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 > 第一百九十章 鬼神吕布,血气铠甲

第一百九十章 鬼神吕布,血气铠甲

        吕布看着面前那些游侠儿们竟然没有选择退走。
  
          反倒是一脸兴致勃勃的要跟他们碰一碰,这让吕布心中忍不住对这些人生出了不少的好感。
  
          他这人没有什么别的喜好,就是喜欢别人干脆。
  
          磨磨唧唧的,可实在是不符合咱草原男儿的脾性。
  
          不过原本以为只用自己一个人就能将他们全歼。
  
          没想到这帮家伙背后竟然直接升起了一团云气。
  
          这让吕布心中属实有点不爽。
  
          “先生还是神机妙算啊,竟然连这种事情都能算的到。”
  
          吕布感慨一声。
  
          自从他日前彻底与秦羽敞开心扉,摊牌了之后,一下子就感觉生活明亮了起来。
  
          到了这个时候,他也才终于从秦羽的身上感受到了那股之前从来没有感受过的亲近感。
  
          那是完全将他当成了自己人看待的感觉。
  
          而这种感觉在之前的时候,他只见过秦羽对黄忠,逢纪,娄圭是这样的态度。
  
          真要说起来的话,他甚至还能感觉到在那大耳贼的身上竟然还有一点与秦羽亲近起来的苗头。
  
          这让吕布顿觉无法接受。
  
          哪怕是与张角亲近呢,他也能想的明白。
  
          那大耳贼算是个什么东西?
  
          他也配?
  
          远在涿郡的刘备打了个喷嚏:???
  
          不过他现在舒服起来了。
  
          大耳贼走了,张角也走了。
  
          笑到最后,被先生当成了自己人的,终究是他吕布吕奉先啊!
  
          之前在探听到那些荆襄世家想要对秦羽出手之后,吕布顿时就怒不可遏。
  
          他直接在秦羽面前请命要单枪匹马将那些胆敢来犯之辈全都杀的干干净净。
  
          可是秦羽并没有点头。
  
          而是让他带上了王二狗以及他麾下的飞虎军。
  
          吕布当时也没有询问为什么。
  
          他虽然没有反对秦羽的意思,但还是憋着一股气,想要再次用事实真正的证明自己的实力。
  
          是的,他想要以一敌百。
  
          将那些来犯之敌尽数斩杀!
  
          只是区区五百游侠而已。
  
          可现如今吕布明白了。
  
          看着面前那五百游侠身上竟然腾起了一股云气的时候,他哪里还能不明白?
  
          “你们都还没有上过战场吧?”
  
          吕布开口问道。
  
          他根本不用等那身后众人有什么反应,便开口道:“王二狗,你身为将领,日后少不了要面对这种状况,你且看好了,我只给你演示一次。”
  
          吕布扭过头去,锋锐的目光落在王二狗的身上。
  
          王二狗看到这个目光之后,整个人都像是过电了一样,激的他浑身发麻。
  
          吕布虽然没有对那后面的一百骑卒说什么。
  
          但他这样的强者,根本不一句话也不用说,那就已经足够了。
  
          “凝云气,随我来!”
  
          吕布手中方天画戟向前一引。
  
          顿时,他身后的那一百骑卒身上也腾起了一股淡淡的云气。
  
          这些人从一开始就在一起训练,一起成长。
  
          凝聚云气的这种事情本身就是早就已经能做到的事情。
  
          不过此时面对着前面犹如虎狼一般冲来的五百游侠,他们的心里还是有些虚的。
  
          但那都不过是没有吕布的情况下。
  
          有吕布作为他们的统帅,有吕布这样的强者站在他们的面前。
  
          他们还怕什么?
  
          就在那股云气凝聚起来,逐渐要腾往高空中的时候,吕布也一声轻喝。
  
          一股强横至极的血气顿时从他的体内冲了出来。
  
          那股血气只是转眼间就与那一百骑卒激发出来的云气凝聚在了一起。
  
          原本淡青色的云气在沾染上了吕布的血气之后,顿时就变的一片通红。
  
          而这片血色通红的云气并没有像是对方的那些游侠一样。
  
          直接升腾到了空中。
  
          还不等那些云气升起来。
  
          就看到吕布高举手中的方天画戟。
  
          一股恐怖的力量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跟在吕布身边的王二狗只觉得此时的吕布像是变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一般。
  
          他高举起的方天画戟就像是朝着天空伸出了一只无比强壮的手臂。
  
          随后猛的向下一拽。
  
          那原本无形无质,本应该漂浮起来的云气竟然就被他这样生生扯了下来。
  
          遂即,在众人无比惊讶的目光之中。
  
          那些血色的云气全都凝聚到了他们每个人的身上。
  
          于是乎。
  
          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像是被套上了一道完全由血色云气凝聚起来的铠甲。
  
          “这是!”
  
          “这是什么东西!好强大的力量!”
  
          “我能感觉到我体内的真气运行的速度竟然来的更快了!”
  
          “好可怕!”
  
          那些被云气铠甲笼罩之中的骑卒们都觉得自己体内的真气流动的前所有的快速。
  
          他们感觉自己的力量仿佛都一下子凭空提升了五成!
  
          这股强大的力量带给了他们更为强大的信心。
  
          更强的信心反过来又提供给了他们更为强横的云气。
  
          如此生生不息,循环往复,竟然让他们的实力又生生拔高了三成。
  
          “儿郎们,给我杀!”
  
          “杀他个片甲不留!”
  
          吕布一声虎吼,一马当先直接冲了出去。
  
          他身后的骑卒此时就像是与他异体同心一般。
  
          就在吕布冲出去的瞬间。
  
          跟随在他身后的众人也已经纵马而出。
  
          他们每个人都被血色的铠甲笼罩着。
  
          就在他们不断前冲的同时,原本那还没有彻底覆盖全身,还有脑袋露出在外面的血色铠甲竟然又开始逐渐的变化起来。
  
          随着前冲的气势越来越强。
  
          那股凝聚起来的云气也逐渐的在他们每个人的头顶上凝聚出一个虚幻的头盔。
  
          被那犹如鬼面一般的头盔所包裹着的众人,他们的双眼之中就像是燃起了一道通红的火焰。
  
          双眼中燃起的火焰在前冲的同时,于虚空中扯出两条不断晃动的火线。
  
          看起来是如此的妖异,如此的惊人。
  
          那些世家大族的门客们哪里见过这般诡异的事情。
  
          他们看着那些一个个武器盔甲都是崭新的飞虎军,心中还存了小觑的意思。
  
          谁不知道真正强大的武器是需要长时间用气血去喂养才能成的?
  
          与那些长时间经过血气喂养的武器比起来,这些看起来崭新精良的武器,其实不过都是些银样蜡枪头罢了。
  
          只要一次硬碰硬,就能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不自量力。
  
          可现在。
  
          还不等他们双方交汇在一起,这些门客们就首先胆寒了起来。
  
          那通体血色的铠甲,那犹如鬼面一般的头盔。
  
          那马蹄踏下,震颤的泥土就像是一道道振波,不断的冲入到他们的心中。
  
          之前还有的强烈的自信此时已经消失了大半。
  
          人借马力。
  
          飞虎军的速度越来越快。
  
          眼看着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百丈。
  
          若是现在他们选择要退的话,那就真的是兵败如山倒。
  
          再没有半点翻盘的希望了。
  
          那走在最前面的赵氏门客一声怒吼,道:“你们都怕个卵子!”
  
          “这不过是那秦羽搞出来的一些小把戏罢了,他们连云气都凝聚不出来,难道我们还会怕了他们不成?”
  
          “若是你们现在就想着要跑的话,那才是真正的遭了秧。”
  
          “谁若是觉得自己能跑的过那些战马的,老子绝不拦你,现在就给老子滚蛋!”
  
          “兄弟们,给我冲啊!”
  
          那赵氏门客这样一声大吼之后。
  
          在那些门客的脑海中,当真就像是敲响了一道晨钟暮鼓。
  
          一下子就将他们之前还陷入到深深的震撼之中无法自拔的精神给扯了出来。
  
          “对啊!”
  
          “那血色的盔甲到底是什么东西可还都不知道呢。”
  
          “那种东西也能是云气?谁见过那种云气?”
  
          “如果不是凝聚的云气的话,那唯一可能就是对方有障眼法!”
  
          “不过是看起来厉害,看起来好看罢了,难不成还真能跟我们这些钢筋铁骨的强者相提并论?”
  
          “别开玩笑了!”
  
          “杀!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强大!”
  
          刹那间。
  
          五百门客的斗志全都被激发了出来。
  
          他们也紧握着手中的刀剑,疯狂的朝着吕布率领下的飞虎军直接冲杀而去。
  
          冲在最前面的吕布此时手提方天画戟。
  
          那银色闪亮的方天画戟之上现如今竟像是燃起了一层通红的血焰。
  
          他本人更是将那血色的铠甲几乎彻底凝实在自己的身上。
  
          那张刀削斧凿的脸上写满了凌厉的杀气。
  
          他沉默着,只是看着冲到面前,并且已经一跃而起,手中环首刀朝着自己斩下来的那赵氏门客。
  
          随后画戟一挥。
  
          “嗤啦!”
  
          犹如裂帛一般的声音响起。
  
          滚烫的鲜血顿时从空中四溅而下。
  
          那鲜血落在吕布身上罩着的那层血色的铠甲之上,顿时就被蒸腾出了一股股白色的烟雾。
  
          那白色的烟雾衬托的他犹如魔神!
  
          “锋矢阵!”
  
          “掩杀!”
  
          沉默的行军,沉默的杀戮。
  
          那些实力才不过钢筋铁骨的游侠门客如何能够抵挡得住这些最低实力都已经突破到了真气境的武人的冲杀。
  
          何况这些真气境的武人还是吕布的带领下。
  
          还是拥有着在战场上所向无敌的长枪的基础上。
  
          一方手持长枪突袭的骑兵,血色云气凝聚的铠甲加持在身上。
  
          一方手持刀剑的步兵,为了伪装成流寇,身上只穿着普通的麻衣,升腾起来的云气还在那高空之中,根本没有半点形成对他们的加持。
  
          不管从什么情况下去看。
  
          这些门客都没有半点优势。
  
          马蹄踩下。
  
          从最开始踩在土地上传来的厚重感,到后来马蹄踩下之后所传来的会有些回弹的沉闷感。
  
          对吕布来说,那不过才只是短短不到一个呼吸的冲刺罢了。
  
          整整五百门客所组成的队伍。
  
          在这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中,就被彻底的穿透,被彻底的从中间撕碎开来。
  
          “回军,掩杀!”
  
          吕布一声令下,上百骑卒顿时绕了个圈子,重新调转马头,朝着那已经被刺穿了一次的门客队伍冲了过去。
  
          此时那些还好运活着的门客都已经彻底傻了。
  
          他们哪里能想到。
  
          原本在他们眼中看起来的不值一提的对手,怎么就会变的这么强横?
  
          他们很清楚的感觉到了。
  
          那些骑卒在掠过他们时候,身上所蕴含的真气刮起来的恐怖的罡风。
  
          只是在那罡风之中,他们都只觉得自己要窒息了一样。
  
          这世上何时突破真气境界变成了这么简单的事情?
  
          怎么可能!
  
          他们慌了。
  
          那血色的铠甲到底是什么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多少意义了。
  
          就算没有那血色的铠甲。
  
          这人数已经上百的真气武人又哪里是他们能够对付的了的?
  
          何况这些人还一个个全都是骑卒!
  
          他们现在就算是跑,也根本没有半点逃跑的机会!
  
          看着那些骑卒手中一个个还在滴着血的长枪,门客们彻底的胆寒了。
  
          “我们投降!”
  
          “饶我们一条生路!”
  
          这些人毫不犹豫的叫道。
  
          只是一次冲刺,就让他们五百人里面直接少了一百多。
  
          这样的冲刺他们根本承受不住第二次!
  
          谁都不敢想象,自己在面对那无法抵挡的兵锋时,到底会有多么的绝望。
  
          然而让他们更绝望的事情出现了。
  
          吕布在面对他们想要投降的声音时根本就没有半点回应。
  
          他只是举起手中的方天画戟,随后猛的向下一斩。
  
          伴随着一道清亮的弯月犁开地面,朝着那些门客们疯狂冲去。
  
          这边算是吹动了最后屠杀的号角。
  
          此时那三百余人还在勉强支撑着他们的云气不散。
  
          吕布兵锋前指,这一次,他没有亲自冲出去。
  
          而他身后的那些骑卒则是没有丝毫犹豫。
  
          犹如一个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一般,疯狂的朝着前方冲刺过去。
  
          “噗嗤!”
  
          长枪透体而过的声音不断响起。
  
          不过那些门客也都不是废物。
  
          他们本身就是要比普通人强大不少的强者。
  
          他们能够成为游侠,有资格被世家招揽,那就意味着他们每个人至少都拥有两个词条。
  
          多出的这个词条就代表着他们的天赋的确要超出普通人很多很多。
  
          在这真正的绝境之中。
  
          他们爆发了。
  
          有人奋起反击,竟然斩开了血色的铠甲,用手中的刀身生生将面前的马腿斩断。
  
          可就在下一刻。
  
          那被斩断了马腿的骑卒则是用淡漠到极点的双眼死死的盯着他。
  
          一枪了结了他的性命之后,便与那摔落在地的马身一起将那门客生生碾成一滩粉碎的血肉残渣。
  
          反击不断出现。
  
          飞虎军也出现了零星的伤亡。
  
          不过这些事情并没有让吕布的心中有半点波澜。
  
          战争就是这样。
  
          他在并州经历过比这样的战斗更凶猛,更残酷的战斗。
  
          他早先的几年,就是在这样与匈奴人的战斗中,生生杀出来的一身勇武。
  
          想要有资格跟随在先生身后,去获得那至高无上的荣誉。
  
          便只能一步一步的从尸山血海之中爬出来。
  
          爬不出来的,那便化作先生迈入这世间巅峰的台阶,送他为王!
  
          没有了吕布的加入之后。
  
          这些初上战场的飞虎军的杀戮效率就慢了许多。
  
          他们竟然被那些已经没有了多少斗志的门客生生拖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
  
          还付出了几人重伤的代价,才堪堪将那些门客尽数斩杀。
  
          有吕布在旁边看着,他自然不会让秦羽辛苦培养出来的飞虎军有太大的折损。
  
          到了最后。
  
          那些门客都被打的没有丝毫斗志之后,他们所凝聚的云气自然也就无以为继。
  
          吕布也从最后剩下的那人口中知道了后面还有一队人准备过来接收棘阳城打下来的战果。
  
          问清楚了事情之后。
  
          吕布没有任何犹豫。
  
          只一戟便将那人斩死。
  
          他森冷的目光看向更远处的南方。
  
          “竟然还敢打先生的主意,看来先生表现的果然还是太低调了。”
  
          “这一次,某断不能放任你们任何一个人活着回去!”
  
          “断要让你们背后的那些世家知道他们到底犯了什么样的大错!”
  
          “全军,就地休整!”
  
          “准备接敌!”
  
          随着吕布一声令下。
  
          除了之前那几个重伤的骑卒之外。
  
          其余众人再次列成方阵。
  
          此时他们的四周横七竖八的全都是那些已经死透了的门客们的尸体。
  
          鲜血将这片大地都沁润的黏糊糊的一片。
  
          马儿的蹄子深陷在那些被血水泡的软开的泥土之中。
  
          满是肃杀的气氛笼罩在这些骑卒们的身上。
  
          就连那些马儿仿佛都感觉到了这笼罩着天地的肃杀之气。
  
          就连任何一只马蹄都没有在这种时候有半点的移动。
  
          一个个,一尊尊,犹如那大理石雕琢出来的雕塑。
  
          就只等着那即将出现的敌人,再给他们一个迎头痛击!
  
          张方等人一路疾驰而来。
  
          闻到了那已经弥漫过来的血腥味。
  
          他们只当是自家的门客屠杀了那些棘阳城中的守军。
  
          故而都没有半点戒备。
  
          当他们真正看到吕布率领的飞虎军的时候。
  
          当他们看着那整齐的军容,看着那些脸上满是杀气的骑卒。
  
          心中正要惊呼不妙的时候。
  
          吕布便已经沉默着率领众人直接冲了上来。
  
          “杀!”
  
          这方天地仿佛都被这区区百人的喊杀声彻底充斥着。
  
          还不等张方说出什么的时候。
  
          他们便看到那一马当先的鬼神之人伸手猛的将那方天画戟向下一斩。
  
          本来就没有想过要凝聚云气,又是长途奔袭而来的这些人哪里做过半点战斗准备?
  
          当他们看着吕布斩下来的这清冷锋利的月牙时,一个个尽皆都被面前的这景象震撼的发不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