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 > 第二百零三章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第二百零三章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时间。
  
          秦羽缺少的还是时间。
  
          若是能给他足够多的时间。
  
          想要打造一支无敌的精锐部队根本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若是能有足够长的时间,加上足够多的血气去历练和滋养。
  
          秦羽完全可以将自己升级过词条的那些品质优秀的武器让自己的手下慢慢蕴养成为与那些世家豪强一般无二的血气神兵。
  
          如果这些武器能够达到血气神兵的程度。
  
          可以想象,秦羽麾下那些精锐的实力也会因此再上一个台阶。
  
          只可惜。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秦羽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留给他们慢慢去蕴养血气神兵。
  
          转眼间。
  
          天寒地冻。
  
          又是一年年关之时。
  
          而此时,时间已然来到了184年2月。
  
          甲子年。
  
          当那一个个写在门墙之上的“甲子”越来越多的出现在宛城之中后。
  
          秦羽便知道,那场注定要席卷整个大汉朝的动乱就要开始了。
  
          不过这场动乱的时间着实有些超出了秦羽的想象。
  
          没错。
  
          历史上的黄巾起义就是在这个时间爆发的。
  
          但。
  
          根据秦羽之前就已经得到的那些消息,汇总过来之后,他与荀彧,逢纪,娄圭等人的看法都很一致。
  
          如果太平道要起事,最好的时间应该是在183年秋收之后。
  
          而正如他们之前所经历的那样。
  
          几个月前,也就是秋收之后。
  
          南阳郡中的太平道的确是有过一段时间眼看着压制不下来的活跃。
  
          他们几乎蠢蠢欲动的要着手准备开始朝着那些平日里欺压他们的地主豪强进行反攻了。
  
          秦羽也已经做好了准备。
  
          他能感觉到。
  
          这是他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与这个世界的人产生了交集之后所引动的改变。
  
          当时的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可没想到,从秋收时候开始做好的准备,这一准备,就直接让他准备到了现在。
  
          那场几乎要爆发的起义,在已经几乎要控制不住的时候。
  
          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掌生生压了下来。
  
          犹如一个熔岩翻滚,即将要喷涌而出的火山,生生被按了回去。
  
          那积攒下来的能量无法发泄出来。
  
          等到再次爆发的时候,必然会将之前也没有宣泄出来的能量尽数宣泄的一干二净。
  
          逢纪眉头紧皱。
  
          他最近一直都感觉有些心惊肉跳。
  
          那是一种他无法言说的感觉。
  
          就像是此时他的面前正有一支无敌的大军潜伏在暗处。
  
          他现如今能够做的只有等待。
  
          等待那无敌的大军终于从阴影之中展露出自己锋利的獠牙。
  
          然后将这方世界彻底的吞下去!
  
          “张角这到底是在干什么!”
  
          “他难道真的想要覆灭整个大汉朝吗!”
  
          逢纪紧咬着后槽牙,如果是以前。
  
          他根本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但现在。
  
          他看着天穹之上那滚滚翻腾,连绵不绝的铅灰色阴云。
  
          他的内心再也无法安定下来。
  
          现如今已经大规模扩建的文士府中。
  
          一处暖阁之内。
  
          头上戴着帻巾的蔡邕拨弄着琴弦。
  
          悦耳的琴声从暖阁之中飘荡而出,在这文士府内,也有不少人倾耳倾听,也算是一种享受。
  
          而就在这悦耳的琴声缓缓响着的时候。
  
          “嘣!”
  
          一道刺耳惊心的声音骤然响起。
  
          将那原本美妙的乐曲生生打断。
  
          这一声让不少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更有许多原本沉浸在那琴音之中的众人都被吓了一条,后背之上顿时爬满了一身冷汗。
  
          蔡邕看着面前那已经彻底断裂开来的第二根琴弦,他默然不语。
  
          一旁年仅十岁的蔡琰也定定的看着那断开的琴弦。
  
          她那双灵慧的眼眸像是有一瞬间的恍惚,随后定定的开口说道:“要变天了。”
  
          蔡邕猛然抬头看向蔡琰,他脸上那一瞬间的惊愕犹如听到了一道突然炸响在自己耳边的惊雷。
  
          “要变天了……”
  
          原本还在忙着盘算账目的娄圭像是突然心有所感。
  
          他抬头,看向那片笼罩着大地的铅灰色阴云,目光定定的看着东北方向。
  
          在他的目光之中。
  
          那片铅灰色的阴云此时已经像是被鲜血染过一般。
  
          低垂的云端像是要滴下血来。
  
          天地万物都被笼罩在这一道令人无法言说的血光之中。
  
          这血光尤其以东北为盛。
  
          在东北方向,仿佛有一道通天血柱直冲向天际。
  
          晦暗一片的天空在娄圭眼中像是要下起一场血色的雨。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天穹之上,仿佛有一尊无量天神。
  
          杳杳中,一道犹如梦呓一般的声音出现在天地之间。
  
          伴随着滚滚雷音,朝着四方天际铺洒开去。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霎时间。
  
          九州天下仿佛全都得到了这股力量的启示和加持。
  
          那些太平道下的民众原本瘦弱的身体一瞬间就像是被充气了一般。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便的强大起来。
  
          他们的血气在沸腾,他们的力量在提升。
  
          每个人的双眼都像是沾染上了那从天而降的血光。
  
          “滴!”
  
          那遮蔽了天地的阴云之中终于落下了一滴雨水。
  
          随后。
  
          雨水不断的从天而降。
  
          这寒冬之时原本不该降下的雨水就这样反常而又妖异的出现了。
  
          这雨水落在普通人的身上,他们只觉得刺骨的严寒像是活了的蚯蚓爬在他们的身上。
  
          顺着那雨水滴落的地方朝着体内拼命的钻去。
  
          而当这雨水落在那些太平道众的身上时。
  
          他们身上那原本因为充盈的血气而便的吹气球一般强壮的身躯便像是通红的烙铁上被滴上了蜡油一般。
  
          雨水没有顺着他们的身体滑落下去,反倒是慢慢的化作一张薄膜,将他们的身子整个包裹起来。
  
          薄膜不断的向着他们的皮肤之下渗去。
  
          这些普通的雨水在这个时候竟像是天下间最难得的宝物。
  
          融入到这些穷苦太平道众的体内。
  
          随后化作他们体内已经极度亏空的气血的养料。
  
          他们原本还在不断膨胀的血气终于停了下来。
  
          他们通红的皮肤再次逐渐的恢复到原本的状态之中。
  
          他们膨胀起来的身躯也开始缓缓回落。
  
          不过等到这些人身上已经能明显的看出极为清晰的肌肉线条之后。
  
          那回落的势头便停了下来。
  
          此时再看去。
  
          便会发现。
  
          这些原本仅仅只是普通人的太平道众,现如今一个个竟然在转眼之间就被提升到了气血充盈的程度。
  
          有些平时身体就很不错的人更是直接突破了气血充盈的阶段。
  
          周身上下仿佛有一道青铜似的光晕流转。
  
          赫然是已经达到了钢筋铁骨的境地!
  
          在这淅淅沥沥的小雨中。
  
          他们的实力还在不断提升。
  
          提升的速度非常之快。
  
          只不过。
  
          那小雨来的快,去的也快。
  
          前后只持续了盏茶时间。
  
          那遮天蔽日的阴云就像是耗光了积攒了一整个冬季的力量。
  
          瞬间烟消云散。
  
          原本被遮挡的阳光重新照耀在大地上。
  
          照着那些此时正犹如标枪一般挺立着的太平道众。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他们看着这赫然出现在眼前的光明。
  
          像是得到了最后的启示。
  
          之前早已经准备好的黄布被他们裹在额头上,手指紧紧一拉,将那额头上的黄布抻的极平。
  
          “兄弟们,该是时候让那些踩在我们头顶上的老爷们知道我们的力量了!”
  
          “跟我杀!”
  
          也不知道到底是谁起了个头。
  
          或者,他们每个人都起了个头。
  
          旋即。
  
          胸腔之中早就已经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压抑到现在的愤怒再无半点阻挡的爆发了出来。
  
          他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
  
          他们每个人心中都有早就已经盯好的目标。
  
          而此时,那些目标或近或远。
  
          只要有一个人叫喊一声,周遭便会有无数手持着简陋武器,甚至只有棍棒在手的教众随着他朝着那地主豪强的坞堡,朝着他们的宅院之中杀去。
  
          那些平日里从来不将这些饥民,流民放在眼中的地主豪强一个二个全都震惊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场景。
  
          面对着那些乌泱泱的朝着他们冲来的黄巾军,他们一个个脸上全都写满了惶恐。
  
          就算是那些早就已经成为了这些地主豪强豢养门客的游侠们。
  
          他们在面对着这如狼似虎的一群农民的时候,也再没有展现出平日里欺负这些人的时候那利落的手段。
  
          他们手中虽然有着精良的武器。
  
          但在无数棍棒面前,他们依旧犹如烂泥一般,被狠狠的踩碎在了地面上。
  
          捡起了他们手中武器的那些农民变的更加凶残。
  
          这些游侠们的实力也不过是气血充盈。
  
          原本作威作福的他们,实力甚至比现如今的这些农民还要来的更弱。
  
          很快,组成那坞堡防线的这些游侠便被杀的干干净净。
  
          之后便是坞堡坚固的大门。
  
          纵然坞堡中还有不断向外射出的箭矢。
  
          但那些箭矢实在是太少了。
  
          尤其是在这群俨然已经被杀戮所带来的血气刺激的悍不畏死的农民面前。
  
          很快,坞堡的大门被攻破了。
  
          像是从天上飘落下来了那根压垮骆驼的稻草。
  
          整个坞堡之中瞬间变成了悲惨的人间炼狱。
  
          肆意的杀戮在每一个地方上演。
  
          等到这坞堡中的所有人都被杀光之后,他们看着那原本被囤积在坞堡之中满仓满仓根本吃不完的粮食。
  
          这些农民更觉得自己杀的应该,杀的痛快!
  
          一顿饱饭过后,带着剩余的粮食和缴获来的武器,他们便朝着下个目的地转进。
  
          这样的事情同时发生在天下八州之中的每个地方。
  
          只是八州之中人口密度各不相同。
  
          有些本就地广人稀之处,能够汇聚起来的黄巾军数量颇少。
  
          根本就不足以攻下那坚固至极的坞堡。
  
          他们只能在同样黄巾军的其他人的引导之下,汇聚在一起。
  
          更有许多坞堡并非是从外部被攻破的。
  
          攻破他们的乃是来自于内部的黄巾党。
  
          他们打开城门,将其余的黄巾军迎了进来。
  
          瞬间那坞堡之中就变成了一片血色的汪洋。
  
          地主豪强纷纷遭殃。
  
          而到了这个时候,原本那些混迹进入到太平道中,为那些太平道众提供钱粮,收买人心的世家之人才赫然发现。
  
          他们好像打错了算盘。
  
          现如今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情况根本就是他们此前所没有预料到的。
  
          不光是那些与他们没有关系的地主豪强,与他们有仇的地主豪强全都遭到了袭击。
  
          就连他们自身的田产,自身的坞堡,自身的家族,都被尽数纳入到了攻击的范围之中。
  
          无数之前还在尽心尽力给太平道提供资源的背后金主。
  
          在他们幻想着黄巾军如同蝗虫一般替他们扫平曾经那些碍眼的敌人时。
  
          那些如狼似虎的黄巾军便已经不由分说的砸开了他们自己的门。
  
          后悔。
  
          惶恐。
  
          痛苦。
  
          只是这个时候却没有任何能够阻拦这些黄巾军的手段。
  
          他们就像是一股股决堤的洪流。
  
          肆意的肆虐在这个腐朽的大汉帝国之中。
  
          秦羽虽然也没有想到这个世界的黄巾起义竟然会是以这样的一种手段拉开了帷幕。
  
          但实际上他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从去年秋天开始,他就暗中命令飞鱼,飞虎两军彻底扫清棘阳县内一切不稳定的因素。
  
          将那些对太平道无比笃信的人直接送到宛城之中,送给张曼成。
  
          而剩下的在棘阳城中的这些人,他们本就对太平道没有多少笃信。
  
          再加上棘阳城中的生活对于他们来说,过的一天比一天滋润。
  
          自然就再没有了想要跟随着太平道的混日子的想法。
  
          更何况还有秦羽之前大力推行的义务教育。
  
          这一年来的教育虽然不可能让他们这些人一个个全都变成有学问的人。
  
          但至少他们比之前那样浑浑噩噩的模样都懂了许多曾经没有想过,也没有接触过的道理。
  
          比如孔孟之道,比如鬼神之说,比如秦羽特意让张昭加上去的经济学基础。
  
          管仲这位大经济学家做过的事情实在是引人深思。
  
          而事实证明。
  
          大汉族人不愧是将务实写到了骨子里的民族。
  
          他们对于经济的热情远高于其他。
  
          虽然都只是一些简单的道理,但却让他们懂得了思考。
  
          太平道在棘阳城中失去了滋生的土壤,久而久之,自然也就逐渐的消失殆尽。
  
          此时飞鱼,飞虎两军还在棘阳县的周边巡视。
  
          当黄巾起义爆发之后,一道道命令就从秦羽的县令府中被传到了各乡,各里。
  
          令他们严防死守,务必要注意抵御周遭的一切来犯之敌。
  
          若是来犯之敌甚众,便不必抵挡。
  
          带好物资,便朝着棘阳城的方向退走便可。
  
          不过很显然。
  
          大部分的人都有着自己的故土情节。
  
          其实不是他们不想离开这片故土。
  
          而是他们不敢离开。
  
          土地就是他们的生命,就是他们的一切。
  
          若是没有了土地,他们未来的身份就只可能变成流民。
  
          而且现如今还都没有遇到任何一点危险的迹象。
  
          他们又为什么要离开自己生长的这片土地?
  
          荆襄之地。
  
          “那些太平道终于起事了!”
  
          “这些家伙还真是厉害啊。”
  
          “也不知道那大贤良师张角到底用了什么样的妖法,竟然让那些流民一下子全都变的如此厉害。”
  
          “若不是我等早有准备的话,恐怕这一次也会被那些流民给袭击了去。”
  
          襄阳城中,一众世家豪强聚集在一起。
  
          他们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脸上倒是看不出多少恐惧,只有些淡淡的惊诧。
  
          不过随着那惊诧而来的还有一股遮掩不住的狂喜。
  
          “机会来了!”
  
          “诸位,为家主报仇的机会来了!”
  
          “此战之后,我要那棘阳城为我等家主陪葬!”
  
          “棘阳城内,缴获的所有物资,我与诸位共分之!”
  
          不管是什么大义,什么呼吁。
  
          都比不上真金白银对于这些豺狼一般的世家来的奏效。
  
          棘阳城的利益他们早就已经眼红许久了。
  
          张氏,贝氏,苏氏,他们三个作为之前在棘阳城中吃了大亏的世家。
  
          这一次自然依旧是冲在最前面。
  
          前期都已经投入了那么多力量进去,若是不将棘阳城攻下来。
  
          不将棘阳城中的那些他们早就已经垂涎已久的东西拿下来。
  
          他们不就是白亏了?
  
          要知道,他们这整整一年的时间过的有多么凄惨。
  
          不光是世家的名誉在荆襄之地被折损的厉害。
  
          更重要的是。
  
          棘阳城这一年发展时间所带来的一切发展红利他们基本都没有吃到!
  
          纵然是马家那些只认钱不认人的商队,这一次都没有敢跟他们三家做生意。
  
          棘阳城虽然没有明确的针对他们三大世家。
  
          但是在暗地里,却是用这种手段在打击他们三大世家的发展。
  
          本就折损了两个家主,折损了大量的门客以及他们此前带过去的精锐。
  
          这三大世家俨然是已经伤筋动骨。
  
          再加上他们三家被原本同属世家的黄氏,庞氏,蒯氏等世家一通排挤。
  
          仅仅一年时间,此消彼长。
  
          他们之间的实力差距已经被拉的极大。
  
          就连没有直接参与此时的蔡氏也都没有能够坐上棘阳城发展的快车。
  
          为此,蔡氏上下几乎都将那个胡作非为的蔡瑁给恨透了。
  
          蔡氏没有敢继续跟棘阳城作对下去。
  
          纵然享受不到更多的好处,他们也尽量的不得罪棘阳城。
  
          并且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也几次三番的尝试过想要与秦羽接触。
  
          只不过秦羽并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
  
          而那张氏,贝氏,苏氏三个世家自然都很清楚,他们与棘阳城中只有一种可能。
  
          在之前就已经知道了那些士人的计划之后。
  
          他们就将目光落在了这次黄巾起义之上。
  
          一年时间,他们主动抛售了许多家族的产业。
  
          聚拢了大量的钱财,将这些钱财全都投入到了招募门客,以及提升实力之上。
  
          现如今的他们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一支战力不俗的队伍。
  
          只要趁着黄巾之乱,他们便可以毫不犹豫的冲向那片要翻身的宝地。
  
          棘阳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