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 > 第一百九十六章 颍川荀氏

第一百九十六章 颍川荀氏

        文士府中。
  
          张昭正坐在桌边,手中捏着一根宣城紫毫奋笔疾书。
  
          他落笔如有神助。
  
          整个文士府中的人此时大都围在他的桌边,仔细的看着他下笔,运笔。
  
          那感觉对他们而言非但不觉得枯燥。
  
          反倒是他们一个个心驰神往,恨不得将那只能写出如此漂亮隶书的手给安在自己的胳膊上。
  
          才来到文士府中不久,张昭就已经凭借自己过人的才能和这一手好字。
  
          让整个文士府的众人都对他极为敬服。
  
          他现如今的地位隐隐的都已经成为了这文士府中首屈一指的人物。
  
          自然而然的,那位化名“徐平”的大佬,此时虽然还未行冠礼。
  
          但是现如今在这文士府中,地位也是极高。
  
          仅仅次于张昭而已。
  
          此时他就站在张昭身边,看着张昭将那手中的教材书写完毕。
  
          若是秦羽站在这里,自然就能认得出来。
  
          张昭现如今正在奋笔疾书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他之前命人编纂的初级教材。
  
          而这初级教材正是以张昭和荀彧为首,集合了一众棘阳城中认得文字,懂一些经典的诸人意见。
  
          最终才编纂成的一本教材。
  
          而他们这些人也是受制于时代的制约,思维也没有跳出这个框架。
  
          他们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将说文解字这种工作大规模的传播出去。
  
          于是编纂出来的教材,便是他们心目中的基础。
  
          但对于那些贫苦百姓来说,却已然能够算的上是一本天书。
  
          等到张昭将最后一个字也写完之后。
  
          他看着那墨迹还未彻底干透的纸张,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时,众人才终于敢开口赞叹起来。
  
          张昭这人最烦有人在他写字的时候打扰到他。
  
          之前就曾经有人不知道他的规矩,结果张昭直接就发起火来。
  
          那感觉跟平日里的这个总是看着温文尔雅的人实在是大相径庭。
  
          直接就给这帮人吓得够呛。
  
          后来才在慢慢的接触中明白了张昭的习惯以及他有什么样的禁忌。
  
          就算之前看着张昭写的那些教材他们就忍不住想要为张昭写出来的东西而喝彩。
  
          但终究还是生生忍了下来。
  
          就等着这最后一刻,他们才将之前早就已经在心中酝酿了许久的话说了出来。
  
          顿时赞美如潮。
  
          等到他们各自都已经欣赏完了之后,这才带着从张昭那里分来的纸张,一人一页,都想要去临摹一番。
  
          到了这个时候,张昭才终于有工夫跟站在他身边的荀彧开口说几句话。
  
          “徐平,你这就准备要走了?”
  
          张昭开口询问道。
  
          化名徐平的荀彧点头道:“是啊,这都已经出来了半个多月的时间了,也该回去了,如若不然,恐怕我家人知道的话,也会不喜。”
  
          张昭点了点头。
  
          他没有明问,但也知道徐平这个名字肯定是个化名。
  
          面前这个如此有才华的年轻人肯定不可能是什么籍籍无名之辈。
  
          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世上有哪个世家出众的子弟名叫徐平。
  
          张昭也感慨道:“时间过的真快,一转眼就已经半个月了。”
  
          他没有询问徐平的身份。
  
          在张昭看来,荀彧到底是什么身份,对他来说根本不重要。
  
          他心中最重要的还是写字练笔。
  
          能有棘阳城中给他供应过来的这些纸笔,他就已经非常非常满足了。
  
          荀彧也知道张昭绝对不像其他人一样,只是个略懂一些经典的文人。
  
          张昭不管是从他写的字,还是他的谈吐,都绝对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文人能够达到的境界。
  
          在荀彧眼中。
  
          张昭这样的人真可谓是有大才,有大能的人。
  
          这样的人在他看来早就应该已经被举孝廉为官去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张昭没有被举孝廉,而是来到了棘阳城这种地方,就一直留在文士府中。
  
          于是他问道:“现如今这县令吩咐编纂的教材都已经编纂完成,你难道还要留在这棘阳城中不成?”
  
          张昭抬眼,看向荀彧,道:“为什么不?”
  
          荀彧眉头微皱,思索片刻,道:“以你之才,理当去入朝为官,辅佐陛下,以求改变这天下的厄难,留在这棘阳城中,岂不是不智?”
  
          张昭笑道:“子非我,安知我之乐,我且问你,若是我现如今离开了这棘阳城的话,未来我可还有什么机会能够得到这棘阳城中的宣纸吗?”
  
          荀彧叹了口气,他已经知道张昭想说什么了,但是他现在是真的没有办法再去规劝张昭。
  
          于是也只能沿着张昭所说的话说了下去:“这宣纸乃是棘阳城内独有之物,乃是这秦县令独创的纸张,离开了棘阳城,便不会再有宣纸。”
  
          “不过此事也不能说的如此笃定。”
  
          “那秦县令制作了这般纸张,料想他肯定也能发现这其中的利益,故而,这宣纸未来断不可能只在这棘阳城一地之中,待得这般手段传遍大汉,到时候就算不在这棘阳城中,自然也有宣纸可用。”
  
          张昭笑道:“徐平你还是将这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我敢断定,日后这宣纸绝对不会变成你所说的那样,不管我在哪里都能有宣纸可用。”
  
          “这宣纸必不会对外贩售,至少不可能是大规模的贩售。”
  
          “而这制作宣纸的技术,也定不简单,旁人想要获得这个技术,难度实在是太大了。”
  
          “我料想倘若那秦县令真的想要贩售纸张以获利的话,他要贩售的也肯定只是最普通的那种藤纸。”
  
          荀彧稍加思索,也就明白过来。
  
          他说:“难道就为了一张宣纸?”
  
          张昭笑道:“非是一张宣纸啊,你且看看我这案几之上。”
  
          “我有这么多宣纸随用随取,徐平你觉得,若是我走出这里,未来还能有这种待遇吗?”
  
          荀彧摇头。
  
          张昭又道:“我知道你心中是何种想法,也知道你心怀抱负,胸有大志。”
  
          “你肯定会疑惑我为何不去当官。”
  
          “很简单。”
  
          张昭顿了顿,荀彧也因此支棱起了耳朵。
  
          “因为不值。”
  
          张昭说到这里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本以为荀彧多少也能理解。
  
          但张昭显然还是高估了这个才刚刚走出社会的热血小青年心中的那抹崇高的意志。
  
          荀彧没听明白。
  
          看着荀彧那一脸疑惑的样子,张昭就不由得叹了口气。
  
          道:“这天下不值,不值得我耗费我的心力去改变。”
  
          “很多事情,不是你想改变就能去改变的,就像是现在。”
  
          “我纵然想去改变什么,可到最后的结果一定是徒劳。”
  
          “纵然是你这样的世家子弟,真正进入到朝廷中之后,你也会发现,原来你心中所幻想的那些事情,都不过是你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你改变不了什么,也终究不会再去试着改变什么。”
  
          “现如今的状态不是已经很好了吗?”
  
          张昭说到这里,忍不住嗤笑了一身。
  
          随后摇了摇头。
  
          又想要捏起一旁的宣城紫毫。
  
          就算张昭已经说的这么明白了。
  
          荀彧其实还是不能理解。
  
          他这个天生的暖男,天生的理想主义者,对待所有的事物都忍不住想要拿出最大的善意来的他。
  
          根本理解不了张昭所说的这些话。
  
          于是荀彧也没有在这种事情上继续纠结。
  
          他不是一个喜欢跟人辩论的人。
  
          在他看来。
  
          每个人都有自己坚持的想法。
  
          而他自己当然也有。
  
          他现如今能做的,要做的,也不过就是坚持着自己的想法,并且将自己的想法一路走下去就可以了。
  
          于是他朝着张昭躬身一拜。
  
          随后便毫不拖泥带水的走向文士府外。
  
          他也没有再打算去找娄圭。
  
          也没有想要再去见那个他之前很好奇的圣人秦羽。
  
          现如今这些都已经无所谓了。
  
          他见到了张昭,知道了这棘阳城内的情况,便也该动身回去了。
  
          如果还不回去的话,父母应该也会担心了吧?
  
          荀彧这样想着,于是走出了文士府。
  
          就在他刚刚离开了没多久之后。
  
          逢纪便来到了文士府中。
  
          他一眼看去,只看到还在桌案上奋笔疾书的张昭,并没有见到荀彧。
  
          但这个时候他也不敢开口问话。
  
          生怕给面前的这尊大神惹的怒火冲天。
  
          那样的场面他已经经历过一次了。
  
          经历过一次之后,他说什么都不想再去经历一次。
  
          一直等到张昭将他面前的这张纸写满了之后。
  
          张昭才抬头看向逢纪。
  
          “不知主簿前来,可有何事?”
  
          逢纪毕竟没有娄圭那样的社交牛逼症。
  
          张昭和荀彧都是娄圭认识的人,而逢纪却是根本不认识。
  
          偏生娄圭这个掌管财政的少府整天算下来可要比娄圭这个主簿还要忙的多。
  
          大大小小的财务都要娄圭去负责。
  
          况且娄圭怎么都想不到。
  
          他们这个用来编纂初级教材的文士府,何德何能去容纳这么两尊神仙?
  
          尤其是荀彧。
  
          自己明明都给他写了信,他来到棘阳城中之后,也理应是直接过来寻他的才对。
  
          再怎么都不可能直接去了文士府干活啊!
  
          于是娄圭就这样与他们错过了。
  
          而逢纪则是完全不认识,现如今就只当张昭就是张召,开口询问道;“徐平呢?怎么今天不见他人了?”
  
          张昭笑道:“那恐怕是主簿刚好与他错开,徐平已经归家而去。”
  
          逢纪闻言,脸上顿时闪过一抹可惜的神色,叹道:“怎会如此?徐平也是有大才的人,我才正想将二位引荐给县君……”
  
          张昭摆手道:“引荐便不必了,还是说说主簿你此行的意图吧。”
  
          逢纪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走了一个徐平虽然很可惜,但是面前不还有个张昭吗?
  
          于是逢纪便直接将秦羽之前跟他说过的想法简单的说了一下。
  
          当然了,逢纪说的很是粗略,只是言说要准备这样一份教材。
  
          然而张昭哪里又是那么好糊弄的人?
  
          一听到这份教材的编写内容,他立刻就意识到了这其中的古怪。
  
          于是便问道:“纵然如主簿所说,我等将那教材编纂出来,那也需要老师在前指引才行,不知面对这样的情况,主簿可有什么想法吗?”
  
          逢纪摇头苦笑。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有这么个不好的地方。
  
          你要是换个普通一点的工匠来的话,他就绝对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只会在你吩咐了事情之后,他自己低头将那事情完成便罢。
  
          他只能将之前秦羽吩咐过的事情又粗略的跟张昭说了一遍。
  
          张昭听过之后,整个人都沉默在了原地。
  
          半晌之后,他才终于像是回过神来了一样。
  
          随后面色复杂的看向逢纪,道:“似主簿所言,我也有机会成为那讲堂之上的讲师?”
  
          逢纪点头笑道:“这是自然,此讲堂初办,正是需要讲师的时候。”
  
          张昭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直接应道:“好!此事我接下了,只是不知这教材需要多少?内容如何?”
  
          逢纪之前也没有将那教材定下。
  
          现如今张昭问起,他也询问起了张昭的意见。
  
          本来逢纪此行就是来寻张昭和荀彧,想要看看他们两人能不能再给出一些合理的建议。
  
          但是没想到来了之后只看到张昭,却不见了荀彧,这属实是让逢纪有些郁闷。
  
          张昭与逢纪商量了许久,最终两人敲定了三则典故。
  
          末了,逢纪还忍不住感叹了一声:“只可惜徐平已经离去,若是有他在的话,我们二人也不至于要难为这般时间。”
  
          张昭哈哈一笑,道:“主簿若是为此忧心的话,则大可不必。”
  
          逢纪疑道:“此言何解?”
  
          张昭笑道:“主簿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观那徐平出身不凡,料想他此次前来棘阳城中,并未与家人提及太多,只等到这次回去之后,情况自会逆转,想那徐平,不日便又会回来了。”
  
          逢纪眼睛一亮,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啊!”
  
          随后两人相视而笑。
  
          只要是在棘阳城留过的,谁都知道棘阳城内的发展到底会是什么样子。
  
          这一点纵然是一直留在文士府中的张昭,心中也是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
  
          他哪里会不知道就先前就发生过的事情。
  
          城外的云气,别人或许看不到,但他还能感应不到?
  
          若是连这种能力都没有的话,他这么多年的书不是白读了?
  
          荀彧自然也是知道了棘阳城的非凡之处。
  
          但是他毕竟还是有些太年轻。
  
          年轻人心中就自然难免会有一种不太切合实际的想法。
  
          在张昭看来,荀彧这就纯属于是一直都被养在自己家里给养废了。
  
          他完全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有多么可怕。
  
          也不知道他背后的家族为了将他培养成材,到底付出了多少的代价。
  
          而现如今,则该轮到一个已经成材的他来给自己的家族反哺了。
  
          这种道理其实非常简单。
  
          只不过对于荀彧这种没有多少经验的人来说,反倒是当局者迷罢了。
  
          ……
  
          颍川荀氏。
  
          “荀彧前些日子已经去了棘阳城?”
  
          “好!实在是太好了!”
  
          “真没想到,我荀氏竟然不声不响的就已经先行进入了棘阳城中,这可是再是太难得了。”
  
          “原本我还在想,到底要怎么才能被那位陛下亲封的圣贤之人看重。”
  
          “他的种种不可思议的能力,实在是让我等都有些汗颜。”
  
          “现如今荀彧竟然已经在没有我们任何帮助的前提下就被邀请去了棘阳城,这对我们来说,简直是重大的利好啊!”
  
          荀氏中的一众族老一个个脸上都带着浓浓的笑意。
  
          举着手中的羽觞,互相敬酒。
  
          场面看起来真可谓是其乐融融。
  
          他们颍川荀氏虽然比不上汝南袁氏,弘农杨氏那样的大世家。
  
          但是在这大汉朝,也是一等一的世家大族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
  
          他们在此前也都没有想到要怎么才能接近棘阳城里的那位神仙。
  
          那神仙手中所拥有的东西全都是他们无比渴望的。
  
          但是他们自己手中所拥有的东西,似乎在那位神仙面前根本就拿不出手来。
  
          不管是棘阳城的神水,还是棘阳城出产的纸张,哪一个不是切实命中了他们的要害?
  
          之前在司隶的时候,就有数个大世家连同一众普通世家出手想要将那秦羽给截下来。
  
          现如今非但没有能够将秦羽截下来,反倒是门客尽数被屠戮的干干净净。
  
          不光如此。
  
          他们的举动还引起了刘宏的震怒。
  
          又一次给了那些宦官巨大的机会。
  
          血腥的将洛阳城中的士人又好好的清洗了一番。
  
          本来就对士人不感冒的刘宏这下根本没有松手的想法。
  
          牵连者高达百人。
  
          这一次之后,真可谓是肥了宦官,也利好秦羽。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这些世家大族就算再怎么对棘阳城有想法。
  
          也断然不敢从明面上对棘阳城动手了。
  
          要动手,就必须是倾力一击!
  
          然而现如今血淋淋的现实放在眼前,他们也很清楚。
  
          在天下大乱来临之前,没有任何世家拥有能够瞬间将棘阳城覆灭的能力。
  
          颍川荀氏这个大世家自然不会想要去做覆灭棘阳城的事情。
  
          既然棘阳城已经眼看着无法被覆灭,那干脆就提前打入到棘阳城的内部。
  
          只要棘阳城中还有他们荀氏的人。
  
          等到日后秦羽起势,他们荀氏自然也会跟着水涨船高。
  
          难道别的不知道,他们还不会去看现如今宛城中的逢氏和娄氏吗?
  
          这两个原本在他们眼中的小世家,最近可是混的风生水起的让他们都忍不住有些眼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