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我蔡瑁天下第一!

第一百九十三章 我蔡瑁天下第一!

        “父亲,事情就是这样的。”
  
          “你们也不必担心无法分润到那棘阳城的利益。”
  
          “这件事当时可是由我本人亲自出面,更是还与那张氏家主张方定了一纸协约。”
  
          “料想现如今那协约就在张氏家主张方的身上。”
  
          “他们即便获得了大利益,也断然不敢吞了属于咱们蔡氏的那一份!”
  
          蔡瑁说出这个话的时候,自己感觉自己就像是天神附体一般。
  
          大堂之中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自己身上。
  
          不管是以往本来就对他很好,对他寄以厚望的。
  
          还是以往那些觉得他年轻气盛,做事总不牢靠的。
  
          此时所有人。
  
          是所有人的目光中都带着无比的错愕。
  
          他们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一个天下间独一无二的宝物!
  
          蔡瑁爽起来了。
  
          他追求的就是这样的感觉!
  
          这种让整个蔡氏上下全都大吃一惊,并且让他们感觉到无比错愕的神情,这就是蔡瑁一直在努力,一直在追寻的东西啊!
  
          我都已经做到了这样的事情,试问,之后蔡氏家主的人选,你们还用的着考虑吗?
  
          不管是从嫡系的角度还是从能力的角度。
  
          我蔡瑁敢说第二,就没有人有资格说第一!
  
          蔡瑁是个心高气傲的人。
  
          他不想仅仅只凭借自己的嫡系来跟同辈争抢位置。
  
          他有信心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吊打他们。
  
          现在,就是他证明自己的时候了!
  
          蔡讽看着面前这个站在大堂之中,明明都已经骄傲的快要溢出来了,却还是拼命的压抑着自己那旺盛蓬勃的展现欲的儿子。
  
          他只觉得一股急火直接就往他的太阳穴里冲。
  
          逆子!
  
          逆子啊!
  
          不过蔡讽直到这个时候还对自己这个逆子抱着一点点期待。
  
          我知道你是年轻人。
  
          你想要在这种事情上展露自己的能力。
  
          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性,你并没有做出像是你之前说出来的那些事情?
  
          你说的那些事情其实都只存在于你的想象之中?
  
          会不会你只是想要用自己的小聪明,用一个莫须有的协约,以蔡氏的庞大势力来给那张氏等一干世家施压?
  
          这也是个好想法啊,不是吗?
  
          蔡讽心中祈祷现实真是如同自己所想的这样。
  
          然后他死死的盯着蔡瑁,问道:“你刚刚说了什么?再说一遍!”
  
          “这次必须要事无巨细,一个字一个字的给我说出来!”
  
          “你要知道你现在所说的事情到底有多么重要的意义,你可千万莫让我失望啊!”
  
          蔡瑁闻言,他自信的一笑。
  
          他心道:父亲啊父亲,你们现在也终于认识到了我的能耐了吧?
  
          看看你们现在这一脸焦急的样子?
  
          是不是在孩儿没来之前,你们都已经因为眼红那张氏等世家所获得的利益而吃不下饭了?
  
          放心吧。
  
          我自然知道这件事到底有多么重要的意义。
  
          我亲自做的事情,难道我还能不知道?
  
          当初为了说服那张方,我可是也借用了你老人家的名义。
  
          要不然那张方怎么可能会轻易的与我合作?
  
          借着你老人家的名义,现如今那张氏就算已经发现了这事情是我在背后一个人操办下来的。
  
          那也没用了。
  
          他难道还真敢赖掉我们蔡氏应有的一份吗?
  
          量他也没有这个胆子!
  
          蔡瑁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
  
          而这样的念头也让他现在便的越发自信,也越发骄傲起来。
  
          “父亲,是这样的……”
  
          蔡瑁将他之前从最开始的心理活动,到后来决定私自要做这件事情。
  
          从刚准备做这件事情时候遇到的种种困难,克服这些种种困难的时候心中所闪过的念头。
  
          到后来自己终于凭借着蔡讽的名义,见到了张氏的家主,张方。
  
          并且代表蔡氏和张氏签订了一分对蔡氏来说十分有利的协约。
  
          不过他能够争取到的利益并不算多。
  
          这是蔡瑁心中觉得有些污点的地方。
  
          按照蔡氏的地位,跟张氏他们平等分掉所能够获得的利益才是正常的。
  
          可那张方竟然只承诺分给他两成的利益。
  
          但蔡瑁也没有在这种小污点上觉得有什么不好。
  
          毕竟这可是他一个人努力出来的结果。
  
          跟蔡氏无关。
  
          而且原本如果不是他的努力的话。
  
          蔡氏现在根本就不会有这两成的利益。
  
          要知道光是这两成的利益,那也绝对足够其他的那些荆襄世家眼红好久了。
  
          等到蔡瑁说完之后。
  
          他只看到那些族老们的脸上的表情一个个全都凝固了。
  
          他们每个人的眼中全都写满了沉默。
  
          蔡瑁心中一笑:你们现在总算是知道了我的能力了吧?现如今这样的沉默,是因为你们觉得无颜面对我现如今的成就吗?
  
          他脸上还保持着恭谦的神色。
  
          但是眼角那憋不住的喜悦早就已经将他全部出卖。
  
          出卖的干干净净。
  
          蔡讽的目光有些恍惚。
  
          他没有看着面前的儿子,目光只是落在他面前那案几上的羽觞之中。
  
          此时那羽觞内还留有一些美酒。
  
          美酒上倒映出了头顶那纹饰精美的房梁。
  
          好一派大户人家的气象。
  
          可现在看着那精美的纹饰,蔡讽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
  
          那硕大的房梁就像是要在这一片模糊之中被彻底摧垮一般。
  
          等到沉默了许久之后。
  
          他才终于从那犹如噩梦一般的景象之中回过神来。
  
          蔡讽深吸了一口气。
  
          他重新将目光落在蔡瑁的身上,声音很轻,仿佛带着一种时光的沧桑和沙哑,道:“你今天都在什么地方?还没有听说过今天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蔡瑁自然回答道:“孩儿今日一早起床之后就在别院之中修炼武艺,不曾见人。”
  
          蔡讽再次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缓缓的吐了出来。
  
          见到这一幕。
  
          那些族老们一个接一个的站起身。
  
          他们朝着蔡讽拱了拱手,一个一个道:“老朽告退。”
  
          他们说完,一个个全都低着头,冷着脸走了出去。
  
          自始至终都没有去看蔡瑁哪怕一眼。
  
          这压抑至极的气氛让蔡瑁终于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了。
  
          可他直到现在还依旧不知道这股不对劲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又会有这种不对劲的感觉传来。
  
          等到所有人都已经离开了堂中。
  
          只剩下他与父亲蔡讽之后。
  
          蔡讽才终于抬头,从沉默之中看向蔡瑁。
  
          “逆子!都是你做的好事!”
  
          蓦然间,一声怒吼响起在那大堂之中。
  
          随后便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
  
          像是那案几被踢翻,案几上的餐盘全都被打落在地,打的一片粉碎。
  
          之后便是一阵棍棒加身的沉闷响声,还有来自之前那个异常自信的年轻人口中杀猪似的叫喊。
  
          大堂外。
  
          才刚刚离开的族老们一个个忧心忡忡的看着那已经紧闭起来的大门。
  
          他们脸上写满了担忧。
  
          若是让外人看见了。
  
          肯定会觉得这一幕必然是这些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们在担心那个用棍棒教育自己儿子的家主会不会失手将儿子给打死了。
  
          而若是走到跟前,便才能够听到他们用紧咬后槽牙的声音说道:“打的好,真是该打,怎么早先没有将他直接给打死了算了呢?”
  
          “这该死的败家子啊!把我们辛辛苦苦弄来的大好的基业全都给送了出去。”
  
          “这下可怎么办?”
  
          “他要是不自作聪明立下那什么协约的话,现如今人死灯灭,根本就没有一个活口留下来,只要矢口否认,谁能知道那些个门客哪个是我们的人?”
  
          “现在可好了,有那协约在,不管是谁都已经知道我们掺和了一手,这下若是那为圣贤之人认真起来,我们又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将这怒火平息下去?”
  
          “可恶!”
  
          大堂里面的惨叫声持续了整整两炷香的时间才逐渐弱了下去。
  
          也得亏这个世界上的众人都已经因为世界的变化而变的十分强横。
  
          要不然就凭着这样的打法。
  
          蔡瑁肯定会早就已经被打的不省人事,整个人都废掉了。
  
          可即便如此。
  
          持续了整整两炷香的棍棒教育也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起的。
  
          听着那惨叫声都已经渐渐的弱了下去。
  
          候在外面的族老们一个个都忍不住有些担心起来。
  
          他们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家主真的将他的嫡子给打死了啊。
  
          于是众人便赶忙走了进去,将浑身伤痕的蔡瑁救了下来。
  
          等到下人将蔡瑁抬出去的时候,他都已经是遍体鳞伤,看起来实在是惨不忍睹。
  
          光是这身伤势,便足够那蔡瑁在家里躺上一个多月都动弹不得。
  
          可见蔡讽是真正的下了死手。
  
          而这样一来,那些族老一个个都只能劝蔡讽消气。
  
          哪里还能用这件事情再来说那蔡讽和蔡瑁的不对?
  
          留在他们面前能走的路就只剩下一条。
  
          为今之计。
  
          他们能做的就只有想办法去弥补那位棘阳城手段通天的圣贤。
  
          只希望他们现在做出来的弥补和努力还能来得及……
  
          ……
  
          棘阳县的剿匪活动自然是大获成功。
  
          以吕布这个贼曹为首的棘阳县民兵,成功的打掉了盘踞在棘阳县境内的几处山贼窝点。
  
          为棘阳县那个以身殉职的县尉报了血仇。
  
          随后秦羽上表一封,表奏屡次建功的吕布为棘阳县尉。
  
          他的表奏到了朝廷之后,原本一个县尉的分配倒不至于会引起太大的波折。
  
          但是现如今有秦羽掺和进来之后,那感觉就又不一样了。
  
          就因为县尉的任命,在朝堂之上又是引动了大大的矛盾。
  
          何进和投靠了宦官的文臣自然是大力支持秦羽。
  
          而另外一边以曹操为先锋的一众文臣,对于秦羽可谓是横加指责。
  
          这些世家之前在秦羽离开洛阳的那次简直被秦羽坑惨了。
  
          三百门客。
  
          里面不知道汇聚了多少世家大族的人。
  
          被秦羽直接杀的干干净净,还让刘备拿来跑到洛阳城上表一封。
  
          之后惹的刘宏大怒,给他们这些人一通训斥,最后还给秦羽封了个关内侯。
  
          偏生他们这次是一点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自己吃了个哑巴亏的同时,还只能看着秦羽再次起飞。
  
          这事情让他们心理失衡,直接破防。
  
          现如今秦羽又上表让吕布当他的县尉。
  
          他这是想干什么?
  
          政务和军务干脆都统一到他一个人的手底下了?
  
          这种事情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曹操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这种事情发生。
  
          原本这种事情放在三公的层面上,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他们的决断就算是刘宏也要好好的考虑一下。
  
          但现如今的太尉杨赐毕竟跟秦羽有些关系。
  
          而且秦羽现如今也只是想要封一个县尉罢了,再怎么乱,也不可能乱到什么情况。
  
          更何况,杨赐见过秦羽。
  
          还见过很多次。
  
          对于秦羽的本性也已经有了深刻的认识。
  
          按照秦羽这个人的性子来说,杨赐是很清楚的。
  
          之前那个棘阳县尉本身就算的上是在给秦羽拖后腿。
  
          现如今县尉死了,若是换上秦羽的人,那唯一的掣肘就不复存在。
  
          没有了这个掣肘,秦羽只会将棘阳县当成是他的大本营一样好好经营,好好发展。
  
          在这乱世之中,秦羽这样有大能耐的人,若是悉心经营这一县之地。
  
          未尝不能给南阳郡那些流离失所的老百姓一个真正的归宿。
  
          况且在看了各方上表的文书之后。
  
          杨赐也大概能猜到当日在棘阳县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已经死去的县尉在这其中又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杨赐更是心知肚明。
  
          荆襄之地宗贼泛滥,这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了。
  
          那地方的宗族豪强实力甚强,寻常人想要插手过去,那俨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秦羽肯定也是受了这宗贼之害。
  
          要不是他本身实力惊人,恐怕这次上表的文书就应该是秦羽失踪,甚至是棘阳县城被流寇袭击,所有人皆被屠戮一空的内容了。
  
          思前想后,杨赐还是选择了站在秦羽这边。
  
          只是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四平八稳的开口。
  
          一开口就是老中立人了。
  
          看起来对谁都不帮,只是帮道理。
  
          但有了他这种根本不算是阻拦的表态之后,刘宏的底气一下子就足了起来。
  
          当即便亲自拍板将这件事给定了下来。
  
          甚至连本身吕布上任应该要给西园来贡献的两百万钱都给免了。
  
          实在可谓是大方到了极点。
  
          从这之后。
  
          朝廷里的那些文臣便逐渐感觉到了杨赐的怪异。
  
          但是杨赐可是弘农杨氏的家主,门生故吏甚众,实力雄厚至极。
  
          他一开口,整个朝廷一半人的风向都要跟着变。
  
          即便是议郎曹操以及那个最能喷的谏议大夫。
  
          他们两在杨赐转变的态度之下,都没办法再多说一个字。
  
          本来现如今朝堂之上就宦官势大,他们这些士人若是还不能紧密的抱团的话,那才是真的取死之道了。
  
          于是这件事情就被这样放了下来。
  
          吕布成为了棘阳县新任的县尉。
  
          任命下来之后,吕布当即便朝着秦羽直接拜倒。
  
          他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升迁的这么快。
  
          此时心中对于秦羽更是满满的感激。
  
          要知道这时代背景可不一样。
  
          现如今黄巾都还没有起义。
  
          大汉朝廷的秩序还在维持着那最后的体面。
  
          士人就算是在朝廷里面被那些宦官压制的再惨。
  
          那些粗鄙的武人也依旧是在鄙视链的最底端。
  
          而吕布能以一个武人的身份,被秦羽看的如此重要。
  
          他本以为这个县尉的位置不是给逢纪,就是给娄圭。
  
          甚至给黄忠的可能性也要比他来的大很多。
  
          但吕布没有想到,秦羽到最后真的会将这个县尉的位置交给了他。
  
          这还不能说明秦羽对他的赏识是有多重?
  
          吕布这下子是彻底对秦羽死心塌地。
  
          他只觉得秦羽就是这个世上最懂他的伯乐。
  
          再不会有第二个人对他这般优待了。
  
          至于逢纪和娄圭,他们两人对于这个县尉的职位也没有什么想法。
  
          这就是眼界的重要性了。
  
          吕布本身就是处于鄙视链最底端的人。
  
          他成为县尉,那简直属于是一步登天的感觉。
  
          但是逢纪,娄圭这样的本身就是世家豪强的子弟。
  
          两人又颇有才华。
  
          现如今定下的志向又都是要辅佐秦羽天下三分,再全一统之功的。
  
          区区一个县尉的职位,他们可看不上。
  
          吕布还因为这件事情生怕让逢纪和娄圭两人心中不喜。
  
          私下里还曾经找两人喝酒聊天,想要拉拉关系。
  
          逢纪和娄圭自然是不会折了吕布的面子。
  
          几人相谈甚欢,也让吕布彻底的放了心。
  
          等到县尉的任命已经到了之后。
  
          秦羽也感觉这棘阳县中最后一个绊脚石也彻底被踢了开来。
  
          逢纪和娄圭相视一笑。
  
          他们察觉到了秦羽念头的转变,自然而然也想要在这棘阳县中大展一番拳脚。
  
          要知道这棘阳县的地方虽然不算什么兵家必争之地。
  
          但此处正好就在襄阳城和宛城两者中间。
  
          南阳郡本就人口众多,加上荆襄之地世家盘踞,宗族甚众,土地兼并也是越发厉害。
  
          一般的穷苦百姓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欺压。
  
          如若不然,也不会出现人口众多的流民。
  
          而这些流民对于一般的县令来说。
  
          那是根本无力承受的巨大的负担。
  
          他们巴不得这些流民赶紧走,走的越远越好。
  
          关键就是粮食不够,而且粮食就算够,他们又怎么可能放出去给这些流民赈灾?
  
          自然是要去卖个更好的价钱。
  
          可这些对于秦羽来说都不是问题。
  
          他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缺少人口。
  
          棘阳县的这个位置,对于聚拢人口来说,却是再好不过的地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