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 > 第二百零四章 我有盔甲我无敌!

第二百零四章 我有盔甲我无敌!

        “这秦羽倒是好手段。”
  
          “才不过区区一年时间,竟然就已经将这棘阳县经营到这般地步。”
  
          “若非是趁着这次太平道起事,我们可能还真没有办法对付的了他。”
  
          苏氏家主苏代冷笑一声。
  
          不过他这话说完之后,原本聚拢在一起商议事情那三大世家众人便都忍不住沉默了下来。
  
          谁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苏代的这句话。
  
          就连苏代也给被这种情况给整的有点不会了。
  
          他轻咳了一声。
  
          周遭众人才都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了一般。
  
          他们点头附和着,但却都感觉有些没滋没味。
  
          “只是现如今听闻那棘阳县中俨然已经没有太平道在作乱,我等若是贸然前往,恐怕不妙啊。”
  
          有人皱着眉头开口说道。
  
          他们这些世家豪强又不傻。
  
          棘阳县秦羽手下那三支精锐都已经活动了一年时间了。
  
          他们若是现在还不知道秦羽手下有这种精锐力量的话,那基本就可以告别世家的资格了。
  
          不过知道归知道,敢与不敢又是另外一说。
  
          就像是现如今的苏代一般。
  
          他们苏氏为了等待这次机会可以说是已经倾尽所有。
  
          从一开始将目光盯上棘阳城的时候,这就已经注定了是一场豪赌。
  
          这场赌局的输赢,直接关系到他们苏氏还能不能继续存在于这荆襄之地。
  
          苏代没有别的办法,他只能拼了。
  
          不过在他的计算中,他们并非就没有任何翻盘的希望。
  
          只要能够成功的打下棘阳城。
  
          不管他之前付出了多少东西。
  
          日后必然能够十倍百倍的从棘阳城中赚回来!
  
          那神水和造纸的产业简直是日进斗金。
  
          短短一年时间,就能积攒下来远超出他们这些世家数年的收入。
  
          这种等级的财富放在他们的面前,他们哪里能不动心?
  
          别说是苏代与秦羽现如今都已经有了杀弟之仇。
  
          就算是没有这层仇怨。
  
          以苏代的性格,他也断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而这一年的时间,发展的可不光是棘阳城。
  
          苏氏,张氏,贝氏集结了三个世家大族的全部力量。
  
          他们拼了命的发展武力。
  
          结果自然是令人咋舌不已的。
  
          别的不说。
  
          光是武器盔甲就已经筹备出了数百套。
  
          这里面最重要的其实还是盔甲!
  
          武器其实倒也无所谓。
  
          私藏盔甲绝对是死罪!
  
          兴许寻常人并不知道盔甲到底有多离谱。
  
          类似于黄巾军那种的穷苦人民,他们根本就是赤膊上阵。
  
          哪里能有什么防护措施?
  
          以他们手中的武器,对上那些身上穿着盔甲的人。
  
          若不是专门照着那些极小的弱点处招呼的话。
  
          那基本上就没有办法能够杀得死身穿盔甲的强大步兵。
  
          尤其是全身盔甲这种堪称bug的东西。
  
          真遇到的话,那就只有一个下场——悲剧。
  
          那种战损比只能说是高的离谱。
  
          除非真遇到了那种长时间砍杀的自己体力已经跟不上的情况。
  
          否则穿着盔甲,死是肯定死不了的。
  
          也正是因此,私藏盔甲才会被列为重罪。
  
          一想到他们这一年来准备的这么多盔甲和武器。
  
          这些还只能选择跟在三大世家背后的这些一众小世家也都觉得心安了起来。
  
          那可是整整六百套盔甲啊!
  
          六百套盔甲是什么概念?
  
          概念就是约等于一支无敌铁军!
  
          只要是加以训练的精锐,穿上这些盔甲之后,他们将会变得所向无敌。
  
          一年前的那次,的确是他们小看了棘阳城,小看了秦羽。
  
          但是一年以后,他们已经彻底将那种轻视的态度从自己的脑海中驱逐了出去。
  
          要做,就一定要做到绝杀!
  
          他们断然不会再给秦羽留下任何一点生还的希望。
  
          “料想那秦羽肯定是想不到我们竟然会给他准备了整整六百套盔甲!”
  
          “有这六百精锐铁军,别说只是去打他一个小小的棘阳城,就算是攻打宛城,我都有信心能将宛城拿下来!”
  
          一众世家大声赞叹着。
  
          不过他们这话也就纯粹是为了烘托气氛了。
  
          实际上让他们这点人去打宛城,那简直就是脑子有病。
  
          古代最困难的就是攻城战了。
  
          守城方拥有着天然的优势。
  
          到了攻城战的时候,他们身上穿着的这些盔甲就不会再发挥出短兵相接时候的那种威力。
  
          显然他们自己也都很清楚。
  
          这种胡话说出来之后,众人都是尴尬的一笑。
  
          随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从尴尬的笑容很快就变成了畅快的笑容。
  
          “不过这些该死的太平道竟然不敢去那棘阳县惹事,这倒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苏代冷哼一声。
  
          一旁有人轻笑了一声,随后站起身来,朝着苏代拱了拱手。
  
          众人看去,那人正是贝氏之人,名为贝羽。
  
          乃是继任的贝氏家主。
  
          他朗声说道:“既然无法等着那些太平道主动去冲击棘阳城,那我们只需要从旁给他们一些引导便是。”
  
          苏代闻言,问道:“此言何解?”
  
          贝羽说道:“我贝氏正好有一人与那太平道中的渠帅有些交情,只要给他们足够的好处,未尝不能驱使他们前往那棘阳城中。”
  
          苏代道:“我可听闻那秦羽本就与太平道的关系不错,你贝氏结识的那太平道的渠帅,他当真愿意为了你们之间的交情就去攻打棘阳城?”
  
          贝羽笑着说道:“如果仅仅只是依靠交情的话,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不过我料想只要给他们说明利害,以棘阳城的富庶,他们自然也会动心。”
  
          “况且,那神水可是远名在外,连我等都忍不住想要得到的东西,对于那些太平道的人来说,难道就没有任何一点吸引力?”
  
          “只要他们有一点意动,我们便算成了,随后就可以静观其变。”
  
          苏代闻言,点了点头:“那此事就交给你了,尽快去联络那些该死的太平道吧,等到打下棘阳城后,自然是少不了他们的东西。”
  
          贝羽应了一声。
  
          很快。
  
          贝氏便找到了他们之前结识的那位渠帅。
  
          这渠帅名为李永,乃是太平道中的一个中方渠帅。
  
          他手下人也不算很多,仅仅只有三千余人。
  
          人数规模听起来不小。
  
          但实际上在他们这块靠近南阳的人口密集带上,这人数自然就算不上什么了。
  
          李永见到了贝氏的那些人之后,并没有显露出如同以往那样的热情。
  
          他现在的地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而且经过大贤良师的高妙法术之后。
  
          他现如今的实力大增。
  
          原本就已经是真气武人的他,现如今都已经有了一种几乎要达到真气圆满境界的感觉。
  
          若是再前进一步,他自己未尝没有成为大方渠帅的机会。
  
          而且现如今他的手下可是有三千多血气强横的兵将。
  
          原本在他眼中自己还高攀不起的贝氏,现如今看起来也不过尔尔。
  
          李永此人年纪不过三十来岁,身形瘦高,脸很长,犹如马脸一般。
  
          很细的眉毛微微斜着向上挑起,脸上的沟壑纹路就让人能看出一股早就已经刻入骨髓里的匪气。
  
          任谁看了他之后都会有一种感觉——
  
          这人在加入太平道之前,肯定是个落草为寇的山贼。
  
          李永也的确没有辜负他自己的长相。
  
          他凭借自己的心黑手辣,从最低级的山贼一路爬升上去。
  
          后来又接受了太平道的邀请,摇身一变就成了太平道的中方渠帅。
  
          这些年吃香喝辣,本来想着起事之后他可能就要寻个机会跑路了。
  
          没想到现如今天降甘霖,竟然让他的实力大增。
  
          以前他可没有想过那位大贤良师竟然还有这种能耐。
  
          他要是早知道张角有这种能耐的话,哪里还会留在荆襄这种地方?
  
          肯定一早就跑去了冀州,天天跟随在张角身边。
  
          兴许还能让他的实力提升的更快一些。
  
          李永就是一个典型的利用他太平道来给自己谋私利的家伙。
  
          冲锋起来比谁都慢。
  
          但是真要看到有好处的话,那动起手来,自然比谁都快。
  
          他很清楚。
  
          朝廷不可能一下子就被他们这些泥腿子给冲垮了。
  
          现如今朝廷必然是在调兵遣将,他们现如今看起来势如破竹的场面很快就要被彻底遏制下来。
  
          等到那个时候。
  
          他们要面对的就是朝廷的正规军了。
  
          那些人的实力可跟这些郡县里面的兵将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
  
          正是不想冲到前线去受死,李永才一直磨磨蹭蹭的留在这荆襄之地。
  
          他难道没有收到张曼成发下来的召集令?
  
          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只不过一直都在利用周遭的那些世家大族来给他做掩护罢了。
  
          见到贝氏来人,他连起身迎一下的意思都没有。
  
          就那么大大咧咧的坐着,显然是已经不将贝氏放在眼中了。
  
          而那贝氏的族人也不动怒,他只是将家主的原话转达了一番。
  
          等到那贝氏之人走了之后,李永才摩挲着下巴,看向北边棘阳县的方向,喃喃说道:“有点意思。”
  
          他心中自然而然的就想起了之前张曼成专门给他们吩咐过的话。
  
          棘阳县境内的太平道不用发展。
  
          而且在棘阳县内,也不用设太平道的分舵。
  
          如果有人坏了这个规矩,张曼成会亲自过问。
  
          兴许要被直接免掉渠帅的身份也未可知。
  
          张曼成曾经说过的这话在李永的心中一段时间内都已经成为了最高的命令。
  
          他也正像是张曼成所说的那样,从来都没有去过棘阳县,也没有对棘阳县生出过什么异样的心思。
  
          他还不敢。
  
          张曼成对他来说,压力实在是有点太大了。
  
          只需要一句话,他这个中方渠帅的身份就会立刻被废掉。
  
          他这么多年的努力,到头来自然就只剩下了一场空。
  
          一直以来延续下来的思维方式让李永现如今也没有想过要前往棘阳县境内兴风作浪。
  
          可现在被那贝氏的人一提醒。
  
          他才赫然发现。
  
          现如今的情况已经与以往完全不一样了!
  
          他以往只是一个没有多少实权,可以被人随便一句话就免掉的中方渠帅。
  
          可现在呢?
  
          他手下掌握重兵,自身实力超群。
  
          这三千兵将在跟着他几次攻打坞堡,掠夺财富之后,就已经彻彻底底的成了他的人。
  
          只要给他们足够的好处,他们什么都会去做。
  
          一想到那些坞堡的反抗在他们这些人面前就像是只会痛苦的呻吟,而没有做出任何一点有效的抵御。
  
          李永就更是看不起那些原来自己还以为他们十分强大的地主豪强。
  
          一个念头也逐渐在他心中滋生起来:“原来他们也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强。”
  
          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
  
          再想到棘阳城之前出产的那神水。
  
          那东西可是已经被人讨论了整整一年了!
  
          世家权贵,包括太平道的高层,他们全都在讨论这个神水的功效。
  
          别人的情况李永不知道。
  
          但至少,在太平道的高层中,他们也是有人能有资格得到这神水的。
  
          就像是张曼成。
  
          他手中就有花了大价钱买来的神水。
  
          并且这神水不光是张曼成饮用过。
  
          他还将其分给了手下不少有过功劳的渠帅。
  
          只可惜,李永在这段时间并没有做出什么有效的功绩,最终没能得到一点神水的分润。
  
          这让他心中还觉得十分可惜。
  
          而现在他转念一想。
  
          “去他娘的,不过就是神水而已,你不给我,我不会去抢?”
  
          “那些地主豪强建造的极为坚固的坞堡我们都能攻得下来,就凭你一个小小的棘阳城,我们这么多人,凭什么攻不下来?”
  
          “况且还有贝氏那些大世家跟在身后。”
  
          “我可听说他们之前在棘阳城中没少吃亏。”
  
          “这些世家都精明着呢,他们能将主意打到棘阳城的身上,肯定是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不过这些家伙必然也是看上了我手中掌握的重兵,想要让我去给他们打先锋。”
  
          “打先锋可以,但你们还必须要给我付出足够的代价才行啊!”
  
          “让我带着人给你们冲锋破城,你们享受后来的利益,那是以往!现如今要是拿不出足够的诚意的话,那可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李永咧嘴一笑,猩红的嘴唇让人看起来便有些不寒而栗。
  
          至于李永后来与贝氏,张氏,苏氏的人都达成了什么协议,没有人知道。
  
          他们只知道,在三天之后。
  
          原本驻扎在襄阳城东四十里外一处小城之中的李永便直接拔营而起。
  
          三千头裹黄巾的猛士脸上带着炽烈的贪婪和渴望,一路朝着那棘阳城的方向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
  
          三大世家,连同他们手下的那十几个小世家也是精锐尽出。
  
          他们的头上也绑着黄色的布带,看起来与黄巾军并没有什么不同。
  
          如果硬要说起来的话,那恐怕只有他们身上的衣服看起来更加合身一些。
  
          三大世家这一次也凑出来了整整一千五百多的兵力。
  
          其中六百乃是已经被他们精心训练了一年的绝对精锐。
  
          这些精锐在一年内,光是在吃上面的耗费,就已经足以将一个小世家彻底吃的干干净净。
  
          就更不用说他们平日里所需要消耗的那些东西。
  
          以及为他们而精心准备的盔甲和武器。
  
          他们这些人真可谓是从头到脚武装的严严实实。
  
          一天之后。
  
          双方在约定的棘阳县外十里处完成汇合。
  
          李永作为手握重兵的渠帅,此时也终于有了跟这些世家大族的掌舵之人站在一起的资格。
  
          不过真的当他看到面前这些装备精良的世家人马之后。
  
          他还是后悔了。
  
          他后悔自己之前的眼界太低,提出来的要求太少。
  
          他哪里能想象得到,这些传承了上百年的荆襄大世家所拥有的底蕴到底有多么深厚。
  
          而李永这人也贵在真实。
  
          刚一觉得自己后悔了,他二话不说,立刻就推翻了之前的协议。
  
          信义和道义这种东西根本就在他的身上没有出现过哪怕一秒钟。
  
          他眼中盯着的就只有好处。
  
          尤其是看着那世家大族为自己的精锐准备好的那些盔甲之后,他的双眼中就已经再也按捺不住那闪动的欲望。
  
          “不行,至少要给我一百套盔甲!”
  
          “你们手下的儿郎是命,我手下的儿郎难道就不是命吗!”
  
          “真要比起来,我手下的这些精锐,实力可不比你们凑起来的那些人来的低!”
  
          李永当场就翻脸了。
  
          偏偏他提出来的要求也不算是特别过分。
  
          不过一百套盔甲是根本不可能的。
  
          这每一套盔甲都是价值极高。
  
          为了能够应对秦羽麾下的那位县尉吕布。
  
          他们特意打造的盔甲便是让那些真气武人都没有办法能够轻易穿透。
  
          别说只是刚刚突破到真气境界的武人。
  
          就算是实力远超出真气圆满境界,已然达到八脉皆通境界的真气武人。
  
          他们想要强行切割开来这盔甲,也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而想要打造一套这样的盔甲,耗资至少也在百万之上。
  
          李永一开口就要一百套,那价值可就已经过亿钱了。
  
          三大世家自然不会将这种好东西给他们这般数量。
  
          况且不管是谁现在都心知肚明。
  
          看起来他们目前还是攻守同盟。
  
          可一旦等到棘阳城被攻下来之后,说不定要立刻翻脸的就是他们。
  
          为了争夺棘阳城中的那些好东西,到头来说不定他们之间还要再来一场争斗厮杀。
  
          要是真给了他们一百套盔甲,指不定三大世家这边之后要付出多大的损失才能拉的回来。
  
          最终在经历了许久的讨价还价之后。
  
          盔甲的数量被定在了五十套上。
  
          李永见好就收,大手一挥,直接将那五十套盔甲从三大世家那边拿了过来。
  
          他自己二话不说,直接就穿上一套。
  
          剩下的则是分给了麾下的那些心腹。
  
          等到这些杂事商议已定之后,李永志得意满的看着远处棘阳城的方向。
  
          他心中已然是一片火热。
  
          我有这套盔甲在身,本就实力强横至极,你棘阳城的人再强,也配杀我?
  
          神水是我的了!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