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先生肯定能做到

第一百九十五章 先生肯定能做到

        秦羽的说法像是一下子就打开了娄圭和逢纪两人的思路。
  
          他们此前从来没有想到这教材还能这样玩!
  
          这当然不怪他们想象力差。
  
          实在是这个时代的生产力水平就决定了他们肯定没有办法想到比秦羽更好的点子。
  
          秦羽这种成本低廉,能够大规模铺洒开来的纸张才刚出现。
  
          现如今社会上的主流还依旧是竹简。
  
          文化知识还是垄断在那些世家大族的手中。
  
          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如何才能更好的将这些知识推广出去。
  
          同时由于时代的限制。
  
          他们也想不到这种纸张的出现还能将图画和知识结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十分独特的方式。
  
          现如今被秦羽说出来之后,逢纪娄圭两人顿时惊为天人。
  
          他们两人立刻就将秦羽的想法深深的记在脑海之中。
  
          越是想下去,他们两人就越是震惊。
  
          秦羽看着他们两人的表情,便知道他之前说的那些东西,娄圭和逢纪肯定是已经领会好了。
  
          于是就让他们着手去准备赶紧将这事情安排下去。
  
          现如今的初级教材自然是要保留下来。
  
          这种初级教材编纂的是真的好。
  
          未来完全可以当做他们棘阳城的初中课本来用了。
  
          等到那些百姓初步摆脱了不识字的窘境之后,就可以用上这份初级教材了。
  
          秦羽没有在教材上面继续耗费心力。
  
          因为摆在他面前的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去思考。
  
          这问题不是别的,正是印刷!
  
          这教材的编纂和誊写确实像是绝佳的艺术品。
  
          但是按照秦羽的想法。
  
          未来这样的教材可是要让大部分的棘阳县内的百姓都能够拿到手中的。
  
          以棘阳县现如今的人口统计来算。
  
          就算压缩到一户一册的程度。
  
          那也得至少七八千册。
  
          而且这还没算上未来吸纳过来的流民越来越多的情况。
  
          只能说。
  
          这南阳郡不愧是天下人口最多的郡。
  
          这人口数量实在是太顶了。
  
          要是让他文士府里的那些人就搁那不断的誊抄的话。
  
          人怕是都被抄没了,还都没办法满足真正的需求。
  
          而针对这种图文并茂的书籍。
  
          秦羽能想到的最好的印刷方式自然就是雕版印刷了。
  
          这东西没有什么难度,秦羽根本用不着去拿碎片升级什么技术。
  
          不存在什么高科技。
  
          只是现如今的人还没有这种想法罢了。
  
          只要他跟那些工匠们好好的聊一聊,他们应该就能将自己的想法很好的贯彻下去。
  
          到时候只要雕刻上几个模板。
  
          之后的活儿就会来的简单的多了。
  
          秦羽这样想着,便毫不犹豫的命人从小方村中招来了几个大工匠。
  
          所谓大工匠,其实也是秦羽给他们私下安排好的编制。
  
          也就是说,当他们在工匠的某个方向上取得了足够大的突破和进展,或者是熟练掌握了某种尖端技术之后。
  
          秦羽就会给他们升职加薪。
  
          总得让他们干活干的有奔头吧。
  
          类似于职称。
  
          故而就有了大工匠的说法。
  
          在这大工匠之上还有好几个层次。
  
          不过那暂时都是属于人力不可企及的境界。
  
          至少按照小方村的这些工匠来说。
  
          他们属实是没有达到这种程度的机会和可能。
  
          现如今的这几个大工匠都是在手工业上成功的证明过自己能力的。
  
          属于是在烧制玻璃和造纸的时候提出了很多非常好的想法。
  
          成功的将秦羽提供的技术和当前的时代生产力相结合。
  
          并且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生产力发展的人。
  
          现如今他们还都活跃在一线。
  
          倒不是秦羽不给他们更好的福利待遇。
  
          只是他们的技术水平牛逼了,那生产线上就更需要这种人去干活。
  
          总不能让他们一个个磨练出来技术之后就直接扭头去坐了办公室吧?
  
          找到这几个大工匠之后。
  
          秦羽便开门见山的跟他们详细说明了一下自己想象中的雕版印刷到底要怎么做。
  
          这个其实并没有多大的难度。
  
          很快,这几个大工匠便已经想到了不少要注意的事项。
  
          不过这些目前还只是属于纸上谈兵的范畴。
  
          真要做出来,肯定还需要经历不少的工序和麻烦。
  
          只是这都不是秦羽需要考虑的事情。
  
          他只是一个想法的提供者,具体怎么样,那还要看这些工匠们自己怎么去操作了。
  
          而就在秦羽跟那些大工匠们商量雕版印刷的时候。
  
          另外一边。
  
          逢纪和娄圭两人则是在就秦羽之前跟他们提到过的那个想法进行头脑风暴。
  
          他们两人之前就已经越是想下去就越是觉得厉害。
  
          现如今再仔细的思索了半晌之后,就更觉得秦羽提出来的这个想法简直可谓恐怖。
  
          这想法真正恐怖的地方还在于那个实操性和未来的发展性上面。
  
          就不说秦羽所说的这个图册到底能让棘阳县的这些百姓提升多少知识,多少水平。
  
          这根本不在逢纪和娄圭的统计概念之中。
  
          对他们而言。
  
          最直观的冲击就在于。
  
          这个图册所蕴含的内容!
  
          如果按照秦羽所说,他们可以在这图册之上写上那些典故的话。
  
          那么结果会变成什么样子?
  
          虽然逢纪和娄圭都还不知道什么叫做话语权。
  
          但他们两人都很清楚。
  
          若是秦羽想要在这图册上稍微搞一点事情的话,那实在是太简单不过的了。
  
          这可是个凝聚人心的大好机会啊!
  
          就算扔开这个可能会有些僭越谋逆的思路。
  
          他们现如今所刊印的东西。
  
          那简直就是一个传播自己学说思想的绝佳之法。
  
          他们这些读书人,如果说追求功名利禄是他们当下的目标的话。
  
          那么,青史留名则是对于他们而言最大的渴望。
  
          谁不想能够在那史书之上留下属于自己的一笔?
  
          谁不希望能够将自己的学说传遍天下,让自己所掌握的学说一家独大!
  
          自从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
  
          谁不希望自己也如同那样,让他们所掌握的东西成为这天下的王道?
  
          而想要成为王道,就必须要有足够多的人认可,必须要有足够大的文化基础才行。
  
          秦羽提供的书籍,提供的纸张,这样便捷的传播途径。
  
          简直就是给他们开了一个外挂。
  
          光是想想这样的事情,逢纪和娄圭两人都忍不住头皮发麻。
  
          远的不说。
  
          就只看那熹平石经的盛况。
  
          他们便能差不多想象的到这种书籍在出现之后带来的冲击力。
  
          而且这还没完。
  
          还有秦羽之前所提到过的那间隔一段时间就会举办的一次讲座。
  
          那在他们看来,简直就是不可复制,做梦都想要去做的事情。
  
          有经神之称的郑玄,他讲经从来都没有什么人选的甄别。
  
          只要是想来听的,他都可以收。
  
          但就算是这样。
  
          能够前往郑玄面前的人也只是少数。
  
          实在是成本太高了。
  
          这其中不光有识字的成本,更有那遥远路途的旅行成本。
  
          等到了郑玄的面前,一切吃穿用度,不都是成本?
  
          如此一来,自然就筛选掉了许多人。
  
          但现在秦羽的这种模式却完全不同。
  
          首先便是人数。
  
          一旦秦羽能够将这些识字的书籍普及出去,到时候棘阳城内就会多出不知道多少有基础的人。
  
          想象一下那个讲座的场面就知道了。
  
          一个人在上面尽情的将自己的学问传授给台下众多的人。
  
          这些人得了你的学说,日后便是你的门生。
  
          汝南袁氏之所以强大,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门生故吏众多。
  
          这可就是赤裸裸的人脉!
  
          而就算不从这么功利的角度出发。
  
          光是想想那种讲学的大场面,那种巨大的成就感也让他们感到有些口干舌燥。
  
          一次性就能将自己所学的,所秉持的理念传授给更多的人。
  
          让更多的人来持着同样的理念,在这片大地之上传播。
  
          这样的效率显然要比他一个人累死累活的去教书要好太多太多了。
  
          逢纪和娄圭几乎都已经看到了未来为了这个讲学的名额,那些名士们不惜争的脸红脖子粗的样子了。
  
          他更是能够想象的到。
  
          如果秦羽的设想能够一步一步的执行下去。
  
          未来的棘阳城,很有可能就会变成这天下之人梦想之中的圣地!
  
          “先生这筹谋,这谋略,实在是太惊人了……”
  
          娄圭愣愣的看着面前那空无一物的案几。
  
          他没有焦点的双眼游离着,整个人忍不住发出一道犹如梦呓一般的感慨。
  
          一旁的逢纪自认自己见多识广,平时看着反应有点慢,也有点愣愣的娄圭。
  
          说实话,他还是觉得自己小小的有点优越感的。
  
          但是现在,他那所谓的优越感在此时的娄圭面前一点都没有发挥出来。
  
          他心中存在的就只有对秦羽那深深的震撼。
  
          他不敢说自己就能比现在的娄圭所想的事情深远到哪里去。
  
          可就算是现如今他已经想到的这些事情,就已经足够让他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
  
          这种事情也是一个普通人能想到的吗?
  
          啊,先生不是普通人,是神仙啊。
  
          那没事了。
  
          逢纪之前还觉得秦羽并非是万能的。
  
          秦羽是能做到很多常人根本不敢想象的事情。
  
          但是在谋略方面。
  
          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有自信能够压着秦羽一头。
  
          毕竟神仙也不是万能的。
  
          谋略这种东西也不是谁过来就能玩的转的。
  
          这其中涉及到的问题极为复杂。
  
          不光有对人性的考量,还有许许多多的因素都要纳入到那考虑的范畴之中。
  
          一步错,步步错。
  
          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谋士,实在是太难了。
  
          但是逢纪就有这种能够成为合格的谋士的自信。
  
          可现在。
  
          当他思考着秦羽随便就说给他们听的谋划之后。
  
          他的心理就像是被直接撕开了一条防线。
  
          “我实在是太可笑了。”
  
          “之前竟然还以为先生是不通此道,竟然还敢在这些事情上小看先生。”
  
          “先生现如今不显山不露水的跟我一句提点,便让我茅塞顿开,犹如拨云见日一般。”
  
          “这般能力,若说他在这之前没有过深思熟虑,可能吗?”
  
          “先生此举,兴许在我不知道的地方还有更多的筹谋。”
  
          “我必须要全都想清楚,便算是先生对我的一个考验吧。”
  
          “我定不会让先生失望!”
  
          逢纪深吸了一口气。
  
          他这下算是彻底的摆正了态度。
  
          将秦羽本身的能力也成功的从最开始那种只是一个神仙的程度,上升到了一个无所不能的神仙。
  
          “可笑我之前竟然敢小看神仙,难道神仙不正是本就应该无所不能吗?”
  
          “无他,实在还是先生有些太好说话了。”
  
          “日后我定然不能再将这种念头放在心中!”
  
          逢纪心中再次感慨。
  
          一旁的娄圭也没有说话,不过看着他那像是满带着心事的神情。
  
          料想他内心中的波动也不会比逢纪好到哪里去。
  
          片刻之后,娄圭像是回过神来了一般,他突然说道:“元图,你有没有想到一件事情?”
  
          逢纪问道:“何事?”
  
          娄圭道:“你有没有想过先生他到底要怎么才能将这个教材弄到足够的数量?”
  
          “难道就靠我们文士府中招收来的那些人用手抄吗?”
  
          逢纪道:“这断不可能。”
  
          “以先生的盘算,我们每一册书籍,至少要准备过来七千多册,光是依靠文士府的那些人誊抄,根本就来不及。”
  
          娄圭奇道:“对啊!就是这个理!那可是七千多册!再怎么说都不可能抄的完的!”
  
          “先生会不会是没有考虑到这种情况?”
  
          逢纪哈哈大笑,道:“这自然是不可能,先生怎么可能会想不到这种事情?”
  
          娄圭道:“那你说我们要怎么才能弄出七千册教材来?”
  
          逢纪脸上带着一些神秘兮兮的神情。
  
          他的神情让娄圭看的眼睛一亮,遂即忍不住心里便有些痒痒的。
  
          他是真的好奇逢纪到底知道了什么事情。
  
          到底先生要怎么才能完成这种看起来根本就不可能完成事情?
  
          不过这一次,逢纪并没有卖关子。
  
          他分明察觉到了娄圭的神情,只是等了片刻,将娄圭的胃口都吊了起来之后,他才说道:“关于这件事嘛……”
  
          娄圭身子前倾,就等着逢纪说出一个他想不到的妙策,他也想要看看那妙策到底能有多么神妙。
  
          然后就听到逢纪嘿嘿一笑道:“我不知道。”
  
          娄圭顿时愕然:“你不知道?你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逢纪耸了耸肩,道:“那我本来就不知道,你这不是也不知道吗?”
  
          娄圭急的就差拍桌子了:“我不知道是我不知道,你要是不知道的话,那我们俩岂不是都不知道了?日后等先生问起来,我们还要怎么把那些教材给先生拿出来?”
  
          逢纪哈哈笑道:“子伯勿忧,此事我是不知,但先生肯定知道。”
  
          “有先生在,你还怕解决不了这种小事吗?”
  
          娄圭被逢纪耍了一通之后,他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再去相信逢纪说的话了。
  
          他目光审视着逢纪,道:“你当真不知道?”
  
          逢纪点头,轻抚胡须,很是自然的说道:“千真万确。”
  
          娄圭眉头皱的更紧:“按你的意思来说,先生他真能解决的了这种事情?”
  
          逢纪眯着眼睛,笑道:“那按你的意思来说,你这是在怀疑先生的能力咯?”
  
          娄圭并没有想要否认这事情,他说:“我在跟你讨论正事,你何故戏耍于我?先生就算有再大的才能,他又要如何才能够变出那七千册教材出来?如果没有办法大量的获得教材,之前我所想的那些事情,则全都是无根浮萍了啊!”
  
          逢纪道:“我料定先生肯定已经想过此事,此事自然不用你我担心,就如同那神水一般,你可曾担心过那口水井枯竭吗?”
  
          娄圭:???
  
          逢纪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说,有些事情,就算我们再怎么担心,再怎么想要帮助先生分担,这种事情到头来也还是不可能做得到的。”
  
          “就像是那口水井,只有先生才有能力将那水井变成那样,你我二人,就算是耗尽了生命,也断然不可能将那井水变成神水。”
  
          “放在这件事情上自然也是一样。”
  
          “与其你我二人在这种完全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上面再去思考,倒不如将这事情全都交给先生。”
  
          “先生肯定会找到一条让我们大开眼界的道路。”
  
          逢纪自信满满的说完之后,娄圭脸上的疑虑还都没能彻底的消失。
  
          “你说的这个,真的有可能吗?”
  
          娄圭还是很难相信这种事情秦羽也能做的到。
  
          逢纪笑道:“先生必然能够做到!”
  
          娄圭:“真的吗?我不信。”
  
          逢纪:……
  
          “那咱们就走着瞧吧。”
  
          “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可得好好想想作为那说文解字的教材,到底要选用哪个典故才能让先生在这件事情中取得最大的利益。”
  
          “你可有什么好的想法吗?”
  
          娄圭果然没有再继续在那七千册的问题上纠结下去。
  
          他口中虽然说着是不相信秦羽,但是事实上已经将所有的期待都放在了秦羽的身上。
  
          而逢纪此时心中的想法其实完全不是他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笃信。
  
          对于秦羽的手段,他也很好奇,而且他也很难相信,这种事情秦羽就一定能做得到。
  
          那可是至少七千册的工作量。
  
          回头如果秦羽真想的是要让那些文士府的人来誊抄的话。
  
          他现在也要早做准备才是。
  
          至少得给那些同僚们准备好一些草药和郎中。
  
          到时候可有他们手疼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