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来人,快给我把她的嘴封上!

第二百一十五章 来人,快给我把她的嘴封上!


  最新网址:www.x23us.us    “不如我为先生抚琴吧。”
  
      蔡琰定了定神,之后才轻轻说道。
  
      她的嗓音很轻,很柔,像是田野中那些在轻轻摇曳的小黄花。
  
      正有些苦恼的秦羽眼睛一亮,遂即应了一声。
  
      他将前两天蔡邕送给他的古琴拿了出来。
  
      放在廊上。
  
      此时天空放晴,太阳暖暖的晒在身上,让人觉得很是惬意。
  
      蔡琰坐在琴前,她的目光落在那琴弦之上,轻轻的呼了口气。
  
      遂即那空灵且柔和的琴音便响了起来。
  
      一旁秦羽和蔡琬便都看着蔡琰抚琴。
  
      等到一曲琴音奏罢,蔡琰停了下来。
  
      她抬眼看了一眼秦羽,发现秦羽正在笑眯眯的看着她之后,目光便像是蜻蜓点水,在秦羽身上微微一碰,便略显惊慌的赶紧挪到了一旁。
  
      “先生,你可以不用一直看着的,若是先生不介意的话,还可以继续修炼之前的枪法。”
  
      蔡琰低垂着眼帘,神色又有些不太自然起来。
  
      还不等秦羽开口,一旁的蔡琬便开口说了起来:“对啊先生,咱们可以不用一直站在这里看着姐姐的,咱们去练大枪吧!”
  
      蔡琰听着妹妹这离谱的提议,她连忙抬头,道:“琬儿,不可胡闹,先生练枪,你又要凑什么热闹?”
  
      蔡琬顿时就瘪起了小嘴道:“姐姐,现在咱们可是在先生家里,我要做什么的话,先生自然会与我说的,可不用姐姐你来管我!”
  
      “先生,咱们去练大枪吧!”
  
      蔡琬期待的看着秦羽院子里的那个兵器架。
  
      那兵器架上放着的全都是质地精良的各种兵器。
  
      那些兵器锋利的刃尖上散发着点点摄人心魄的寒芒。
  
      看着那些闪耀的寒芒,蔡琬只觉得心中痒痒的,真想将那闪耀的寒光拿在手里好好的玩弄一阵子。
  
      蔡琰也不再说话了,像是默认了蔡琬的言辞一般。
  
      秦羽有些为难的看向蔡琬,道:“琬儿乖,这里的兵刃都太重,而且也太厉害了,不是你现在能玩的,不过既然都到我这里来了,我自然也不会教你读书,不如这样。”
  
      “你今天先在这里随便找些能玩的东西,等到明天了,我给你再找个很有意思的玩伴,如何?”
  
      蔡琬一听,顿时眼睛一亮,道:“好啊!那先生可要说话算话呢!”
  
      秦羽点头道:“这是自然。”
  
      蔡琬嘻嘻一笑,便搬着秦羽院子里的小板凳,就乖乖的坐在了蔡琰的身边。
  
      原来熊孩子竟然也这么容易管教的吗?
  
      秦羽心中泛起这样的念头。
  
      不过仅仅只是一瞬间,他就将这个念头给扔到了脑后。
  
      熊孩子可不会这么容易管教。
  
      现如今蔡琬容易管教的原因,从根本上来说还是因为她的家教更好罢了。
  
      她看起来是个熊孩子,但实际上也不过是性格稍微外向了一些罢了。
  
      真正说起来的话,她也同样是个乖巧的小女孩。
  
      秦羽没有再去想着这些事情。
  
      他走到那武器架旁,直接将刚刚放回去的长枪又提了出来。
  
      蔡琰纤细洁白的手指拨弄琴弦,琴弦渐渐响起一道空灵幽远的声音。
  
      若是按照秦羽之前肝碎片的样子。
  
      他肯定是还会用最简单的招数,用最快的速度来肝经验。
  
      但现在既然院子里都已经来了两个小客人。
  
      他肯定不能再只用那种野蛮的,完全没有半点美感的方式去刷碎片。
  
      要优雅!
  
      至少要对得起这个琴音和自己身为县令的人设吧?
  
      随后,秦羽手中长枪一改之前那挺枪直刺的路数。
  
      总共百招的燎原枪法便行云流水一般的从他手中施展了出来。
  
      这燎原枪法不愧是天下间一等一的枪法。
  
      其重意不重形。
  
      秦羽便干脆随着蔡琰的琴音,不断的将燎原枪法从手中施展出来。
  
      他浑厚的血气在体内沿着燎原枪法的运行路线不断的搬运。
  
      蔡琰的琴音轻柔。
  
      秦羽手中的动作也没有多少狠戾。
  
      他的一举一动看起来都浑然天成,像是一副绝美的画卷。
  
      尤其是那缠绕在枪身上的浑厚血气。
  
      就像是在空中燃烧起了一道火焰。
  
      枪尖滑过之处,那火焰留在空中,半晌都不会消散。
  
      这般情景,直接就让蔡琬给看的呆住了。
  
      粗鄙的武人本身就是在鄙视链的最底端。
  
      不管怎么说,蔡邕也是当世极负盛名的名士。
  
      就算平日里也有与那些强大的武人结交。
  
      他们也断然不会在蔡邕面前展露出自己的半点武艺。
  
      现如今年纪还这么小的蔡琬自然是没有见到过真正的强者所施展的武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她以往所接触到的那些武艺都不过只是一些普通人随意的舞枪弄棒而已。
  
      就那样的东西,便已经深深的吸引到了她的注意力。
  
      就更不用提秦羽现如今所施展的绝世武艺了。
  
      如果秦羽此时也能将自己体内的血气转化成为真气的话。
  
      用体内的真气施展燎原枪法。
  
      他甚至感觉自己能够仅凭着这枪法的绝世威能,生生镇压那些比自己高出两三个境界的人。
  
      这枪法的威力,自然是可见一斑。
  
      不光蔡琬,此时还在抚琴的蔡琰看到秦羽施展燎原枪法时候掀起的血气焰浪,一时间也不由惊讶异常。
  
      她也是很快就发现了秦羽手中所施展的招式与她所弹奏的琴音并没有半点冲突,反倒是隐隐的有些相合。
  
      这让蔡琰顿时受宠若惊。
  
      她哪里能想到秦羽竟然会如此迁就她自己。
  
      竟然为了不干扰她的琴音,而生生改变了自己修炼武技的习惯。
  
      诚惶诚恐的蔡琰心中一下子想到了很多事情。
  
      不过很快,她就强行将自己纷乱的心事给压了下去。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琴音有些乱了。
  
      而她更不想因为自己的琴音再去影响到秦羽所修炼的枪法。
  
      两人就这样一人抚琴,一人练枪,气氛倒是显得极为融洽。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就在蔡琰和蔡琬两人前往了县令府中之后。
  
      一直都不怎么离开文士府的蔡邕也走出了文士府。
  
      他站在文士府前,目光之中隐约有几分担忧,也有几分期待。
  
      等到县令府中响起了那熟悉的琴声之后。
  
      蔡邕的脸上才露出了一抹如释重负的笑容。
  
      可怜天下父母心。
  
      蔡邕为了冥冥之中的那一点命数,真可谓是操碎了心。
  
      如此,时间过的飞快。
  
      只是一转眼,那原本洒向世间的温暖的阳光便凭空收敛了其本身的温度。
  
      院子里的温度渐渐的变的低了下来。
  
      不过这点温度对于血气强横至极的秦羽来说实在是算不上什么。
  
      他自然也是察觉到了温度的变化。
  
      本来是想要从屋里取出一个火炉,放在姐妹俩的旁边,至少不能让她们着了凉。
  
      不过想到蔡琰那羞怯怯的性子,若是将小火炉拿出来的话。
  
      恐怕那炉火的存在都有可能会让她分心。
  
      其实秦羽不想拿出小火炉最根本的原因并不是在蔡琰身上。
  
      他担心的压根就是蔡琬。
  
      这小丫头呆呆的坐在蔡琰身边,看自己练习枪法都看了一天了。
  
      在秦羽想来。
  
      蔡琰这种活泼好动的性子,干坐了这么长时间,肯定是已经够够的了。
  
      以己度人。
  
      秦羽还能记得他当年小时候在冬天看着面前那火炉中不断燃烧的火焰时,心中所产生的蠢蠢欲动的感觉。
  
      只要是手边有个什么用不上的小东西。
  
      比如瓜子皮,比如糖纸,比如线头。
  
      他都会想要扔到炉子里面去烧着玩。
  
      就只为了看那火光的明灭来打发时间。
  
      这要是换做蔡琬的话,她肯定也会忍不住的。
  
      烧东西玩还是其次。
  
      秦羽真正怕的还是蔡琬若是不小心将自己给烫着了可就难办了。
  
      总不能蔡邕才将两个女儿送到自己这边还不到一天。
  
      晚上送回去的时候就整出来了一个有伤在身的熊孩子。
  
      秦羽光是想着那样的场面,他都觉得有些尴尬。
  
      于是便干脆加大了血气的输出。
  
      燎原枪法的焰浪便真的像是燃烧起了火焰一般。
  
      通红的火焰缠绕在枪身之上,让周遭的温度都又提升了起来。
  
      蔡琬只觉得随着秦羽手中长枪的呼啸,仿佛院子里出现了一条不断游走的火龙。
  
      那刮起来的风都有些暖洋洋的。
  
      这让她不禁更加羡慕,也更加痴迷。
  
      “我要是学会了先生的枪法,那我以后就肯定不会再怕冷了!”
  
      “我想学!”
  
      蔡琬心中顿时就给自己定下了一个极为宏大的目标。
  
      她双眼死死的盯着秦羽的一举一动,将要将他的动作全都记下来,刻在心里。
  
      而一旁抚琴的蔡琰则是抬起目光,轻柔的落在秦羽的身上。
  
      她都不敢看的重了,生怕自己的目光也会让秦羽感觉到。
  
      看着秦羽手中长枪上掀起的焰浪,她的心里只觉得暖呼呼的。
  
      原本抚琴的双手已经微微的感觉有些冰冷。
  
      但现在却又很快暖了起来。
  
      她回目光,看着自己那灵巧纤细的手指,她的嘴角也勾起了一抹甜甜的微笑。
  
      等到太阳终究彻底要落下山去的时候。
  
      秦羽才停了下来。
  
      蔡琰到了这个时候,也才停下了抚琴的手指。
  
      秦羽将长枪放回到武器架上,他也走到廊道里,看着从凳子上站起身来的蔡琰,眼中略带着一抹怜惜,道:“今天真是辛苦你了,抚了这么长时间的琴,应该已经很累了吧?”
  
      蔡琰羞怯怯的正想说话。
  
      一旁的蔡琬就大咧咧的说道:“先生先生,不辛苦的,姐姐她平时在家里的时候也会一下子就弹这么长时间呢,根本不累!而且今天的时间还算短的,以前练琴的时候,还弹的时间更长呢!”
  
      秦羽:……
  
      蔡琰:……
  
      快来人把这家伙的嘴给封上!
  
      求求了。
  
      秦羽哈哈一笑,道:“反正不管如何,都还是辛苦琰儿了,既然都已经这个时候了,不如就留下来吃过饭之后再回去吧。”
  
      “好好好!那就吃过饭之后再回去吧!”
  
      又是蔡琬第一个就开口坚定的拥护了秦羽的提议。
  
      蔡琰倒是有些犹豫的说道:“与先生一起吃饭,恐怕我们会失了礼数的。”
  
      秦羽浑不在意的摆手说道;“在我面前你们就不用那么拘谨,将平时的那些想法全都扔掉吧,反正这里只有我们,只要你们回去之后别告诉蔡公就好了。”
  
      “来吧,正好天气寒凉,我与你们涮些火锅来补补身子好了。”
  
      “你们两人先去房里待着,里面有暖炉,别在外面冻坏了身子。”
  
      说着,秦羽便直接抬脚走了出去。
  
      他这县令府中平时是没有人专门伺候的。
  
      只有秦羽有需要的时候,他才会去县令府门前去找门房去吩咐一些事情让人去做。
  
      就比如现在。
  
      他就吩咐门房去准备吃火锅要用的那些食材去了。
  
      这门房其实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从小方村中一路跟着秦羽走出来的老张头。
  
      原本秦羽就没有想过要让老张头离开小方村。
  
      但老张头却是说什么都要跟着秦羽。
  
      以他的说法。
  
      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所拥有的一切全都是秦羽给他的。
  
      现如今若是只看着秦羽在外为他们小方村的众人谋福利,而他们这些人一个个全都留在小方村里享受的话。
  
      他们自己也过不去良心的那道坎。
  
      既然老张头都已经这样说了,秦羽自然也就没有了拒绝的理由。
  
      而且有张老头作为自己的门房,很多事情他都可以不用多解释什么。
  
      老张头的为人秦羽也很放心,断不至于会给他整出来什么糟心事。
  
      得了秦羽的吩咐之后,老张头很快就下去准备去了。
  
      火锅这种食物,准备起来也没有什么复杂的。
  
      很快,老张头便已经将那些食材端到了秦羽的房中。
  
      此时秦羽正在房间里给蔡琰和蔡琬两人讲解火锅的吃法。
  
      旺盛的炉火催动着青铜鼎中的幽泉水。
  
      等到老张头将那切好的羊肉片端进来的时候,蔡琬看着那些鲜红的肉卷,眼睛都直了。
  
      “来来来,多吃点,千万不要客气。”
  
      受制于香料不足的缘故,秦羽煮的这一锅依旧是清汤锅。
  
      不过从大半年前开始,他们棘阳城就已经不缺盐吃了。
  
      糜家的车队每次过来的时候都会装着大批量的盐。
  
      盐这东西对于棘阳城来说,可是少有的几个必需品之一。
  
      价钱自然不低。
  
      但就算是这样。
  
      每一次糜家的车队来到棘阳城之后,贡献的全都是贸易逆差。
  
      没办法。
  
      他们装载的这些盐的价值确实没有办法能够与神水比肩。
  
      不过就算每次过来都会要额外掏一大笔钱给棘阳城。
  
      但糜家也总是乐得合不上嘴。
  
      只要钱在棘阳城里花光了,花的越多,他们运回去之后就赚的越多!
  
      这种买卖谁不想要?
  
      于是乎在积攒了大量的盐之后,秦羽也放开了。
  
      自己用的肯定是提纯之后的精盐。
  
      这种东西秦羽目前也没有想过要大规模的推广出去。
  
      实在是地理位置有些尴尬。
  
      若是日后他能去到海边,或者去益州的话。
  
      肯定要一波直接把盐拉满。
  
      弄出足够多的精盐出来,直接来一波垄断。
  
      这锅清汤里面就已经放好了盐,调好了味道。
  
      于是也就自然不需要什么蘸料了。
  
      蔡琬急不可耐的想要动手。
  
      但却被蔡琰目光微微一瞪,又瑟瑟的把蠢蠢欲动的小手缩了回去。
  
      “怎么了?你们怎么不吃啊?”
  
      秦羽笑眯眯的问道。
  
      他一边问,一边就已经将那些切的很薄的羊肉卷倒进了鼎中。
  
      只是眨眼的功夫。
  
      那羊肉卷便微微蜷缩起来,一股浓郁的肉香味直接从锅中冒了出来。
  
      蔡琬吞了口口水。
  
      一旁蔡琰却只是犹豫的看着面前的青铜鼎。
  
      她还在犹豫要怎么跟秦羽说,她们两个跟秦羽坐在一起吃东西本身就是不合礼数的时候。
  
      便看到秦羽用筷子直接捞起鼎中的肉卷,随后便直接放在了他面前的木盘里。
  
      蔡琰:!!!
  
      她震惊的看着秦羽的举动,随后又看到秦羽满满的夹了一筷子肉卷,放在了蔡琬面前的木盘中。
  
      他笑着说道:“之前不是都已经跟你们说过了吗?在我这里就不用去考虑什么规矩之类的事情了,你们俩都放开一点,若是真那么在意规矩的话,我可就不高兴了。”
  
      “吃吧!”
  
      秦羽催促道。
  
      一旁的蔡琬早就已经忍耐不住了。
  
      听到秦羽都这样说了,她便直接应了一声道:“好的先生,我一定不会惹你不高兴的!”
  
      说罢,她就直接抄起筷子,一张嘴,口水就拉成一条丝线的往下淌。
  
      “呜哇!”
  
      “烫烫烫……好吃!真好吃!”
  
      蔡琬鼓着腮帮子,大口大口的咀嚼着被她塞进嘴巴里的肉片。
  
      一旁的蔡琰偷偷的观察着秦羽。
  
      在看到秦羽看向蔡琬的目光只是带着一种宠溺的神色之后,她才终于放下心来。
  
      “看来先生真的像是那些人说的那样,他本就不是普通人,而是从天上来的神仙。”
  
      “这样的神仙,做事的礼法和规矩与我们不一样也是很自然的。”
  
      “我还是听先生的话吧,免得真让先生不喜了就不好了。”
  
      心思本就细腻的她想到这里,便才动起了筷子。
  
      将那肉卷塞进嘴里,只是咀嚼了第一口,蔡琰就知道为什么妹妹会吃的那么不在意形象了。
  
      这火锅实在是太好吃了。
  
      她从来都没有吃到过如此好吃的肉食。
  
      而且吃下去之后,她还觉得自己的身体都是暖洋洋的一片。
  
      就连之前弹琴弹了一天的疲惫感都在快速的消失。
  
      蔡琬的吃相相较而言显得比较豪爽。
  
      她大口大口的吃着,一边还会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而蔡琰就要文静的多了。
  
      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样子,但吃饭的速度却是一点都不比蔡琬慢半点。
  
      秦羽觉得有趣。
  
      反正肉食很多,他也就放开了吃,放开了煮。
  
      就算煮的再多,以秦羽现在的身体素质,吃肯定是吃的完的。
  
      只是秦羽显然是有点小看了蔡琰和蔡琬两人的战斗力。
  
      她们俩看起来都是小小的样子,可吃起饭来真就像是两个小黑洞一样。
  
      秦羽让老张头一连上了三次肉片,每次都要端过来将近三斤,这才勉强在她们脸上看到了一些满足的意味。
  
      7017k
  
      
  最新网址:www.x23us.us