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 > 第一百九十七章 荀彧:想让我社死?跟我一起来吧你!

第一百九十七章 荀彧:想让我社死?跟我一起来吧你!

        “既然荀彧都已经去到了棘阳城内,那我们之后也该去想想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他快速的在棘阳城内站稳脚跟。”
  
          颍川荀氏家主,荀绲看着堂内一众族老,他开口问道。
  
          众人闻言,也都是面色凝肃。
  
          显然这件事情对于他们而言,都能算的上是一件极为重要的大事。
  
          他们仔细思考着那些有可能会发生在棘阳城中的事情。
  
          更是已经开始为荀彧在棘阳城中要怎么打入到秦羽集团的内部而出谋划策。
  
          其实这些族老们也都很清楚。
  
          以荀彧的能力,其实根本用不着他们在这里想这些东西。
  
          他的才能乃是荀氏年轻一代数一数二的。
  
          只要他能够将自己的才华展现出来。
  
          在棘阳城那种地方,为自己谋个一官半职,肯定不存在任何问题。
  
          但是他们现在更担心的是。
  
          这棘阳城的地方太小,是不是真的会有那么多的机会留给荀彧这样的才华来发挥?
  
          与此同时,他们也在担心那位所谓的圣贤之人其实只是在修炼一道有些天赋。
  
          其实在别的地方根本一塌糊涂。
  
          比如识人用人。
  
          若是他连荀彧的才能都看不出来的话,还谈何要让荀彧在他那边得到真正的发展?
  
          这不就是开玩笑吗……
  
          加上有这两方面的考量的话。
  
          他们现在在这里做的事情就不是在做无用功了。
  
          这样的商议持续了很长时间。
  
          荀氏中的这些很有见地,很懂得人际关系的族老们确实已经给荀彧想到了不少的办法。
  
          而且都已经逐条逐列汇聚成册,只等让人直接将这书信送出去,交到荀彧的手中。
  
          然而就在他们正商议准备着此事的时候。
  
          堂外下人便来报说荀彧已经回来了。
  
          这消息顿时就如同一道雷霆,直愣愣的轰在一众族老的头顶。
  
          原本还笑容满面的荀绲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
  
          手中还端起来的羽觞此时也仿佛盛满了尴尬。
  
          他默默的将那羽觞放下。
  
          一旁还在负责记录誊抄书信的小辈也已经停了下来。
  
          “你说什么?荀彧他回来了?”
  
          荀绲咬着牙,一时间都还有些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快去带他过来!”
  
          不等那下人开口,荀绲便直接下令道。
  
          那下人之前显然不知道这些高高在上的族老们到底都在商议些什么事情。
  
          但是至少有一点他是很清楚的。
  
          那就是现如今的这些族老们心情很不好。
  
          他当即便不敢多言,一路径直小跑出去,顾不上什么体面不体面,规矩不规矩的。
  
          随后来到荀彧面前,带着荀彧就直奔那族老议事的大堂走去。
  
          荀彧来到堂中。
  
          他在这之前自然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太对劲。
  
          一时间他也没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是将这古怪的气氛归结到了自己外出访友,一出门就走了月余时间,实在是有些太久的缘故。
  
          不过真要说起来的话。
  
          这月余时间的访友似乎也不能算的上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情。
  
          “难道说,是我在棘阳城里一直留在文士府的事情被他们知道了?”
  
          荀彧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也还能接受的了。
  
          不过现在思考这些事情都没有什么用。
  
          很快他就会知道这一切背后到底是什么原因了。
  
          荀彧来到堂中,他的礼数总是那么的让人无可挑剔。
  
          原本一个个脸色凝沉,一眼看去就想是被人严重冒犯了的族老们。
  
          此时看着彬彬有礼的荀彧就站在面前的时候。
  
          他们的脸上又不由自主的微笑起来。
  
          没办法,面前这晚辈实在是太过于优秀。
  
          以至于他们就算是恨,都实在是有些恨不起来啊。
  
          作为父亲的荀绲看着荀彧的时候自然也是这样的一种感觉。
  
          但是看着之前那一派凝肃的气氛就这样一句话还没有说便被化解开来,荀绲就顿时觉得无奈至极。
  
          “荀彧,你此行可是从那棘阳城中回来的?”
  
          等到荀彧行完礼后,荀绲便直接开口问道。
  
          荀彧回答道:“正是。”
  
          荀绲以及周围众人的心脏一下子就紧了起来。
  
          荀绲问道:“缘何这便就要从那棘阳城中回来?”
  
          还有半句话他没敢问。
  
          他都不敢问荀彧是不是被秦羽从棘阳城中赶出来的。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荀绲就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窒息了。
  
          荀彧奇道:“我已经在那棘阳城中停留月余,此时回来也应在常理之中。”
  
          荀绲闻言,顿时松了口气。
  
          不过一旁还有一个比他更沉不住气的族老直接就开口问道:“荀彧,你难道不是被那棘阳县令赶回来的吗?”
  
          荀彧闻言,心中模模糊糊的似有所得。
  
          但一时半会又没想到这些族老为什么会是这个反应。
  
          这不是他不够聪明机敏,只是还没有跳出之前荀氏给他做好的舒适圈。
  
          一时间让荀彧都完全没有朝着那个方向思考过问题。
  
          他没多想,便按照事实说道:“并非是被县令赶回来的。”
  
          “我在棘阳县的这月余时间,并未见到县令本人,只是在那文士府中帮其编纂教材。”
  
          这话一说,顿时让荀氏的众人放下心的同时又都好奇起来。
  
          怎么到了那边月余时间都还没有见过县令?
  
          而且编纂教材,教材是个什么东西?
  
          最后还是荀绲开口问道:“你所编纂的教材,这到底又是何物?且细细说来。”
  
          荀彧便将自己这一路上在棘阳城内的所见所闻全都说了出来。
  
          其实具体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荀彧本身也不是个喜欢热闹的性子。
  
          他在文士府中,本就是想要去结交张昭。
  
          与张昭结识之后,两人就一直在编纂教材。
  
          后来几经校对和誊写之后,才将那教材确定了下来。
  
          这期间他自己也根本没有时间走出去。
  
          不过与张昭一般无二的是。
  
          他在荆襄三大世家派遣门客袭击棘阳城的那一天,也同样察觉到了那股云气。
  
          就在寻常的棘阳城百姓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
  
          他就已经知道了,在棘阳城外肯定已经发生了一场小规模的战斗。
  
          只是让荀彧也有些心惊的是。
  
          这战斗规模虽然想起来应该不大。
  
          但是竟然没有让棘阳城内的百姓察觉到半点战斗来临的迹象。
  
          这就有些恐怖了。
  
          除非那对战的双方实力根本就不在同一个水平线上,才有可能会出现现如今的这种情况。
  
          将这件事情也说出来之后。
  
          荀氏的众人都沉默了下去。
  
          他们自然是也都想到了近来那棘阳城的变化。
  
          表面上说起来是贼匪。
  
          但是与那棘阳城后来的县尉身死,秦羽上表将自己的手下替换上了县尉的位置一起来看的话。
  
          这件事可就有些复杂起来了。
  
          荀彧的社会阅历不足,让他可能在这件事情上还联想的不够多。
  
          但荀氏的这些族老们可都是老狐狸了。
  
          他们之前就已经有了猜测,现在有了荀彧补充的细节之后,他们便百分之百的确定了之前的猜测。
  
          而在确定了这个猜测的同时。
  
          他们也不由被秦羽所拥有的实力所震惊。
  
          如果说之前秦羽几次让人震惊只是因为他本身的实力和他身边有强者辅助。
  
          在寻常世家的眼中,这还算不上什么威胁。
  
          但是现在在有这样的经历之后,那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众所周知。
  
          想要对抗云气,就只有云气本身才能做到。
  
          也就是说,在秦羽背后的棘阳城中。
  
          就算没有县尉本身集结出来的那些兵力,秦羽手下也有足够强大的实力,能够让秦羽与那些世家大族的门客对抗起来而丝毫不落下风。
  
          甚至还是以碾压的优势获得了胜利。
  
          现如今县尉也成了他的人。
  
          从此之后,棘阳城内就必然是铁板一块。
  
          若是秦羽想要在这棘阳县内发展起来的话,那就真是无人可挡了。
  
          “对了,你之前编纂的那教材,在你心中是如何想法?”
  
          荀绲将心中对于棘阳城的忌惮暂且压了下来。
  
          旋即便将目光又落回到了那教材的身上。
  
          他本能的感觉到在这教材上面肯定还有自己没有想到的东西蕴含着。
  
          荀彧自然也是如实作答。
  
          包括秦羽最开始命他们编纂教材时说的那个宏大的愿景他也说了出来。
  
          说出来这话以后。
  
          顿时,荀氏的那些族老们便都嘴角上挑,气氛一下子就显得轻快起来。
  
          “看来那位棘阳县令还真是个妙人。”
  
          “正是如此,这位圣贤之人还真是想法甚为诡奇,竟然想要凭一己之力开化民智?”
  
          “他难道真以为他便是那圣人了不成?”
  
          “这种事情,岂是他一个小小的棘阳县令能做到的?”
  
          一众族老都是嗤笑。
  
          就连荀绲也只是摇了摇头,当秦羽这是在做梦了。
  
          荀彧也没有开口反对。
  
          他心中其实也正是这样的想法。
  
          教材他虽然用心编纂了,但是那编纂出来的教材在他看来根本没有什么用处。
  
          这种教材就算是给了那些不识字的人去看,人手一册的去天天领会。
  
          最后又有多少人能够成材?
  
          这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更关键的是。
  
          就算是现如今的棘阳城已经有了那种可以大量生产,并且便于用来书写的纸张。
  
          但,他们又哪里来的足够多的人手去誊抄那些书籍?
  
          别的不说。
  
          就以荀彧这些天里观察到的文士府的具体情况来看。
  
          就算是将文士府中的所有人的能力全都榨干。
  
          那也绝对不可能供应的上整个棘阳城所需要的教材数量。
  
          一次起步就要至少誊抄七千份?
  
          这种开化民智的成本谁能负担的起?
  
          故而他到最后也不过是只将秦羽提出来的这个想法当成是一个美好却不切实际的理想。
  
          等到编纂完教材,他也就像是彻底的看清楚了秦羽的为人,也就没有想要再去见娄圭,再去见秦羽的意思了。
  
          没有必要。
  
          荀绲也没有想到秦羽到底要怎么去解决这件事情。
  
          身为家主的他,自然不能跟普通人一样,只用一个条件就卡死了全部的可能。
  
          他自然是需要全盘考虑,将所有的可能性全都纳入进来之后,才能得出最后的结论。
  
          假设。
  
          秦羽真有什么能力能够解决这种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呢?
  
          就像是那突然出现的神水一样。
  
          就用他们根本想不到的方式,将这几千册教材全都给弄了出来。
  
          可是荀绲也想不明白秦羽到底要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将说文解字这种事情完全普及下去。
  
          他自己的儿子,他自然是很清楚的。
  
          荀彧的能力和他的眼界决定了他肯定不可能将这教材编纂的非常初级,非常简单。
  
          尤其是在荀彧又粗略的说了一下他们编纂的教材都是什么样子之后。
  
          荀绲就更是确定了这一点。
  
          他更是确定了此刻放在秦羽面前的困难还有多大。
  
          不过很快,荀绲的目光就凝固住了。
  
          按照他的想法。
  
          若是换一个思路的话……
  
          若是能够将编纂好的教材大批量的变出来的话……
  
          那只需要一个老师……
  
          嘶……
  
          荀绲瞬间感觉自己的手臂上窜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如果他所想的那些事情能够成为现实的话。
  
          那这背后的意义就是在是太大了!
  
          不过这种事情毕竟没有办法直接说,也没有办法直接说的明白。
  
          他总不能说自己现如今已经开始迷信秦羽有那种能够一下子变出好几千册藏书的能力了。
  
          这种话别人都可以说,唯独他这个颍川荀氏的家主绝对说不得!
  
          若是连他都已经对秦羽的信任达到了这种程度,放在别人的身上,他们会怎么想?
  
          难道日后颍川荀氏真的还要举家投奔到秦羽的麾下去不成?
  
          这实在是有些太可笑了。
  
          荀绲没有在这种事情上继续想下去,有关于他的想法,他也没有说一个字。
  
          尽管现如今看着秦羽所做的事情的确是有些可笑。
  
          但,那毕竟已经是个可能了。
  
          还好荀彧现如今只是自己跑了回来。
  
          要是彻底跟那秦羽断了联系的话,那才是真的遭殃了。
  
          一念至此,荀绲就朝着荀彧说道:“荀彧,你现如今年龄也已经差不多了,择日便给你加冠吧。”
  
          荀彧疑惑道:“父亲,加冠的事情,是不是还早了点?”
  
          一旁的族老们听到荀绲这样开口,便已经知道了荀绲心中的决定。
  
          秦羽就算是做了这么多不靠谱的事情。
  
          但是这并不能改变秦羽本身拥有神水,拥有宣纸和藤纸工艺的事实。
  
          他们颍川荀氏还是不能就这样看着与秦羽之间好不容易搭建起来的关系就这样毁于一旦。
  
          荀绲道:“不早了,你也该是时候出去好好闯荡一番了。”
  
          出去闯荡?
  
          荀彧心中略有些疑惑。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
  
          只当这是要举他为孝廉,然后前往洛阳,去真正的融入这个朝堂。
  
          荀氏要走通仕途,这一步是必不可少的。
  
          于是他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很听话的应了一声,便跟着人退了下去。
  
          随后一众族老们与荀绲又开始就荀彧带回来的消息细细的思索起来。
  
          众人一边回味荀彧所说的那些话。
  
          一边想着种种可能性。
  
          有些思维本就比较跳脱的,很快也就想到了与荀绲同样的猜想。
  
          他们也有人将这种猜想说了出来。
  
          然后众人沿着这条思路往下继续拓展下去。
  
          便很快发现,倘若秦羽真能做到这种事情的话。
  
          那么接下来的棘阳城将会变的很可怕。
  
          至少对于很多士人来说,将会拥有无穷的吸引力。
  
          党锢之祸没有解除,走不通仕途的人,难道就不想将自己的毕生所学传下去?
  
          况且如果真是被秦羽相中的话,去到了棘阳城中隐姓埋名下来。
  
          以秦羽和刘宏的关系,以那些宦官对于秦羽这般尊崇的模样。
  
          他们的生命安全也就都有了保障。
  
          不得不说,这实在是大大的利好。
  
          此时就是谁能掌握先机,谁就能够最终获得那最大的利益!
  
          不能再犹豫下去。
  
          荀彧作为他们颍川荀氏下的注,也该是时候送他再过去了!
  
          如此七天之后。
  
          荀彧完成了自己的冠礼之后,就被人直接送上了马车。
  
          “此行前往棘阳城,你乃是代表我们荀氏而去,切记要在棘阳城中站稳脚跟,要仔细的看着那位圣贤之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之后的事情你应该都明白,我们家族不需要你太过操心,你只需要以你个人的身份彻底融入到那棘阳城中。”
  
          “时间会慢慢证明,我们这一次的选择,到底是对还是不对。”
  
          荀彧在马车上回想着父亲的话。
  
          他的心中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起伏。
  
          其实早在那日他回来之后,从大堂之中走出去,他便已经反应了过来。
  
          已经有那么多细节展露在他的面前。
  
          他若是连这种事情还都想不到的话,那也未免有负于他这个才名了。
  
          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
  
          荀彧彻底的长大了。
  
          他学会了从另外的视角来看这个世界。
  
          也明白了对他而言,现如今已经过了那个可以继续留在家里无忧无虑读书的时候了。
  
          现如今的他,的确是需要走出去看一看。
  
          正式以荀氏的名头,正式的进入棘阳城中。
  
          再去见一见那位棘阳县令。
  
          看看他到底值不值得自己去跟随。
  
          或许,在这过程中,也会有些新的发现?
  
          不过自己就这样又灰溜溜的跑了过去,感觉实在是有些不爽啊。
  
          要不然干脆拉上张昭一起?
  
          反正大家都是一起在文士府干了这么长时间活儿的。
  
          要社死,也不能让我一个人去社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