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 > 第一百九十九章 震惊的荀彧

第一百九十九章 震惊的荀彧

        “可惜了。”
  
          荀彧过了片刻之后,他开口感叹了一声道。
  
          一旁的张昭似乎并没有因为荀彧感叹而露出什么异样。
  
          他还是那副老神在在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个老实巴交,反应又有点慢的农民。
  
          “可惜什么?”
  
          张昭问道。
  
          荀彧道:“可惜县令这教材虽然设计的非常巧妙,但是奈何想要达到这种水平的人,可是少之又少啊。”
  
          “似你这般,能够将这教材画出来的,整个文士府中,又有几人?”
  
          “而你就算从现在开始,便不断的书写这些教材,到头来又能写出来多少?”
  
          “如此教材,比之之前的教材还难以推广,不是可惜又是什么?”
  
          张昭深以为然道:“你说的这的确是很有道理,如果这种教材没有办法能够推广出去的话,的确很可惜。”
  
          这让荀彧更是有些迷惑起来。
  
          我都说到这种程度上了,你怎么还这么淡定?
  
          荀彧忍不住说道:“这种问题你之前就没有想到过吗?为何没有将这事情告知县令?”
  
          张昭看着荀彧着急了,便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徐平,你真以为我是会做这种蠢事的人吗?”
  
          荀彧像是被逗弄的太过的耗子,对于张昭的大笑已经完全免疫了。
  
          他十分冷静的问道:“如若不然,你当如何?”
  
          张昭也不在乎荀彧这冷静的俊脸,笑着拉着他的手道:“别急别急,你跟我来看看便知。”
  
          遂即便带着荀彧朝向一旁的厢房中走去。
  
          那厢房便是他们专门腾出来用来藏书的地方。
  
          也是张昭想要让荀彧去看的成果。
  
          荀彧已然能够猜到张昭是想要带他过去看什么东西。
  
          但现在的他根本不觉得这个文士府中还有什么东西能够改变他目前的认知。
  
          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办法解决掉现如今的难题?
  
          等到张昭带着他将那厢房的大门推开,然后侧身将荀彧请了进去之后。
  
          荀彧看着面前的这场面,一时间竟呆在了原地。
  
          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了在这地方竟然摆着一列列整整的书架。
  
          黄杨木做的书架十分牢靠。
  
          这些书架看起来就像是新做出来没多久的样子。
  
          原本在他的认知之中,应该是存放竹简的那些地方。
  
          此时上面竟然连一片竹简都看不到。
  
          取而代之的便是那一册册整齐排列的,竖着放在书架上的书册。
  
          这些书册全都是用棉线装订在一起,一册册罗列的十分整齐。
  
          屋子里还有一种淡淡的墨香味,此情此景,让荀彧几乎都愣在了当场。
  
          “这些教材……是怎么做到的?”
  
          他从中随便选了一本书,将其拿了下来。
  
          掀开书页,里面的文字他都十分熟悉。
  
          这一看就知道是出自张昭的手笔。
  
          “这些全都是你做的?”
  
          荀彧震惊的看着张昭。
  
          他很难想象,张昭到底要付出多大的努力才能将这整个书架排列的满满当当。
  
          张昭显然知道荀彧这是会错意了。
  
          他哈哈一笑,道;“这可不是我做的,你就走了这么点时间,我便是不眠不休,也没有办法做出这么多书册来啊。”
  
          荀彧面色复杂的看着张昭,道:“倘若你真的不眠不休的话,做出这些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下轮到张昭无语了。
  
          为了这些书册我就要拿阳寿去换啊?你可真是太看得起这些书册了。
  
          张昭道:“这真不是我做出来的。”
  
          荀彧便指着书册上的那熟悉的字体道:“这种字不是你写出来的,那又能是谁写出来的?”
  
          “你可别告诉我,我就离开了这么点时间之后,咱们府上这些人的水平一个个就已经提升到了你这般程度了?”
  
          张昭看着一脸迷茫的荀彧,他哈哈一笑,道:“他们的水平自然不可能很快就提升到我这般程度,不过这些书册也的确非是我做的,真要说起来的话,还是咱们县令厉害啊。”
  
          荀彧疑惑道:“县令?他难道能模仿你的字体,他难道这些天也在写这个?”
  
          张昭感觉自己笑的时间太长,脸上的肌肉都有些要僵住了。
  
          于是这便带着荀彧从这仓库之中离开,来到前面的大堂之中。
  
          他带着荀彧去看大堂之中的那些工匠们正在做的雕版,随后便说道:“料想你刚进来的时候应该也很疑惑他们在做什么吧?”
  
          “现在你且仔细看看,然后就会知道那些书册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了。”
  
          荀彧来到大堂之中,他低头看着那一个个正在雕刻雕版的工匠。
  
          再看着旁边正用雕刻好的雕版往一张张白纸上进行印刷的工匠。
  
          随后再看着那一摞摞裁切整齐的纸张被分类排列,有人专门从那些不同的分类中一张张的汇总起来。
  
          最后用棉线将其固定成册。
  
          如此,一册之前就在仓库之中见到的那书册便很快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荀彧的目光逐渐涣散了起来。
  
          眼前的这一幕对他来说冲击力实在是有些太大了。
  
          这种颠覆了生产方式的理念几乎是可以直接摧毁一个人曾经根深蒂固以为的现实的。
  
          正像是荀彧这样。
  
          他曾经十分肯定的觉得,秦羽的想法虽然很好,但是根本就不切实际。
  
          他们族中的族老肯定也是这样以为的。
  
          可现在。
  
          他看到了什么?
  
          那秦羽竟然以这样一种巧妙的方式完成了他之前觉得根本就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这实在是有些太过于恐怖了!
  
          荀彧几乎都能想象的到。
  
          若是以后的书册都能这样印刷的话。
  
          别说只是提供给一个小小的棘阳县,就算是南阳郡,未来都不会再愁书了!
  
          甚至若是更进一步。
  
          推广下去的话。
  
          整个大汉朝,未来所有世家的情况都要因为这个技术的出现而得到巨大的转变!
  
          纸张!
  
          这才是一切的基础。
  
          也是一切的核心。
  
          唯有棘阳城出产的这种极为适合去书写文书的纸张,才是能够大量做出书册的关键。
  
          “就是不知道这纸张有多金贵。”
  
          停顿了半晌之后,荀彧突然冒出来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不过张昭却是能跟得上他的思路。
  
          他知道荀彧此时已经想到了很多。
  
          遂即摇头道:“县令不曾说过这纸张有多少价值,但仅凭我的观察,这些普通纸张自从开始印书之后,就从来没有缺过。”
  
          “唯有我最喜欢的那种宣纸,才是定时定量送过来一点点,显然真要算是金贵的话,还是那宣纸来的更加金贵很多啊。”
  
          荀彧愣愣的道:“纵然只是普通的纸张,那也实在是……”
  
          “为何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啊?”
  
          “这位县令难道当真是太史令批命之中要大兴此世的圣人不成?”
  
          看着荀彧这思维被直接冲击之后,一时半会已经反应不过来的样子。
  
          张昭并不觉得意外。
  
          事实上,他们之前在这里的所有人,在见识到了秦羽所提出来的这种生产方式之后,他们的反应都没有比荀彧来的好多少。
  
          这种从根本上观念的改变实在是太厉害了。
  
          原本书写一本书册的时间,现在他们就可以直接刊印出数百册!
  
          就算是算上前期的准备工序。
  
          只要书册所需要的数量足够大。
  
          平均到每一本书上消耗的时间就会越来越少。
  
          而正如秦羽之前所提出来的想法一样。
  
          他现在在做的事情,根本就不是想要将天下的经典全都誊抄一遍。
  
          他现在想要做的仅仅只是教材而已。
  
          一个能够教人识字明理的教材而已。
  
          这些教材肯定是初级的,而且是需要大量刊印的。
  
          荀彧这样的聪明人自然也是能够想到。
  
          一旦到了那种要誊抄天下所有经典的时候。
  
          这种刊印的方法其实也并不见得就会比手工誊抄快多少。
  
          但是谁又能保证。
  
          在那个时候,这位南阳圣人不会拿出另外的一种办法来促成此事?
  
          荀彧越是思考,他的呼吸就越是急促起来。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未来这个棘阳县境内人人捧着书册读书的场景。
  
          仿佛已经看到了这些人未来三五成群,汇聚在一起,用一本书册来共同识字,明理的场景。
  
          到了那个时候,人人明理,人人识字。
  
          这棘阳城中,又会变成一种何等的气象?
  
          天下间不断的有慕名而来的文士。
  
          被开化的普通人中也会不断的涌现出一批又一批颇有智慧之人。
  
          倘若将棘阳城也看做是一个与他们颍川荀氏一样的世家。
  
          那么荀彧都已经几乎能够看到。
  
          就在不远的将来,这个世家肯定能够超越荀氏。
  
          就算无法超越弘农杨氏和汝南袁氏。
  
          但他在天下间的影响力,也绝对会因此大大的提升起来。
  
          “徐平,别愣着了,快,与我一道,将剩下的那教材整理出来。”
  
          “我之前都已经想好了,我们现如今只是编纂了这三册教材而已,只能让人粗通事理,想要让他们全都能够识字的话,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不若,我们两人一道,再来继续编纂这些教材,若是日后天下间所有人都能研读我们的教材而明事理,知进退的话,那当是多好的一件事情啊!”
  
          张昭兴奋的说道。
  
          一旁荀彧看着张昭那张兴奋的面孔,他想了想,半晌之后,终究还是应了下来。
  
          张昭眼看荀彧点头,忍不住大喜。
  
          随后两人便直接回到了后院的卧房之中。
  
          张昭正准备就之后要编纂的教材想法跟荀彧交流一番。
  
          却看到荀彧突然拱手朝着他自己庄重的行了一礼,道:“时至今日,若是再将我的名字与你隐瞒,便是我的过错,徐平并非是我的真名,我来自颍川荀氏,荀彧,字文若。”
  
          张昭哈哈一笑,同样朝着荀彧一拱手,道:“我早就已经看出来你非是常人,只是没想到,文若你竟然是来自颍川荀氏,可真是让我好大的惊讶啊!那张召也并非是我的真名,我真名乃是张昭,字子布,徐州彭城人也。”
  
          荀彧闻言,眼睛顿时一亮:“未曾想到,你竟然便是那张昭张子布!我早就应该想到的,早就应该想到的!”
  
          两人互通了姓名之后,关系瞬间就拉近了许多。
  
          张昭得知荀彧乃是颍川荀氏子弟之后,自然就已经想到了那颍川荀氏派遣荀彧过来的意思。
  
          他问道:“文若你此行再来棘阳城,料想定然是奉了族中长辈之命,前来投奔秦县令的,但你现如今却直奔这文士府而来,不知所为何故?”
  
          荀彧这个时候想起自己之前想要拉着张昭一块下水的想法,不禁微微有些羞赧。
  
          不过表情管理对他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难事了。
  
          这个时候他自然是神色如常,开口说道:“子布所言不错,不过我随时奉了族中长辈之命而来,但他们亦没有对我之事严加操控,这文士府便很合我心意,料想留在此地,也算是投奔了县令而来,你我二人现如今便不要为这种小事而费心了,还是尽管想象到底要怎么才能将剩下的那些教材全都编纂完毕才是正理啊。”
  
          张昭也没有多想。
  
          他哪里能想到荀彧这个看起来模样板正,一看就知道是个好人的家伙,竟然还有那种坏心思。
  
          于是便也顺着荀彧说的话应了下来,道;“正是如此,等到你我二人将那教材编纂完毕之后再说其他诸事,或许,日后就这样一直编纂书籍,对我而言也是一件美事。”
  
          “我可不相信,咱们那位县令会仅仅只用让我们编纂这些初级教材。”
  
          “日后定然还会有许多竹简帛书需要我们处理,这可是个再好不过的机会了。”
  
          “能有幸接触到那些曾经不可能接触到的经典,只是想想便感觉非常期待啊!”
  
          荀彧也笑着点了点头。
  
          虽然这回过来他还是没有见到秦羽,那又如何?
  
          他现在可是在这文士府中都扎下根来了。
  
          这里的生活他自己本身也很喜欢。
  
          而且文士府中,现如今就以张昭和他自己的水平最高。
  
          日后肯定也能够通过文士府一步一步走到秦羽的核心层面去。
  
          荀彧对于这种事情看的很清楚。
  
          文士府的存在肯定是秦羽未来发展的核心中的核心。
  
          只要他能够在这文士府中有一块立足之地,那未来的他,肯定也能够算是跻身于秦羽的核心层面上了。
  
          至于现如今他在秦羽那里没有名望也没有关系。
  
          别的不说,就只是从秦羽之前给他们的那些赏赐就已经足够看的出来这一点了。
  
          连神水都会赏赐给他们,这重视的程度难道还真的少得了吗?
  
          不过话说回来了,神水他还没有喝过,现在一想到那神水,他的心里真就有些痒痒的。
  
          张昭这下也没有再阻拦荀彧。
  
          他知道荀彧肯定对于神水非常好奇。
  
          于是就干脆亲自带着荀彧去了他离开之前的那个柜子旁。
  
          等到他将柜子上的锁头打开之后,柜子里放着的便是秦羽最近对于文士府的赏赐。
  
          其中五千钱肯定是被整齐的罗列成了一堆。
  
          荀彧并没有看向那些铜钱。
  
          他的目光直接就被那放在铜钱旁边的一个精致的小木盒给吸引了过去。
  
          那木盒用大漆漆过一遍。
  
          便是这个木盒,就让人有了一种贵不可言的感觉。
  
          一个盒子的价值都是如此,就不用说这盒子里面装着的东西到底会有多么珍贵了。
  
          荀彧小心翼翼的将那木盒取了出来。
  
          那木盒不小,看起来约有尺许宽。
  
          长度更是达到了两尺左右。
  
          拿在手中的时候,沉甸甸的确实有些分量。
  
          荀彧将这木盒小心的放在案几之上,随后将那木盒打开。
  
          荀彧看向这木盒中的物事。
  
          原本漆成暗红色的木盒中,正用一层精致的软垫将那三个琉璃瓶小心的护着。
  
          每个琉璃瓶上,还用棉线固定了瓶身。
  
          让那木盒不管怎么晃动,琉璃瓶都不至于会在木盒之中产生碰撞。
  
          再看那琉璃瓶。
  
          荀彧只看了一眼,便被那琉璃瓶的精致所吸引。
  
          那瓶身看上去就像是透亮的蓝玉,即便没有阳光的照耀,看起来都仿佛有一圈别样的光彩。
  
          “愣着干什么?取出来尝尝啊。”
  
          张昭看着那三个整齐排列的琉璃瓶。
  
          眼中也忍不住带上了一抹回味之色。
  
          荀彧闻言,小心的在那棉线之上摸索了阵。
  
          从那棉线的一侧找到了一只活扣,将那棉线用力拽了一下,从活扣上脱了开来。
  
          随后他便将那琉璃瓶直接取了出来。
  
          越是靠近的看,他就越是觉得这琉璃瓶像是个绝美的艺术品。
  
          真的很难想象,这到底是怎么制造出来的。
  
          或者说。
  
          荀彧真的怀疑这是不是就是秦羽从哪里找来的蓝玉,然后让工匠专门打磨成这个样子。
  
          蓝玉若是非常难找的话,那兴许就是秦羽变出来的?
  
          毕竟神水都能变出来,为什么蓝玉不行?
  
          荀彧仔细的看着手中的这个琉璃瓶,看着那琉璃瓶内灌装的有八成左右的清水,过了片刻之后。
  
          他看向一旁的张昭,好奇问道:“子布,这瓶子,我该怎么打开啊?”
  
          张昭哈哈一笑,这又是一个果然不出他所料的地方。
  
          正如同他之前第一次见到这琉璃瓶的时候一样。
  
          他当时整个人也都懵了。
  
          这琉璃瓶根本就是通体如一制造出来的,瓶身上根本没有看到半点裂痕,更没有半点能够被打开的地方。
  
          张昭想到自己当时的反应,便更加好奇的想要看看荀彧到底要怎么来应对。
  
          张昭指着一旁的桌角道:“看到这桌角了吗?”
  
          荀彧不解其意,他懵懵的点了点头。
  
          张昭指着那瓶口处一片看起来略微淡了一些的蓝色,道:“对准这个地方,朝着那桌角上用力磕上一下,瓶子自然就被打开了。”
  
          荀彧:???
  
          “子布可是又在取笑我不成?”
  
          “这天底下哪里有这般开启之法?”
  
          张昭笑眯眯的说道:“这天底下别的地方自然是没有这种开启之法的,但是你可别忘记,咱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可不是普通的地方啊。”
  
          荀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