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 > 第二百一十四章 羞怯怯的蔡琰

第二百一十四章 羞怯怯的蔡琰


  最新网址:www.x23us.us    保安军的人数虽然扩编到了一个部。
  
      但其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力量却并没有人数提升起来的这么夸张。
  
      人数翻了三倍多。
  
      但事实上,保安军此时所能发挥出来的实力最多只提升了不足三成。
  
      这三成还是算在人数的优势会让步兵方阵更好施展的情况下。
  
      也是没办法的事。
  
      原本保安军的那些人实力都来的要比普通人强太多了。
  
      他们一个个可都是达到了钢筋铁骨等级之后,又得到了秦羽赐予的银灵草。
  
      全都突破到了真气武人境界的强者。
  
      他们这样的实力,别说是棘阳城原本的这些守军。
  
      就算是南阳郡郡治,宛城之中的那些守军。
  
      他们也达不到这种境界。
  
      就像是现如今的黄巾军。
  
      他们单兵实力也不过只是钢筋铁骨的程度而已。
  
      这样的实力,组成军团之后,都能直接横扫一郡一州。
  
      那就更不用说已经突破到了真气武人级别的精锐了。
  
      那可是分出去之后足以成为屯长,甚至是军候等级的将领。
  
      后来新补充进入保安军的这些人自然就是因为与保安军原本的士卒实力相差太大。
  
      双方之间反而没有办法能够好好的融合起来。
  
      现如今身为别部司马的黄忠正在想办法尽可能的操练他们。
  
      短时间内想要将他们的实力提升起来,那基本是不可能的。
  
      用神水硬灌,或许会有点效果。
  
      不过更重要的还是要训练出他们的战斗意志。
  
      有黄忠天天盯着去练兵,这种事情自然不用秦羽去操心。
  
      相较于保安军的扩充。
  
      飞虎和飞鱼两军想要扩充起来的难度就来的非常大了。
  
      飞虎军受制于马匹的数量,此前的规模一直都不够大。
  
      现如今棘阳城内的马匹数量虽然不少。
  
      可是能够适应的了马上作战的士卒就太少了。
  
      想要充分掌握骑马作战的技能,在当下这个连马镫都还没有的时代,绝对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马镫这种东西秦羽自然是很清楚的。
  
      他也知道马镫的出现对于骑兵的实力会有多大的加成提升。
  
      不过秦羽一直都没有将马镫这种东西拿出来。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主要还是马镫这种东西实在是来的有点太逆天了。
  
      这东西不像是造纸术和烧玻璃那样,还需要精确的配方和材料配比。
  
      在没有掌握核心技术之前,别的人想要仿造都不可能。
  
      马镫只要是出现过一次,被人看在眼里之后。
  
      往后立刻就会被各方势力大规模的列装起来。
  
      秦羽所在的南阳郡可没有渠道能够获取大量的马匹。
  
      三国后期,也只有曹魏才能够凭借地利,组建出大量的骑兵。
  
      秦羽若是只为了提升自己麾下这三百骑卒的实力而直接将马镫这种大杀器给扔出来的话。
  
      可以想象的是。
  
      未来等到他再遇到曹操,袁绍,公孙瓒,马腾,韩遂这些人的时候。
  
      那一个个全副武装,踩着马镫的骑军绝对会给秦羽冲的人都彻底懵掉。
  
      在彻底的掌握一支庞大的骑兵部队,并且掌控有一片牧马之地之前,秦羽是绝对不可能将马镫这种东西弄出来的。
  
      飞虎军现如今想要扩编,就卡在这个门槛上了。
  
      不过若是真的情况危急的话。
  
      以现如今小方村已经达到了过万人的人口基数。
  
      将一直都有在训练的预备役拉出来充入到飞虎军中,给他也凑成一部,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至于飞鱼军,那就更难了。
  
      限制飞鱼军数量的并非是什么外界因素。
  
      而是身为武人最为纯粹的东西——力量!
  
      能够加入飞鱼军的每一个人,他们的单兵实力都要比寻常士卒强大的太多太多。
  
      如果说保安军和飞虎军的那些普通士卒只是达到了真气凝聚的境界,少部分人达到了真气圆满境界的话。
  
      那么想要加入飞鱼军,实力的最低底线就是真气圆满。
  
      在飞鱼军中,大部分人现如今的实力都处于尝试打通八脉的程度。
  
      最为优秀的一批人,现如今已经打通了六七条经脉。
  
      普通人也都打通了一两条。
  
      真气圆满在飞鱼军是受白眼,受鄙视的最底层。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从一开始飞鱼军的建立就是从保安军和飞虎军中遴选出最优秀的那一批人出来。
  
      再经过吕布对他们在武力上的训练以及逢纪对他们心理上的训练之后。
  
      才最终编制成军的绝对精锐。
  
      现如今就算是想要补充。
  
      那也只能从还是从保安军和飞虎军中再挑选精锐补充进来。
  
      只可惜。
  
      秦羽现如今所能掌控的也还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棘阳县而已。
  
      就算是加上这一年来不断涌过来的流民。
  
      棘阳县的人口数量加起来也没有超过十万。
  
      想要从十万人里面遴选出来一千个实力都能达到真气圆满境界的武人。
  
      这种事情简直就可以说是在做梦了。
  
      要不是秦羽有提升过的井水和幽泉水。
  
      别说十万人。
  
      就算是一百万,一千万人里面,能遴选出来一千个真气圆满境界的武人,那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其实飞鱼军的建立初衷并不是现在的样子。
  
      光是秦羽自己,就已经换了好几次初衷了。
  
      最开始只是想要建立一个特种部队。
  
      后来是想要弄成锦衣卫那样的阎王型私人武装。
  
      再之后他又想要将其改建成一个能够及时传递消息的情报系统。
  
      最后的最后,秦羽还是只能将其当成锦衣卫了。
  
      情报系统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然而想要建立起来一个行之有效的情报系统。
  
      这难度又岂是随便说说就可以的?
  
      秦羽没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根本没有办法能够给这些人培训什么。
  
      于是就只能寄希望于他们自己。
  
      希望在这锦衣卫的队伍不断的成长扩大之后,会根据其各个不同的职能,慢慢演变出来这种拥有专业方向技能的人才。
  
      还是人口基数不足啊!
  
      一个县里又能有多少人才?
  
      若是他现在手中掌握的乃是一整个南阳郡,要是一整个荆州的话。
  
      他哪里还用为这种事情而操心?
  
      话虽如此。
  
      秦羽最终还是决定给飞鱼军也完成至少一部的扩编。
  
      不过这扩编出来的七百人并非是飞鱼军的主力。
  
      飞鱼军主力依旧是之前的那些人。
  
      这些新扩充进入飞鱼军的七百人都是从那些流民之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各个方面的人才。
  
      他们加入飞鱼军之后,可以尝试去走武人的路子。
  
      当然也可以继续去做自己的老本行,或者是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比如说跟随着糜家和马家的商队走南闯北,去学习如何经商。
  
      又比如钻研技术,前往各地寻访名师,得到他们的手艺传承。
  
      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各行各业,只要想去做,秦羽就会提供给他们足够的资金。
  
      算是一种尝试。
  
      秦羽也没有想要在这个尝试上真正获取到什么丰厚的回报。
  
      或者说,有没有回报对于他而言都不怎么重要。
  
      这说白了也就只是一次试错。
  
      七百个人里面,若是能有七个人给他送回来有用的情报,或者是学到了一身本事的话。
  
      那就已经是大赚特赚了。
  
      这些人日后很有可能不会留在棘阳城中。
  
      但若是棘阳城需要他们站出来的时候,只要有一个人站出来。
  
      那秦羽就赢麻了。
  
      除了这三军之外。
  
      秦羽此次又从棘阳城的流民中募集了三千士卒。
  
      这三千士卒就作为县尉吕布麾下所属的棘阳城守军。
  
      由吕布带领着统一进行操练。
  
      这之后的一段时间里。
  
      秦羽便忙着一边肝碎片,一边升级那些工匠刚刚锻造出来的武器。
  
      顺便每天还要去文士府走上一躺。
  
      与蔡邕一道研究研究琴艺。
  
      倒不是秦羽对于琴艺真有什么爱好。
  
      他只是很功利的想要过来抄词条罢了。
  
      不过就是在这个过程中。
  
      他倒是很意外的真的将那琴艺的技能给提升了起来。
  
      有了这个琴艺的技能,秦羽倒是也多出来了很多说法。
  
      至少是不至于坐在那里努力的尝试跟蔡邕一起尬聊。
  
      【初级琴艺提升】
  
      【中级琴艺:魅力+1,悟性+1,无形之声亦可杀人。】
  
      秦羽看着这个新出现的技能。
  
      他一时间心中忍不住泛起了一层涟漪。
  
      无形之声亦可杀人?
  
      话虽如此。
  
      但……
  
      你没给我技能啊!
  
      秦羽脑子里忍不住就浮现出了两个弹琴的瞎子。
  
      那玩意确实猛啊。
  
      不过要说炫酷,估计还得是六指琴魔那种来的更炫酷些。
  
      如果真能练成那种的,秦羽感觉自己现在就已经可以不用去练什么武了。
  
      直接就盯着这么一个技能去练就完事。
  
      到时候遇到对面大军过来。
  
      他只需要解开背带,将一把古琴放在面前,随后琴音响起的瞬间,对面的军阵就开始爆炸。
  
      那效果实在是刚刚的。
  
      不过当秦羽想到这个画面的时候。
  
      他脑海里又浮现出了一道人影。
  
      名场面啊这是。
  
      难不成这个时空之中的丞相并不是依靠空城退敌,而是琴音?
  
      上面弹奏一曲,结果触发了技能。
  
      给司马懿炸的当场溃败?
  
      好家伙。
  
      秦羽搁这想入非非。
  
      不过很可惜的是。
  
      今天的抄录词条又没抄到。
  
      他现在就只想要蔡邕身上的【博古通今】啊!
  
      等到秦羽再次告辞之后。
  
      蔡邕这才看着秦羽离开的背影,询问一旁的蔡琰道:“琰儿,你怎么看咱们这位县君?”
  
      蔡琰想了想道:“我觉得县君他很神奇。”
  
      “神奇?”蔡邕奇道。
  
      蔡琰点头,道:“县君他已经做了很多我们寻常人都无法想象的事情了,但是我能看的出来,县君他此前并不通音律。”
  
      “可这才几天时间,县君就已经将音律掌握到了现如今的这种程度。”
  
      “这本身就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太不可思议了。”
  
      蔡邕叹道:“确实如此啊。”
  
      “县君在琴艺上的天赋实在是有些太高了。”
  
      “只可惜……”
  
      之后蔡邕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就算不说,蔡琰也很清楚。
  
      父亲所说的可惜,便是在可惜这个突然降临的乱世。
  
      在这乱世之中,苦练琴艺,又能有什么用?
  
      顿了片刻,蔡邕又问道:“这两日你为何不曾前去县令府中?”
  
      蔡琰像是被拿捏到了软肋一般,她求助似的问道:“父亲,我能不能不去?”
  
      蔡邕眉头微皱,道:“你为什么不想去?可是不喜县君为人?”
  
      蔡琰抿着嘴唇道:“非是如此。”
  
      蔡邕说道:“既非如此,那又是何故?”
  
      “为父让你去找县君,难道是会害你不成?”
  
      “县君有这样的本事,若是你能从他身上学来十之一二,未来也不必为父再为你担心了。”
  
      蔡琰乖乖的“嗯”了一声,随后便不说话了。
  
      只是她看起来脸上还依旧挂着些抹不去的委屈。
  
      “姐!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去找先生啊?”
  
      等到蔡琰回去自己房中之后,原本还在书桌旁摇头晃脑的读书的蔡琬便直接放下手中的书本,蹦蹦跳跳的来到蔡琰面前问道。
  
      虽说秦羽前脚才刚走。
  
      但蔡琬之前就被蔡邕命令在房间里好好读书,她想要去看秦羽一眼尚且还看不到呢。
  
      就更别说什么让秦羽带着她玩了。
  
      故而在看到蔡琰回来之后,她立刻就发问了。
  
      “再过两天吧,这几天先生还忙。”蔡琰略有些敷衍的说道。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明明对秦羽的观感很不错。
  
      也根本一点都不讨厌他。
  
      可为什么自己一想到要去县令府找他的时候,心中就有一百一千个不愿意。
  
      好像真要是去县令府找秦羽的话,对她来说将会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一样。
  
      好奇怪啊……
  
      如此,两天之后。
  
      在蔡琬的一再催促之下,蔡琰终究还是带着她一起去了县令府。
  
      秦羽就在县令府中。
  
      得闲有空的时候,他自然是要用来升级技能,刷碎片的。
  
      不管什么时候,碎片总归是不会嫌多。
  
      此时见到蔡琰和蔡琬两人来了,秦羽便停下了手中还在修炼的枪法。
  
      “先生!我们来看你啦!”
  
      蔡琬本身就是个很活泼的性子,她也不觉得跟秦羽之间有什么生分。
  
      反正秦羽所在的这县令府是在之后又专门修葺过的。
  
      这地方只有他一个人住。
  
      荀彧,逢纪等人办公的地方早就已经从这里挪到了一旁的议政厅里去了。
  
      反正按秦羽的想法来说就是——政务我都交给你们了,你们去做就行,我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要是不将县令府和议政厅分开的话。
  
      秦羽都感觉自己会有些不太舒服。
  
      毕竟不是谁都能在别人辛苦办公的时候心安理得的站在一旁摸鱼。
  
      尽管秦羽现如今肝碎片的举动的确不是在摸鱼。
  
      但总归是有些跟别人格格不入了点。
  
      而且人都是有惰性的。
  
      就比如现在。
  
      秦羽在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年多时间之后,已经差不多度过了前期的他,自然就想要放松一下。
  
      比如没事做了,夏天在家里吃吃西瓜。
  
      冬天烤烤火炉,涮个火锅之类的。
  
      总归是得要劳逸结合嘛。
  
      他自己又不是机器人。
  
      “欢迎欢迎。”秦羽笑着说道。
  
      “怎么今天有空到我这里来了?我刚刚还在想一会要不要再去文士府拜访一下蔡公呢。”
  
      “因为父亲让姐姐来的嘛。”蔡琬嘻嘻一笑,直接就给蔡邕和蔡琰全都卖了。
  
      她自己反而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一旁蔡琰已经尴尬的不知道要把手往哪里放了。
  
      只能强忍着心里的羞愤,站在一旁,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秦羽呵呵一笑,没有顺着蔡琬继续说让蔡琰很是难堪的话。
  
      随后目光落在蔡琰的身上,笑道:“话说,琰儿你今天为何没有再画着你那花钿了?我觉得你画着花钿的时候更好看的。”
  
      这话说完,只见蔡琰的脖颈像是被放进热水中的虾子一样。
  
      原本白白嫩嫩的脖颈上顿时透出一抹浅浅的红色。
  
      那红色仿佛会晕染一般,一直晕染到她的耳根上。
  
      将她的耳朵都染的通红。
  
      秦羽只觉得可爱。
  
      他倒是没有想到,原来历史上的蔡琰竟然还是这么个害羞的小姑娘。
  
      难怪身为姐姐,却比妹妹嫁人的时间还要来的更晚呢。
  
      蔡琬闻言,她立刻举手,一脸的骄傲道:“先生,我知道我知道!因为父亲不让她画呢,不过先生若是喜欢的话,我下次帮姐姐画好再让她过来,上次姐姐的花钿也是我帮她画的,先生你忘了吗?”
  
      秦羽哈哈一笑,道:“这种事情就看姐姐自己的吧,她若是不想画呢,你可别强迫着给姐姐画啊,就算姐姐不画花钿,她也很好看呢。”
  
      蔡琬瘪着小嘴道:“好的先生,我知道了。”
  
      旋即又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道:“对了先生,我们今天过来是要做什么呀?”
  
      秦羽:……
  
      我也不知道你们今天过来是要做什么啊。
  
      要是只有蔡琬的话,那实在是太简单了。
  
      直接按着在小方村里他的那个院子,给蔡琬也弄上一个专属滑滑梯和专属小跑道。
  
      管保她能天天在这里玩的乐不思爹。
  
      但是现如今还有蔡琰也在这里,面对这么一个文静的小女孩,秦羽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7017k
  
      
  最新网址:www.x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