如既往的笑容,伸手将吕布扶了起来之后,秦羽笑道:“好!只要拥有最强的力量,杀尽一切仇敌,这世上自然不会存在有任何无法改变的事情!”
  
          “奉先,你可愿与我一道改变这个世界?”
  
          吕布脸上也挂着兴奋和激动的笑容,他字字铿锵:“纵刀山火海,九死而不悔也!”
  
          ……
  
          在张角离开小方村的同时,吕布也终于如同黄忠一样。
  
          彻底的落户在了小方村中。
  
          去踏马的历史走向。
  
          爷不玩了!
  
          秦羽在心中恶狠狠的发狠道。
  
          我既然带着金手指穿越到这里,自然就是为了改变这个世界而来的。
  
          若是只担心因为世界的改变而让我无法认清未来的大势,于是便一味的退缩,一味的放弃那些到手的机会。
  
          那我成什么了?
  
          放着吕布这样的神将不登庸,就眼睁睁的看着他去在野,随后加入丁原,再并入董卓,日后成为自己的一尊大敌?
  
          来吧!
  
          就让我看看这历史的大势里没有了吕布到底又能发展到何处!
  
          我倒要看看,我秦羽能不能在这方乱世,再打他一个朗朗乾坤出来。
  
          让,我来,我见,我征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