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 > 第一百九十八章 见两小儿辩日

第一百九十八章 见两小儿辩日

        还在棘阳城文士府的张昭浑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荀彧盯着的对象。
  
          他现在还在忙着编纂新的教材。
  
          此时张昭正拿着他心爱的那根宣城紫毫。
  
          满意的在宣纸上一笔一笔的勾勒出之前就已经设计好的图案和文字。
  
          “可惜徐平走的早啊。”
  
          “他要是不那么早走的话,怎么可能错过这几天的大喜事?”
  
          “这位县令可真是有大手段的人啊!”
  
          “厉害,真是厉害!”
  
          张昭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这份教材。
  
          这份由秦羽出谋划策,给他们提供大体思路,再由他们之后慢慢完善出来的教材实在是让张昭觉得实在是太有才了。
  
          他原来都没有想过教材竟然还能用这样的方式来编纂。
  
          而这对他来说,还远不是让他震惊的终结。
  
          真正让他感到无比震惊的,还有此时正放在自己面前的一个被工匠雕琢好的雕版!
  
          张昭看着面前这个雕版的时候,他整个人的脑袋都是空的。
  
          竟然只是这么简单就能做到的事情吗?
  
          我怎么在这之前都想不到?
  
          雕版!
  
          好一个雕版!
  
          这样一来,只需要提前刻好一个雕版,之后就能不断的在纸上印出来相同的东西。
  
          别说数百上千份,日后便是让这整个棘阳县内所有的人都人手一册,那又有何难?
  
          张昭心中只觉得无比感慨。
  
          “可笑我之前还跟徐平一起私底下妄议过那位秦县令。”
  
          “现如今看来却是我们两人浅薄了。”
  
          “等到那徐平被家族再派遣过来的时候,我定要让他直接大吃一惊!”
  
          张昭一想到日后荀彧回来之后那一脸呆滞的样子。
  
          他心中就有种莫名的说不出的爽感。
  
          虽然这一切都是在秦羽大方向的指导下做的。
  
          但是毕竟也是他自己亲自参与的事情。
  
          荀彧这种半道里就跑路了的家伙,肯定是要比他所享受到的快乐少几分喽。
  
          想到高兴处,张昭的嘴角都是弯起来的。
  
          不过话虽如此。
  
          其实张昭自己也知道,他们现如今研究出来的雕版印刷还有很多的不足。
  
          如若不然,这些工匠也不会将雕版直接拿到他面前来了。
  
          现如今他们还需要在不断的使用中再去发现问题。
  
          等到发现问题之后,再慢慢改正。
  
          自己竟然会做这种事情,这在以往的张昭看来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
  
          “这画画对我来说,果然还是有些太难了。”
  
          “要是有个精通画艺的人在这里就好了。”
  
          张昭看着自己在纸张上做出来的那些画作。
  
          他这些都是根据秦羽口述下来的画面来一点一点画出来的。
  
          虽然之前在看着秦羽口述,由人记录下来的意见时,张昭也觉得这种画作一旦画出来就会很尴尬。
  
          但没想到,真等到他画出来之后,看起来倒也还显得不错。
  
          而且有图有字,互相印证之下,更能将那原本复杂的句子中所要展现出来的意思阐述的清清楚楚。
  
          “真是厉害啊!”
  
          张昭将自己手中刚刚画好的画作放在一旁。
  
          一会很快就会有人过来将他刚刚画好的东西收走。
  
          然后交给那些工匠,由他们将这纸张上的墨迹重新绘制在那雕版之上。
  
          做出一个完整的雕版,再拿回来。
  
          如此一来,这一页书便算是完成了。
  
          而这样的书,现如今已经进行到了第三册的末尾。
  
          就在荀彧离开的这短短时间内。
  
          张昭硬靠着自己非人的肝。
  
          生生将这三册教材全都肝了出来。
  
          这种速度说实话让秦羽都感到有些咋舌。
  
          对于逢纪名下的这个文士府,他好几次都忍不住给他们点了个赞。
  
          只可惜。
  
          现如今文士府中的那些肝帝大佬们终究不是历史上有名有姓的人。
  
          秦羽也不是没有怀疑过。
  
          毕竟能做出来这种程度教材的人,肯定不会是什么小人物。
  
          小人物也没有这种能耐做出这样的事情。
  
          他特意找逢纪要过一份文士府中众人的名单。
  
          但是在细细的浏览过那名单上的名字之后,秦羽终究还是放弃了。
  
          果然这名单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是能引起自己熟悉感的。
  
          也就是说,在他这文士府里,大概率就是不会有什么真正大佬的存在了。
  
          说起来也很正常。
  
          他现在不过只是一个棘阳县的县令而已。
  
          南阳郡就算是一个人口大郡,光从名士和贤才的数量上,感觉还是跟颍川差了不少。
  
          再分到这棘阳县中就更剩不下什么了。
  
          有这样的前提,秦羽就压根没有想过自己这个随便找人进来帮他编纂教材的人里面会有什么大佬。
  
          再加上那份文士府的名单,那就更坐实了这一切。
  
          在秦羽这朴素的思想中。
  
          这年头怎么可能会有人来他的文士府里应聘还要用个假名?
  
          谁这个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是未来的大佬了?
  
          跑出来还要用假名出行?有点太过分了吧?
  
          故而秦羽就没有多想。
  
          再加上他最近忙这忙那,自己的技能都没有时间刷。
  
          现如今身上的碎片还是那么屁大一点。
  
          要是这样咸鱼下去,他未来的发展道路就会被一下子变窄好几个层级。
  
          时间可不等人。
  
          未来的乱世争霸到底会是什么样子,他也不清楚。
  
          但,有备无患。
  
          以现如今他的实力显然还没有任何资格放松。
  
          于是乎,秦羽便没有去过本来就距离不算太远的文士府。
  
          他更不可能知道,此时在那文士府中,为他编纂教材的那位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佬。
  
          大佬中的大佬。
  
          张昭!
  
          而这一天。
  
          当张昭已经马上将那第三册教材编纂到最后。
  
          前面两册教材都已经刊印出来了两千多份,被装订好,放在文士府的仓库中的时候。
  
          一架来自颍川的马车终于来到了这棘阳城中。
  
          马车上一位面如冠玉的青年走了下来。
  
          他看着不远处那已经极为熟悉的文士府,随后微微一笑。
  
          口中呢喃道:“想要让我自己去,可没那么简单!”
  
          “张召,你这次也跑不了了,看我不把你也直接带去见那位县令。”
  
          旋即,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恶作剧的快感。
  
          迈着轻快的脚步,很快就朝那文士府的方向走了过去。
  
          作为之前在文士府都已经工作了几乎月余的大佬。
  
          文士府外的守卫对于荀彧这张好看的有些过分的俊脸早就已经记忆的十分深刻。
  
          此时看到竟然是荀彧又出现在了面前,那守卫明显一喜。
  
          直接迎了上去,道:“徐平!你回来了!”
  
          荀彧虽然有想过自己重新回到这棘阳城中遇到的人会是什么反应。
  
          但却没想到随随便便一个守卫竟然对于自己的出现也没有感到有任何惊讶。
  
          他们就像是早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一样。
  
          这让荀彧感到十分古怪和好奇。
  
          “你知道我要回来?”荀彧好奇的问道。
  
          那守卫哈哈一笑,亲切的拍了拍荀彧的肩膀道:“这种事情我可想不到,是张先生说的,他说你只是暂时回家一趟,用不了多久肯定就会回来的。”
  
          “现如今你回来了,不就是应了他说的话吗?而且你上次走的匆忙,连月钱都没有领,还有县令给你发下来的赏赐,你可不知道,县令上次给你和张先生发了多少赏赐,那可实在是太多了!”
  
          这守卫有个三十来岁,本身为人就比较热情健谈。
  
          荀彧也觉得放松自在,便与其一边聊天一边走进文士府中。
  
          也算是提前从他口中了解一下自己在离开棘阳城的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
  
          不过荀彧心中还是忍不住有些感慨。
  
          “那张召也不知道到底是何方人士,竟然能够如此准确的猜到我肯定会回来,这般才能,实在是令人佩服的紧。”
  
          “也不知道那位县令到底有没有识人的能力,若是没有的话,放走了这位张召离开,那他的损失可就太大了。”
  
          跟着守卫两人一起回到文士府中,很快那守卫便让荀彧一个人去找张召。
  
          尽管来回才过了半个月左右。
  
          但这文士府中的格局很明显又变的不一样了。
  
          原本他们工作的地方都是在最前面的那间大屋里。
  
          屋里摆放着十几张案几,每个人都有一张案几用来办公。
  
          但现如今前面的那间大屋里已经不知道被什么人给占据了。
  
          里面还能听到有工匠在雕刻东西的声音。
  
          询问之后,他才知道,现如今的张召办公的地方都已经被挪到了后院里面。
  
          后院的卧房现如今被改成了张召专门的办公室。
  
          两侧的厢房则是原本这文士府中的诸位用来办公的地方。
  
          不过很明显。
  
          张召显然已经维持住了以往在文士府中的绝对地位。
  
          而且现如今他的地位似乎变的比之前还来的更高了不少。
  
          等到荀彧来到卧房中的时候。
  
          张昭刚好将手中的这张教材写完最后一笔。
  
          一抬头。
  
          他就刚好看到挂着一脸笑意的荀彧从门外走了进来。
  
          “好久不见。”张昭放下手中的宣城紫毫。
  
          伸了个懒腰之后,站了起来。
  
          他自然也是笑容满面。
  
          荀彧笑着说道:“我们之前不是已经将那教材编纂完了吗?怎么看你现在还在辛苦劳作的样子,难不成是在不断的誊抄那些教材?”
  
          张昭摆手道:“非也非也,徐平你还是有些小看那位秦县令了。”
  
          “刚刚我在做的乃是秦县令吩咐下来的新的教材。”
  
          荀彧听到这话之后,忍不住眉头微微一皱,道:“怎么?听你这意思,便是我们之前拿给他的那份教材他不满意?”
  
          张昭哈哈一笑,道:“非也非也,之前的教材县令十分满意,而且因为上次的教材,他还专门赏赐下来了很多银钱,不过银钱都是小事,有一个赏赐你绝对想不到!”
  
          荀彧心中一动,遂即脸上便露出了一抹惊容:“你说的这赏赐,该不会是他将那神水也赏赐下来了吧?”
  
          看着荀彧惊讶的样子,张昭就觉得非常愉悦,他点了点头,道:“还真是瞒不过你啊。”
  
          荀彧这下才算是真正来了兴趣:“那神水难不成你已经喝过了?”
  
          张昭自然点头。
  
          荀彧又紧接着问道:“你感觉那神水如何?当真有外人传说中的那么厉害不成?”
  
          张昭摇头道:“那神水非是如同外人传说中的那样。”
  
          荀彧闻言点了点头。
  
          他虽然在听到这话之后感觉稍微有点失望,但是这失望的情绪来的并不算多。
  
          他本身就对那神水之说一直持着怀疑的态度。
  
          现如今被说张昭说到这神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厉害。
  
          也就算是验证了他心中的猜测。
  
          不过还不等荀彧说什么,那张昭便又突然一改之前的神情,他咧嘴一笑,道:“那神水的功效,可远比外人传说中的要强的多啊!”
  
          荀彧看着面前一脸笑意的张昭,他仔细的分辨了一下。
  
          发现张昭这句话似乎并不是在开玩笑之后,这才眨了眨眼睛,感觉自己的思路好像真的是一时半会有些跟不上张昭的节奏。
  
          “这怎么可能?”荀彧问道。
  
          张昭理所当然的回答道:“这怎么不可能?神水便是神水,连当今皇帝陛下都亲自验证过的东西,那能假的了吗?况且还有当朝衮衮诸公,他们若是连这神水是不是假的都分辨不了,我们秦县令可不会被这么轻易的就外派成为一个县令了啊。”
  
          荀彧:……
  
          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就是之前那守卫说的那件。
  
          随后便略有些期待的问道:“刚刚我就听人说,县令似乎也封赏了我一份?不知我的封赏中,可也有那神水?”
  
          张昭这下没有再去跟荀彧开玩笑,他点头道:“这是自然。”
  
          “教材乃是我们大家一起编纂成书,赏赐自然是我们所有人平分的才对。”
  
          “而且咱们县令可真不是小气的人。”
  
          “我本以为我们这整个文士府的人大家加起来分一瓶神水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没想到,咱们县令他却是给我们所有人,每个人都准备了整整一瓶的神水!”
  
          “除了这神水之外,还同时赏赐了我们五千钱。”
  
          “实在是很丰厚的赏赐了。”
  
          荀彧倒是完全不在乎那五千钱的赏赐。
  
          他们颍川荀氏虽然比不上那些巨富的世家。
  
          但是自家也经营着庞大的田产,商贸。
  
          积年累月的积攒下来,那自然慢慢的就成了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
  
          区区五千钱对他来说确实不算什么。
  
          荀彧问道:“那不知我的那份赏赐又在哪里?”
  
          张昭回答道:“你的赏赐自然是原封不动的给你好好留着呢,你放心,现在还牢牢的锁在你常用的那个柜子里,可没人会去动的。”
  
          荀彧闻言,这就准备要去寻找自己的柜子。
  
          他对张昭口中所说的那功效比外人传说中还来的更加玄乎的神水实在是好奇到了极点。
  
          此时的他就只想赶紧去打开自己的柜子。
  
          自己也好好品尝一下那神水到底是什么滋味。
  
          且让他看看这神水的功效到底是不是跟张昭所说的一样厉害。
  
          可还没等他转身走出一步,一旁的张昭便直接一把将他拽着了。
  
          荀彧:???
  
          “你这是做什么?”
  
          张昭笑道:“别那么着急去找你的神水啊,你那些神水一直都在放在那里,肯定不会有人拿走的。”
  
          荀彧十分怀疑的看着张昭,他总觉得张昭现在看起来有点怪怪的。
  
          “那你这是到底想要让我干什么?跟我说了县令给了我赏赐,现在却又不让我过去寻找,难不成在你看来,还有比那个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
  
          张昭颔首笑道:“然也!”
  
          随后不容荀彧质疑,便带着他朝着自己的案几旁走去。
  
          还没走到案几旁,荀彧便知道张昭这是想要做什么。
  
          他没好气的说道:“怎么?难不成你觉得你刚刚新编纂出来的这教材竟然能比神水还更重要些?”
  
          张昭哈哈大笑,他也没有解释。
  
          只是拽着荀彧一起,快步走向案几。
  
          荀彧见拗不过张昭,也干脆没有再反抗,就任凭张昭将他拽到那案几旁。
  
          不过虽然身上是没有反抗,心中对于张昭的举动,荀彧还是有点怀疑的。
  
          也不怪他会怀疑。
  
          实在是这所谓的教材不管怎么想,重要性都肯定比不上那已经被外人传的神乎其神的神水啊。
  
          这两者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可比性的。
  
          不过等到荀彧被张昭拽到案几旁之后。
  
          他看着那张之前就被张昭编写完的纸张。
  
          看着那上面已经彻底干涸的墨迹,随后双眼微微的瞪大了一分。
  
          “这竟然是教材?”
  
          “这图画竟然也是教材?”
  
          荀彧将那张墨迹干涸的纸张拿了起来。
  
          他将其放在手中,细细端详。
  
          只见那纸上栩栩如生的画着两个虎头虎脑的小孩。
  
          两人伸手指着天空上的太阳,似乎在说些什么。
  
          一旁正有一人路过。
  
          那过路之人生的极为高大,腰间悬着一柄宝剑,似乎是仔细的聆听那两个小儿的对话。
  
          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场景,再搭配上旁边短短的一句话。
  
          荀彧竟像是一下子就被拖拽到了那个故事里去了一般。
  
          “孔子东游,见两小儿辩斗,问其故。”
  
          看着这个简单的场景,荀彧愣了片刻,这才终于回过身来。
  
          “这就是秦县令后来让你重新编纂的教材吗?”
  
          “这可真是……”
  
          “有点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